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沈上時的初戀

「喂!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呢!」
楚楚知道,他很在乎這個女人。
仔細想想,和沈上時住在一起的這段時間,雖然倆人總拌嘴,但是她還是很快樂,彷彿找到了小時候的感覺,她也觸碰到了真正的沈上時。
「我說過嘛,等你死了以後我燒個穿比基尼的姑娘給你送過去~」
他親吻了一下她肉嘟嘟的臉頰,低聲道:「好啊,我的小乖乖。」
楚楚失落又無奈的笑了笑,她還是為沈上時感到開心,因為在她心中沈上時是個好男人,上天應該會賜給他一個好女人,陪伴在他身邊,照顧他,愛他。
小山坡上,還是五歲的楚楚因為和沈上時練習打拳而累得躺在他的腿上睡著了,她躺在他懷裡,看起來是那麼的嬌小。他遙望著遠方的夕陽,淺淺的夕照將他側面的陰影勾勒出漂亮的弧度,那雙好看的雙眸中流動著溫暖的色澤,他低喃道:「幾十年以後,這裏的風景是不是還會像以前一樣呢……乖乖。」他像是被自己的話逗笑了,於是無奈的笑了笑,並摸了摸楚楚的短髮。楚楚的髮絲像是新生兒的毛髮那樣細軟,在他的指間中很溫順。
「本來是想和她一起吃晚餐的,可是怕你迷路啊。沒準我倆就因為你好不成了,怎麼辦,你得賠我個媳婦啊。」
「小叔……你在說什麼?」楚楚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在沈上時的懷裡翻了個身,然後抬起大大的眼睛看向他。
他的語氣像是在嘆息,可唇邊的笑容依舊很溫柔。「是和-圖-書啊……那個愛哭鬼長大了啊。」
「去吃漢堡吧怎麼樣?」
沈上時挑眉嘆息道:「唉,沒辦法,沒人願意要我啊~」
「你……你怎麼會在這!?」
「你以為你畫個漢堡就不餓了嗎?」
楚楚猛地轉過身,她半仰起頭,驚訝的看向眼前的那個人。櫥窗的暖光灑落在了他微笑的臉頰上,看起來是那麼溫暖。
楚楚已經不止一次做這個夢了,可是她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沈上時,因為她覺得,最美好的回憶還是留在夢裡吧。
沈上時緩緩直起腰,他挑起眉頭,笑得很美很妖孽。他的臉近在咫尺,楚楚的臉突然紅了。第一次那麼近的看著他的臉,可以看到他如玻璃球般的深棕色眼底。
但是她還是有一點點的不舍和遺憾,雖然她並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就像她高二開學那天看見沈上時站在講台上對他笑的那一刻,她儘管知道自己未來的兩年中會在悲慘和喜聞樂見中度過,但她依舊很開心,只要她一面對沈上時,她的心中就總是有這樣強烈的百感交集。
三個人,兩杯咖啡。楚楚端著眼前的白瓷杯,呼呼地吹著卡布基諾的泡沫。她時不時的撇向一直沉默不語的兩個人。他倆總是寒暄幾句,聊幾句便不說了,開始默契的彼此緘默著。楚楚不明白,為什麼沈上時在面對坐在對面的這個女人的時候,眼神總是在不經意間流露出溫柔,眉宇間也沒有玩世不恭的輕挑,他在沉默不語的和_圖_書時候,好像也在凝神等待著她說話。雖然他在同她聊天時努力表現出很輕鬆的樣子,像以前一樣毒舌兩句開開玩笑,但搭在椅背上的那雙緊攥的拳頭還是將他內心的緊張暴露了出來。
黑夜像潮水一樣漸漸涌了上來,湮沒了寸寸天光,一輪明月緩緩升上天空。街邊的路燈次第亮起,街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一張張陌生的面孔經過楚楚的視線。天大地大,她竟然誰也不認識。她忽然意識到,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那個她一轉頭就能無時無刻看到的人,更沒有能拉著她的手讓她免於苦難,免於孤單,免於不安的人,從出生到毀滅,她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扮上叛徒的角色,只有她和她的第二人格可以相依為命。如果哪天第二人格也走了,就證明,女蛇精病痊癒了。寒風呼嘯,冷得楚楚縮了縮脖子。
