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能。」初一說。
照片是他的沒錯。
玩了一通手機之後,初一又把電話卡換回了自己的舊手機上,把這個新手機藏到了書桌抽屜的最裡頭。
他從來沒考慮過這個問題,樹洞的洞口到底臟不臟?
初一沒出聲,他覺得晏航有點兒奇怪。
房東在廚房裡留了全套炊具,換個人也許會覺得不順手,不過晏航沒有這種苦惱,他永遠都在用不順手的,根本沒有比較。
初一指了指那個袋子:「裡頭。」
晏航順著河邊的路跑了一半就從一條橫著的小衚衕拐彎了。
平時他很少看朋友圈,今天卻一直往下翻,也許是手機反應太快了,停不下來。
五秒鐘之後,晏航忍不住開了口:「我一般不會這樣問人……」
晏航的這條內容在他的朋友圈裡,簡直像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而來,初一瞪著這句英文,有些震驚。
初一扭頭:「沒人。」
很多時候他對一個新環境還沒有立體的認知,就又離開了,時間長了就也不會再去熟悉新環境了。
他端著做好的面走過去,猶豫了一下,把手伸到老爸耳邊打了個響指。
大概知道為什麼沒人上這兒來跑步了,過倆月天兒一熱,不定什麼味兒呢。
還有一句話。
從衚衕里跑出來之後,他迷路了。
「來日,方長。」初一說。
「有。」初一猶豫著。
他只要敢拿出來,老媽一眼就能看到。
老爸說過很多話,都跟神經病一樣,但需要他記住的,他每一句都記得。
姓名:晏幾道
「我好無聊啊。」晏航對著裏面說了一句。
每次他們在一個地方停留的時間長一些,晏航都會去打工,老爸也都會給他一張假證,自己也會弄一個。
「我回,回家。」初一說著晃了晃手裡的袋子。
五秒鐘之後,微信界面顯示出來,然後再十秒之後,晏航收回了準備掃一掃的手機,抱著胳膊看著初一和他意念交流的手機。
晏航應該不會稀罕他的破樹洞,玩一次大概就沒興趣了,像他這種腦子不好使的才會沒事兒就上這兒來念叨。
初一對於晏航要霸佔他的專屬樹洞有些不高興,但還是點了點頭:「我是出,出聲的。」
「正想打電話叫你出來呢,」小姨下了車,「去哪兒了?」
老爸說過,要勇於面對自己的優點,真的優點是不需要別人肯定的,自己驕傲就行。
於是趕緊往下翻。
今天姥爺去他親大姨家住了,所以姥姥的呼嚕略顯單薄,沒有了平時的氣勢。
看上去帶著小心翼翼的寂寞。
晏航視線都沒來得及從手機屏幕上移開,先伸手在餘光里接住了卡片www.hetubook.com.com
樹洞被晏航看到了,樹洞里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真敢點,」晏航脫了外套,拉開了冰箱門,「要不我把那154的卡還你,你去點吧。」
「牛,牛逼嗎?」初一抬頭看了他一眼。
-猜猜這幾個包包多少錢?
