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五分鐘之後,老太太能穿過街道一直傳到屋裡的聲音終於消失了。
「寶貝兒,你想動手的時候就別給對方機會了,要不就是下風。」皇上老爸說過。
就這撥小廢物,處理起來用不了三分鐘,要不是因為之前幾個男生一直用腳踹主角,他根本連腿都不想抬。
「嗯。」初一繼續點頭。
「航,晏航。」晏航說。
他身後的幾個男生也跟著狂笑不止。
但他全力以赴的表演沒能讓姥姥安靜下來。
「不是,」初一回答,「我大,大,眾臉。」
他嘆了口氣:「我媽要我上,上大學。」
晏航鬆手,對著二號后腰一腳踹上去,二號摟著三號倒了地。
這個懶腰只伸了一半,他就舉著胳膊定格了。
這個笑容讓晏航有些迷茫,深黑的眸子里也帶著笑,就像之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或者說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沒有影響到他。
「嗯。」初一放下書包。
爺爺家沒有地,只是在天台上用花盆種了點兒菜,初一挺喜歡那個小菜園的,每次去都幫著澆水,姥姥一直看不慣。
所以這個男生被劈倒在他腳邊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都還綻放著。
「我……」初一的眼神暗了下去,過了一會兒才輕聲說,「姥姥。」
劈兩掌,砸兩拳,也就差不多了,這會兒他還用了腿,幾個男生從地上爬起來之後都站在了原地,指望有人先撲自己隨後,可惜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專一。」初一點頭。
「剛那幾個傻逼是你同學?」晏航問。
今天也一樣,他說完之後,站直伸了個懶腰。
初一把碗里的飯吃乾淨,喝了兩口湯,起身拿了姥姥那一百塊錢出了門。
老闆笑著把煙給他裝上,他拎著袋子走了出去,繼續貼著牆根溜達。
主角君看著他依然是沉默,如同失憶了,在他想著「去你的吧罩個屁啊」準備轉身走人的時候才艱難地開了口:「初,初……初一。」
一直走到了河邊。
初一一聲不吭地盯著手裡的菜,飛快地洗好了放到案台上,然後走出了廚房,進了房間。
晏航。
是今天打了李子豪的那個人,說以後要罩他的那個。
落地之後才想起來可以走門。
應該是抹了挺厚的粉,還畫了眉毛,比起她罵人的內容,這個妝容讓晏航更有轉頭逃走的衝動。
小秘密忘掉了很多,小願望一個也沒實現過。
初一沒出聲,沉默地走到客廳坐和_圖_書下,從書包里拿出書本擰開了檯燈,迅速地趴到桌上開始寫作業。
「看什麼看!就你有眼睛別人倆窟窿是吧!」老太太挑著兩根長短不一的眉毛沖他瞪眼吼了一嗓子。
「別以為我看不出來,白眼兒狼!就躲我呢!想去你爺家是吧,你去啊!」姥姥點了根煙,抽了兩口,「給你吃給你喝,上趕著去給人家種地,白眼兒狼!」
晏航改了主意,決定走開,明天再罩吧,杵這兒實在太痛苦了,他轉身過去拿了手機,看到屏幕上好幾排省略號刷了上去。
「吃飯吃飯。」姥姥夾了一筷子菜扔到地上給狗。
「走了。」晏航轉身順著路往前走了。
所以他每天晚上寫完作業了都會出來跑跑步,這邊路燈十個有九個是壞的,黑燈瞎火的讓他很有安全感。
初一笑了笑。
場面彷彿酒會,陌生人尷尬地面面相覷。
主角沒看她也沒吭聲,把書包甩到背上,轉身就走。
