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歡迎來到廢土
第8章 大片現場

天可憐見!在胡彪將自己跑死之前,離著記憶中的山洞應該不遠了。
光芒中牛頭人體型暴漲了起來,粗大了一圈的牛頭人揮著手上了散彈槍迎了上去。
自從出了大學校門之後,他尚且還是第一次這樣的全力奔跑著;不算太長的時間之後,長期熬夜的廢材小青年就喘的厲害了。
前有食人魔沖了過來,後有大票的追兵即將趕上,在這一刻胡彪差點沒哭出來。
每一秒鐘的時間里,食人魔的身上都會留下好些的傷口。
因為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寧可被抓住毒打一頓,也不願意成為這玩意的晚餐,換成是夜宵和早餐也不行。
人都窮到吃蟲子了,獵犬難道光吃屎就行?
「早知道這樣,就每天堅持著鍛煉身體,還有少抽一點香煙了。」
若是站起來的話,身高少說都能有三米高。
砸飛了黑叔叔后,余勢未消的木棍又繼續掃向了追兵首領戴夫。
但是做了幾年的業務,習慣了熬夜和抽煙之後,小鎮與山洞之間這麼兩公里左右的距離,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一些。
胡彪清楚的看到,在瞬間中食人魔的獨眼中就充滿了驚喜;就像是餓急眼的野狼,發現了自動送上門的食物一般。
胡彪的記憶沒有出現偏差,果然那個山洞就在大石頭不遠的位置。
反而是他每一次的反擊,只要被粗大的木棍砸中,一眾追兵不死都是半殘的下場。
在清冷的夜www•hetubook•com•com風吹拂之下,胡彪奮力的奔跑著。
但是食人魔的生命力強的有些恐怖,似乎這樣的密集傷口,根本就無法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
爬山雖然是讓他不多的體力,消耗的更加快速一些,繞路之後他逃回去的路程,也會又憑空的增加了三分之一。
先不用管他,只要解決了眼前的威脅,剩下來的事情再簡單不過了。
而當陣陣的犬吠聲,清晰的傳到了他的耳朵里時,胡彪更是面無人色。
眨眼之後,木棍和散彈槍撞擊到了一起。
只是胡彪回過神之後,沒等雙方打出一個結果出來,就向著山洞的方向拚命的跑了過去。
別看這貨全身臃腫不堪的模樣,但是跑起來之後腳步卻是快的驚人;往往一步賣出去后,起碼能有兩、三米那麼遠。
在食人魔離著他不到二十米的距離時,胡彪終於是做出了決定:向著追兵的方向,撒開腿狂奔了起來。
大家都是靠著腳底板趕路,以目前自己頂先了一里多遠的距離,似乎自己能在被追上之前,成功的逃進那一座山洞中。
在胡彪發現了食人魔的同時,食人魔也發現了胡彪。
手上那一塊早就沒肉,卻是被啃出了大片牙印的骨頭,被他信手就丟出了老遠。
原本在剛逃出小鎮的時候,小青年的心中其實還心存著不少美好的幻想:
而黑叔叔還在半空中飛行的時候,胡彪m•hetubook•com•com就能看見這位倒霉蛋被砸中的腰桿位置,已經是折成了詭異的九十度,估計是救不活了。
然後皮膚上嵌滿了鐵砂,掛上了幾隻利箭的食人魔,就這麼狂暴的沖追兵的隊伍之中,將門杠一樣的木棍橫掃了出去。
僅僅是坐在那裡,這貨都有兩米來高的驚人高度。
面對著這樣能幹掉胡彪數次的攻擊,食人魔卻只是抬起自己一條空著的手臂,擋在了自己頭臉之前。
在雙方發現了對方之後,追兵中的首領,也就是與胡彪打過一次交道的牛頭人戴夫,嘴裏瘋狂叫囂著的同時,抽出了腰間的散彈槍就直接開火。
首先抽中了一個NBA後衛一般強壯的黑叔叔,將黑叔叔砸飛出了老遠。
只是當胡彪再一次的回頭,看清了越來越近的追兵隊伍中,居然清一色的有著十幾輛的自行車時,他真心是有點絕望了。
因為在『呼哧、呼哧~』的劇烈喘息聲中,胡彪感覺自己可憐的肺部,已經向著破爛的風箱發展了。
特么!苦水鎮的這些孫子們,居然是豢養了獵犬之類的寵物。
來自於身後的陣陣『站住!再不站住我們就放箭了』的吆喝聲,都能無比清晰的傳到胡彪的耳朵里。
希望到了那個時候,自己能快點找到回去的辦法。
這麼烏漆嘛黑的一個大晚上,想在鎮子外這麼寬廣的區域中找到一個人,想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呯~』的和_圖_書一聲爆響之中,一片鐵砂和數支做工粗劣、但是殺傷力一點都不小的箭支,就此的招呼向了食人魔。