站在他搬到這兒這麼多天從來沒見過的一條小街上,好在他也沒跑多大一會兒,就算迷路,這裏離他住的地方也不會太遠。
他悄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還真沒注意過。
晏航的手藝的確不錯,這一點老爸不說他也很清楚。
速度唰唰的。
他停下了,這時他才反應過來,一直往下翻並不是手機反應太快。
這孩子所有的話大概都在把臉扣到樹洞上的時候說光了。
樹洞對於初一來說都有點兒低了,晏航要對著樹洞說話,不得不擺了個馬步,這姿勢挺好笑的。
「小姨。」他走了過去。
初一點了一下桌面的微信圖標。
「要不咱倆逃個命,我看看是什麼樣的速度。」晏航把手機放回了兜里。
之前的手機是老爸淘汰的,在淘汰之前已經用了三年,到他手裡也一年多了,他努力地像祖宗一樣供著那個手機,但還是無法阻擋它步入意念交流的階段。
「為什麼,環境不是還挺……」晏航是側身邊往前跑邊回頭說話,話沒說完就猛地晃了一下,大概是踩到了坑,踉蹌了兩步,「我操?」
然後就退了出去,拿著手機有些愣神。
一開門,姥姥的聲音就從門縫裡沖了出來:「裹腳老太太跑一趟火葬場都比你快!」
「么么噠。」門裡傳來了老爸的聲音。
晏航拿了手機低頭看著,點開微信,一大堆消息,他懶得看,直接點了初一的頭像。
然後他倆一塊兒沉默地看著手機漆黑的屏幕。
但是初一忍住了沒有笑,如果笑了,晏航可能會不高興,他不想讓任何人不高興。
晏航嘆了口氣,把自己早已經鎖屏的手機湊過去掃了掃:「手機該換了。」
他看了看朋友圈,最新幾條都是同學發的,他從來不參与討論,估計他的同學都已經不記得好友里還有他了。
開機時他突然想起什麼,蹦起來把手機捂在肚子上跑進了廁所,等了半天才發現,沒有開機音樂。
姥姥拿了煙轉身走了兩步又轉回頭:「找回來的錢呢!想吞我的錢是吧!」
「還有多遠?」晏航又問。
初一不用打開看就知道是個手機。
初一拎著袋子轉身,走了沒兩步,晏航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這條路平時跑步的人多嗎?」
「拿著用,」小姨說,「你媽hetubook.com.com要是問,就說我送的,她要砸了,你跟我說,我再給你買一個。」
「你傾訴完了嗎?」晏航問。
「不知道,」初一想了想,「跑,跑過去五,分鐘。」
回客廳的時候,老爸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
回到家的時候他看到燈是亮的,應該是老爸回來了。
「要說出聲嗎?」晏航撐著樹榦往洞里看了看。
晏航輕輕嘆了口氣。
-time is slipping away but I could not even seize a second.
晏航的朋友圈,居然是全英文的,一個中國字都沒有。
然後他迅速後退。
初一沒出聲,坐到書桌前,擰亮了檯燈。
「小狗!」有人叫了他小名兒。
初一過去把它抱起來放回了它自己的窩裡,又給它捏了捏爪子。
這個動作讓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就像是有人來家裡做客的時候先摸了摸椅子。
初一拿出了手機,小姨出手很大方,但這個手機他根本不敢用。
家裡對於他幾點睡覺沒有規定,他一般都等姥姥和姥爺的呼嚕都打完了才會進屋睡覺。
「聽著跟罵人似的。」晏航拿著材料進了廚房。
「又給你姥姥買煙啊?」小姨說。
晏航的態度讓他有些緊張,趕緊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老爸睜開眼睛鬆開了手,嘴角挑了個笑容:「想偷襲你爹,還嫩點兒,小航航。」
初一起身去洗了手,倒了杯水給老媽。
是張身份證。
「寫作業吧,」老媽斜了他一眼,「期中考再給考個20分回來,我給你裱牆上供著。」
因為沒燈啊,河水還餿啊,路還爛啊,傳說還鬧鬼啊。
晏航沒說話。
「等。」初一揉了揉鼻子。
「刑天。」晏航幫他說完了。
「倒杯水。」老媽在身後說了一句。
刑天。
反正都會離開的,迷路就迷路吧,反正都忘掉的,不記得就不記得吧。
