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楊羽的真面目

第二個小人不屑的冷哼道:「一個二十二歲都還長不大的熊孩子真可悲,竟然在你討厭的人面前哭。」
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她習慣性的打開手機,刷新微博,裏面有人回復了昨天她臨睡前發的那句無比文藝的句子:待我長發及腰時,少年你娶我可好?
楚楚忽然往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道:「不行,我得讓他還我錢!我他媽又不是聖母,看誰可憐就一臉救世主的嘴臉送誰錢,而且我還窮得跟燈似的,誰給我錢啊!他欠我的我必須討回來!」
因為第一個小人說:「你他媽的其實很想徹徹底底痛痛快快的哭一回你別以為我不知道。現在就是個好機會啊,罵出來啊,沈上時一定會把你罵得更慘的,然後你就可以放聲大哭,假裝是他把你罵哭而不是因為被楊羽拋棄背叛才哭的。」
「你別管我怎麼查出這些的。如果你早看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就不會愛上他,也不會落得今天這個下場。走到這一步,完全是你自作自受。」
失戀之所以令人痛不欲生,往往因為當事人對前任無法完全死心,而那些雲煙般的過往也會愈加深刻,歷歷在目。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不甘心,楚楚就是現在這樣的情況,她知道即便楊羽回來了她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樣愛他,可是,她就是想讓他回來,這樣才能代表自己在這段感情中沒有敗得那麼慘烈。
很多人都點了贊,只有一句話令她打消了方才的念頭。
這時和圖書候她才發現,自己其實早已經撐不下去了。
楚楚躺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刷微博,刷著刷著,眼前的一張照片讓她感受到了憑空而來的蛋痛感。那是梁音和楊羽的自|拍照,楊宇摟著她幸福的笑著,梁音撅著嘴親著他的面頰。
沈上時又點了根煙,道:「你繼續往下看。他在和你交往的過程中,對另外一個女孩說他沒有女朋友,然後他和那個女孩上床,成為她的男朋友。」沈上時翻找出那段用紅筆標記出的信息,給楚楚看:「半個月以後他開始管她借錢。現在,你明白了么。別再整天像個傻子一樣看誰都是大好人了。」
她終於對整個人生恍然大悟。什麼她太矯情太幼稚他才要和她分手的,都是扯淡。她曾經想挽回他,並對他還有留戀,現在的她真想抽以前的自己一個大嘴巴。
楚楚無法相信這些所謂的事實,難道不是梁音勾引的楊羽么?
「你是我看著長大的,你從小就那麼傻,永遠都是眾人皆醒你獨醉。如果是以前的我,自然不會想過要幫你看清這些。」他自嘲的笑了一下,「可我現在年紀越來越大了,心也越來越軟了,我不想再讓你被別人肆意玩弄然後丟棄,也不想你對這樣人渣還有留戀和期望,更不忍心眼睜睜的看著你就因此而被摧毀。這對你來講,不公平。」
——拜託了,就現在,一小會也好,讓我變成那個長不大的第一個小人吧。
楚楚終於沒再hetubook.com.com做那個楊羽回頭的夢,所以這一宿她睡得格外舒服。其實,在楚楚來之前,沈上時就已經把倉庫收拾得乾乾淨淨,非常舒適,那張床又大又軟,楚楚一粘枕頭就睡著了。
他站在她面前,笑得很溫柔,和楚楚小時候看到的那抹笑容一模一樣。
楚楚回憶著這一年,但是她怎麼也想不到楊羽劈腿的破綻。他笑的時候眼睛還是眯成一條縫,他還是會按時按點的提醒他吃飯睡覺,就像個保姆。
「那就等你,等到你想清楚,這世界上只有我對你最好的那天。」】
「楚楚問問你自己,你真的那麼討厭沈上時么?」
她看著那張圖片良久,又將它點開後放大看。慢慢的,她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直面的打擊,或者說,這些圖片算得了什麼,還能比今天在醫院看見她時更難受?
「不可能!他至少……至少和我在一起不是為了我的錢。」楚楚有點心虛了。
老妖孽在她耳邊賤兮兮的笑道:「生日快樂,我的禮物不錯吧?」
楚楚很少能看到沈上時這樣一本正經口若懸河說出這麼一大堆心裡話。平常無論誰跟他談正經事,他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說三兩句輕挑的玩笑話,總不願往深了說。但這次真是破天荒啊沈老師。
【「如果我劈腿了你怎麼辦?」
——楊羽這孫子當著我的面就和梁音發簡訊玩眉目傳情?喵了個咪!