這話是對初一說的,他點了點頭,拿過煙缸把煙頭和煙灰扒拉了進去,又搓了搓桌面上煙頭燙出來的痕迹,沒搓掉。
「嗯。」主角點頭,好像鬆了口氣的樣子。
「上哪兒去!」老太太一聲吼,過去抓住了他的胳膊,「我跟你說話呢你沒聽到啊!」
剩下的倆一塊兒沖了上來,按老爸的說法,這種衝著你張開雙臂跟要擁抱一樣的,你就不要拒絕。
「是不是又被人找麻煩了!」老太太嗓門兒一直很大,這個時間來來往往的人挺多,旁邊的人都興緻滿滿地往這邊看著熱鬧,不過相比之前,老太太對這麼多人的圍觀又全然無感了。
「嗯,車隊有事。」老媽說。
「逛哪兒了?」姥姥問。
「我考,考不上的,肯定考,不上,」他在樹皮上輕輕摳著,「我根本就,就,就……不想讀書。」
他退出了直播,把手機塞回兜里。
老太太應該是主角君的奶奶或者姥姥,不過主角君被欺負的時候都能保持的表情最終被老太太給破了,這個長短蚯蚓眉的老太太功力應該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晏航這才注意到那幾個小雜碎已經跑了,現場只還剩下了他和主角。
晏航想走開,但想到自己剛聲稱這人他罩了,這會兒一個老太太出來他就跑了,又好像有點兒說不過去。
這種詭異的超現實妝容讓晏航好半天都緩不過來,盯著她的眉毛無論如何也挪不開地m.hetubook.com.com兒了。
說實話,每次跟這種說他戰鬥力為0都得是留面子的人動手,晏航都覺得自己像個武林高手。
「你叫……叫,」都走出去能有十米了,初一還在在他身後不急不慢地說著,「叫,叫,叫……」
「幹什麼啊!幹什麼啊!」旁邊傳來了嘹亮的女聲,「一幫不學好的狗東西!從你媽逼里出來就他媽是散養的吧……」
老太太的妝大約是盲畫的,左眉毛從右眉頭起筆,橫穿印堂,一條抖動的黑線拉到眉尾,右眉因為被左眉佔掉了地盤,只好從右眉峰起筆,短促地一哆嗦之後就結束了。
「晏航。」晏航回頭打斷他的話。
主角依然不出聲,只是往後退著想掙開她的手。
主角看了他一眼,沒出聲。
他揚手一掌劈在了那個男生臉上。
「算了,」終於有人開口說了第一句話,「走吧。」
「哦,」晏航應了一聲,應完之後覺得沒什麼可說的了,於是揮了揮手,「行了你回家吧,我去吃東西了。」
說是河,其實很窄,河邊雖然修了不少石凳,但基本不會有人來,冬天太冷,別的季節河水一股餿味兒。
他也看著晏航。
「你叫什麼?」晏航問。
「他爸又不回啊?」姥姥問。
就像是他的生活本來就如此。
初一來二十次大約能碰上一回有人經過。
「找我?」晏航問。
初一看了看四周,沒有人,他彎腰把臉扣到了樹洞里,閉上了眼睛。
那位有些尷尬地瞪著他。
被老太太震傻了。
於是晏航沒有拒絕,一拳先砸在右邊的人肚子上,接著擋開左邊這人的漂漂拳,左肩一撞,這倆就退了場。
猶豫之間只能繼續站著。
「一會兒吃完飯去給我買條煙回來。」姥姥在桌面上掐掉了煙。
初一坐下,繼續埋頭吃飯。
不過白眼兒狼……應該也沒說錯,他的確是跟爺爺奶奶親,對於姥姥來說,他就是白眼兒狼沒錯。
「胳膊先放下來吧,」晏航說,「我也沒帶刀。」
他沒有自己的房間,這間屋子是姥姥姥爺的卧室,牆邊加了個沙發床和一個簡易布衣櫃。
沒有預熱也沒有猶豫。
他轉頭時看到了一個燙了滿頭小捲兒煞白臉的老太太。
老媽也回來了,正一臉陰沉地在廚房裡做飯。
這幾個動作老爸傳授給他的時候經費緊張也沒個模具,直接真人教學,手被擰到身後再被一和_圖_書推,胳膊擰著被拉離身體時那種疼痛讓他宛若功夫神童,迅速掌握了要領。
