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愚蠢的二楚

楚楚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表情可能已經變得猙獰恐怖了。她想大罵梁音,可醫生叮囑過她這幾天不能說話。她想走,可這樣做就顯得她太沒風度了。
「……」
「楚楚?」沈上時喚她,她卻一動不動。
「像么?」
她抱膝坐在浴缸里,而後緩緩抬起頭,梨花帶雨,含含糊糊地說了幾個字。
「我去給你排隊拿葯,你在這乖乖站著別動。別跟陌生人走,小心別人把你賣了。不過,想來應該也沒人想做虧本買賣。」
那一刻,終於也輪到沈上時和他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一回。
沈上時「啪」的一聲收起摺扇道:「對了,今天你是生日,我去買個生日蛋糕,晚上我親自下廚。別多想,就當是為了慶祝你失戀,順便給你接風。」
聽到這個甜膩的聲音,楚楚渾身跟通了電似的。她猛地轉身,只見梁音笑嘻嘻地挽著楊羽的手臂。
他彎腰拿出了水,對楚楚晃了晃手中的礦泉水瓶,又敲了一下她的頭頂道:「不許喝飲料,只能喝礦泉水。」
她嘴角抽搐,感嘆道:「沈老爺子,想不到您的品位還真高端啊。」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在某種程度來講還算聰明的孩子,卻總是做傻事。
「你外公已經郵過來了,明天就能到,今天就先忍一忍吧。」
急診科人很多,排隊時,有個大媽站在楚楚旁邊一臉茫然地盯著她看了很久。楚楚很尷尬地轉過身。沈上時拍了拍楚楚的腦袋,對大媽嘆息道:「唉,我侄女,天生智障,玩燈泡的時候不小心給吃進去了,唉。」
楚楚轉過身,看到沈上時打開一把畫著貴妃醉酒https://m.hetubook.com.com的摺扇,學著上邊兒的楊貴妃的身段兒,風姿無限。
所以,她只能半張著嘴小聲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
《阿甘正傳》里的主人公在那個世界的所有人眼裡都是個不折不扣的傻瓜,人們會當著他的面毫不顧忌的說:「你看起來像個傻子。」而阿甘只是滿不在乎的撇著嘴角道:「做傻事的人才是傻瓜。」這句話成為了至理名言。相對於楚楚來講,她從小到大因為成績優異而總有人誇她:「楚楚這孩子聰明,有靈氣。」
回到家,沈上時跟個賢妻良母似的系著圍裙親自下廚。他做事時看似漫不經心,動作懶散的樣子,實際上乾淨利落又細緻,一小堆一小堆的菜碼整齊均勻地排布在菜板上,水、米和調味料的比例精密準確,火候掌控得恰到好處。他把鍋蓋蓋上,然後靠著牆壁點上一支煙。一道菜做完后,他的周圍潔凈如初。
從梁音嘴裏吐露出的那幾個像糖果炮彈一樣的字,一字一頓地,緩慢地迴響在楚楚的耳畔。
楚楚對著被沈上時「嘭」的一聲撞上的防盜門喊道。
楚楚不理會在自己身後嘰嘰喳喳的梁音,徑直走開。說真的,她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這麼憋屈過。
「楚楚你怎麼會在這裏呀!」
醫院交費處排了很長的一條隊,楚楚走到沈上時旁邊,像個被欺負的小孩子一樣委屈地拽了拽他的衣角。沈上時轉過身,然後低下頭:「我不是讓你在那好好等著么,怎麼過來了?」
沈上時要是不提,楚楚還真忘了今天是自己和圖書的生日。
他看見了她那被燈泡撐得圓滾滾,看起來像是個卡通人物的臉。
醫生將燈泡一點點敲碎后將碎片取了出來,過程相當驚心動魄。碎片將楚楚嘴裏扎出了血,疼得她想叫卻不能叫出聲,也不能動。沈上時在一旁抱著臂津津樂道地看著她痛不欲生的模樣,一旁有很多圍觀他的小護士面上紅霞飛。
就在方才,她去衛生間時,卻發現燈泡壞了,機智的楚楚將燈泡擰了下來,端詳了許久,忽然想起沈上時在物理課拿著個大燈泡講電學時說:友情提醒,千萬不要把燈泡含進嘴裏,否則一定拿不出來。
他端著粥走到客廳的飯桌旁坐了下來,對一臉倒霉相的楚楚道:「滿漢全席萬壽宴之一——菜粥。」
折騰了幾個小時,夕陽漸漸沉了下去。這段日子的經歷讓楚楚可以感受到來自世界的惡意,她也預感到了,這一年將是她人生中最悲催的一年,沒有之一。
楚楚非常想作出咬牙切齒的表情,可是這對於她來講太艱難了,於是她只能用玉石俱焚的目光瞪著沈上時。
就在這時,身後有人拍了她一下。
梁音自顧自道:「楚楚我真是太幸福了,有楊羽這麼好的老公,還和他有了寶寶。楚楚你不知道,剛剛他得知我有了寶寶的時候開心得不行,他說以後不能讓我干一點活,剛剛還不想讓我走路,想抱著我,真是受不了他呢。對了楚楚,你來醫院是生病了嗎?還是……」梁音猶疑了半餉,又急忙擺手道,「哎呀我怎麼會以為你是來這裏打胎的呀。」
「別以為你對我好我就會原諒你!」
楚楚攥https://m•hetubook•com•com緊十指,努力深呼吸,讓自己身體內洶湧沸騰的血液平靜下來。如果可以,她真想讓自己嘴裏的血在瞬間像噴泉一般噴射而出,射倆人一臉的狗血!
