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神一樣的反轉

老妖孽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我說過啊,錢丟了的話你來養我。」
沒過多久,楚楚便聯繫了楊羽。但她並不知道,楊羽等這段遲來已久的電話的這段時間是有多麼煎熬,在這之前,他想盡辦法要聯繫楚楚,可楚楚一直都沒有回信,就在他萬念俱灰之時,楚楚點燃了他最後的希望和心中對金錢的貪慾。
「今天那富二代,她說要跟我合夥開公司,她出兩百萬,讓我出三十萬,而且她先讓我把三十萬匯過去做抵押,這一看就是個大騙子啊!」
那種依賴,就像只要同他走在路上,她就可以不用使勁記住回去的路,可以放心享受逛街一樣。
良久以後——
楚楚看他一副小人得逞的樣子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她半眯著眼睛狐疑道:「你……你不會有什麼瞞著我吧?」
楚楚快速地眨著雙眼,一副茫然的模樣。
「有信譽。」楚楚看著楊羽拿來的一箱子鮮紅鈔票滿意地點點頭。
「我楊羽可是一言九鼎的男人,怎麼可能有負白小姐的重望。」他得意地笑道。
這時,前來銀行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楚楚聽到這裏,驚訝得已經說不出話了,她看著沈上時喉間發出「呃、呃」的聲音。
這時,楚楚兜里的手機猝不及防地響了起來,震得她抽回了思緒。她慌亂地從外衣兜里掏出,上面顯示著「楊羽」。她看向沈上時,目光在問他該怎麼辦。而他只是轉過了頭看向窗外,他想讓她自己作出決定。
楚楚瞥了眼楊羽緊抓著自己不放的手道,故作冷靜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不放我走?」
「你匯去的那兩百萬是我用公司名義向銀行貸款借來的,雖然楊羽親眼看著你將那兩百萬打入了公司的帳戶上,但是,沒人能從那帳戶里取出兩百萬的現金。」
楊羽從楚楚身後猛地拉住了楚楚的胳膊,她的心瞬間劇烈一震。但是,她還是保持著笑容緩慢轉過了身。
——楊羽,你聽好,我之前說懲罰你,只是為了讓你知道被欺騙的滋味,其實這隻是在給我人格的墮落找借口,我不想做一個壞人,我不願意承認在我心底有這麼一個叫「報復」的不堪的東西。但我現在告訴你,我就是這麼一個有仇必報的人,我要的就是這種公平,你騙了我所有的感情,我也要讓你失去你最重要的東西。現在,我們都一無所有了。我祝你幸福安康,永遠。
「傻老婆,你都有我兒子了,我怎麼可能還喜歡別人呢?抱歉,沒和你說清楚,今天讓你受委屈了……可我這都是為了你和我兒子啊。」
沈上時委屈道:「人家為了你都把錢讓人騙走了呢……我這錢還是借來的,沒準明天我就得變賣所有財產,你怎麼能這麼絕情呢?你想https://m.hetubook.com•com象一下,當你在商場里花著大把銀子買衣服的時候,我只能衣衫襤褸蓬頭垢面地沿街乞討;當你吃著鮑魚喝著酒的時候,我只能喝米湯,吃個毛雞蛋就生日快樂了;當你在公寓里和男人夜夜笙歌的時候,我只能在破舊不堪的茅屋裡忍飢挨餓……那是一副多麼凄慘的畫面啊!沒準我死了都沒人給我收屍……」
楚楚在心裏冷哼了一聲:真他媽不要臉。
「可你哪有三十萬這麼多錢啊……」她還是在意那些錢。
可她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總是特別深刻地烙印在她的腦海里,尤其是那樣的笑。她想,沈上時肯定不知道在他展露出那樣的笑容時,看到這笑容的人是會有多麼沉醉,他們自然而然就會原諒了他在某些時候的陰險狡詐,甚至對他咬牙切齒的恨意,還有他的沒心沒肺,無情無義。
楚楚無計可施,只得將沈上時給她準備的兩百萬匯入了公司銀行帳戶內。楚楚瞥向楊羽,當他看到這個數字以後,他流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旋即,他的眼神中開始翻滾著洶湧的貪婪。
沈上時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太過了解楚楚,他知道她不忍心因為自己而使梁音被楊羽拋棄,她就是這麼一個無法對親人下狠手的女孩,即便她曾經被最信任的姐姐背叛、傷害過,但她仍舊她保留心裏屬於道德的那道底線,這也是他不曾擁有的。
「但如果想要在短時間內讓他掏出大筆資金,這是唯一的方法。」
