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歡迎來到廢土
第3章 彪哥~

再度的翻上車子后胡彪一扭油門,破車在冒出了一股重重的黑煙之後,就馱著一百五十幾斤的這貨,向著客戶所在的公司駛去。
尚且還是穿著小褲衩,保持著將頭努力伸出窗花奇怪姿勢的胡彪,也是非常配合的表示著:
對於這樣的一幕,胡彪顯得有些波瀾不驚。
之後的幾年的時間里,這項本地的支柱產業,那也是一直都沒有緩過勁來。
一陣陣『轟、轟、轟~』的發動機咆哮中,一股股黑煙從排氣管冒了出來;冒黑煙是因為發動機有點燒機油,小事情而已。
連續的蹬了百十腳之後,這台破車總算是成功打著了火。
當初在入職分配市場的時候,他被分配到了粵西地區的陽城區域。
一年又一年的時間下來,胡彪的業務任務從來就沒有完成過;升職加薪這種好事,自然也是基本就與他絕緣了。
他開始勉勵起了胡彪這個老員工,一定要戒驕戒躁,發揮公司老員工的風格,爭取儘快的再談下一筆大業務。
正如上文說表達出來的一樣,馬上就要二十六歲的男青年胡彪,是粵省一家上市農資公司的業務員。
https://www•hetubook.com•com你小子再升職一次,豈不是要叫老子小彪了?」
也讓胡彪這個苦逼的小業務員,手頭的農藥和化肥這些農資,再努力也推銷不出去多少。
可是就算是在這樣糟糕的狀態下,小業務員胡彪依然是本能一樣的從瓷磚上爬了起來;用飛奔的速度跑到了隔壁的房間后,從床頭柜上拿起了依然在響鈴的手機。
數分鐘后,扯蛋一般的電話終於結束了。
一時間,想的出神的這貨有些痴了……
想來那麼美好的一切,不過是在自己喝大了之後,所做過的一個荒誕不羈的美夢罷了。
胡彪一把將手機扔回了床上,嘴裏嘀咕著罵了一句:
至於那個什麼『蜂蜜與美人酒館』,還有『大兔兔瑪麗』這些奇怪的東西,現在早就不見了蹤影。
「你都算是我們部門的老員工了,要是月底的業務數據還沒有改善的話,按照公司的規定,具體的獎懲措施就我不用我多說了吧?」
「聽見你說,朝陽起又落~」
嘴裏罵歸罵,一想到今天那些重要的工作,胡彪也不敢多耽擱了。
因為在和-圖-書冰冷的瓷磚上趴的時間太長,胡彪全身凍的連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到了如今,火大的農民伯伯們連荔枝樹都砍了大半,這樣一來的話,整個市場份額就縮小了太多。
抬腿跨上了助力車后,胡彪先給自己點了一根提神的香煙,這才是開始給車子打火。
感謝領導的關心和鼓勵,自己一定會是再接再厲,儘快的再談下一筆新業務。
拿到了手機之後,胡彪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接通。
做好的這些準備后,胡彪這才是接通了手機,以精神飽滿的語氣說到:
他甚至連全身的各種不適都顧不上了,隨意的翻找出了一條幹凈的褲衩子,再一次的走進了衛生間里。
主要是他到了這個時候,才摸到了後腦勺那裡有著一個大包,稍微的觸碰一下就疼的厲害;想來一定是昨天喝醉之後,結實的摔了一下狠的。
對比起來,往常那種宿醉之後的不適,簡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事實上,胡彪的業務能力其實不錯,工作中也是算是非常的努力;可惜自從大學畢業之後,他進入這公司都快四年時間了,依然是升職無望。
……
身上只https://m.hetubook.com.com穿著那一條個人最喜歡,有史盧比頭像的卡通小褲衩的自己,就這麼趴在了衛生間冰冷的瓷磚上。
所以早餐這種東西,胡彪根本就沒有動過要吃的念頭。
原本就是台破車,被他像頭老牛一樣的折騰了兩年之後,自然是更加破的厲害;順利打著火那叫幸運,沒打著那是正常。
聞言之後,胡彪連忙保證了起來:
為了今天能落實陳老闆的那一筆業務,他搞不好需要折騰上好久。
他稍微的扭動了一下脖子,就發現自己的全身上下,特別是腦袋的後腦勺位置,那叫痛的一個相當的厲害。
在胡彪入職的第一年,陽城最主要的農業支柱產業:荔枝,就遭到了毀滅性的自然災害,減產了八成以上。
主要的原因,概括起來就只有一句話:這貨的運氣太背了。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狀態有些古怪。
直到聽到這個消息,電話那頭的張忠語氣才是和善了起來。
上午八點零一分的時候,斜背著一個大大業務包的胡彪,推出了自己的私家車:
一輛不知道轉手了幾次,花了七百塊買來的女式助力車。和圖書
問題是在這個操蛋的社會,很多時候並不是你足夠的努力,就能獲得相應的成績和回報。
塗抹著沐浴露的時候,胡彪又忍不住想起了昨天夢境中的一切。
然後,就語氣十分嚴厲的問到:
備註:級別最低,收入也是最低的那一種。
原本以陽城這種農業城市來說,只要胡彪人不傻和足夠努力,按時完成每年額定的銷售任務,升職加薪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苦逼的小業務員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張經理你好!剛才身邊的人多、環境太吵了一點,沒有聽到手機的鈴聲。」
「特么!一個翻臉比翻書還要快的小人,當初跟著老子實習的時候,還彪哥、彪哥的叫的那麼熱情,一當領導之後就變成阿彪了。
連續的打火併沒有什麼卵用,直到老舊的電瓶都虧電了,助力車都沒有成功的打著火。
他重新的翻下了車子、架好了自己這台破車的大撐之後,用腳對著人力啟動桿開始踩了起來。
「忠哥、看你說的!昨天晚上我已經跟陳老闆說好了,今天就去他公司把發貨明細給敲定下來;至於那三十萬的先期貨款,下班前一定轉到公司去。」
漸漸的和圖書,胡彪成了一條混日子的鹹魚。
「嗯~」面對著胡彪滿嘴謊話的解釋,他的直屬上司,瑞諾農資公司粵西區域銷售部的經理張忠,不置可否的嗯了一下。
當然,不吃早餐的危害他也知道,問題是那種可能要十幾、二十年才會凸顯的危害,他貌似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在這樣一陣高亢的手機鈴聲中,胡彪渾身打了一個大大的激靈,然後就徹底的清醒了過來。
「阿彪、你那一筆業務談的怎麼樣了?我可是跟你說,到昨天為止的統計數據里,粵西部的銷售業績排行中,你小子的陽城分區可是倒數第三。」
而是熟練的打開了房間的窗戶,努力的拿著手機的同時,將自己的頭和上半身給探了出去。
當清晨冰涼的自來水,對著他當頭淋了下來的時候,胡彪徹底的精神了起來。
曾經在剛出校門的時候,那一個意氣風發的小青年胡彪,也在社會的反覆毒打之中,成為了一個老油條。
「話說!要是那一切都是真的能有多好?老子就能夠徹底的鹹魚翻身了。」
根據他的個人經驗,這樣做法能在通話的時候,讓臨街的大馬路上的喧鬧聲儘可能的傳進手機里。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