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京察風雲
第二章 妖物作祟

好在卷宗一定程度上能還原犯罪現場。
靠著許家原本的人脈和書院的關係,以及銀子的打點,許新年買通了京兆府的吏員,為他抄錄卷宗。
黃裙少女淡淡道:「我觀過他的『氣』,沒有說謊。」
「是死是活,就看接下來了……」他喃喃道。
陳府尹兢兢業業的接過這個案子,肩上的擔子壓的他最近吃不好睡不香。
官場就是這樣,辛辛苦苦爬上來,掉下去卻很容易。
中年男人搖了搖頭,沒有爭辯,轉而道:「許平志那裡有什麼新的收穫?」
稅銀失蹤案無人死亡,古代也沒監控,而他深陷牢獄,以上三個要素都沒條件去接觸。
這兩位,是輔助辦案的,中年男人叫李玉春,出身被大奉官員忌憚萬分的組織:打更人。
這才臉色沉重的回復陳府尹:「此案雲遮霧籠,甚是古怪,也許我們的方向是錯的。」
老子特么本來就沒錢,你還給我掉鏈子,氣死偶咧。
陳府尹口中的兩位,分別是穿黑色制服,披玄色披風的中年男人,鼻樑高挺,眼眶微陷,瞳孔是淺淺的褐色。
李玉春和陳府尹點了點頭,沒繼續談論此人。
經過連續三天的奔波忙碌m.hetubook•com•com后,三位稅銀失蹤案的主要負責人齊聚一堂。
另一位穿黃裙的鵝蛋臉少女,眉目如畫,膚如凝脂,顧盼生輝。
我要破案……許七安沉聲道:「我想知道案發經過,死也死的明白。不然我不甘心。」
稅銀失蹤案的經過是這樣的:
這時,腳步聲傳來,一位衙役匆匆進來,右手握著一根小巧的竹筒,左手拎著一隻牛油紙袋,裏面是熱氣騰騰的大肉包。
能想到的自救方法只有這一條,總得試一試,垂死掙扎一下。
一炷香的時間漸漸過去,許新年匆匆返回,將幾張墨跡未乾的宣紙交給他。
他並沒有把握翻盤,想破案是欲求,不甘心也是真的。
中年男人和陳府尹臉色嚴肅,心情沉重。
他答應了兄長最後的請求,低聲道:「稍等片刻。」
腳步聲消失在走廊,許七安背靠著柵欄坐下,心裏忐忑複雜。
畢竟原本的許七安就是又執拗又倔強的性格。
陳府尹搖搖頭:「一介武夫,只會一個勁兒的囔囔著冤枉,他連稅銀是怎麼丟的都不知道。」
換成以前,許新年是不會搭理他的,念著兄弟倆www.hetubook.com.com此次一別,或許就是永別。
現代刑偵手段中,犯罪現場調查、監控、屍檢是三大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
只有壓力最輕的黃裙少女,沒心沒肺的啃著甘蔗。
有一半南蠻血統。
負責押送稅銀的士卒躍入河中尋找白銀,只找回來一千二百十五兩白銀,其餘的白銀不翼而飛……〗
許七安抬手打斷,「你去寫下來,口述沒有意義。」
「李大人此言從何說起。」陳府尹皺了皺眉,案件剖析到現在,基本鎖定是妖物作祟,劫走了稅銀。
它不屬於六部,也不屬於軍事系統。
是皇室的情報組織,也是懸在百官頭頂的鍘刀。
「妖物作祟?!」許七安瞳孔一縮,心沉入了谷底。
中年人李玉春吐出一口氣,重新續上剛才的話題:「會不會是我們調查的方向錯了,可能不是妖物所為。」
許新年皺了皺眉:「你要這個幹嘛。」
京兆府尹陳漢光,手裡捧著白瓷青花茶盞,茶蓋輕輕磕著杯沿,臉色凝重。
許新年沉吟一下,道:「我看過卷宗了,可以說給你聽……」
身為案犯,許平志首當其衝的接受調查、拷問,人際交往和財政https://www.hetubook.com.com狀況等等,都被摸了一遍。再配合司天監的望氣術,眼下已經排除嫌疑。