更重要的是,這麼一個身高超過三米,體重數百斤的龐然大物衝過來時,胡彪感覺地面都隱隱的顫抖了起來。
實際上,是食人魔與追兵碰面了之後,雙方立刻就紅著眼打成了一團。
話說!他要傻成什麼樣子,才會聽信後面的叫聲停下腳步。
這是被嚇出來的,相信換成其他人看到眼前的景象,同樣好不到哪裡去。
隨後,一場堪比頂級大片的火爆戰鬥,就在胡彪的眼前展開了:十幾名追兵圍著食人魔,拚死的展開了圍攻。
若是慢上一些的話,搞不好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
洋蔥一樣的肥胖頭臉上,額頭位置僅有一隻醜陋獨眼;他的身材高大、肥碩,全身上下只有在腰間圍了一圈草裙,露出了滿身肉山一樣的肥肉。
換成幾年之前,還長期堅持運動的胡彪,他完全能一口氣跑下三公里。
木棍在橫掃中帶著撕破空氣的尖嘯聲,充滿了恐怖的力量。
激烈的戰鬥,在胡彪一臉懵逼之中爆發了。
但是他就不信了,身後的追兵還能騎著自行車上山……
當然,像他這種戰鬥力為五的渣渣,正常的情況下都是在開打之後,一招就被人放倒的結果。
可惜的是很快之後,胡彪這貨就不這麼想了。
若是他沒有記錯的話,只要拐過前面的那一塊大石頭,www.hetubook•com•com再跑上不到五十米的距離,就是那一座他過來時的山洞。
散彈槍的優質槍管瞬間就彎曲起來,從戴夫的手中被遠遠砸飛了出去,戴夫的持槍的手臂也低垂了下來,怕是在之後的戰鬥中算是廢掉了。
讓胡彪這樣的狂奔理由,說起來其實很簡單:
至於胡彪這種無害的貨色,如今已經是沒有人顧得上他了;又或者說,雙方都不認為這種弱雞,等夠玩出什麼花樣。
這些傢伙還指望著從自己嘴裏,得知那個根本不存在的『高級避難所』的具體地點,根本就不敢胡亂的放箭。
因為在山洞口的位置,居然是燃起了一堆旺盛的篝火,一頭傳說中的食人魔坐在了火堆之前,正大口的啃著一塊骨頭。
依靠著獵犬那敏銳的嗅覺和追蹤能力,在這大晚上的時間發現自己逃走的方向,豈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在中招之後,嘴裏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嘶吼。
這貨與他當年玩過的魔獸網游中,那些食人魔NPC簡直是一模一樣。
所以苦水鎮的孫子們,別想抓住彪哥大爺我,老實跟在老子身後等屁吃吧。
然而,當一支打著火把的隊伍在出了鎮子,徑直就沿著自己逃走的方向追來的時候,胡彪就感到了大事不好。
因此,這貨在不緊不慢的小跑著時,甚至還在幻想著業務包里的小金人,到底能賣出去多少錢?
唯一讓他能安心的地方,是身後沒有什麼車輛的發動機聲傳來。
https://m.hetubook.com.com不夠在今後的幾個月時間,讓自己的手頭更寬裕一些。
約莫跑了一半多的路程之後,他驚恐的發現了身後的追兵,離他已經不到三百米的距離了。
短暫的發獃之後,食人魔抓起了手邊的粗大木棒,對著胡彪就沖了過來。
講真!這樣的雙方死戰不退的戰鬥,絕對是讓人看的熱血沸騰。
可憐無助的自己,就像是一頭擋在了大象面前的螞蟻。
面對這樣的威脅聲音,胡彪就當作事沒聽到,甚至心中還很有些惱火。
是的,胡彪確定自己絕對是沒有看錯。
無奈之下,胡彪只好偏離前方平坦的路面,向著一旁的一座山丘跑了過去。
但是說實話,牛頭人居然能抗下這麼猛的一棒子,表現已經完全出乎了胡彪的預計。
亡命的逃亡中,小青年不無後悔的想到。
而在木棍砸過來的時候,胡彪驚訝的看到了在牛頭人戴夫的身上,忽然就亮起了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
……
問題是當胡彪拐過了大石頭之後,卻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腳步;棉花一樣發軟的雙腿,連站立都有些困難。
一根大腿粗的木棒放在手邊,在木棒的前端位置全是黑乎乎的乾涸血跡,不知道來自哪些倒霉蛋,一看就是很不好惹的樣子。
『糟糕!這裏居然有一頭落單的食人魔,趕緊放箭。』
等到他跑進了山洞之後,驚喜的看到了那團綠色的光團,再次的出現在了山洞中的位置;沒有任何的遲疑,胡彪一頭就扎了進去。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