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歡迎來到廢土
第7章 至於么?

像是噁心嘔吐這種事情,只要不是真的因為生病的原因,換成胡彪這種心理因素造成的嘔吐,那是吐啊、吐啊、就吐習慣了。
原本據說這玩意能收進去,但是壞了之後怕是沒有這個功能了。
可若是再等下去的話,他都會被兩個女招待給灌醉;真要是那樣,等到關鍵的時候自己豈不是虧大發了。
他定睛一看,這才發現自己腳下的車子,居然是一輛豪華的勞斯萊斯。
那一個莊重的純黑色、加大號的垃圾袋。
不然還能怎麼樣?回去叫個外賣,吃完之後早點洗洗睡了?
當到了天色逐漸的暗了下來,酒吧中再度點起了油燈之後,胡彪已經是正常了起來。
搖著頭的胡彪,拒絕了琳達的好意:
隨著天色逐漸的暗了下來,酒吧中的客人也是逐漸的多了起來。
『啪~』的一巴掌中,胡彪扇在了琳達的挺翹上;在女招待的誇張的尖叫聲中,胡彪扯了一把手紙塞過去:
那間琳達嘴裏最乾淨的衛生間,也很快被他找到了。
期間胡彪遭遇了一小隊的巡邏隊伍,好在胡彪提前的躲在了建築物的陰影下,成功的躲過了這隊巡邏隊。
為此,他讓老瘸腿給自己來了一杯清水。
但是在車頭的位置,那個小金人車標依然是保存良好,剛才的亮光正是它反射出來的。
他偷偷的溜下了一樓之後,成功的找到了酒吧的後門;後www.hetubook.com.com門這裡有著一個胳膊比胡彪大腿還粗的保安守衛,幸運的是這貨正在打著瞌睡。
琳達聞言還想說點什麼,不過看到了老瘸腿暗示的眼神之後,也是反應了過來。
再說了,等到這貨離開之後,自己這幾個人偷偷的再拿他幾格的手紙;這個喝的半醉的傢伙,應該是不會發現的吧?
希望能夠委婉的一點打聽到,能夠返回現代世界的路。
還別說!如果不去計較這些食物的具體來源,味道那叫一個真心不錯。
可是在喝了一口號稱苦水鎮最純凈的清水之後,胡彪寧可繼續喝機油,也不願意再來上一口這種苦的厲害的清水……
在腦殼裡的醉意醺醺之下,他走的很慢、腳步很輕;沿著黑乎乎的樓梯,胡彪摸索著走上了三樓。
哪怕在聽到的對話中,有關於『避難所』這些字眼,讓他感到相當的熟悉,只是一時間沒有想明白罷了。
想到了這裏之後,胡彪一路建沿著各種破爛築物的牆角,向著城牆溜了過去。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自己本次穿越過來的來意:除了要研究一下那張大床的藝術風格之外,重要的是弄點值錢東西回去的。
還是不要逆反這位大爺的意思,讓他心中不快才好。
就這樣,胡彪獨自的走進了吧台一側的小門。
終於,胡彪爬上了一截由hetubook.com.com幾台的廢汽車,所搭建而成的圍牆頂部。
但是聽到了對方要抓住自己毒打,這才是目前所最急迫的問題。
聽到這裏之後,胡彪就沒有在聽了下去。
落地之後,他發現腳下的一塊破爛的金屬牌子上,隱約的寫著一行英文:WAYNE STATE U……
他遠遠的看了一眼鎮子唯一的出口,發現那裡的哨卡依然有人守衛后,立刻就放棄了從那裡逃走的打算。
沒有任何的遲疑,胡彪一把抓住了小金人模樣的車標,咬著牙用力的扳動了起來;據說這玩意在現代位面,可是能賣上不少錢。
「主人,您的衛隊已經將鎮子的周圍區域,非常仔細的搜索了一大圈,根本就沒有發現有其他的隊伍隱藏在外面;您說!連一點準備都沒有就敢帶著這麼多東西進來,彪哥這傢伙他是不是傻?」
只要從這裏跳下去,它就能逃出這個不懷好意的苦水鎮;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微弱的亮光在胡彪的眼前閃過。
唯一的問題是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必須要快點行動才行。
這可比自己傻乎乎的問身邊的女招待,要隱蔽和安全的更多。
「衛生間在哪裡,我要先去方便一下?」
這也是胡彪所期待看到的狀況,一方面他希望能從這些客人的閑聊中,不動聲色的更多了解一點這個世界的情況。
在胡彪的蠻力下,小金人被和-圖-書胡彪完整的扳了下來,鄭重的收進了業務包里。
