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十點半。」晏航說。
為了一支筆能到垃圾堆里翻的人,十塊錢挺是個錢了。
晏航蹲下,又衝下邊兒吹了聲口哨。
裝著看站牌的二號用胳膊碰了碰一號,倆人同時偏了偏頭,大概是看到了他。
但老爸就是愛看,要不是村裡沒有自己的電視台,他們之前住村子里的時候老爸估計也得看本村新聞。
「哎!」他衝著下邊兒喊了一聲。
兩個人陷入了沉默。
「給。」他把紙巾遞了過去。
初一接過去,抽了一張出來,拿在手上來回看著。
「哦,筆啊?」晏航這才反應過來。
初一低下頭繼續擦鞋,擦黑了三張紙之後才說了一句:「討厭我唄。」
「我第一次看到能把強買強賣做得這麼瀟洒自如理直氣壯的。」李老闆說。
看著他走到河沿下面的石頭上了,晏航才皺著眉問了一句:「你找什麼呢?」
晏航挺喜歡在咖啡店打工的,環境好,客人不多,上班時間也晚,早上起床之後可以從容地給自己做個早點,從容地吃完了再出門。
「來地,地球以後沒,見過。」初一蹲下慢慢地擦著鞋上的泥。
他跨出了欄杆,站在河沿上盯著在下面河灘上拿著根棍兒專心翻找的初一。
耍貧嘴的時候倒是例外。
晏航換了工作服出來的時候碰到了老闆,老闆姓李,是個很有裝逼藝術家氣質的中年人,服裝道具都很貼合人設,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想不開去弄了個BOBO頭髮型。
看了五分鐘,初一還是那個姿勢,似乎沒什麼進展。
咖啡機剛開始打豆子,小姑娘「啊」地喊了一聲。
但是……
他只得替初一補充:「筆記本啊?」
不過這個時間想要跑步不是太容易,這會兒是周末,大街小街的人都不少,在不迷路的情況下……大概只有河邊那條布滿坑洞的爛路。
一想到初一踩在垃圾和黑泥里找筆的樣子,他就有點兒煩躁,為初一這個憋屈的性子,更為這些沒事兒就拿他找樂子的同學。
「先別做了別做了,我手機……沒電了。」小姑娘說。
「早飯是什麼?」老爸起得比他早,已經出了一趟門又回來了。
「初一。」晏航叫了他一聲。
「你就為一支筆?」晏航簡直不能理解他們火星人的腦迴路。
晏航被自己的第一反應逗樂了,連帶著煩躁情緒都被沖淡了一些,他走到欄杆旁邊想看看那人在幹什麼。
「晚上我做飯,」晏航說,「你別做了,大蝦都死不瞑目https://m.hetubook.com.com。」
這架式鍍金的都打不住,得是四個9純金的。
放屁呢。
「沒有。」老爸很快地回答。
他在原地又待了一會兒,估計初一已經從這條路上走出去了,才活動了一下,順著路往回跑。
一般城市裡這樣的小路,都挺髒的,喝多來吐的,找不著廁所來解決的……但這條路居然還算乾淨。
雖說因為結巴就被欺負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兒,十來歲的小孩兒討厭一個人有時候可能都找不到原因,別人都討厭,就跟著討厭了,別人都欺負,就跟著欺負了,生怕自己步調沒跟大部隊統一而被劃到對立面去。
一想到要在那條路上跑步,他頓時就更不爽了。
初一低頭看了看腳下,猶豫著。
因為是周末,咖啡店裡的人比來面試的時候人要多一些。
他停了下來,轉身往這倆人的方向走了過去。
「我……就是給她個充電器。」晏航說。
他有些看不下去了,那天晚上跑過的時候還沒太明顯的感覺,今天站在這兒,風一吹,他聞到了河裡飄過來的餿味兒。
晏航回憶了一下,大概是剛才忘了微笑了。