一個下午了,她不吃不喝地坐在那生悶氣,頗有入定的架勢。她氣那個一看就是整容過的富二代扇自己嘴巴,還氣楊羽所說的話。但她不能自亂陣腳將楊羽拱手讓人,她得忍!這時候,越是鬧就越起反作用,讓楊羽越來越厭煩自己。她要做的,只是隱忍,以不變應萬變。
楊羽按照楚楚的話把三十萬匯到了公司帳戶上。
楚楚看了看錢,又看了看那老妖孽掛在嘴邊的招牌式笑容,這回,她是徹底服他了。
「而我,也早在你匯款之前就把楊羽的三十萬給取了出來。至於為什麼沒有提前告訴你,那是因為你必須要在楊羽讓你匯款的時候表現出緊張的情緒,這樣他就會更加的確信你是個騙子,更加得意忘形,讓慾望完全覆蓋理智,導致他越加想得到你的兩百萬,而不會去再想他自己的錢。」
「不可能!你再查查!再查查!怎麼可能取不出來呢?我剛才看著她打進來的啊!兩百萬!那可是兩百萬啊!怎麼會被凍結呢?」
「不不不,我怎麼敢呢?但是……」他溫柔的笑容帶著冷意,「我要真不www.hetubook.com.com讓你走,你也沒辦法吧?」
楚楚走後,楊羽興高采烈地給梁音打電話讓她趕緊過來。梁音趕到以後,楊羽將在銀行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梁音,並炫耀自己多麼機智。
「好,我現在把錢轉給你。」
「另外三十萬呢?去哪了?怎麼也會沒有了!」
楚楚低著頭,攥著手裡的衣角,吭吭哧哧道:「……那,那你來我家好了……」
說到這,楚楚腦補了一下沈上時的話,心忽然軟了。仔細想想,人有失手馬有失蹄,沈上時再神機妙算也有失誤的時候,他畢竟是個凡人,又不是算卦的。再說,他也是為了自己才搭進去那麼多錢……
楊羽得意地挑了一下眉毛。
沈上時沒有向往常一樣嘲笑她,他又拿起一根煙,點了上,然後坐起身來,身子微微前傾,兩條胳膊撐在腿上,他看著眼前的一盆黃色小雛菊,語氣有些低沉地說道:「我對我的每個學生都說,要做到『仁、信、義』這三個字,可是我這輩子始終沒有做到。而你卻天生就做到了我一輩子都做不到的。」他向她笑了笑。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會對你負責的……大不了,以後我賺錢幫你還債啊……」
沈上時的家中,楚楚坐在沙發上聽著從竊聽設備中傳來的楊羽和梁音的聲音,陣陣作嘔。但她沒想到楊羽竟然已經發現了他們的計劃,而且還妄圖反騙回來。一旁,沈上時右手搭在沙發背上,左手次啦一下划動zippo火石,點上了一顆叼在嘴裏很久的香煙,他猛吸了一口,道:「現在後悔的話,還來得及。」他一邊說著話,嘴裏一邊冒著煙。柔和的燈光混雜著煙氣朦朦朧朧,一層淡淡的霧氣里,他的美目微眯著,潔白的襯衫微敞著領口,露出細膩白皙的皮膚,讓人看了腦海中會浮現三個字:有妖氣!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啊?」
楚楚根據沈上時的指示,和楊羽約定好在北都的一家銀行里會面,楊羽帶來了他籌得的三十萬,這三十萬里有他許多年辛苦工作攢下的錢,有他爺爺的棺材板錢,還有他從財務公司借來的高利貸。
說著,楚楚看準時機將沈上時的煙搶了過來。
「好,我的那兩百萬在我朋友的卡上,他現在在國外,明天就回來了。等他回來以後我讓他把錢匯到公司賬戶上。那我就先回去了。」楚楚對他禮貌一笑,轉過身去,向門口處走著,心忐忑不安地劇烈跳動著。
梁音的嘴巴張得更大了,發出很長的一聲「啊」,楊羽的話令她感到無比驚詫。
「你閉嘴!我可告訴你啊,這兩百萬是你的,被他們拿走的話你就一分錢都沒了!」
楚楚的手機在她手心裏震動了很久很久,然後,她輕輕按下www.hetubook•com.com了掛斷鍵,將手機關機。她轉過頭,看向從銀行里灰頭土臉走出來的楊羽和梁音。
楚楚糾結了半天才道:「那……你來我外公家住吧。」
楚楚下意識地收攏了十指,緊攥的雙手沁出了冷汗。她臉上的笑容忽然沉了下來,心劇烈而不安地跳動著,牙齒咬著唇瓣。
楊羽扶著梁音坐到沙發上,他就像是在攙著慈禧老佛爺,小心翼翼的,絲毫不敢有什麼閃失。
「現在我可以走了吧?」楚楚心裏很著急,她想快點離開銀行,找到沈上時詢問對策。
楊羽漸漸鬆開了楚楚的手,向vip銀行櫃檯作出「請」的手勢。
於是……
「等等!」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vox微型耳機中始終沒有傳出沈上時的任何聲音。
想到這裏,她得意地冷哼了一下,然後摸著自己的肚子,深情地自言自語道:「寶寶,為了你,媽媽什麼都做得出來哦!」她那雙戴著美瞳的大眼睛溫柔得好像要滴出水來。
「什麼……意思?」
楚楚茫然地看著他,戴上了耳機,裏面傳出楊羽歇斯底里的喊聲。
——喂,我外公不會這麼沒節操吧!
