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京察風雲
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

「但時間如此緊迫,我等束手無策啊。」破案是需要時間的。
稅銀案兩個最明顯的線索:
許七安想了片刻,沒得出頭緒,隨後驚覺自己和京兆府犯了同樣的錯誤。
根據卷宗描述,許七安在腦海里復盤著二叔押運稅銀的過程。
她「吭哧吭哧」的把兩隻大肉包吃完,自己的臉也變成了小籠包,努力咽下,喝一口茶,這才繼續剛才的話題,可以暢所欲言人肉的事兒:
李玉春眯了眯眼:「那麼誰會指使妖類竊取稅銀呢?理由是什麼?為什麼非得是這一批稅銀,非得是十五萬兩。」
中年男人斜了他一眼,冷哼:「你們文官有京察,我們打更人亦有。實話說吧,這便是魏公給我的考核。」
一:妖風!
「於是就盯上了稅銀?」黃裙少女抿了抿唇色鮮艷的嘴。
「這個路我暫時想不通,那就換個思路,從其他地方突破。我先排除是妖物作亂,假設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人為事件。
河面爆炸,濁浪排空。
……
李玉春猶豫一下:「我與你一同去。」
不知不覺,許七安感覺自己進入了某種狀態,他的靈魂輕飄飄的飛了起來,突破了肉體凡胎,突破了建築物,來到京都上空。
空氣一下子安靜了。
黃裙少女斜了他一眼:「你是看不起我們司天監的望氣術么,我都說了,在場押運稅銀的士卒,都是毫不知情的。」
卷宗上的各種信息和線索匯聚,他的大腦就像高速運行的CPU。
「如果是和圖書妖物作祟,那我就毫無辦法了!」許七安臉色發白,感受到了老天爺深深的惡意。
「妖物為什麼要竊取稅銀,人肉不香嗎……就算缺銀子也沒必要盯著稅銀……聽書上說妖族的妖女個個千嬌百媚,身段玲瓏……不知道有沒有貓娘狗娘……」
獄卒臉色一僵。
「洛卡爾物質交換定律告訴我們,但凡實施犯罪,就必定會在現場留下直接或間接的痕迹……
俄頃,穿著囚服,身上有道道乾涸血痕的許七安被衙役帶上來,行走間,手銬腳鐐嘩啦啦作響。
史書上將這場戰役命名為「甲子盪妖」。
三人目光同時一凝。
南疆十萬大山裡,有一個萬妖國,是妖族最大的聚居地。
許七安……沒記錯的話,這隻是個與案情無關的邊緣人物,經過最初的審問、拷打之後,便被認定是與案情無關的閑雜人等。
黃裙少女瞥了他一眼,嫣然道:「這還行,有咱們大奉的這位大國手出馬,你倆就不用被陛下問責。
思路又卡住了,三人一陣沉默。
一遍遍的復盤,一遍遍的推敲。
許七安狂笑著,用力捶打柵欄:「來人啊來人啊,快來人啊。」
一名穿皂衣的衙門低頭,疾步進來,躬身道:「府尹大人,獄卒稟報,許平志侄兒許七安,剛剛說有關於稅銀被劫案的重要線索,想面見大人。」
李玉春道:「妖物劫走稅銀的原因是什麼?」
五百年前,西方諸國在佛門的帶領下,向南疆萬妖國宣戰,和圖書前前後後打了一甲子的戰爭,最後蕩平妖國。
這個世界是有妖怪的,妖族自古存在,與人類相互狩獵,相互吞食。
推理最重要的是做減法,把線索一條條的羅列出來,進行梳理。
「妖類做事無所顧忌,銀子在它們眼裡未必有活生生的人誘人。哪怕想要銀子,偷竊或搶劫都比直接劫走稅銀要穩妥。」
時光彷彿倒流,東邊微熹,太陽即將升起,許平志率領一群披堅執銳的甲士,護送稅銀前往戶部。
這個問題,沒人能回答。
陳府尹眼神微動,試探道:「眼下案件進展緩慢,而時間刻不容緩,實在令人心急如焚。李大人,不如,去請教魏公?」
許七安又後退躲過。
「去雲鹿書院,找儒家高人來問心?」
皇宮廚子的手藝,當世一流!
