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順著一號跑的方向走出去,繞了兩個彎,從衚衕里出去的時候已經在大街上了。
居然還有那麼幾個粉絲進來了。
剛把手機放回兜里,他就聽到了店裡有人在喊。
-吃面的錢
晏航彎腰把半截插在泥里還系著個黃色蝴蝶結的鋼筆拿出來的時候,感覺自己拿著的彷彿是佛祖的舍利子。
「讓你二十米!」晏航喊,「加油!」
-中午吧,我現在有點事,中午我在樹洞等你
晏航在他剛跳起來的時候抬腳往他肩上蹬了一腳,把他蹬回了地上坐著。
「就是他!爸!就是他!爸!」一號繼續吼。
「謝謝。」初一說。
「謝謝。」初一拿了張紙出來擦了擦筆。
「去啊,我給你帶路!」晏航邊樂邊喊。
「你剛叫我嗎?」晏航站在他面前。
透過樹葉的間隙,河灘上有一個晃動的小黑影。
晏航這時才發現他在腳上套了兩個袋子,一個紅一個綠。
-啊啊小天哥哥眼睛太好看了
一號轉頭瞪著他。
-小可憐兒?
因為他在過橋的時候往左邊看了一眼。
李老闆有些吃驚地看了過來:「他?」
不過一號跑得很投入,都顧不上回頭,也沒發現晏航已經在他後頭了。
「嗯。」初一點了點頭。
這個直爽的回答讓李老闆張著嘴好半天才又問了一句:「為什麼?」
「一個咖啡店,」晏航沒有接屏幕上的話,「老闆是個留娃娃頭的中年鬍子君。」
「是,」晏航晃了晃筆,「剛……拿到的。」
-眼睛
一號沒出聲,緩了兩秒又跳了起來,看樣子是要直接撞過來。
晏航看著他沒出聲,無話可說。
踩著風的皇太子。
初一聽到他落地的聲音時抬起了頭,有些詫異地愣住了。
他挺喜歡逛街的,每一個城市的「街」都不一樣,哪怕是同樣的賣服裝,同樣買小吃,同樣賣玩具,也都會有不一樣的風格。
周日的這個時間,大街上人很多,來來去去的。
他也沒打算停。
「你直,直播,沒,人看?」初一有些好奇。
你的筆多少錢,我給你。
-什麼時候再直播做飯啊,想看手
「有,有可能。」初一笑著說。
-好久沒看到美手了!
他看了看兩邊,橋那邊看去比這邊要更繁華一些,於是他決定往那邊去。
「你真沒惹他你報警啊!」李老闆站在吧台後頭,「不想報警你打回去啊!我當年跟你這麼大的時候……」
晏航從兜里拿出了hetubook•com.com那張十塊錢,遞到他面前:「還你的。」
「你在我直播的時候當著我粉絲的面討論我直播沒人看的問題是不是有點兒不太合適啊?」晏航樂了。
這倆人居然是父子,晏航是萬萬沒想到的,李老闆看上去還算冷靜,不過畢竟是親兒子被打了,就算能解釋清楚,他估計也干不下去了。
「操!」他咬著牙罵了一句,「你他媽找抽!」
所以一號沒受傷,但是很疼。
回到大街上,他戴上口罩,拿出了手機,先在圍脖上發了一條「來玩呀」,然後開始直播。
初一沒在昨天的地方,往右偏了一些,晏航皺了皺眉,突然懷疑這小子根本就沒看清筆掉下去的準確位置。
「我操你大爺!」一號邊跑邊怒吼了一聲。
那天初一說跑完那條路用逃命的速度大概五分鐘,晏航就想說你知道我逃命那一檔是什麼樣的速度嗎?
「幫,幫你,擦,擦擦。」初一說。
不要問我為什麼。
肯定還很想吐。
-什麼錢?
