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烽火城西百尺樓 黃昏獨上海風秋
第5章 大漢使臣
郭恂覺得奇怪,這麼大的風雪,那兩匹駿馬,昂頭挺立,不見用樁子拴著,也不怕丟了?不過最叫郭恂覺得奇怪的是,那婦人見到生人,也並不如何驚慌,回頭看了他一眼,並不理睬。
陳睦拆著帳篷不予回答,婦人說道:「因為強盜來了,我們只能離開。」
陳睦笑了笑,「原來是洛陽來的高官,失敬失敬,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讓一讓。」
郭恂便提議:找個避風的地方安營紮寨,等風雪過了,再趕往鄯善。放眼望去,見前方有一座不算高的小土坡,方圓不過百尺,雖然不高,但風雪從北吹來,剛好南面容易紮營,郭恂見狀大喜,率先催馬趕到小坡下,只盼著先一步避一避風雪,好停下來搓搓耳朵,揉一揉手。
「豈有此理!」郭恂他雖然是個文官,人卻驕橫,鄯善是蠻夷之地,郭恂打心眼裡瞧不起這裏的人,當即甩起馬鞭,也不懂得什麼憐香惜玉,對著那夫人的臉上便抽了下去,那婦人早已飄然轉身,似有意,似無意,郭恂一鞭子打空,在雪地之中發出啪的一聲。「睦哥哥,也不知哪裡來的愚人,說這火根本點不著的。」
那婦人也不看他,手裡拿著兩塊燧石不住敲打,打算生一團火出來,可惜風雪這麼大,無論如何和*圖*書也點不著那些柴,郭恂冷笑道:「果然是個蠢婦,引火需要在避風之處,你們這的人連這也不知道嗎?」
本來日子就這麼過去,一家人就此平平安安,也算不錯。陳睦隱隱覺得,那神僧舍利子的詛咒依然存在,上天註定要這一家人命運多舛,就算想平靜也不可能。
他心中雖然有些害怕這壯漢,但天朝上國的架子可不能丟,更何況班超文武全才,那三十五名勇士也是精挑細選出來的高手,看這漢子雖然魁梧,也不過是遊牧打獵為生的蠻夷,郭恂並不把他如何放在眼裡,只是要他再用鞭子打他,暫時卻也沒這個膽色。
此時正是嚴冬季節,偏偏天公又不作美,風雪交加,不能再向前行。
郭恂面無表情地說道:「那還有假?本官來自洛陽,奉皇命出使你們這些邊陲小國,犒賞鄯善國王,重修邦交之好,此乃爾等番邦之福。你們這些胡人應該感恩戴德,速速離去,將此地讓給我們出使的車隊。」
班超要照顧車隊,見他如此,只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回身對隨從說道:「郭大人要先一步去看看情況,你們把東西都看好了,可別叫風吹跑了車上的絹帛!」
明帝即下詔,令奉車都尉竇固帶兵攻m•hetubook•com.com伐匈奴,班固之弟班超隨軍出征,任假司馬之職。
銀萍猶豫了一下,把羊腿丟進雪裡,又把柴堆踢翻,一句話也不說,進了帳子,不多時,夫妻二人又從裏面帶出兩個七八歲的小男孩來,一起幫著收拾帳篷,郭恂這才知道,原來這是出來狩獵的一家四口。
郭恂見漢子服軟,大隊人馬也到了,就在不懼怕,見那婦人又在收拾羊腿和乾柴,便說道:「東西不要收拾了,就當是獻給天朝使臣!」
自那天開始一家四口便在西域過著遊牧打獵的生活,陳睦也再不提詛咒之事,那健全的孩子取名陳瑜,而那斷指的孩子則取名陳瑕。
只因王莽篡權亂政,天下百姓民不聊生,又有綠林赤眉造反叛亂,生靈塗炭,及至漢光武帝劉秀統一中原,遷都洛陽,史稱東漢,西域諸國當時因各種原因與中央王朝失去聯繫,又被北匈奴所控制。
銀萍面有慍色,「我們先到的,帳篷都支好了,為什麼要讓?」
陳睦笑道:「人家千里迢迢來到此地,是為了兩國邦交,使西域諸國不受北匈奴欺負,我們一介草民,理應相讓。」
等郭恂到了小山坡后,才發現那裡早就駐紮了一個毛氈帳篷,見一名穿著裘皮的美婦已經在和圖書帳前支起了乾柴,木架子上還放著一條黃羊腿,正準備生火。帳篷的一側停著兩匹高大駿馬,渾身火炭一樣的紅毛捲曲著,腿短蹄肥,與中原的馬匹大不相同。