「我,有,了。」
裏面沒有出聲,沈上時大步上前一把扯開浴簾。
楚楚一臉黑線。
「楊羽給你打電話了?還是梁音又找你了?莫非,你……氣我騙你?」這句話他說得很輕柔,像是個知錯的孩子,又或是怕她生自己的氣。
他不知道她怎麼了,於是上前拽了拽她,她甩開他的手,跑到浴池裡面,又回手把帘子拉上。
楚楚站在醫院大廳的自動售貨機前面,將手裡的三枚硬幣投進去,她看著裏面五彩繽紛的飲料罐目光炯炯——橙汁,可樂,奶茶,喝哪個呢?為什麼哪個看起來都那麼好喝呢!
楚楚再次咬牙切齒地瞪向他離去的背影。
楚楚把這句話當作大人們用來騙小孩的謊話一樣,於是,楚楚決定以身試法,拆穿沈上時的謬論……
「楚楚你怎麼不說話呀?楚楚……你這是什麼表情呢?你應該恭喜我們呀。」梁音忽閃著長睫毛,一臉茫然地看向楚楚,像個真人版的芭比娃娃。
他愣了很久才道:「說地球話好么外星人?」
她可能有了一棟房子,或者是有了一輛自行車,再不濟,三蹦子也可以。但是,楚楚非常不想往那個最壞的點想——梁音懷孕了,而且是楊羽的。
什麼叫做冤家路窄?上天你是在玩我吧!
楚楚白了他一眼,沒搭理他。不就那天狠狠宰了他一頓嗎,至於嘛,她還真沒見過這麼愛記仇的男人!她多想冒著失血和圖書過多的生命危險說出這句話啊,可她還是覺得,生命比較重要。沒關係,以後有的是時間跟他吵。
她的人生果然就是一個巨大的茶几,上面放的全是盛滿喜聞樂見的杯具。
「醫生說你嘴裏有傷口,這段時間只能吃流食,看來你也只能喝著大米粥看我吃你的生日蛋糕了。老話兒說得好啊,一報還一報。」
然後,梁音興奮地抱住了她,突然間,楚楚全身都僵住了。梁音用她的腦袋蹭著楚楚,道:「親愛的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這個消息你是第二個知道的哦!」
她站在這盈滿剔透陽光的客廳里,心想,自己真是悲哀。在她22歲之前被男朋友背叛,生日那天也沒有任何人發來祝福簡訊,最愛的媽媽還騙了自己,而且這個倒霉的生日還是她最討厭的人陪她過的。
沈上時拉著楚楚來到附近醫院的急診部。楚楚這麼平凡的一個女孩,要臉蛋沒臉蛋要身材沒身材,個子還很矮小,走在大街上幾乎沒有存在感。這一天也許這是她有生以來回頭率最高的一天,幾乎可以說是沈上時這輩子回頭率的兩倍。所有人看到她后都會站住腳,不約而同地將目光定在她身上,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半張著嘴瞠目結舌,他們像閱兵儀式上的士兵一樣,齊刷刷的,目光隨著她的路徑而緩緩轉頭,回身,直到她走了很遠了還緩不過神來。
大媽一臉惋惜地搖搖頭看了看楚楚,又對沈上時道:「你這個做叔叔的可真不容易啊。」
楚楚咬著唇瓣,悲痛欲絕地看著他。
「哦對了,我這房子是三居室,一間是倉庫,一間是書房,還有一間是我的房間。你是hetubook.com.com想睡客廳的沙發還是我的房間?哦,你說你想睡沙發啊,好的。」
這時,在一旁的沈上時按下了選擇鍵,下方的出貨口發出「哐啷」的一聲。楚楚一愣,她恨恨地瞪著他,他這意思是——這是我的錢!
「……」
於是,她就變成了這樣一副令人哭笑不得的蠢樣。
楚楚聽到這裏立馬火了,她剛想說什麼,卻又想起了醫生對她說的話,這幾天不要張口說話,否則傷後會裂開,感染就麻煩了。
沈上時的家朝向好,採光好,不大的三居室亮堂堂的,空氣中飄滿了沈上時身上混雜著煙味的香氣。裝潢簡潔,以淺色調為主,且五臟俱全。尤其是他的書房,古色古香,楚楚剛一看見以為自己穿越到清朝了。梨木翹頭書桌上擺滿文房四寶,椅子是黑漆嵌螺鈿圈椅,紅木書架上全是古書,京劇戲本佔大多數。還有青花瓷、紅雕漆器,繪著清明上河圖的絲綢屏風,為數最多的是京劇行頭。
「等等,我從今天就開始住在你家?我的行李還在我外公家呢。」
楚楚低著頭,沒說話。她不想讓沈上時知道眼淚已經在她的眼眶裡打轉,也不準備告訴沈上時剛才發生的一切。
為什麼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會幫他騙自己,為什麼!
楊羽急忙拉過梁音,寵溺地責備道:「都是要做媽媽的人了,穩重一些,傷到我兒子怎麼辦?」
沈上時拎著蛋糕回來了,他喊楚楚,卻無人應聲,去書房,廚房,他的卧室找都無果,最後,他推開了衛生間的門,裏面黑漆漆的。憑藉著透進來的一點陽光,他看到她背對著自己低著頭站在那裡。
「沒事的啦!親愛的放心哦!」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