「不,不行,」初一說,「髒了。」
屏幕上刷過去一堆的哈哈哈哈哈和233333。
「聽懂了嗎!」晏航湊到他鼻尖那兒吼了一嗓子。
沒有朋友也就沒有禮物,只有老爸會在他生日的時候買東西給他,但每次都很隨意,去年他收到的是一顆菠蘿,上面戳著張便簽紙,寫著太子最帥。
從台階下去,順著小路走到那天初一尋寶的地方。
晏航站在人行道邊的樹下,非常無聊。
「要臉么?」晏航問,「你他媽要臉嗎?」
「我不要,」再開口的時候他都氣不起來了,只覺得無奈,他沒再看初一,轉身往回走,「你自己玩吧。」
「為,什麼?」初一也看了看屏幕。
晏航看著這句話,相比初一說話,他打字真是順暢流利,讓人有種感冒好了之後的愉快感覺。
不過耳朵倒是比昨天好了,晏航喊完他就轉過了頭。
「反正也沒,沒人看啊。」初一說。
看著一號一邊跑一邊回頭罵罵咧咧地從衚衕口消失之後,晏航愉快地吹了聲口哨,活動了一下胳膊,慢慢溜達著往咖啡店走過去。
「上來。」晏航說。
晏航把錢直接放到了他口袋裡,轉身艱難地往岸邊走過去。
「就是他!」一號似乎已經不會說別的話了,反覆就吼著這麼一句。
晏航只要一伸手就能把他拽倒。
-又是運動褲
光看小https://www•hetubook•com.com雜碎一號撒丫子順著路往旁邊衚衕里狂奔而去的啟動姿勢,晏航就知道自己三十秒之內肯定追上。
晏航停了下來,樂得都沒法跑了。
一號回頭看了他一眼,扭頭又繼續狂奔。
「再讓我看到你在這兒找那個破筆,」晏航指著他,也不管腳底下有什麼了,大步往初一那邊走過去,「我他媽打得你姥姥都不認識你!」
這一膝蓋他根本沒用力,用的全是慣性。
「我哪知道怎麼回事!我又沒惹他!」這個聲音莫名的耳熟。
-帥
「那個小孩兒送的。」晏航說。
你丟的是什麼樣的筆,我給你買一支一樣的。
就這麼邊聊邊溜達,到咖啡店門口的時候他退出了直播,上班時間嘛,還是要認真的。
-2333333
「洗洗換個蝴蝶結接著送唄。」晏航說。
「嗯。」晏航點頭。
-哦是什麼鬼
何況他也沒想解釋。
開始直播的時候,幾個比他還閑的粉絲都在。
晏航接過來看了看。
「人多,多嗎?」初一又問。
「看不順眼。」晏航說。
河灘還是老樣子,黑色的淤泥里夾雜著成片的垃圾,從垃圾縫裡蜿蜒流過的水,迎面一陣風吹來……算了吧。
於是他拿出手機,給初一發了一條消息。
-我來了!
老爸說過,打著玩的,疼就可以了,不用傷人。
初一沒了聲音。
-我更無聊,兩次都趕上了
「是啊,」晏航點點頭,又看著一號,「哎。」
一號剛跑進衚衕,晏航就已經追到了身後。
「你失憶了?」晏航臉上的笑容慢消失了。
-小天哥哥今天穿的什麼啊
-能看看他長什麼樣嗎?一直也沒看清樣子
初一看著他。
當然,他沒逃過命,他MAX那一檔應該叫「攆上去抽你」。
「他說好玩!」一號終於找到了新詞兒,「好玩!鍛煉身體!」
鬆手的時候一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然後愣了愣,晏航都能看清他用力嘆了口氣。
走了兩步,他感覺到左邊泥里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光。
今天的這一大早的就發泄了一通,心情可以說非常棒了。
初一沒接,似乎有些尷尬。
「我不要那個娘炮蝴蝶結。」晏航說。
「我去上班。」晏航舉著手機往四周拍了一圈,中間換手的時候攝像頭從他面前晃過。
他拿出了手機,發了條微博。
「我……操,」晏航抓著旁邊橋欄杆上的一個石雕的桃hetubook.com.com子晃了晃,「我真服了。」