「今天二萍她們幾個非拉我一塊兒去逛街,」老媽邊吃邊說,「氣人。」
「要不我給你留個地址吧,」晏航一邊說著一邊就就在兜里翻找,「你有紙筆么?」
「少抽點兒吧,你要是死了就是抽煙抽死的。」老媽說。
「廢物!我下午去找你們老師!找你們校長!像什麼話!」老太太繼續大著嗓門喊,「看我不罵得他們給我跪下!」
「你今兒不寫作業了啊!」姥姥在客廳喊。
幾個男生都停下了,臉上的表情從憤怒迅速轉變成了鄙夷和嫌棄,而後面的內容讓晏航這種在底層潑婦潑公堆里長大的人都震驚得快聽不下去了。
最後他走到了樹榦旁邊,看了看,發現那是個挺大的樹洞。
叫得很悲涼,把三號震得眼睛一圓。
大概因河水是餿的吧。
「自己生不出來就拿別人家的孩子過癮唄,」姥姥說到這茬的時候語氣變得愉快起來,「我看啊,她胖成那樣,多半是生不出了。」
他把小雜碎二號的胳膊擰到身後再對著衝過來小雜碎三號推過去的時候,小雜碎二號對著三號嗷地一聲嚎叫。
抓緊,按關節,擰。
初一眼睛都沒抬地埋頭苦吃,想著趕緊吃完了好出門。
「你看電視去!」老媽也提高了聲音。
從一開始要踩著頂出地面的樹根才能夠得著這個洞,到現在把臉扣到樹洞上需要彎腰,初一對著裏面說過很多小秘密,小願望。
「我剛說的話算數,」晏航回手指了指身後的樓,「我住那邊一樓,有事兒可以找我。」
旁邊站著個人。
初一到家的時候,姥姥已經回來了,抱著家裡十六歲的老狗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晏,晏……」初一點頭。
「他嫌你撒潑丟人。」老媽說。
「嗯。」初一點頭。
晏航跨過窗檯,第二次跳了出去。
晏航慢慢過了街,走到主角跟前兒停下了,摘掉了口罩。
「什麼?」晏航愣了愣,結巴大概是被欺負的原因之二,沒準兒還要加上個智力低下,「我問你叫什麼,誰問你幾年級了。」
「給你姥買煙啊?」老闆問了一句。
「不就仗著家裡有倆臭錢嗎!一天到晚抖得跟踩了電門似的,」姥姥呸了一聲,「早晚敗光!」
「真是個廢物!」姥姥在外頭提高了聲音,「今兒又讓人打呢!我說上學校要個說https://m•hetubook.com.com法,他還不讓!廢物!」
因為經過的人少,而且樹洞衝著圍牆,所以一直挺乾淨的,沒有異味,還能聞到木頭的味道。
經過漫長的對視,晏航終於找到了他的頻道,嘆了口氣:「懂了,你叫初一,上初二,是吧。」
離他最近的男生聽了這話先是一愣,接著就像是聽到了這一年裡最好笑的段子,爆發出了一陣狂笑。
「我不,不想上,學了,」初一很慢地輕聲說,「我想去,別的地方,打工,旅,旅行,不過……」
「一般的洞都合適是吧。」晏航說。
「你打算上哪兒找?」晏航笑了笑。
個兒不高肯定是他被欺負的原因之一,不過長得挺端正,特別是跟剛才的老太太一比。
主角又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還是沒出聲。
穿著運動服和跑鞋,戴著口罩。
晏航沒忍住樂了,笑了一會兒才拍了拍樹榦:「這裏頭有你不少小秘密吧?」
「一個破司機,不知道的以為他是總理辦公室的秘書呢。」姥姥叼著煙。
晏航並不介意,他這句話本來就說得挺逗的。
「你……」晏航看著初一,一時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跑步跑一半看到樹上長出個撅著腚的人本來就挺震驚的,結果這人居然還是初一。