班超和郭恂出關的第一站,勢必要先到鄯善,離陽關也有一千幾百里的路程,出使的車隊又帶著糧草、禮物等輜重不能片刻而至。
陳睦一見郭恂穿著漢服,先是微微一愣,轉而又笑著問道:「大人是從中土來的嗎?」
過了一會兒,那婦人反問道:「天朝使者又能怎麼樣?這裏又不是天朝。」
幼子陳瑕說道:「爹呀,我們才剛剛要睡下,怎麼又要走啦?」
銀萍道:「漢人來了不也是一樣欺負人?自古都是如此。」
只是兩個孩子的資質卻天差地別,陳瑜聰明絕頂,不管是文是武,教了一遍就過目不忘,往往還能舉一反三,當真如他名字一般,玉中極品,七竅玲瓏。相反的,陳瑕卻好似那玉上的瑕疵,空有和陳瑜一樣的好皮囊,卻十分魯鈍,三歲時還不會說話,夫婦二人也不知在他身上花了多少心血,熬了多少精神,卻始終不見起色。等他好容易會說話了,卻又頑劣異常,不肯讀書識字,成天想著與父親去打獵玩耍。陳睦能文能武,自己的兒子竟繼承不了一星半點,未免心有和*圖*書不甘。
許多年過去,相安無事,那淳于炎也再沒有任何消息,到後來陳睦也看開了,自己雖然暫時沒事,卻也再不可能重回洛陽,兩個孩子以後只能在草原生活。瑕兒學了一手神箭,將來靠打獵也一樣衣食無憂,只是瑜兒這麼好的資質卻要埋沒一生,未免太可惜了。
此一年已經是永平十六年,陳瑜和陳瑕年方七歲。
班超在與匈奴交戰時,屢立戰功,竇固很賞識此人,於是派他和從事郭恂帶軍中精壯隨從三十五名一起出使西域。
帳內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早叫你先在帳子里點了呀,幹嘛非要出去?就為了看看是什麼人來嗎?」
婦人轉怒為羞,撲哧一笑,「就只有你是最壞的。」銀萍雖然不滿,還是決定聽從漢子的話避讓一下。
陳睦捏住她的下巴,笑道:「可你偏偏就要一個漢人欺負。」
這時班超已經率領車隊趕到,那漢子低頭從他面前走過,進了帳內。
光武帝之後,明帝劉庄繼位,史官班固上書:「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郭恂皺了下眉頭,料想西域女子好大的膽子啊,見到陌生男人,也不怕嗎?問道:「無知蠢婦,你做什麼的?把這裏讓一讓,沒見到天朝的使者到此嗎?」
見此人長得如此兇惡,又象是一個習武之人www.hetubook.com.com,郭恂不禁有些驚懼,將馬匹向後帶了幾步,回頭看看車隊卻還遠,心中暗惱:這班超怎麼磨磨蹭蹭,現在身處異域,這漢子若是發起狠來,我可要吃虧的。
說著話,帳簾一挑,從裏面走出一員壯漢,正是陳睦,只見他身高九尺開外,虎背熊腰,濃眉擴口,滿臉的絡腮鬍子,頭戴皮帽,身穿獸皮夾襖,背背長弓,腰間斜跨著一口寶劍。那婦人身材高挑,深目翹鼻,面容白皙,是一個西域人的模樣,但那男子雖然身穿胡人的衣服,模樣卻與中土人相近,要不是那一臉濃密的毛髮,郭恂真看不出他也是個西域人。
匈奴得到西域的人力、物力后,實力大增,屢次進犯河西諸郡,邊地百姓不堪其苦。
他這裏埋怨班超,卻不曾想,是他自己催著快馬先跑了的。
那兩個小孩衣服鞋帽全都一樣,連樣貌也是一般無二,別看那漢子威武,這兩個幼童卻更像母親,長得白白凈凈,乍一看就好似一對瓷娃娃相仿。
雖然兩個孩子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但對於做父母的來說,也總有親疏之分,許是因為陳瑕斷了小指,再加上是個笨孩子,父母對他反而更加疼愛,他要跟父親打獵,也就由得他。陳瑜不需多教,便練了一身高強武藝,陳瑕卻只練了一手好箭法,除此之外,別無長處。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