晏航迅速側身,一拳甩在了他臉上,這次出手比較重,兩分鐘之後就能看到一號發紅的眼眶,然後青個幾天。
晏航把手機放回兜里,伸了個懶腰,這會兒不想回去,溜達一會兒吧。
「有什麼不行的,」晏航嘖了一聲,「她又沒看見。」
「初一!」晏航站在河沿欄杆那兒喊了一聲。
「要幫初一出頭是吧,那你打啊!打啊!沒錯我把他要送人的破筆扔了,怎麼著!你牛逼你替他出頭啊!」一號喊著,「你打……」
小雜碎一號轉臉看到了晏航,眼睛瞬間放大了兩倍:「我操你……」
「是要送女孩兒的嗎?」晏航一邊擦鞋一邊問了一句。
我們的朋友小哪吒。
初一看著他。
「穿的衣服和褲子還有鞋。」晏航回答,把手機往下晃了晃。
晏航跟他對視著。
-是啊,能看看嗎
這個時間沒幾個人看,特別是這種突然開始的直播,不過他完全無所謂,他直播是因為他想直播,除此之外沒有第二個原因。
「那下回穿裙子。」晏航說。
「我不替誰出頭,初一算個屁,能讓我替他出頭?」晏航冷著聲音,「我告訴你,我揍你就是健身運動,懂了么?你見著我少他媽嘴欠,麻溜兒繞著走。」
一號被這一聲吼嚇得在跑的過程中連著往前蹦了起碼三步。
「你再操一個!」李老闆手往吧台上一拍,瞪著一號。
「啊,」晏航點了點頭,「剛打完。」
晏航在他身後吹了口哨。
「就是他!」一號從吧椅上跳了下來,指著晏航,喊得聲音都破了,「是他!是他!就是他!」
初一站著沒動。
一號頓了頓猛地停了下來,估計是因為知道跑不掉,他轉身對著晏航就一拳掄了過來。
-你不是沒吃嗎
開啟這一檔的話,他跑河邊那條路如果不踩到坑摔倒,絕對用不了五分鐘。
「過來!」晏航邊說邊往那邊又跨了兩步,想繼續走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腳下一軟。
再讓我看到你翻垃圾我就抽你。
不過又有點兒想笑。
一號的爆發力大概只夠他狂奔五百米,晏航在拐彎的地方追上他的時候,他速度已經比之前慢了。
「這個,筆,」初一沉默了一會兒,把筆又拿了出來,抽了張濕巾一下下擦著,「其實……」
一號瞪著他沒有反應。
「哎!」晏航嚇了跳,趕緊收了收腳,「你幹嘛?」
不過這個「街」他沒www.hetubook.com.com有逛成。
「看不順眼你就動手打人?」李老闆震驚了。
「你到底要幹什麼!」一號吼了一聲。
「你……」晏航轉頭看了看初一,「介意露個臉嗎?」
-小帥哥啊!
「走吧,」晏航拍了拍他的肩,直起身手往兜里一揣,「繼續跑,鍛煉身體,保家衛國。」
一號瞪了李老闆一眼,拎著椅子往地板上一摔,坐那兒不出聲了。
他調整了一下角度,偏了偏頭,又閃了一下。
但在抬手的一瞬間他改了注意,他猛地加速,湊過去喊了一聲:「捅哪兒好呢!」
衚衕在前面有個拐彎,晏航不熟這裏,所以他吸了口氣,猛地往前再次追了出去,他要在拐彎之前把一號放倒。
抬起胳膊架住了一號掄過來的拳頭往旁邊一撥,接著就抓住了一號的肩,往下一壓,再藉著慣性一膝蓋頂在了他肚子上。
「不用不用不用,」晏航說著把他手裡的紙巾拿了過來,「我自己擦就行。」
-我是第一個嗎
「你是瞎的嗎?」晏航問。
「所以把錢還給你啊。」晏航忍不住發了語音。
「是。」初一點了點頭,有些激動地把筆拿了過去。
爬上河沿之後,晏航坐到了旁邊的石凳上,看著自己一腳的黑泥發獃。
其實在橋上看過去,這條河居然並不難看,布滿垃圾的黑泥的河灘被河邊的樹檔掉了不少……
「我靠,真是有理有據,」晏航嘆氣,「行吧,反正沒人看,你介意露個臉嗎?這些小姐姐天天都念叨你。」
-啊啊!小可憐送的筆嗎?