這次也是,晏航看了看手裡的卡片。
???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圖個新鮮,每次用的名字還都不一樣。
晏航打開燃氣灶,開始做意麵。
一眼就找到了回去的路。
姥姥大概是著急抽煙,沒有再繼續罵他,把狗往地上一扔走開了。
「那點兒碎銀子夠點什麼。」老爸伸了個懶腰,往沙發上一倒。
但小姨剛來,他如果說要走,又怕小姨會不高興。
不過他還是習慣性謹慎地一邊開門一邊問了一句:「老晏?」
晏航發朋友圈的頻率大概是一天一次,不過他只看到第二條。
「趕緊吃。」晏航把面放到茶几上,揉著胳膊坐到了旁和圖書邊。
初一鑽進了車裡,跟開車的小姨父問了個好。
「我掃你吧。」晏航在手機上點了幾下。
初一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摳出了手機卡,裝到了新手機里。
狗是個老狗了,被姥姥往地上一扔,沒站住直接滾到了牆邊。
雖然覺得自己這個位置不可能還擋著路,他還是又往旁邊讓了讓,肩膀頂到了牆上。
「那可不,不一定。」初一小聲說。
「……用的意念嗎?」晏航問。
「謝謝小,小姨。」初一說。
在老媽看來,只有蘋果才算是手機,什麼梨啊香蕉啊甘蔗啊都是垃圾。
雖然他不喜歡上學,不喜歡寫作業,但在家裡他最喜歡的就是坐在這裏,唯一完全屬於他自己的地盤。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吧。
比李子豪那些人高級多了。
畫面有了變化,初一戳了一下,再等,終於把二維碼給點了出來。
他拿出手機打開了導航,看著地圖。
晏航掃了他一眼:「臉沒臟。」
初一的頭像就跟他的昵稱一樣,簡單湊合到了極致,就是一個白底黑字的「1」。
「吃飯了嗎?」他問,同時聞到了熟悉的酒精味道,「傷了?」
初一往車窗外看了一眼,平時小姨總會跟他多聊一會兒,但今天因為是出來買煙的,他去了樹洞,又跟晏航說了會兒話,已經超過正常時間不少了,他怕再不回去,姥姥會發飆。
對於長期被欺負的人來說,這種沒人會來的地方才最安全。
「幻,幻覺。」初一說。
晏航把自己手機湊過去準備掃,然而又陷入了等待之中。
非常聽話的太子。
晏航摸了摸樹洞的邊緣,又看了看手,大概是在檢查樹洞臟不臟。
老媽見了人就先看手機,順嘴還要問一句,是蘋果嗎?
秘密被人發現了,就都不是秘密了。
「行,」老爸點頭,「我們太子的手藝煮白開水都香,畢竟是要進軍西餐業的未來大廚。」
小姨就是二萍,不是他親姨,是表姨,姥姥是小姨的親姨。
「對了,這次可能待的時間長點兒,你要去打工的話,」老爸從兜掏出個卡片樣子的東西,朝他一甩,「用這個吧。」
鬆了口氣。
初一沒說話,不太高興。
初一晃了晃手裡的袋子。
燈一亮四周有什麼不開心的緊張的害怕的就全消失了。
「回去吧,」小姨說,「就出來買個煙,回去晚了你姥又該瘋了。」
「嗯。」初一按了一下手機。
「來,上車。」小姨打開了車的後門,拍了拍他的肩。
雖然不太習慣,但這個手機很好用,初一蹲在廁所里扒拉著手機。
回到樓下的時候,他先站垃圾桶那兒把手hetubook.com.com機盒拆了,手機和配件拿出來塞到了褲兜里,盒子扔掉,這才進了樓道。
「跑腿兒。」初一說。
又酸又痛又麻的感覺頓時竄到了肩上,他只能跟著往下,為了保護手裡端著的面,不得不單膝跪地喊了一聲:「我!」
不過兩家關係一直不好,姥姥跟姨姥見面就吵,小姨跟老媽從小打到大,但是初一卻挺喜歡她。
初一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被欺負出陰影了,」晏航有些不耐煩地眯縫了一下眼睛,「我要搶你手機還用叫你拿出來嗎?我連你手機帶衣服帶你那條煙都搶走都用不了三分鐘。」
「小狗是不是長個兒了?比過年的時候高了吧?」小姨父說。
這種糾結讓他很無奈,低頭在手機盒子上輕輕摳著。
他記憶里好像就沒有碰到過會對自己這麼……主動示好又似乎不是為了進一步羞辱他的陌生人。
往下一劃拉,一串小小的表情滑過。
「嗯,」老爸抬了抬胳膊,「沒吃飯呢,給弄點兒吃的?牛小排什麼的。」
