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沈上時悲催的相親(下)

楚楚猜到了,這貴婦是白富美小姐的母上。只是……帶媽來相親的,楚楚還是第一回看見。
「沈先生,梁老師應該都把我寶貝女兒的情況告訴您了吧,那我們也不做過多的自我介紹了。」
「是不是!你說啊!我是不是長得不夠漂亮!是不是你嫌我家沒錢!可以啊——我都可以給你的。」一邊說著,白富美小姐一邊打開錢包,渾身顫抖著將粉紅的鈔票大把大把的撒了出來。她看著沈上時的時候眼睛瞪得很大,眼旁的肌肉猙獰的抖動著。
此時,圍觀的服務員將老闆從后廚叫了出來,低聲告知老闆情況。那女老闆遇事不慌,冷靜的安排幾個店員處理這件事。過了一會,幾個身著西裝的男人將不停囈語渾渾噩噩的白富美小姐攙扶了出去,貴婦將地上的鈔票收起來后急忙隨著他們離開了。
酒足飯飽后,沈上時回到了那充滿悲慘回憶的咖啡廳。楚楚問他,你怎麼就認準這一個地方呢?沒準就因為這地兒風水不好,才會引來各種妖物。沈上時呵呵一笑道:「我要是在北都每個咖啡廳里都留下這種噩夢,我估計我得移居去別地兒了。」
沈上時的一句話點醒了同在一旁發傻的貴婦,於是貴婦慌慌張張的從自己的手提包里掏出一瓶葯,她讓沈上時幫忙按住白富美小姐,將藥片塞進了她的嘴裏。然後,貴婦拿出手機打電話:「快,你們快進來,把小姐攙到車裡去,小姐又犯病了!」m•hetubook.com.com
「唉~現在的行情屬於好白菜都讓豬拱了,您這條件您這歲數,難道還想找個清純美麗善良可愛像我一樣出得廳堂入得廚房斗得了小三打得過流氓的黃花大閨女嗎?隨便找個娶了吧,別挑啦,再挑你就只能守著你那破房子孤獨終老了。而且吧,不管你以前有多愛哪個女人,那畢竟是過去式了,眼睛要往前看啊~」
沈上時一副富貴不能淫的架勢,傲骨錚錚,絲毫不為金錢所動。「這和錢無關。」
楚楚小步跑著跟了上去,問道:「幹嘛去?」
「吃飯,補充補充體力,然後再戰!我今天要把剩下的都約出來,我就不信沒一個正常的女人!」
沈上時嫌棄的看了一眼楚楚頭上的豪豬帽子,道:「要是全天下的黃花大閨女都像你這樣,我寧可自己跟自己結婚。呵呵。還有,別看我這麼大歲數了,我到現在還保留著一顆純潔的處男心,對婚姻的態度那必須是寧缺毋濫,讓我找個人湊合過那是不可能的。」
熙熙攘攘的街上,沈上時站在垃圾桶旁邊鬱悶的一根接一根的抽著煙,一句話都沒說。而楚楚則在一旁笑的前仰後合,沈上時瞪了一眼她,道:「嘿,嘿,注意點形象行不行,張那麼大嘴,小舌頭都看見了。」
在這短短的幾分鐘里,楚楚一直沒反映過來,就連他們走後她還一直愣在原地。良久后,她對著咖啡廳門口道:「白富美小姐,和_圖_書千萬不要放棄治療啊!等你出院后我們還能做好朋友!」
——沈老師您這是賣身的節奏呀!
沈上時謙虛道:「那我可能配不上令媛。」
貴婦含笑摸了摸白富美小姐的頭髮,道:「我寶貝女兒跟我說,你給他的感覺很好。」
「咱們改天再約?」
——『等等,這情節好像在哪部狗血電視劇里見過啊!』楚楚心道。
後來楚楚和沈上時才得知,這白富美小姐曾經在上大學的時候懷了一個男人的孩子,但男人一直逼著她把孩子打了。最後白富美小姐才得知,這男人已經結婚了,還有個四歲的兒子,從那之後她便一蹶不振了。
沈上時走後,『歌星』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楚楚故作惋惜道:「真是抱歉咯~大嬸」她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背著身子,跟個螃蟹一樣橫著往咖啡廳門口走去。
貴婦得意的挑了挑眉毛,換了個姿勢開始自誇道:「那是自然。我家的寶貝女兒,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長相自是不必說,走到哪都是最閃耀的,追她的男人能排一條街。」
看到這一幕的沈上時和不遠處的楚楚都愣住了。然後,白富美小姐開始抓著自己的頭髮,一邊抓一邊哭泣:「小信,為什麼你要離開我……為什麼你要拋棄我!為什麼你要逼我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為什麼……」
就在楚楚想要上前解救沈上時的時候,她從vox微型耳機里聽到了一個低聲啜泣的聲音:「為什和-圖-書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是不是我還不夠好!是不是!」楚楚望去,只見那尊美麗無暇的藝術品的身上彷彿裂開無數紋路,『啪』的一聲,藝術品在楚楚面前突然瓦解成碎片——那白富美小姐的啜泣聲忽然轉變為凄厲的嘶吼聲,那原本白皙的臉頰此時此刻看起來是那麼的病態。
沈上時將手裡的煙頭使勁戳在垃圾箱蓋上,視死如歸道:「少廢話!走!」
「嗯,好久不見。」沈上時的目光中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柔軟,但他看不到自己的眼神。
貴婦不屑的冷笑了一下,從包里掏出一疊支票,又拿出一支鍍金的鋼筆,「說吧,要多少錢。」
「看,看情況。到時候我聯繫您……」
「進一步交往可以,但是入贅是絕對不可能的。」沈上時斬釘截鐵,他尋思著,這理由放哪個七尺男兒身上誰都沒法接受,除了那些拜金主義想入贅豪門的小白臉。所以如果他拒絕了這姑娘,楚楚的外公應該會理解他……嗯,大概吧!
