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烽火城西百尺樓 黃昏獨上海風秋
第6章 九轉葫蘆
陳瑜眼珠轉了轉問道:「那爹呢,算不算我們樓蘭的人?」
郭恂聽班超似乎為那女子不平,頓時有些不悅之色,但班超精明強幹,出使西域的任務非他不可完成,因此不好得罪此人,只好笑道:「自然明白,孟子曰:『蒞中國而撫四夷也』,此次前來西域,主要是為了安撫這些小國。但是這些地方的人,你若不把他們打怕了,他們是不會服氣的,怕只怕安撫不成,到時候就只能武力征討,等竇大人的天兵一到,便可將鄯善夷為平地。」
「只怕那更惹人懷疑呢,他又不是淳于炎,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吧。」
陳睦搖頭道:「他如果是真的出使西域的使臣,自然急著趕路,不會在乎其他,所以我們還是早點走的好。」
兩個孩子靜靜躺在一旁,父母的對話全都停在耳內,陳瑜問道:「娘,是不是那漢人官員欺負我們,所以我們才必須要走?」
班超笑道:「也不盡然,既然茹毛飲血,那婦人怎麼會架起帳篷,生起柴火還要吃烤羊腿呢?」
「那是自和*圖*書然,那是自然……」郭恂見一處帳篷已經支好,便打著哈哈鑽了進去。班超暗忖道:「此人好大喜功,又不聽人勸,千萬得罪不得。否則回到朝中參我一本,那西域事宜恐怕就要難辦得很了。」
睡到半夜,陳瑜一骨碌坐起,從懷中掏出一個紫色小葫蘆,寬不過二指,高不過三寸,晶瑩剔透,上面還刻著各種芝麻大小的奇怪文字,他把葫蘆口對著父母二人的鼻息處,口中念念有詞,對著那葫蘆底連拍三掌,一團紫霧噴出,將父母迷暈過去。
班超搖頭道:「武力固然需要,但並非長久之計,關鍵還要看人心向背。」
說著話,一手一個,將兩個小孩抱在懷裡,班超心思縝密,善於洞察先機,此時心中有些奇怪,因為自始自終也沒看清這壯漢的樣貌,就連他把小孩抱起的時候,似乎是有意無意地用孩子的臉,來遮擋自己的臉,一直到這幾人牽馬離開,到了山坡的側面,那壯漢也不把孩子放下,那婦人又重新紮帳篷,架柴火和圖書,壯漢則只是摟著孩子,看樣子是在用體溫給他們取暖。
班超點了點頭,見那些手下都在忙著幹活,沒人注意,便說道:「這次我們出使西域,是為了聯合各國,共抗匈奴,西域雖然是苦寒之地,與中國自有很多不同之處,但這裏的人也同是上蒼子民,也有靈性的。郭大人,我的話你可明白?」
「你說什麼?」郭恂怒道。
銀萍淡淡一笑,「總之他們來了,我們就要搬走,一向是這樣的,少理他們。」
班超也只好跳下馬來,說道:「樓蘭改為鄯善還是在武帝之時,那女子不稱自己為鄯善國人,卻依舊以樓蘭自居,而且按道理講,應該是男人干重活,女人帶孩子才對。你看那一家四口,再想想他們說的話,我總覺得哪裡不對。」
陳睦拍了拍他的頭,「爹當然是樓蘭的人,這還用問?」
郭恂不以為然,「有什麼不對?也許那女子對樓蘭城還有什麼留戀也未可知。《春秋》記載:四夷被發文身、羽穴而居,有不火食者,不粒食者,這https://m.hetubook.com.com些茹毛飲血、住在洞中之人,風土與我們中國自然大不相同。」
萬沒想到,別人開不了的這個葫蘆,陳瑜卻能開啟,那上面寫著咒語的文字,旁人不認得,陳瑜偏偏天生就能認得。他不過七歲,那些母親教給他的東西,他一學就會,其實不是他過目不忘,而是他早就掌握,銀萍只當他是聰明絕頂,殊不知,陳睦將神僧舍利子打入銀萍腹中,因此陳瑜與舍利子淵源頗深,一出世便天賦異稟,出世不過三天就會人言,五百年之內天下大事幾乎無所不曉。陳瑜心思極重,從不對父母提及自己的特殊本領。也是他年紀太小,功力火候不到,催動不了九轉葫蘆的后四種法術,否則班超等凡人得罪其生母,到了此時,焉有命在?
「這……我倒是沒想到。」
陳瑜眉頭微蹙,將銀萍的話牢牢記在心中。
陳睦沉吟半晌,才說道:「那個文官是個無能之輩,不足為懼,但是班超心機過人,我怕他看出什麼端倪來,此地不宜久留,等風雪一住,我www.hetubook.com.com們立即離開。」
郭恂微微一怔,「你我同殿稱臣,有什麼話,但說無妨啊。」
班超接著說道:「郭大人,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婦人再不回答,幾下拆了帳篷,團成一團,然後再往馬車上一放,對孩子說道:「瑜兒、瑕兒,你們記著,不管是漢人,還是匈奴人,都不屬於我們樓蘭。」
回頭看了一眼那壯漢,偏偏此刻壯漢也回頭看他,二人四目相對,壯漢又趕緊轉過臉去,班超只覺得此人依稀有些面熟,又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郭恂把那一家人趕走,班超又不便再把他們叫回來,因此雖然滿腹疑雲,也只能把此事放下一邊。
當晚北風大起,嗚嗚作響,但眾人連日奔波實在勞累,睡得倒是十分香甜。
班超在馬上問道:「郭大人,你不覺得奇怪嗎?」
原來這葫蘆有個名堂,叫做九轉靈葫蘆,乃是是孔雀庄遺留下來一件寶物。相傳這葫蘆裏面有九樣神功,一轉知無常,二轉雙目盲,三轉入夢生,四轉生蠆瘴,五轉斷肝腸、六轉祭天罡,七轉孔雀hetubook.com.com王、八轉神行變,九轉天地殤。百年來,孔雀庄的人,乃至整個西域也沒有誰可以駕馭這個九轉葫蘆,更不知道葫蘆上也記載著奇形怪狀的文字,也沒有誰認得,明明是一件上古至寶,誰也開啟不了,以至於所有人都覺得這東西沒有什麼用處。銀萍從孔雀莊裡別的東西沒帶出來,就只隨身帶了這麼一個葫蘆,並不是因為她知道此物神奇,只是因為是祖上遺留,到了後來她覺得孔雀庄已經沒有了,那葫蘆似乎也成了可有可無之物。陳瑕跟著父親打獵,陳瑜也沒有什麼玩具,便央求母親把葫蘆給他保管,銀萍愛子如掌上明珠,這個葫蘆又似乎沒什麼用處,便真的給陳瑜當作玩物。
「有什麼奇怪?」郭恂跳下馬吩咐手下人道:「都幹活,不想凍死的,就快點。」與班超一比,郭恂倒是更像一個武將,班超反而顯得溫文爾雅。
陳睦有心避開官軍,但風雪這麼大,想走也走不了,回到帳中,心中憂悶,銀萍見狀便道:「這些漢朝的人是來出使鄯善的,不是來抓你的,睦哥哥何必愁眉不展?」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