「我操?」晏航迅速挑了小雜碎一號,追了過去。
「我靠,」晏航有點兒無法忍受,「上來啊!你們火星人這麼不講究么!臟不臟啊!」
小雜碎一號和二號。
初一拿著棍兒來回挑的手猛地停在了空中,過了兩秒,他猛地直起身轉過了頭,然後就那麼站在了原地。
「你幹嘛呢?」晏航問。
在晏航離他們還有幾米遠的時候,他倆同時轉身拔腿就跑,而且是往兩個方向狂奔而去。
「……哦。」小姑娘有些吃驚地看著他,拿了充電器走到了旁邊,一邊充電一邊往他這邊看著。
早點已經買好了,豆漿油條。
晏航沒說話
晏航也不出聲。
大城市還湊合,小城市的本地新聞都是些鄰里糾紛,要不就是這裏的路爛了,那裡的燈不亮了,要是在縣城就更別提了,全是雞零狗碎的內容,彷彿坐在路邊乘涼的老頭兒老太太邊兒上。
「嗯?」初一抬頭。
「躲個屁啊我還能揍你么。」晏航感覺自己的煩躁都讓初一給震沒了,一屁股坐到了旁邊的欄杆上。
有時需要要這樣一個動作來讓自己有踩在地上的感覺。
大概是這麼多年來跟著老爸到處跑,老爸似乎並不存錢,所以他對存錢也沒有什麼概念,錢呢,夠路費夠房租夠https://m•hetubook.com•com吃飯就可以,有多的可以去吃頓好的,沒了就去弄。
小姑娘拿著充了一丁點兒電的手機掃好碼,結完賬,然後捧著咖啡一溜小跑地走了。
他邊走邊拿出手機,打算給初一發個消息,約個時間把錢給他。
「哦。」他應了一聲。
結巴還耳背。
手機還沒摸亮了,就聽到旁邊有人聲音不高但是怪腔怪調地喊了一聲:「老大哦——」
路口是一座橋,橋上倒是車水馬龍的挺熱鬧,但順著橋邊又窄又破的台階下去沿河那條路卻很不起眼,完全沒有「我是一條種滿了樹的沿河小路」的意境。
「是那幾個同學嗎?」晏航繼續問。
初一看著他沒說話。
昨天初一對他表達了謝意並且婉拒了他的正義使者身份之後,他就想著找個時間把那十塊錢保護費還給初一,也不打算再繼續跟這個小孩兒有什麼來往了。
「被人扔下去的吧?」晏航問。
一菜一湯。
不過下了台階往前跑了也就十多米,他又停下了。
「筆。」初一稍微提高了一點兒聲音。
今天老爸在家,他做早點的時候做了兩份。
他找到沿河那條路的路口時,也還沒決定到底要不要在這兒跑。
跑一個小時出點兒汗,洗個澡往沙發上一窩,就很舒服了。
「你們火星沒有濕紙巾嗎?」晏航說。
晏航正想過去看看能不能拉他一把的時候,初一原地蹦了起來,抓住了鐵梯最後一格,然後腿一收,往牆上蹬了兩下,沒等晏航走到梯子旁邊,他已經翻過欄杆回到了路面上。
忙活到下午下班,晏航感覺自己的腿有點兒發僵,不知道是不是店裡一直開著空調,他腦袋也有些發悶。
廢物!以為打架打不過,跑步就能跑得過了嗎!
「我愛大蝦,」老爸馬上拿起叉子把蛋皮戳開,然後看著他,「大蝦呢?」
老爸看的是本市新聞台,無論他到哪裡,屋裡一定得有電視,然後基本只看本地新聞。
「看到沒,這才叫大蝦,感動吧,」老爸說,「喝兩盅?」
初一笑了笑沒說話。
「什麼?」晏航轉頭看他。
初一有些戀戀不捨地又看了一眼河灘,這才往鐵梯那邊走了過去。
初一還是沒說話。
「嗯。」初一點頭,往後退了兩步。
一路跑過來他還想再看看初一的那個樹洞,不過沒找見。
路邊的公交車站那兒有兩個人,他看過去之後,這倆人都迅速轉開了頭,一副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hetubook.com.com紙和筆這種東西離他的生活相當遙遠,只能猜測大概筆要比本子值錢點兒?