這並沒有錯,問題出在,這個判斷過於草率。
李玉春低頭細看卷宗,陳府尹長吁短嘆。黃裙少女擺弄著腰間的風水盤,想著日落前得離開京兆府,進宮找長公主蹭頓飯。
她無官無職,雖是案件負責人之一,卻不需要背太大的責任。
武夫出身的二叔嫌疑就減輕了,雖說不排除他與人合謀。
除了武夫之外,各大修鍊體系都擁有刮妖風的能力,因此,「線索一」僅能作為有「修行者」參与的佐證,不能給出更詳細的目標。
「啪!」許七安給了自己一巴掌,「重新推理!」
府尹大人「啪」一擊掌,沉聲道:「我親自去求魏公,把卷宗給我。」m.hetubook.com.com
用許七安後世知識來理解,在這場食物鏈頂端的爭奪戰中人類獲得了勝利。
兩人沉默中對視,氣氛凝重。
在大奉京都,當街劫走稅銀,風險太大了。
眼神里透著疲憊,卻是滿臉振奮和狂喜。
穿越了還要遭社會毒打。
融合了原主記憶,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越獄,更知道這個皇權高高在上的社會,人權太薄弱了。
陳府尹沉吟一下,道:「把人提過來。」
黃裙少女卻有不同意見:「人肉不是更好吃……唔,你們稍等,我先吃完包子。」
作為一個煉精巔峰的不屈白銀,許七安覺得自己沒辦法翻盤了。
如果稅銀是妖物作為,那麼,他只有追回銀子才能保住自己,保全許家。
「我有稅銀被劫案的重要線索,我要見府尹,耽誤了案情,你負責。」許七安盯著他。
京兆府的思路一開始就出了問題,根據案件中最明顯的線索,判斷兇手是妖物,然後就在這條路上狂奔,一去不復返。
此時,是卯時二刻……行至廣南街,忽然一陣妖風刮來,馬匹受驚,沖入河中。
自那以後,妖族氣運受損,漸漸式微。而佛門從此一飛衝天,佛道昌盛。
否則就是毛線團,只會越想越亂。
以前也幻想過穿回古代抄詩裝逼,覺得很爽,現實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一邊愁雲慘淡,一邊沒心沒肺。
這一聲爆炸,彷彿也響在許七安的心裏,他條件反射般的蹬腿,清醒過來。
腎上腺素瘋狂分泌hetubook•com•com,腦細胞高度活躍。如果信息素可以擬態的話,它們就像池中的錦鯉,瘋狂爭食,水面沸騰。
二:稅銀墜河后爆炸!
……
「稅銀押運路徑是隨機的,由御刀衛的百戶許平志臨時決定,而妖物卻能提前在河中埋伏……押運隊伍中,極有可能有內應。」李玉春說著,看了眼陳府尹:
隨著各種信息的拼湊,案件越來越清晰。
轟!
內堂,吃完肉包的少女繼續啃甘蔗,時而從鹿皮小包里摸出幾顆蜜餞,配著吃。
「一個階下囚,見府尹……也不撒撒泡尿照照自己。」獄卒氣笑了,把火棍伸入柵欄,去捅許七安。
「不,這隻是猜測,這隻是京兆府衙門的猜測,我不能被他們的猜測影響,我自己來,自己來分析……還能搶救,還能搶救……」
陳府尹苦笑道:「這案子破不了,我屁股底下的位置恐怕也保不住了。朝野上下都在看著我們。」
陳府尹略一沉思:「妖類做事從不問心,為所欲為,追究原因,不過是自尋煩惱。」
他怕了!
「咱們可以這麼想,幕後主使需要一筆巨款,但又不能鬧出太大動靜……準確說,不能肆無忌憚的斂財。」陳府尹心裏一動。
「除非是不得不爆炸!」許七安喃喃道。
「但是,在魏公心裏減分,可比被陛下問責要嚴重多了。」她笑起來,露出兩顆瑩白的小虎牙。
生殺予奪,全在他人一念之間。
許七安後退一步,鬆開握住柵欄的手,免得被敲斷指頭,他沉聲道: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要見府尹。」
許七安雖然融合了記憶,但仍然以現代人的思維為主導,以前世的經驗為主,他更喜歡在卷宗上抽絲剝繭,去咀嚼那些不易察覺的細節,然後再下定論。
中年男人臉一沉。
強烈的求生欲讓他迅速冷靜下來,邏輯重新變的嚴謹、清晰。
用力敲打柵欄嚇唬許七安。
「那麼,他必然會在案件中留下破綻。
入秋的季節,天氣濕冷,許七安沁出了一身的冷汗。
「形形色|色的痕迹可以分為兩大類,具體記不太清楚,應該是手腳印、指紋、車馬痕迹、工具器械痕迹等。
相比起他們,名叫採薇的黃裙少女更多的是充當客卿身份,輔助辦案。
「各大修鍊體系裡,有什麼職業是需要靠爆炸來達成目的?」
「陛下責令我們五天內破案,這是因為時間拖的太久,稅銀很可能再也追不回來。」陳府尹在堂內來回踱步,他坐不住了:
陳府尹點頭:「言之有理,不排除是受人指使。」
「破綻不在最顯眼的兩個線索里,而在這些形形色|色的痕迹上……」
「你還敢躲?」獄卒摸起腰上的鑰匙,獰笑道:「老子今兒打折了你的腿。」
線索二的爆炸是一個不合理的疑點,高段位的修行者戰鬥,引發爆炸很正常。但這起稅銀失蹤案中,不存在武力拚斗,因此,爆炸的出現不合理。
負責值守的獄卒被驚動了,拎著一條火棍,喝罵道:「吵吵嚷嚷,嫌命長是吧。」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哈,我解開謎題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