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歡迎來到廢土
第4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這讓胡彪尋思著:是不是去藥店買點消炎和止痛藥,再回出租房好好的睡一覺。
因為他非常清楚,周哥這孫子之所以如此熱情的邀請自己,無非是想要自己為中午的這一頓飯買單而已。
被胡彪拒絕了之後,周哥的臉上那是明顯的不快了起來。
就在胡彪為自己的小機靈,大大的點贊了一次之後。
等會如果找到了那家酒吧,自然能證明這一切都是真的,若是找不到的話,則說明那不過是一場美夢。
天見可憐!看著眼前的清單,胡彪這麼一個大男人差點沒哭出來。
只是不等胡彪為自己找出的完美借口,稍微的得意那麼一下。
當然,請相信他只是出於科學研究的目的,打算研究一下歪果仁真正的歐式傢具風格。
而在實際上,陳梁田這老頭唱歌的聲音高亢、響亮跟殺豬一樣,當時聽得胡彪的尷尬癌都差點犯了。
於是,為了不至於和周哥搞僵,胡彪在他的身前轉過了腦袋,反手指著那個大包說到:「周哥你看這包!中午實在是沒空。」
也是在進去之後,他才是反應了過了來:不好!連把菜刀都沒帶,拿什麼防身才好?
難道昨天晚上夢中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想想也是,平時的夢境哪有昨晚那樣的真實。
不知道多少的鹹魚少年和渣渣青年,就是靠著這樣的傳送門翻身之後,從此走上了www.hetubook•com•com人生的巔峰。
了不起在上面翻滾一下,親身體驗一下具體的舒適度。
沒有將身上的業務包這些放下后,就立刻的在床上躺屍;而是順手的打開了大門口一側,那一扇衛生間的房門。
面對著胡彪的噁心吹捧,陳梁田倒是心情越發的高興了起來。
特別是在後腦勺的位置上,那一個腫起來的大包一點都不見消腫,稍微的觸碰一下就是鑽心般的疼痛。
哪怕那裡貌似有著某些危險,但只要自己多注意一點,這次不要被人再打暈了就好。
若是換成了一個有錢的大佬們,對於走進這樣的未知的傳送門,可能還會遲疑一下。
城南的城鄉結合部這裏,到處都是些有些年頭的低矮建築,其中狹窄的小巷子複雜就像是一張蜘蛛網一樣。
可惜的是,為了談成這筆業務他花費了不少,那一點業務提成抵消了請客吃飯的花銷后,真心沒剩多少了。
如今在胡彪全身的資產加起來,都只有一千多塊了。
確認了這一點之後,小青年胡彪一臉的落寞和蕭瑟;那感覺,就像是遭了雞瘟一樣的養殖大戶一般生無可戀。
很遺憾!他沒有發現任何一個開在這裏的酒吧,甚至連相似的三層小樓都沒有發現過。
吐了一口煙圈后,嘴裏說到:
當然在胡彪的內心中,分外的希望能找到那www.hetubook.com.com一家酒吧。
而周哥這種送貨司機,還真能在這方面起到一點作用。
為了這一點,他還在半路買煙的時候,直接在小店裡買了一條的捲紙。
若是客戶沒有在旺季里將產品銷售出去,等到年底的時候嚷嚷著要退貨,那也是一個相當頭疼的問題。
早上九點,陽城梁田農資公司的老闆辦公室里。
他終於是做出了一個胡彪期待已久的動作:從身前的老闆桌上,拿出了一張寫滿了字的白紙,徑直的推到了胡彪身前。
說著這些的時候,胡彪的臉上那是一臉從誠懇。
『嘶~』的一聲從周哥的嘴裏發出,顯然對於胡彪能將自己摔出這樣大包,表示心中的驚嘆。
可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了,他身上的不適卻一點都沒有好轉。
因為按照那些歪果仁的套路,這一捲紙怕是能到了價值連城的地步了……
然後他就看到了一道光,一道扭曲和旋轉著的綠光團,深邃的像是一片神秘的星空。
聽到了這樣的一句話后,胡彪開始疑惑了起來:
六十塊那麼多錢,足夠胡彪日常一頓三餐的消耗了;備註:這三餐指的是中餐和晚餐,再加上一頓夜宵,他不吃早餐已經有些年頭了。
一句讓他瞬間陷入了沉思的話,就從周哥的嘴裏說了出來:「阿彪你個屌毛少忽悠我,你這裏哪裡是摔出來的,明明是被人從和*圖*書後面敲了一棍子好不好。」
