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商潔一首歌唱完,回到座位上,因為唱得激動,額頭上滲出一層薄薄的汗。她撕開一袋手帕,擦了擦,然後跟何麗真說:「你餓不餓,要不要先點些吃的?」
門口響了一聲歡迎光臨,進來一個人,何麗真正在低頭翻包掏錢,聽見聲音,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一眼。
進來的是個男人,很年輕,他看見何麗真,也頓了一下,然後走到櫃檯前面,扔了十塊錢。
拿麥克風的男人還在點歌,邊看點歌機邊說:「怎麼了?哄不好?」
沙發上的男的看著天花板,隨口說:「硬拉來的吧,看著不想玩,這種扣工資么?」
「什麼?」何麗真看向專註開車的商潔,明白了她的意思,搖頭說,「沒事,還不用。」
商潔一甩手,抱著手臂站在何麗真面前,「找的那些個什麼?」她個頭高,塊頭大,這麼一站,陰影把何麗真整個罩住了。
「軟紅塔。」
「跟我回去,你不喜歡我讓他們走好了。」商潔拉著何麗真的手,何麗真掙脫了一下,說:「我不去了,我聞裏面的味道頭暈。」
小店不大,她在冰櫃里拿了一瓶冰的飲料,然後到櫃檯結賬,收銀是個女的,歲數不大,一邊掃條碼一邊看著立在桌上的手機,裏面正在放一部電視劇。
何麗真點點頭。
「你總怕什麼?我讓他們來唱個歌喝個酒,又沒買他上床,有什麼啊。」商潔看著何麗真,「我自己掙錢,自己找樂子有什麼不行,我說你怎麼都這個歲數hetubook.com.com了膽子還這麼小。」
「你跑什麼啊?」商潔人有點胖,又穿著高跟鞋,跑著幾步路已經喘起來了。
「唉——!」商潔站起來,跟那兩個男的說:「你們先等著,我去看看。」然後就出去追何麗真了。
何麗真一聽見這個聲音,掏錢的手就頓住了。
何麗真出於禮貌低低地嗯了一聲,然後拿著飲料瓶悶頭推開店門,幾乎是跑著離開的。
商潔冷哼一聲,把車門打開,「上車,換個地方吃飯,餓死了都。」
「你——」
「等手續和材料弄完就走,大概一周吧,我想儘快弄。」她說,「能趕上秋天開學就好了。」
他年紀不大,頭髮黑漆漆的,沒有染也沒有抓型,稍稍有點長,擋住了眉毛,鬢角的發尾有點凌亂。可能是第一天上班,還沒來得及領工作服,他只穿了一條簡單的黑色長褲,上身是灰白色的半袖襯衫。
「說過了。」
萬昆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轉頭接過收銀員遞給他的煙,當場撕開,叼出一根。
「不回去了?」
商潔打量著他,他一句話沒有說,大大方方地任她看。
這一下子何麗真頭低得更深了,匆忙地翻出幾枚硬幣放到櫃檯上,想快點離開。
「去了那邊住哪,地方找了么?」
何麗真說不出話,只能使勁搖頭,她到現在,總算是知道商潔說的「找樂子」和「放鬆」到底是什麼意思了,她這人土,別說叫男人陪酒,她連酒吧都沒去過,和-圖-書現在坐在這除了緊張還是緊張。
「借個火。」
何麗真聽見他問。
「沒事。」前面的人無所謂地說,「掏錢的也不是她,陪好剩下那個就行了。」
被點名的那個站了出來,剩下的人又齊齊的九十度鞠躬,說了句:「祝您愉快。」然後就出去了。
商潔開著車,忽然哼笑了一聲,說:「可惜了。」
停好了車,兩個人搭著伴進了火鍋店,邊吃邊聊,一直到深夜。
何麗真抿了抿嘴,因為衝擊力太大,有點語無倫次地說:「你找、你找的那些個……總之我們先走吧。」
他的語氣很隨意,比起她,他明顯輕鬆很多。
這種衣服看著廉價又便宜,不過要是穿在一個身材不錯的男人身上,也別有一種味道。
商潔把車停到一家火鍋店,說:「有困難就說,跟我不用客氣。」
從前就是,商潔一生氣,何麗真就不怎麼敢說話。只能低著頭任她喊。
何麗真不是第一次被她說,撇了撇嘴,就當沒聽見。
那聲音很清爽,又帶著點事無所謂的野性,聽在何麗真的耳朵里,頭低得更深了。
商潔:「這兒怎麼了?」
「算了。」他說,「我出去買包煙,順便透透風,真他媽要睡著了。」
車上,何麗真問商潔:「你之前也來過這裏么?」
商潔看著她,氣的鼻孔都放大了,最後一跺腳,「算了算了,不玩了!服了你,你先去等著,等我進去把錢結了。」
何麗真瞪著眼睛看著商潔,「你hetubook•com•com怎麼能來這種地方呢!」
他唱的是一首張學友的老歌《餓狼傳說》。
商潔笑了,說:「你留下!」她轉眼跟剛才推薦他的那個人說,「你也留下。」