其實第三個姑娘,是個好姑娘。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眉清目秀,看她的打扮,品位也不俗,氣質頗有大家閨秀的范兒。而且在沈上時給楚楚的資料上顯示,這妹子是個富二代,還是名校畢業的,是個名副其實的白富美。楚楚怎麼也想不通,為啥她都二十八了都找不到男朋友。
這時,那白富美小姐探了探身子,在貴婦耳畔說了一句話,隨後,她害羞的撇了撇沈上時和圖書,又化為一尊美麗的藝術品。
「她……有沒有葯?!或者類似於鎮定劑的東西!」老妖孽似乎明白了什麼……
沈上時站起身,一邊急促穿著外套一邊道:「剛才是楚楚的朋友給我打的電話,她說楚楚那丫頭在外面把腿摔骨折了!我得趕緊過去!」
沈上時一邊聽著電話,一邊露出驚訝的表情,不住的點著頭:「啊!行!好的!是,我馬上過去!讓她撐住啊!告訴她國家人民需要她!」
「配不配得上不是你說了算的。」她頓了頓:「是我們說了算的。不過要娶我女兒你得答應我幾個條件。第一,你必須辭掉你現在的工作,無時無刻的陪在我女兒的身邊,她讓你往東走你不能往西去。第二,你得入贅到我家,以後的孩子必須跟我女兒的姓。第三,你入贅到我家以後,不能再與以前的親戚有來往,我們這麼高貴的身份,怎麼能和那些低俗的人打交道呢?」
「好久不見啊。」女老闆先開的口。
沈上時沉思了良久后,道:「我覺得吧,男人要有一份正當的職業,如果我辭了我的工作,每天陪在令媛身邊,她總有一天會煩的。第二,入贅這種事情,我九泉之下的父母肯定是不會同意的。第三,如果我不入贅,也就沒有第三了。」
白富美小姐端坐著,垂著眼瞼,半天都一聲不吭,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從玻璃窗透進來的陽光灑落在她的身上,她就像個精緻的藝術品。而坐在她身邊的那個人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一個雍容華貴,高傲到目中無人的中年女人,戴她脖子上那條大金鏈子,讓楚楚想起了……狗鏈。
「……」
「行了,別裝清高了,多少錢你說吧,要多少我都能給你,只要你娶我家寶貝。」
沈上時洇了一口白開水,嗯了一聲。
「不用了,我去就行了,您趕緊回去陪師娘吧。」旋即,沈上時又一臉歉意的對『歌星』道:「阿姨,真不好意思了,我得趕緊去醫院看看我侄女去。」
外公一聽,臉色大變,急忙道:「那……那我跟你一起去!」
「剛才那大嬸實在太搞笑了,唱著最炫民族風跳騎馬舞,我外公辦事實在太靠譜了,找這麼一個老奇葩來配你這個老渣男~你說,你要是娶了他,是叫他媳婦啊還是叫他娘啊!我真得給我外公點個贊!」
「……純潔處男……心……」
白富美小姐伸出手臂探過身子要抓住沈上時的衣服,還好沈上時身手敏捷,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往後退去,白富美小姐抓了個空,但她依舊隔著桌子不停的去夠沈上時,她一邊抓一邊哭喊道:「你別離開我好不好……我求求你,別離開我……」
不過楚楚真想衝上去抱著貴婦的大腿說:土豪我們做朋友好不好嘛!
「令媛給我的感覺也很好。」
而當她想過去吐槽一下沈上時的時候,卻發現沈上時和咖啡廳的女老闆四目相對,持續了良久良久,窗外的夕陽落進了兩個人的目光里,他們看彼此的眼神都像是久別重逢的故人,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