有關於這一點,他實在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哎呀、周哥真不巧!昨天喝醉了回去摔了一跤,後腦勺摔出了一個大包現在都疼的厲害,這不是趕緊要去醫院看看么。」
可面對著這麼熱情的招呼,胡彪卻是一臉遺憾的拒絕了:
帶著這種強烈的失落情緒,他返回了自己的出租房。
隨後他又找了一家藥房,買了一盒的消炎和止疼葯。
兩個多小時之後,胡彪走出了陳梁田的辦公室;到了現在,離著他早上從衛生間的地上醒來,已經是超過了四個多小時。
正常情況下,胡彪的身上都是帶著最少兩包煙。
為了談下這一筆訂單,前前後後他可是忙活了快兩個月了;光是腆著臉來這間辦公室拍馬屁,都坐了不下二十回。
顯眼的襯衣口袋裡,那種六十塊錢一包的芙蓉王是用來撐場面的;褲兜里十塊錢一包的精白沙,才是給自己消耗的正常糧草。
也許是心中的那一份強烈不甘心,讓他在進門之後做出了一件與往常回家后,絕對不會做出的動作:
在第一眼看到這玩意的時候,以胡彪常年看網路小說的經驗,頓時在心中就有了一種明悟:
話說!周哥這貨雖然在陳梁田的公司里,不過是個送貨的司機,但胡彪真還有點不敢過於的得罪他。
而離著發工資和各種費用的報銷,還有大半個月的時間m.hetubook•com•com,若是被這孫子給再宰上一頓,自己這十幾天的日子還要不要過了?
至於去醫院看看,這種念頭在胡彪的腦海中稍微的轉過了一次后,就被他徹底的放棄掉了。
因為此刻的胡彪這貨,他很想和那位歪果仁女青年大兔兔瑪麗,一起好好的見識一下那張又大、又舒服的大床是如何的美好。
胡彪先是給坐在老闆桌后的陳梁田,發了一根自己平時都不怎麼捨得抽的好煙:藍色的軟裝芙蓉王。
但是不管如何的複雜,當胡彪騎著小毛驢從十二點半轉悠到了下午五點的時候,所有的巷子也是轉悠完了。
……
「陳總,你唱歌的水平實在是太高了,要不是親眼看到你在唱歌,我還真以為是在放原聲的伴奏帶了;過段時間一定要再找個機會,請陳總唱歌好請教一下。」
而是騎著自己破爛的小毛驢,在出租房周邊的區域轉悠了起來。
開玩笑!這年頭去醫院就是輸個液,那也得花不少啊。
殷勤的給對方點燃香煙之後,胡彪才是在一臉佩服的表情下,嘴裏奉承了起來:
那麼問題來了,當時自己被打暈了之後,又是怎麼神奇的返回了出租屋,又趴在了衛生間的地面上?
這樣的一個笨辦法,是他目前能想出來印證昨晚的一切,是否是真實的最為好辦法。
「這是我們公司這次發貨的清單,阿彪你看下有沒有問題;那一筆30萬的先期hetubook.com.com貨款,我上班就同財務說好了,等會就給你們轉過去。」
理由很簡單,一個字:窮。
我去!這應該就是所謂通向異界的傳送門吧。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胡彪卻沒有像是最初計劃的那樣,回去吃點葯就好好的睡上那麼一覺。
講真!就是腦殼不痛,胡彪都不會去跟周哥這貨一起去吃飯。
扭頭一看,胡彪能發現一個三十來歲的乾瘦男人,正熱情的對著自己打著招呼。
而有了這一筆訂單之後,他的業務成績排名,總算能暫時的脫離部門倒數的位置了。
現在自己的後腦勺頂著這麼大的一個包去醫院,天知道半個月的工資能不能治好;反正只是摔了一跤,睡上一天就沒事了。
那麼殘酷的事實證明,什麼大兔兔這些美好的東西,就不要去心存幻想了。
也就是說,基本等同於白忙活了……
花了十五塊錢,胡彪在路邊的一家小餐館里,吃了一份兩葷、兩素的快餐,算是解決了自己的早餐加午餐。
又或者換上一個更通俗的說法: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忽然就在耳邊,傳來了這樣的一個聲音:「阿彪吃飯了沒有,剛好現在我們準備去吃飯,不如一起啊?」
農資銷售這種事情,可不是把貨一發,錢一收就算完事了。
但是在本能的驅使之下,胡彪就這麼走進了光團;因為對胡彪這麼一個窮逼的無產者來說,已經是沒有什麼是擔心會失去的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