而那位黃裙少女是司天監的人,身份不低,司天監監正的弟子。
胸口綉著銀鑼的中年人,瞟了眼腳邊鋪滿的黃裙少女吐的甘蔗渣,皺了皺眉,手掌一旋,氣流滾動,將那些甘蔗渣聚在一處。
俄頃,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來,河水炸起六丈高,濁浪滔天。
衙役先將竹筒遞過去。
直接說破案,許新年大概會覺得他腦袋瓦特了,所以許七安換了個說法。
案件的所有細節都在文字里,需要斟酌、咀嚼,分出一部分精力去聽的話,大腦就無法冷靜的思考和分析。
「時間到了,我得走了。」許新年猶豫一下,道:「你自己保重。」
一邊消化著原主的記憶,一邊強迫自己摒除所有負面情緒,只有冷靜的大腦,才能擁有清晰的思路,完成嚴謹的推理。
許七安沒搭話,目光已經被宣紙上的字跡吸引。
中年人微微點頭,露出了一閃而逝的愉悅。
壓抑的氣氛終於炸了,陳府尹怒拍桌子,氣的臉色鐵青:「十五萬兩白銀,能帶到哪裡去?它總得上岸,總得上岸。這都三天了,連對https://m.hetubook.com.com方的蹤跡都沒找到。
疾步離開。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而今應該做的是儘快捉拿作亂的妖物,莫要想這些亂七八糟的。」陳府尹說。
許七安的邏輯推理能力,在前世一直都是一騎絕塵的,是同年級里的翹楚。
〖三天前的卯時二刻(早晨六點半),許平志押運一批稅銀進京,辰時一刻,行至廣南街,剛過橋,忽然掀起了一陣怪風,馬匹受驚,沖入街邊的河裡。
近年來,國庫空虛,各地時常有災荒,十五萬兩稅銀相當於一個普通縣,一年的稅收。
「可惡,何方妖物敢截取我大奉稅銀,本官定叫它形神俱滅!」
這位穿緋袍,綉雲雁的正四品官員,輕嘆道:「還有兩天,聖上命我等在許平志斬首前追回稅銀,兩位大人,得抓緊時間了。」
稅銀追不回來,他得背鍋,皇上可不會管他委不委屈,屁股坐了這個位置,就得背鍋。
陳府尹看向他,深吸一口氣,壓住心裏的惱火:「不是妖物,那妖風怎麼來?銀子入河,怎麼就憑空消失,怎麼會炸起數丈高的水浪,將兩岸震裂。」
她手裡握著一根甘蔗,腰間掛著鹿皮小包以及一塊八卦風水盤,裙擺下是一雙綉雲紋的小巧靴和圖書子。
京兆府,後堂。
時間倉促,紙上的字跡是草書,若非許七安讀過幾年私塾,特么根本認不出這些鬼畫符。
在一連串的供詞中,許七安注意到,一句用紅色硃砂筆勾勒起來的話:妖物作祟!
一盪一盪。
當然,稅銀丟失,許平志瀆職,死罪難逃。
「打更人」這個組織,從事偵察、逮捕、審問等活動。也有參与收集軍情,策反敵將等工作。
「啪!」
「讀書還是有用的,原主要是個不識字的……完結撒花。」許七安自嘲道。
衙役識趣的換了個順序,黃裙少女喜滋滋的啃起大肉包,這才接過竹筒,抽出一張紙條,展開閱讀:
黃裙少女沒接,如含星子的明眸,瞄了眼大肉包。
「我的人說,沿途二十里,沒有在河內觀測到妖氣,岸邊也沒有痕迹。」
這幾天為許家奔走,案子太大,沒人敢出手幫助,求告無門的無奈之下,許新年轉換思路,試圖從追回稅銀這方面破局。
……
但是他毫無刑案判斷、偵查等經驗,無奈放棄。
大奉的所有官員都聽過一句話:白天不做虧心事,晚上不怕打更人。
陛下的憤怒也就可以理解了。
除了案發經過,還有京兆府搜羅的路人供詞、參与押送士卒的供詞。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