那人長嘆一口氣,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說:「有煙沒?」
沙發上的男的沒說話,打了個哈欠。
關好門后,那個后被點名的男人到一邊把點歌機打開,選了幾首曲子放,音箱里舒緩的音樂聲停了,然後就是大聲的快節奏音樂,鼓點激昂,他笑著站到前面,拿起麥克風開始唱歌——
何麗真沖她笑笑,提了提衣服,把包挎好,去那邊的小賣鋪里想買瓶水。
「知道,商富婆。」何麗真玩笑地說。
沙發上坐著的男的看著關上的房門,自己戳了塊水果放嘴裏,然後往後一躺。
「沒,客人應該有,但是最好等人回來,別碰人家包。」
商潔嗯了一聲,「次數不多。」
「需要錢么?」商潔忽然問。
商潔說:「跟家裡說了么?」
「哎呀,好了好了,不說了。」商潔晃晃脖子,在路邊看著,「想吃啥?」
這歌可太老了,都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曲子了,不過他唱得很好,嗓音沙啞多情,商潔跟著他喊了幾聲,然後忍不住把東西一扔,拿著另外一個麥克風上去跟他一起唱。
何麗真聽得目瞪口呆:「商潔!」
何麗真轉過頭看商潔,商潔笑話她說:「找個男人治治你那土病,瞅你那一臉村姑樣。」
何麗真覺得這屋就屋有一股壓著和_圖_書人的氣味,讓她渾身難受,她搖搖頭,匆忙地跟商潔說了句:「我先走了。」就頭也不抬地往外走。
「來來,你過來一點。」她招呼了幾下,那人往中間站了站。
何麗真知道商潔一肚子氣,順著她說:「裝鬼也嚇不來你啊。」
「你去玩,我在外面等你。」何麗真轉頭看了看,指著一個小賣店,說:「我去那邊等。」
「嗯。」商潔說:「回老家那邊辦點事情,你呢,什麼時候走。」
女服務員終於從電視劇里回過神,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拿了個打火機給他,萬昆點著,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慢慢吐出來。
「你不是困了吧。」前面的人點好了歌,坐在那等著,「這才幾點,年輕人熬夜水平這麼差?你第一天上班,打起精神來,別讓領班看見了。」
何麗真第一反應就是往旁邊挪,那人感覺到她的動作,也沒再逼近,他低頭跟她說:「你要唱歌么?」
剛剛在屋裡,她一直悶著頭,誰都沒有看,可她聽見那個人說話的聲音了。
「剛剛那個唄。」
何麗真只看了一眼,就轉過頭上了車。
「找個男朋友吧。」
何麗真繞到車的另一邊,走過去的時候,她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小賣店的方向,門口的白燈下,蹲著一個人影,正在抽煙。今夜無風,煙霧軌跡緩慢,若有若無地向上飄,最後和青白的燈光混在一起,消失於夜色。他的身影在白色的燈光下,顯得模模糊糊,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見。
萬昆笑笑和圖書,「謝了。」
兩個人在前面嚎,何麗真忽然感覺身邊的沙發一沉,那個人坐到她身邊了。
何麗真跑出去,站到商潔的車邊等著,沒一會商潔出來了,看著她又是一陣數落,「大老遠的都看不見人,你躲這麼黑的地方是想裝鬼啊。」
商潔轉頭看她,推了她肩膀一下,「都說不說了,來,起來,明天我就走了,彆氣哄哄的。」
他把打火機還給收銀員,收銀員看著他,說:「給你了。」
何麗真有點生氣,窩在座位里,「吃啥都行。」
何麗真:「可惜什麼?」
何麗真出來后就捂著耳朵往外面跑,商潔在後面緊著追也沒趕上,最後在店門口才把她堵住。
商潔笑著轉頭,看著何麗真,說:「你都沒好好瞅一眼,剛我挑的那個,小小年紀就那麼帶勁。」她一邊說,還嘖嘖了兩聲,意猶未盡地回憶著。
「尤其那雙大腿,這麼年輕,怎麼長的那麼結實的。」
商潔往回走,一路還埋怨著:「真是活該你一輩子被欺負,膽子跟針眼一樣小。」
何麗真坐起來,「明天就走?」
「快點回來。」
「嗯……啊——?」
何麗真使勁搖頭,那人說:「那你想聽什麼。」他說完,瞟了一眼前面的兩人,笑著補充了一句,「我唱的比他好。」
「還沒有。」何麗真說,「我訂了明天的車票,先去看一下,我想在學校附近租個房子。」
他站在隊伍最尾部,之前擋在門口的地方,看不太清楚,現在站出來了,看得商潔眼前一亮。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