經過那次同沈上時深刻的談話后,楚楚想了很多,但不是關於報復那件事,而是關於沈上時。其實當幾年前沈上時席捲重來后她便有預感,她的人生會變得與眾不同,至少不會像沈上時離開的那段時間里一樣那麼平淡無奇,沒有值得回憶的東西。有很久一段時間,楚楚對童年的記憶變得漸漸模糊,可當他出現后,那些失散的畫面又變得格外清晰,色彩逐漸瑰麗而濃艷。
後來楚楚才得知,梁音並沒有借錢給楊羽,而這也令楊羽也在花樣作死大賽上拔得頭籌。
「不行,我可不想讓老爺子知道我過得這麼慘,他肯定得幸災樂禍地跟我說這是報應。」
楚楚關掉了設備,四周頓時陷入一片安靜。她靠在沙發上,頭向後一仰,靜靜地看著白色天花板良久良久。
「先生,請您冷靜一下。」
沈上時饒有深意地笑道:「你來聽聽就知道了。」說著,他拿出了竊聽設備。
「老公……老公……怎麼會這樣……」
她記得她小時候的確很粘沈上時,但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從心底總是有點怕他。不是懼怕,而是她覺得總和他保持著一種距離。他對她的態度和口氣,讓楚楚覺得他是長輩,自己是小孩,他經歷著她無法想象的事情,他與在她眼裡最害怕的那種壞人打交道,他遊刃有餘,意氣風發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而她好像永遠只是一個扒著門框遠遠瞧著他的小女孩。他們之間,存在著她一輩子都追逐不上的東西,這種東西讓他們沒法平等並肩而行,這玩意兒就叫歲月。
楚楚不敢看m.hetubook.com.com他微笑著的眼睛,因為他這樣柔和的笑並不多見,而且……太過迷人。
她想,自己最近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他,這可能不是什麼好事。現在的她有些依賴他,她無法想象自己的身邊如果沒有沈上時,她會是怎樣頹靡不堪,會被人怎樣冷嘲熱諷?最主要的,她或許都會看不起那樣的自己。
「你不會想拿到錢就走吧?這可是欺詐啊,對么?」楊羽打趣道,看著楚楚的雙眼散發出銳利的目光。
「為了保障我的利益,還是請白小姐也先把錢轉過來吧。」
「我身上這些在人們眼中的劣性是與生俱來的,也可能是因為我經歷的事太多了。或許你對此很不恥,但在我看來,這世界上沒有什麼品質是一定要被歌頌或鄙視的。所以說,這就是我。不管你經歷了什麼背叛和欺騙,都不要被仇恨所毀滅,不要失去心中最後的底線。我這次幫你,只是想讓你從這段經歷中走出去,免得以後心存不甘。至於這件事你要不要繼續下去,還是得問問你的心。」沈上時掐滅了煙頭,並對楚楚笑了笑,那笑容是那麼的溫暖。
沈上時心滿意足道:「得嘞,有你這句話,值了!」
「可你這樣我才擔心呢,每天偷偷摸摸地不知道在做什麼……我害怕你離開我。」
楚楚半張著嘴看著他,不明所以。
梁音正在醞釀情緒,但還未等她開口,楊羽連鞋都沒換就沖了進來,又氣又急地對梁音道:「我的大寶貝兒!您今天真是壞了我的好事哎!」
兩個人的目光對峙良久,楚楚感覺到楊羽抓著自己胳膊的手越來越用力。從銀行的巨大玻璃外散落進來的陽光忽而變得蒼白刺眼,涌動的人流、叫號的冰冷機械聲、人們嘈雜的話語聲,在楚楚的意識中漸漸暗淡了下來。她只是在不停地思索對策,並且等待著沈上時作出的指示。
過了好半天後,她才開玩笑道:「沈老師,看來你功力還不夠啊,這計劃讓他發現了。其實從一開始你說這計劃的時候我就在想,楊羽又不傻,怎麼可能輕易上鉤。」
「欺騙只是一種手段,有時候,謊言也是善意的,小姑娘。」
整個下午,梁音都坐在自己家裡的沙發上看電視,但她根本不知道電視里演了什麼。儘管她穿著名貴的裙子,戴著閃亮亮的首飾,卻依舊無法掩蓋住她從頭到腳的怨念。
「我怕你擔心啊,你這不懷著我兒子呢么?」
楚楚心中焦急難耐,她不知道沈上時究竟在做什麼!這麼緊急的時刻竟然消失了?
