第一卷 相見不相知
第七章 鳳凰女(1)
林丹沙臉一紅,跺了跺腳道:「女兒不過是想見世子一面,爹扯到哪兒去了!不理爹爹了。女兒回房了。」
林老爺看了看女兒,心裏始終還是有些不放心。他想了想說:「算了,丹沙性子倔強,放她院子里我怕生事。還是單獨拾綴一處院子讓她住吧。也就一兩月時日就能知道真假結果。」
「什麼?!」四個兒女齊聲驚呼。
林玉泉想了想道:「若她不是呢?我看這神情相似,但模樣卻差得極遠。」
林老爺讚賞的看了眼大兒子,滿意的撫須笑道:「爹看著畫像總有種熟悉感,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平時花不棄在菜園不過是個打雜丫頭,若不是今晚她發現小賊闖庄,為父根本想不起她來。花不棄長得不如畫中女人美貌,為父對她的笑臉印象特別深。越想越覺得這丫頭和畫中女子的神情相似。這樣的畫像大概在三天後才會傳到西州州府衙門和所有的世家大族手中。為父當年曾替御史陳大人的夫人治病,所以陳大人提前將畫像送到了葯靈庄,還特意寫了封信說明緣由。望京七王爺心急尋找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原因不明。十有八九是七王爺留下的風流帳,沒準兒還是位流落民間的郡主。如果花不棄正是七王爺要的人,葯靈庄便立下了大功。所以爹才想讓花不m.hetubook.com.com棄住進你的園子,讓你們把她當妹妹看待。」
「看出什麼來了嗎?」
林老爺極少親自接看病人。三位林府少爺繼承家業都能獨擋一面,四小姐的醫術也有小成。只是女兒家不方便拋頭露面,小小年紀倒也接管了葯靈庄部份後堂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條,深得林老爺寵愛。
林老爺撫摸著她的頭髮呵呵笑了:「傻丫頭,不枉爹寵你。爹讓她住進你的園子,正是存了這份心思。葯靈庄縱響譽江湖,卻始終不能攀上真正的權貴。丹沙貌美可愛,醫術也有小成。雖然皇室子弟少有和江湖世家結親。如若花不棄真與七王爺有緣,七王爺欠我家這麼大的人情,也不是沒有可能。」
等她走後,林家三兄弟面面相覷。林玉泉鼓足了勇氣說:「爹,王府如何看得起我江湖中人?就算丹沙進了王府,也少不得受欺負。咱們家就這麼一個妹妹,與江湖世家結親才不會委屈了丹沙。」
林老爺的手指在畫像中女子的臉上點了點說道:「你們再細瞧瞧,她和誰的神情有點像?」
林丹沙打了個呵欠道:「爹,這麼早叫女兒來幹嘛?有什麼事你和哥哥們處理便是了嘛。」
父親不關心那個疑似小賊的書僮,卻緊張花不棄離府?林玉泉聽了奇怪,嘴裏www.hetubook.com.com老實回道:「還沒有消息。」
「空青,俗話說民不與官斗。走了個黃知府,安知不會來個李知府?葯靈庄數代相傳,在西州府也是頗有聲望的世家大族,你以為不討好父母官能存世於今日?為父拿到這幅畫軸后覺得是個機會。只希望花不棄真的是七王爺要找的人。我林府養了她七年,總也有幾分功勞。丹沙哪怕和七王爺世子無緣,葯靈庄也能因為花不棄沾幾分光。」
林老爺苦笑。他憐愛的看著女兒溫言說:「爹找你們來就是想吩咐一聲。不棄回來,就得當你們的妹妹看待,當葯靈庄林府的小姐看待。爹打算讓她搬進丹沙的萃英園。狗娘養的話再不可提半句。」
「那狗娘養的走了就走了吧。她留在府里倒讓人笑話說我葯靈庄林府里住著狗娘養的,連累闔府名聲!收留了她七年,我林家也對得住她了。」林丹沙想起閨中好友黃知府千金的話來。害她被閨蜜奚落,要不是看在林府的仁慈名聲,她早就叫花不棄滾了。
大少爺玉泉替莫若菲的書僮劍聲看了背上的掌傷後來到書房回稟道:「爹,那個書僮的傷勢無礙了。只是不管怎麼問他,他都不肯說他家公子的來歷。只說是姓莫。」