「就因為這個嗎?」晏航皺了皺眉。
老爸叼著根油條樂了半天。
一秒鐘之後他愣住了。
「拿上154的卡,」老爸說,「萬一你們那個店不管午飯,你可以去旁邊裝一個逼,咖啡店的服務員午餐吃日料。」
「過,獎了。」初一說。
「你這個廢話回答得很標準,先上來。」晏航往兩邊看了看,左手幾米遠的護堤上有一架鐵梯,初一應該就是從那兒下去的。
……這樣的人居然還能耍貧嘴,晏航忍不住又盯了他一眼。
咖啡做好之後晏航打好包放到吧台檯面上,沖小姑娘招招手:「來結賬。」
每當他感覺到累的時候,情緒都會有變化,而且這種變化往往來的猝不及防,沒來由的煩躁等他覺察到的時候經常已經很澎湃,從店裡出來的時候同事跟他打招呼他都假裝沒看見。
偶爾幫個忙還是可以的,但如果老闆想用服務員的工資請個廚子,那就不可以了。
老爸對於未成年人飲酒是否合適從來沒考慮過,晏航都已經不記得自己第一次喝酒是多大了,總之記憶里老爸只要說,喝兩盅,他倆就可以坐下來喝兩盅。
「為什麼討厭你。」晏航從欄杆上跳下來,蹲到了他對面。
尋寶的?
沒想到再碰見初一會是這樣的場面。
晏航看著他,其實這鞋擦不擦也就那麼回事兒,非常舊的一雙鞋,看款式還很古老,地攤貨還得是鄉鎮集市上的那種地攤。
「嗯,可以接受了,」老爸點頭,愉快地吃了起來,「一會兒去上班是吧?」
「稍等。」晏航很利索地開始做咖啡。
「那就蝦丁蛋包飯。」晏航感覺應該安排老爸跟初一來一場嘴炮決鬥。
換好衣服走出咖啡店的時候他甩了甩胳膊,打算跑回去,活動一下身體。
就是這麼視金錢如粑粑。
「你找什麼東西?」晏航走到他身邊又問了一遍。
「有,有味兒。」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地吸了吸鼻子。
剛過來的時候他看到下面有個充電器,估計是別的服務員充電用的。
他的生活里這兩樣東西大多數情況里都是可有可無的,有時候他甚至不能確定年份。
「我去探班?」老爸問。
晏航看著她。
初一低頭跺了跺鞋上的泥。
「我沒有現金。」小姑娘有些尷尬。
大白菜葉煮湯,大白菜幫炒大蝦。
「下次我注意。」他說。
「幾道啊,」李老和圖書闆一看到他就招了招手,「正好,你去烤點兒餅吧?今天人多,不夠了。」
「不換,我可以去跟他比帥啊。」老爸挑了個蝦丁出來放到嘴裏很認真地嚼著。
晏航點點頭,非常感動。
「……都切成丁了還怎麼能證明它是大蝦?」老爸有些不滿。
「大蝦蛋包飯。」晏航把盤子端給他。
不跑不爽,跑也不爽。
非常神奇。
晏航想起了他新買的筆記本,破本子掉下去了還找?是記了重要的東西在上頭?但等了半天,也沒等到初一把話說完。
默了一會兒晏航看了初一一眼:「你筆怎麼能掉到那兒去的?」
「他們為什麼跟你過不去?」晏航問。
而且看上去正彎腰找著什麼。
但初一的反應很明顯不單單是結巴這一件事。
他弄錢的方式就是打打工,老爸弄錢的方式他並不清楚。
今天老爸的心情似乎不算太好,喝酒的時候一言不發,只是悶頭喝。
「可以啊。」李老闆在旁邊抱著胳膊說了一句。
初一擦鞋的動作頓了頓,過了一會兒才點了點頭:「嗯。」
這種狀態,他一般都會用跑步來調節。
今天天還亮,他沒扭腳,還把這條路大概的樣子看清了。
「他沒你帥。」晏航說。
晏航斜了他一眼,沒再問下去。
「晚上給你煮。」老爸說。
鐵梯下半段銹掉了,得用手抓著鐵條蹬著牆才能上得來,下去倒是不難,跳下去就行,上來就不容易了,特別是初一的個頭兒……