梁音半張著嘴巴茫然地看著他,頭一歪道:「什麼?」
言畢,他下車從後備箱取出一個不大的黑箱子,將箱子打開,楚楚的氪金狗眼瞬間被眼前嶄新的人民幣晃瞎了。
但是伴隨著她長大后同他的一次和_圖_書次鬥嘴,這種隔閡也漸漸地消失了,非常微妙。
梁音的語氣明顯變了,「讓我想想吧。」
「話說回來,我真沒想到梁音會支持楊羽這麼做。如果是我,我絕對不允許我老公再和那女人有來往,無論什麼理由。還有,我最痛恨的就是欺騙,別人騙你是他的問題,但如果你反過來去騙別人,就是你的問題了。我的意思是,我不願意做我最討厭的那種人,和他一樣的那種人。」
「我告訴你,沒戲!我以後絕對會裝作不認識你的!」
「放心,不會離開你的。」
沈上時輕輕敲了一下楚楚的腦袋道:「馬上你就會明白,只要你按照我所說的去做。現在你也不用有所顧慮了,楊羽已經對梁音全部坦白了。」
沈上時唇畔的笑容略有玩味:「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讓楊羽相信你。就如他所說,這計劃漏洞百出。」
楚楚坐在沈上時借來的一輛灰色賓士glk300里,看著梁音走進了銀行。如今的她已然無計可施,只得眼睜睜地看著楊羽和梁音唱著勝利的凱歌將錢塞進自己的腰包里。她轉過頭,見沈上時還悠哉地抽著煙,心急如焚地大罵道:「怎麼辦啊!他們要把錢取走了!哎你別抽了!你怎麼一點都不著急啊!沈上時!你倒是說句話啊!」
「老公……那你和她……究竟有沒有事情?」
楊羽得意地挑了挑眉毛,微笑道:「當然。那麼白小姐,預祝咱們合作愉快!」
「您好,先生,我這裏顯示的是,在半個小時以前,帳戶里的三十萬已經被提走了。」
楚楚沒有回應他,只是甩著包大步走了出去。
這時,門被一個人從外面打開了,是楊羽。
「那我沒地方住了怎麼辦?」
沈上時憂愁地嘆了口氣:「唉……老年人的一點愛好你都要剝奪嗎?好無情……」
「老婆你聽我跟你說啊。事情是這樣的,前幾天我被一幫人給捆起來扔到一片廢墟廠,是那個白月救了我,然後她就說喜歡我,想和我交往,還說自己是富二代。她以為自己偽裝得天衣無縫,可還是很多地方有漏洞。你想,怎麼可能這麼巧我被一群人綁架,又被她救了下來呢?這很明顯是安排好的。沒過幾天,這女人就要和我投資一家公司,讓我先打過去三十萬。我要先假裝被騙,給她打去二十萬,用三十萬去換她的兩百萬。如果她報警,我就先將她的詐騙證據交給警察。況且,看她的樣子是個慣犯,與人交談和拿捏分寸間很嫻熟,應該是個有案底的。」
楚楚像個小保姆一樣抱著掃帚坐在旁邊的小板凳上,沉思道:「我對於這個社會來講是不是太天真了?」
他的言外之意是,他已經看穿了她的身份,她的一切都是假的。
「你看,我是為了你——所以,你能不能借我點?」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