晏航把手機轉過去對著初一的臉。
晏航應他的要求,一巴掌甩到了他臉上,把他說了一半的話給打沒了。
身後初一馬上跟了過來,腳上的塑料袋踩得唰唰響。
「我什麼時候這麼打人玩了!」一號瞪著他,喊得唾沫星子都噴到他臉上了。
「不多。」晏航看了看屏幕。
-哦
「幾道?」李老闆看著晏航,「你打了我兒子?」
-小可憐在旁邊嗎?
-看來小天哥哥今天無聊到極點了
看來十塊錢對於初一來說的確挺重要的。
-出來,還你錢
晏航看著激動的一號,有一瞬間以為一號是在叫他,想說就不用這麼客氣了。
帥嗎?晏航看著屏幕上初一的臉,還……行吧,小孩兒挺上鏡的。
「你……」晏航抓著他胳膊把他拽了起來,「坐著吧。」
是支新筆,不過看款式就知道起碼是五年前買的了,不知道這是不是初一的什麼和*圖*書紀念品。
初一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想了想又沖他揮了揮手,示意他走。
-!!!!!
「你先別說話,」李老闆指了指一號,「我先問清楚。」
「是這個嗎?」他捏著筆問初一。
晏航沖得猛,慣性讓他不可能馬上就停住。
他都沒去鐵樓梯那兒,直接翻出護欄跳了下去。
「問個屁!」一號這次沒有再起身,而是對著他褲襠一腳踹了過去。
送人?
晏航忍不住在心裏唱了一句。
-手手手手手
初一垂下眼皮:「現在不,不送了。」
初一愣了愣,有些驚訝地看著他,然後飛快地拆掉了上面的蝴蝶結,拿著筆猶豫著往他這邊遞了遞。
「玩啊,」晏航看著他笑了笑,彎下腰,輕聲說,「你平時不也這麼玩嗎?」
初一一直沉默地跟在他身後。
-小天哥哥真的以後都罩著他了嗎
晏航沒收到過禮物。
一走了之都不能緩解。
「為什麼?」李老闆看著晏航。
晏航雙手插兜思考了幾秒鐘,轉身往橋那邊走了過去。
「直,播啊?」初一輕聲問。
「送你一句話,看人不順眼是要有資本的。」晏航說完轉身走出了咖啡店。
這種打不過就下三路偷襲的行為簡直讓他無語。
「嗯。」初一看上去有些垂頭喪氣的。
只看到一堆垃圾。
「嗯。」晏航點點頭。
「別……」初一趕緊往他這邊走,一邊走一邊從兜里扯出了兩個塑料袋,「給。」
晏航看著他,突然有些煩躁,深吸了一口氣也沒壓下去,手抓在水泥欄杆上都有點兒生疼了也還是控制不住。
「我他媽好像看到你的寶貝筆了。」晏航往那邊走了過去。
右邊是去咖啡店的路,左邊不到一百米是那座橋。
他猛地停下轉頭看了過去。
晏航轉身離開了。
「我收到一個禮物。」晏航把攝像頭對著手裡的鋼筆。
「我問你話呢。」晏航說。
初一把腳上的塑料袋摘掉,拿出了昨天晏航給他的那包濕紙巾,抽了兩張出來,蹲到了他面前,伸手就開始幫他擦鞋。
低頭一看,已經踩進了淤泥里。
過了十秒,晏航眯縫了一下眼睛:「你不會是要送我吧?」
-想看
一號沒想到他會這樣,驚得瞳孔都猛地一縮。
晏航走進店裡,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吧台旁邊一手拿著冰袋捂著眼睛的……小雜碎一號。
初一沒有馬上回復,大概是在意念交流,過了好一會兒才回來一條。
晏航轉頭看著他:「系個蝴蝶結,是禮物吧。」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