「還,能用,」初一笑了笑,看著手機,「刑,刑,刑……」
這個提議聽上去讓人覺得他剛對著樹洞說的話應該是心聲,晏航大概是很無聊。
「跑過去?」晏航嘆了口氣,「行吧,那什麼速度跑過去啊?」
「不客氣,小姨就是想讓你跟別的小孩兒一樣,」小姨看著他,嘆了口氣,「造孽。」
朋友圈裡沒有照片,沒有字。
蹲著有點兒累,初一坐到了地上,折騰了半天打開了微信。
-my solitude pervades the sky when the night falls
晏航看了一眼初一的昵稱,就一個簡單的「1」,一不留神都看不見,想禮貌性地回誇一下都不知道從哪兒下嘴。
但還是讓他覺得尷尬。
「你回吧,」晏航一揮手,「我逃命去了。」
「你還挺有意思,」晏航也笑了笑,「我問你,這條路一直過去,能到大街嗎?」
「沒。」初一速度抬手護著腦袋,另一隻手把裝著煙的袋子遞了過去。
「沒有。」初一回答。
幾張圖,都是包包,看得出是在店裡展示架上拍的,還拍得很清楚,連他這種土貨都能認得出是LV。
「好聽。」初一說。
進了相冊之後,晏航再次無語。
但還是慢了,老爸眼都沒睜,一揚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沒等他掙脫,就已經被一擰一壓。
「你說什麼!」姥姥抱著狗就過來了。
「你存一下我電話吧,加個好友,」晏航想了想,掏出了手機,「有事兒你可以找我。」
「是高了點兒,下學期初三和_圖_書了,小男孩兒都這會兒竄個兒了,」小姨也上了車,從包里拿出個盒子遞給他,「給,小姨送你的。」
初一也沒說話,晏航的戰鬥力很強,收拾李子豪那幾個的過程他都沒來得及看清,像晏航這樣的人,大概是不能理解什麼叫逃命的速度。
初一居然在這種地方挑了個樹洞,挺有創意。
晏航沒出聲,盯著他看。
「麵條吧?」晏航說,「我買了點兒意麵,給你做個牛小排味兒的意麵?」
晏航推開了門,老爸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無非都是些不起眼的雞毛蒜皮,跟別人眼裡的他一樣。
「怎麼了?」晏航看著他,「沒手機?」
往下的內容他沒再細看,只是一眼掃過。
按說他這種五歲就會看地圖,跟著老爸去過的陌生的城市鄉鎮甚至村子數都數不過來的人,想迷路都很難,偏偏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迷路。
雖然他也不記得裏面到底都有些什麼秘密。
還看到了老媽下午發的一條朋友圈。
他點了進了晏航的相冊。
胳膊還能動,那就是傷得不嚴重。
「行了你走吧走吧。」晏航估計挺鬱悶,一邊活動腳踝一邊繼續往前跑著走了。
初一嘆了口氣,這條朋友圈肯定是分組的,起碼是屏蔽了她最討厭的二萍一家。
「逃命,」初一說,「的速度。」
啪!
「嗯。」初一點點頭。
「嗯,」初一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就在晏航想轉身走人的時候,他手機的屏幕亮了,「亮了。」
「等什麼?」晏航說,「等你跟你的手機意念交流嗎?」
初一轉過頭,看到身後有一輛白色的小車,副駕窗戶放了下來,裏面有一張圓圓的帶著笑的臉。
原因挺多,但初一沒辦法像心裏想的那樣自如表達,他一般都選擇簡短的詞彙。
晏航看了看袋子,嘖了一聲:「我沒看錯吧?不大點兒小孩兒還抽煙啊,一買一條。」
之前沒路燈,邊跑邊踩坑也就算了,好容易有燈,他看到了河堤邊快能完成填河造地重任的一片垃圾。
老爸起身拿過盤子聞了聞,慢慢吃了起來,臉上的表情很享受。
非常高級。
「哦。」初一笑了笑。
「因為,」初一看著他,「會摔。」
過年的時候小姨就說要送他個手機,為這事兒老媽還跟她在大年初四吵了一架,老媽覺得小姨在罵她,小姨覺得老媽有毛病。
「給你姥姥買的?」晏航問,想想又豎了豎拇指,「你姥姥非常有性格了。」
初一按著老習慣低頭順著牆根兒慢慢溜達,到樓下的時候,身後有車按了聲喇叭。
你是不是智力有什麼缺陷?
只有一個一個的小表情,而且一次只發一個。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