確實!這位老闆可不是那種想跑單的窮鬼,光是剩下的這九卷半的手紙,在他們酒吧吃喝上一個月都足夠了。
人類的適應能力,總是出乎意料的強悍。
另一方面,則是胡彪盤算著等酒吧中的客人再多一點,就拿出自己攜帶的家當公開的進行拍賣,好弄點值錢的東西回去。
而一手摟著一個漂亮女招待的胡彪,大爺一樣的不時張開嘴巴,任由兩雙纖細的小手,將各種奇怪的食物喂進它的嘴裏。
他輕手輕腳的越過保安,從後門逃出了酒吧。
「他不是傻,估計才是從某個高級的避難所出來,有著那麼一點身份,但又什麼都不懂的菜鳥而已;不過這也好!那種高級避難所就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一定還有很多值錢的好東西。
感謝老天保佑,胡彪的逃亡過程還算是比較順利。
三樓這裏應該是某些大人物的住所,明顯豪華和乾淨了一些。
這個問自己是不是傻的聲音,一時間讓胡彪有點耳熟,像是那個牛頭人保安戴夫。
只是不待胡彪高興上兩秒,從酒吧位置傳來的陣陣叫罵聲,讓他知道自己的溜走終於被發現了。
最主要的是,胡彪已經在心裏做出了足夠的心理建設:
首先,這些食物再奇怪的話也就這麼回事,總比吃胡建人要文明和無害吧?
只是在胡彪打算進去排泄和_圖_書的時候,從隔壁房間傳來的一陣聲音,卻是讓他立刻就改變了主意。
不管是黃金、珠寶、或者是其他的貴金屬,彪哥都不嫌棄的說。
讓他稍微有些遺憾的地方,是因為兩個琳達她們過於的熱情了。
因為在剛才聽到的聲音中,其中一個拗口的『彪哥』,明顯是在說自己……
接著,一個充滿了上位者語氣的聲音,嘴裏罵了起來:
根據江湖上一眾純爺們的傳言,在某些關鍵的時刻,用保鮮膜和塑料袋這些東西,其實也能代理著使用一下。
而在正式的開始找人打聽情況加拍賣行動前,胡彪打算先找地方排泄一下。
豎起了耳朵之後,悄悄的貼在了聲音傳來的那一扇門上。
「老闆我帶你去吧,我帶你去三樓的那間小衛生間,那裡會幹凈一些。」
最重要的是,小機靈鬼胡彪可沒有忘記在自己的業務包里,還有著一件能起到關鍵作用的好東西:
老子這麼一條性命,怎麼滴也得值上個一箱子的方便麵吧。
其次,兩個妹子身上的氣味確實是不好,但是那又有什麼關係了?這種事情洗洗就乾淨了嘛,了不起自己拿出一卷手紙,來為她們的洗澡水買單。
地上的嘔吐物,早就被其他的女招待清理了乾淨。
可惜的是在太長時間之後,原本價值千萬的車子早就破爛不堪,成為了一坨沒有任何價值的廢鐵。
先讓琳達和蘇珊灌醉這個凱子和-圖-書,再偷偷的把他給抓起來,注意這次可不能讓這小子給逃走了;只要毒打上這小子一次,知道了避難所的位置后,我們就發大財了。」
最初的時候,胡彪對於這種號稱酒吧最好的『原子沃德嘎』酒水,心中還是有著很大的排斥。
今晚的月色不甚明媚,卻相當適合胡彪的跑路行動。
「不用了!老子又不是個小孩子,哪裡這點小事情都要人陪著;你們也不用擔心我跑了,這些手紙我會放在這裏。」
……
對比起來后,什麼舒服的大床、弄點值錢的東西回去發財,被嚇壞的小青年都顧不上了。
讓胡彪總是忍不住分心,沒辦法聽清楚酒吧客人們嘴裏的閑聊,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依然是一頭霧水。
終於,在酒吧的桌子被坐滿了九成的樣子時,胡彪知道差不多到時候,該開始拍賣自己攜帶了物資了。
憑空賺了一大筆小費的琳達,見狀討好的說到:
特么!這個世界也太危險了,為了一點手紙就要打打殺殺,至於么。
順帶著,胡彪也喝了不少那種機油味道的酒水。
眼見事態不妙,胡彪連忙向著圍牆下跳了下去。
他現在心中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先偷偷的溜出小鎮,回到之前穿越過來的山洞中,再想辦法回到安全的現代位面。
倒是小鎮的那一圈圍牆,若是從外面爬進來比較難,但是爬出去估計會輕鬆不少;以他的能力,還是能夠做到這樣一點。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