晏航抓住了把半個瓶子向他掄過來的那隻手腕。
本來也就是仗著主角不反抗,他們打人跟玩一樣,現在有了對手,幾個人頓時就無心戀戰了。
「嗯。」初一把錢遞過去。
主角還站在原地,看上去有些喪氣,不過卻一直面對著這邊,沉默地盯著看。
他家不光飯桌,茶几和沙發扶手,所有平面的地方,都有姥姥掐煙時留下的燙痕。
他經常來這兒,他在這裡有一個已經用了快十年的專屬樹洞。
「吃飯吧,還抽呢!」老媽提高聲音。
這個挑釁讓幾個已經想退縮了的男生立馬重燃鬥志,袖子一擼就要再次撲過來。
「你挖的?」晏航轉頭問初一,「跟你臉型這麼合適。」
她指著站在一邊的主角君:「你瞅你那點兒出息!」
準備過街回家的時候他看了一眼主角,突然發現這小孩兒臉上永遠不變的平靜表情居然消失了,眉頭擰了起來。
對於他來說是很棒的地方。
晏航看著他。
「那個老太太呢?」晏航又問,沒有問他為什麼被欺負,感覺自己差不多能判斷出來,而且有時候並不需要任何原因。
「你……」晏航看m.hetubook.com.com著他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看著他臉上一圈被壓出來的印子有點兒忍不住想笑。
大家都青春年少,雖然有一個人面帶微笑地倒地讓一幫人都愣了愣,但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晏航快步過街,回了家。
初一拿過錢站了起來。
「廢物,成天的眼睛里沒一點事兒,人不說他不動。」姥姥說。
到現在了他才有機會仔細地看了看這個小孩兒。
「吃完再去。」老媽攔了他一下。
「她們不就去什麼LV之類的店嗎,」老媽嘖了一聲,「成心氣我呢,說了不去,非拉著我。」
初一放下了胳膊。
還沒等他從震驚中回過神想好是要走開還是繼續杵在這兒的時候,老太太的目標又轉移了。
「初,初二。」主角說。
其實這會兒他應該去客廳寫作業,他的書桌在客廳里,但姥姥在的時候他不太願意過去。
河邊的一棵老槐樹,樹榦上有一個洞。
今天出來得有點兒早,外面人還挺多的,他貼著牆根兒走,不想被人看到。
「還說給初一買了禮物,我說我拿回來,還不讓,要親自給,」老媽說,「也不知道想什麼呢。」
不過去買煙還是避免不了被人看見,好在走進小賣部的時候,只有他一個顧客。
這種沒有回應的傾訴,每次初一都至少得念叨個好幾分鐘,然後會覺得輕鬆不少。
「吃飯了!」老媽走出廚房坐到沙發上。
不過進屋之後他還是又站到了窗口,往對面看著。
但是離開的時候,挑頭那個還是面子上過不去,撂下了一句:「有種等著,我會找你的。」
「我撒潑怎麼了,」姥姥抱著狗站到了廚房門口,「我撒潑怎麼了,我撒潑沒人敢惹我知道嗎!」
初一放下筆,起身去把飯桌支好,然後把飯菜碗筷都拿出來放好,給老媽和姥姥盛好飯之後坐下埋頭開始吃。
「花你錢了嗎?知道你現在工作丟了,我自己有退休金!」姥姥說著抓過自己的布包,從裏面翻出一百塊錢拍到初一面前,「拿著,給我買煙去!」
初一沒吭聲,進廚房拿了菜開始洗。
樹洞是一個真的樹洞。
「去把菜洗了。」聽到他進門的聲音,老媽頭也沒抬地說了一句。
外面有點兒涼,不過他覺得很舒服,呼吸都順暢了很多。
老闆接過錢,一邊給他拿煙一邊說:「你姥還真是二十年如一日啊,就沒見她抽過別的煙。」
不過他過來的主要目的並不是逗個樂。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