林家大少爺林玉泉突想起父親對花不棄的關心,回想花不棄,和圖書便咦了聲道:「彷彿與花不棄笑起來的神情有點像。但是花不棄哪有這麼美?」
林玉泉心疼妹妹,便柔聲說道:「只是讓她住進院子里,你讓丫頭收拾間屋子給她住下,少理睬她便是。將來等望京城來人見過了,要麼送走她,要麼趕她走,還不都由得妹妹作主?」
林家兄妹對著畫像瞧了半天,同時搖了搖頭。不知道這個陌生女子有什麼特別之處。美則美矣,也就是個美人罷了。
這一晚的葯靈庄燈火通明。先是有小賊進庄,緊接著西州府驛站快馬送來瞭望京城的緊急快遞。林老爺先是惱怒,再是驚喜。想起膝下四個子女,想起葯靈庄的前途,他再也睡不著,心思不知道拐了多少道彎,想了多少事。
林玉泉已經開始出府行醫,見的世面多,比弟妹老成。他趕緊開口說道:「妹妹別急,先聽爹說完。爹這樣安排,一早來囑咐我們肯定是原因的。」
林家世代行醫,兒女都以葯為名。大少爺玉泉,二少爺空青,三少爺石英,四小姐丹沙。
她幾時被父親吼過,心裏明白道理,卻委屈得咬住嘴唇眼圈都紅了。
林丹沙長得像茉莉花一樣清純動人,唇若丹沙。因她是家中幺女,平素受盡父兄寵愛。聽了父親的話氣得鼓起了腮幫子:「我不同意!我才不要聞她身上的狗騷味!沒得熏暈了我和圖書!」
「不要!」林丹沙趕緊制止,臉上浮起一抹狡黠的笑來。她拉著林老爺嬌聲說道,「爹,聽說七王爺膝下只有一個兒子。世子年輕英俊,不僅文采出眾,而且從小請有名師傳藝,武功不亞於江湖世家子弟。如果女兒與花不棄成了姐妹,將來不是就有機會見到王爺世子了?」
林丹沙這才破涕為笑。
「出去尋花不棄的人回來了沒?可有消息?」
林老爺嘆了口氣,迴轉身擺了擺手道:「繼續找。你去把空青石英和丹沙叫來,我有話要吩咐。」
林老爺沉聲道:「不早吩咐了你,到時候爹擔心花不棄回來后,你出言不遜!那位莫公子武藝高強,劉管事都不是他的對手,他轉瞬間就將劉管事拋在身後。他是看在他的書僮在葯靈庄這才全力去追,他一定能將花不棄帶回來。」
林老爺輕輕一笑:「年紀相仿,神情相似,還遺棄在西州府。鎮上所有人都能作證她是花九撿來的遺嬰。陳大人信上說沒什麼明顯的胎記,所以只能靠畫像尋人。她有五分相似,但若好生打扮一番,穿戴齊整,就有七八分像。只憑一幅畫像尋人,能有七八分也就是了。」
林丹沙這才恍然大悟。心裏隨即又極不是滋味,小嘴一翹道:「狗娘養的居然能飛上枝頭做鳳凰!」
不多時,人便都聚到了書房。
這是幅美人賞和圖書月圖。畫中明月高懸,丹桂飄香,一美貌女子抬頭望月微笑。畫筆傳神,美人裙袂被晚風帶起,似嫦娥欲奔月而去。
林老爺讚許的看了眼老大,取出一軸畫來:「這是望京御史陳大人凌晨囑驛站快馬送來的。你們來瞧瞧。」
「哼,黃明松欺人太甚!不花分文要我葯靈庄耗盡大量名貴藥材替他制丸藥,不過是送給他的幾房小妾養顏!爹,咱們明的不敢,暗中殺了這個狗官!」林家二少爺氣得滿臉通紅。
林老爺臉色一肅,厲聲喝道:「住口!這句狗娘養的不可再說!」
大少爺二少爺都已成家,三少爺今年十七歲,也訂了親。四小姐丹沙今年十四,明年才及笄,說親的人踏破了門檻。
林老爺長嘆一聲道:「你們懂什麼?那小賊闖進山上藥圃,被你二伯父傷了。他偷葯不成大鬧葯圃,差一點毀了黃知府要的丸藥。為了那百花冷香丸,我葯靈庄種了一年的葯花,直等到冬季梅開才採藥配丸。單是澆灌花木的葯就費盡了千金。若是真的被毀,讓葯靈庄如何交待?葯靈莊家業再大,也禁不住黃知府的獅子大張口。若是不給,又得罪不起。遇見區區一個知府就頭大如斗。葯靈庄縱有些江湖聲望與江湖朋友,又有哪一個不是為利益而結交?」
林家三兄弟佩服的看著父親,相視一笑道:「但憑父親安排!」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