他的話太刺耳了,於是楚楚將那因為被背叛而https://www.hetubook.com.com產出的,一直積鬱在心裏的所有情緒都化為一句話:「不用你多管閑事!」她不顧嘴裏的傷口喊了出來。
楚楚:「……」
她轉過身,撲進他的懷裡,放聲大哭著。她從來沒有想過,當她在面對他的時候,心裏那個任性的矯情的,一直都長不大的那個『楚楚』會像變成超級賽亞人戰勝理智的那個『她』。
「首先,你要有個少年。其次,你得有腰。」
「對不起我太笨了!……」
雖然她在他人面前都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但她演技太差,所有人都看得出她的堅強是佯裝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有多麼狼狽不堪。
她忽然覺著自己根本不了解沈上時,他根本不是她想得那樣薄情寡義。她那執著的一己之見總令她對任何事都後知後覺。
「簡訊內容上表明,是楊羽追的梁音。起初梁音欲拒還迎,但她在今年一月份時態度突然轉變。也就是說楊羽在一年前就變心了。楚楚,你這二十多年來的人生到底有多失敗?上學的時候只顧著學習了吧?難道你就察覺不到他和你相處時一點的變化?」
在很久以前,她手機里的每張和他的相片,他都是這樣笑著的。可是現在,他身邊的人已經不是她了。而且,他身邊的人也和他有了孩子。他們是上天欽點的可以名正言順在一起的。相對於還在失戀煎熬里的楚楚,她輸得徹頭徹尾。
不對,其實根本不是因為沈上時的話刺耳,或者說是她太和_圖_書玻璃心。再或者說,楚楚心裏其實一直有三個小人,一個是最原始的,像個小孩子般的她,另外一個是長大后充滿理性的她。還有一個是維持良心,社會準則和自我理想。很多時間都是,第三個小人在吃著火鍋唱著歌的時候,第二個小人和第一個小人就打起來了。
沈上時輕輕摸了摸她的髮絲,苦澀而無奈的低聲笑道:「你這孩子……真不讓人省心。疼的話……就哭出來吧。嘴裏出血的話,我陪你去醫院。失血過多的話,我的血給你。放心,不會不管你的。」
楚楚潔白的門牙用力咬著唇瓣,嘴裏洇開了淡淡的血腥氣。沈上時看著她的單薄的身影,忽然發現她這幾天瘦了好多,鎖骨腕骨更加清晰可見,那本來就平坦的胸部儼然發展成要凹進去的趨勢。
——人生已經很艱難了你又何必拆穿!
沈上時眉間一皺,道:「傷口裂開了的話自己去醫院。」
沈上時拿著一疊紙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點上一根煙,坐在沙發上拿著遙控器看電視。他瞥了眼看著照片發愣的楚楚,道:「人這輩子誰沒有遇見狗的時候啊,唉~」旋即,他把那疊紙扔給了楚楚。
早上,她睜開雙眼,燦爛溫暖的陽光涌了進來,映入眼帘的是沈上時送她的巨大的哆啦a夢抱枕。
經過昨天的發泄之後,楚楚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彷彿渾身都煥然一新了般。——就當是轉角遇到狗好了!
——這個大騙子!
「他之前被騙了,你拚命打工幫https://m•hetubook•com•com他還錢。但是,」說著,沈上時將楊羽所說的那段時期的醫院住院記錄給楚楚看。「他根本沒有被騙,還有一次,他說他找不到工作和你這哭窮,你把你的積蓄全給他了,對不對?你和他交往這段時間,都給他多少錢了你算過么?」
不過還有件事值得一提,就是沈上時在看電視時突然靈感大發,跟楚楚說:「以後如果梁音和楊羽再跟你這秀恩愛,你就告訴他們,愛情這種東西就像內衣,一個是適合不適合只有你自己知道。二是你見過哪個正常人每天舉著內衣到處晃的?」
然後,楚楚開始反思,以後在和沈上時相處時,是否應該不能像以前一樣處處針鋒相對,畢竟他並沒有那麼招人討厭。
楚楚記得很清楚,那天是他們一周年的戀愛紀念日。那天他們看完電影後去吃夜宵,正好碰上了和朋友出來玩的梁音。後來他倆和梁音的幾個朋友去唱k,第二天早上楊羽才把她送回家。
沈上時一把拉住了他,笑得妖孽:「別著急,現在,還不是時候。至少要等你嘴裏的傷好了才行。」
楚楚坐了起來,好奇的翻看著那疊紙。上面的內容,竟然全是楊羽和梁音發的簡訊。他們的第一條簡訊是楊羽給梁音發的,標註是:2012年六月八日,凌晨兩點。
楚楚無言以對,沉默不語。
這句又賤又可惡的話不是別人發的,正是沈上時這老渣男!
於是,兩個人的早餐又在烽火硝煙中度過了。
她舉起那疊紙,皺眉奇怪的看向沈上時。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