「不用注意,挺好的,」李老闆說,「這不就多賣了一杯咖啡嘛,挺好,就要有這種每一分錢都要努力賺到的精神。」
「你沒有味覺嗎?」晏航拿了自己那盤邊吃邊說。
「給我做杯拿鐵打包。」一個小姑娘拿著手機走到吧台,一邊說著一邊準備掃碼。
「東,東西。」初一仰起頭看著他。
「我走了啊。」晏航穿上外套。
這兩盅因為老爸喝悶酒,他倆一杯一杯的喝得有點兒多,晏航暈乎乎地倒在床上的時候,感覺到了久違的正點來到的困意。
這家的牛吃了那家的苗,這家的雞攆了那家的鴨,這家的公狗強了一村母狗……
晏航不太明白他為什麼這麼愛看本地新聞。
弄這麼個名字,要不是他反應快,差點兒都想回答不幾道呀。
「嗯。」晏航應了一聲,心裏罵了老爸起碼二十秒。
「饒了我吧父皇,」晏航嘆了口氣,「我們老闆是個男的,你換個目標怎麼樣?」
早上出門的時候看日期他都沒想起來。hetubook.com.com
「我結,結巴。」初一說。
出門走了一段,晏航發現路上碰到好幾個學生,這才反應過來,今天是周末了,又拿出手機來確認了一眼。
晏航溜達著去咖啡店的時候摸到兜里的十塊錢,昨天又忘了把錢還給初一了。
初一居然笑了笑,又猶豫了一下,才慢慢地往旁邊走了過來。
也不太願意弄清楚。
不過每次像現在這樣猛地注意到日期和時間的時候,他都會拿出手機認真地確認一次。
晏航忙活了一通,把餅烤好了,回到了吧台。
晏航都想問你那支筆是不是金筆啊。
一直到電視新聞里說了今天的日期,他才回過神。
初一沒有反應。
他每天都會用很多次手機,但日期和時間他基本注意不到。
晏航認路不行,認人還湊合,何況已經碰過兩回面了。
「筆。」初一回答,看上去有些鬱悶。
「沒再配個大白菜湯啊?」晏航打了個呵欠。
「……哦。」晏航應了一聲,開門走了出去。
他今年一直沒打工,略微有些不適應這麼長時間站著了,跑步跑兩個小時他也不會有多累,這麼站著幾個小時才累人。
「你……身手不錯啊少俠。」晏航有些吃驚。
只是晏航也不想再問了,跟初一溝通太費勁,這小孩兒為了減少口吃的頻率,基本就沒有超過五個字的句子。
在台階上站了一會兒,晏航還是決定從這兒跑回去。
晏航在兜里摸了摸,摸到一包中午吃飯的時候同事給他的濕紙巾。
到家的時候老爸已經做好了菜。
初一擦完鞋之後就走了,走之前還衝著河灘愣了一會兒神。
也就是這會兒,晏航才看清了他的鞋有一多半都已經沒到黑泥里了。
晏航順著聲音偏過頭看了一眼。
他會幹脆利落地走人。
每年這個日子,老爸都會消沉一兩天。
「大蝦丁蛋包飯。」晏航又糾正了一下自己的說法。
「上來!」晏航喊了一聲。
「說了買又不買,信不信我抽你,」李老闆說,「表情非常到位。」
他閉上眼睛,一覺睡到了第二天老爸來叫他起床。
「聽得出來這個評價很真誠。」老爸拍了拍他的肩,拿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他彎腰往吧台下面摸了摸,把充電器往小姑娘面前一放,指了指旁邊的插頭:「去那兒充。」
他沒問過,不過一直猜測這個日子大概跟自己完全沒有印象的媽媽有關。
尋寶的人是初一。
從欄杆這兒看下去,滿是淤泥和垃圾的河灘上居然有一個人。
「啊。」晏航點頭。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