「是吧?我就說嘛~」
「那就去吃漢堡王好了!!」一提到吃的,楚楚的雙眼立馬冒著金燦燦的光,將方才的話題拋到九霄雲外了。
那一天晚上,楚楚做了一個夢。夢境中夕陽西下,天邊染著斑斕旖旎的晚霞,空氣中飛旋著炫目的金橘色幻彩,就連山坡上的樹葉和花草都披上了一層晶瑩的金橘色,在風中輕輕搖動。
「是啊,那又怎樣?」
「你還是這樣,總沒個正形。」她的杏眼中含著笑意,語氣卻透著凄涼的無奈。女老闆的樣子很普通,臉龐很小,鼻樑有些塌,襯得她那雙杏眼格外的大,烏黑的長發https://www.hetubook.com.com懶散的束了起來。她笑起來的時候臉上有一對很可愛的酒窩,給人一種非常奇妙的親近感。
「喂!你不是想去做人家的第三者吧!人家女兒都會打醬油了啊!破壞別人家庭是要遭報應的啊!你能不能別那麼死心眼在一棵樹上弔死?!」
原本鬱悶又失落的楚楚在看到沈上時的那一瞬,心裏忽然就被他點亮了一束光,每次都是這樣,沈上時總能在恰到好處的時間地點出現,說了一句恰到好處的話,瞬間讓她溫暖起來。現在的楚楚就像站在櫥窗里被燈光烤得暖烘烘的皮卡丘。
女老闆回頭看向楚楚離去的背影,又轉身對沈上時笑道:「你侄女好可愛。」
後來楚楚才得知這女老闆就是沈上時一直魂牽夢縈念念不忘的初戀。她的姓氏很特別,姓凌,名為子衿。她曾是沈上時的大學同學,也是他唯一交往過的戀人,後來沈上時父母過世之後,他要去服役。後來沈上時成為了特種兵,常年在外執行任務,他並沒有兌現服役三年就回來的諾言。凌子衿等不下去了,向沈上時提出分手,又在兩年後結婚,和丈夫一起開了這間咖啡廳,現在她的女兒已經要上小學了。
「為啥?」
那是第一次有人看透了沈上時的內心。
她在玻璃上哈了一口氣,一筆一筆地畫了個大漢堡。
——因為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要一直在你身邊,拉著你的手,帶你回家啊。
楚楚笑著,從他身後攬住了他的脖頸,將下巴放在他的和*圖*書肩膀上。
楚楚看向身旁亮著暖光的商店櫥窗,隔著一層玻璃,她將額頭貼了上去,仔細的觀賞著櫥窗里立著的巨大黃色皮卡丘玩偶。楚楚對它笑了起來,像個歡樂多的弱智兒童。
「我在想,你什麼時候長大啊。」
在偶遇這女老闆之後,沈上時將和最後一位妹子的約會推遲了。那女老闆還開玩笑道:「怎麼沈大帥哥也列入到相親的行列了?」
「突然想起來你會迷路,就趕緊跑了出來,知道你走不遠,就順著這條街找你。」說著,他摸了摸扣在楚楚頭上的豪豬大帽子。
聽到這消息的楚楚猛地沖了過去揪住他的脖領子,沈上時被她壓得向後一傾,老腰差點沒斷了……
「小叔。」楚楚也望向那片夕陽。
沈上時含著笑容拉起了她的手,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問道:「回家吃還是找個飯館吃?」
「那……你不和她敘舊了嗎?」
於是,楚楚很識相的對沈上時說,她的朋友找她有事,先自己回家了。
「為什麼你總是無所謂的樣子,明明心裏很難過吧。」楚楚的話說到了他的心底,在那麼一個瞬間,沈上時漆黑如墨的雙眼忽然暗沉了下來。
楚楚剛一出門她就後悔了,因為她根本不知道回家的路,但她又不能回去打擾沈上時和咖啡廳女老闆敘舊,於是楚楚只好順著這條街逛。
沈上時想叫住她,卻沒有開口。
「不行,我一定會死在你後面。」
暮色四合,燦爛的晚霞鋪滿天空,一層淡淡的暖色鍍在三個人的面頰上,塵埃在空氣中https://m.hetubook•com•com靜靜遊走,飄滿咖啡香氣的店裡播放著慵懶唱腔的西方爵士樂,這一瞬,讓人的心中有莫名的寧靜。
「把你吵醒了?」
楚楚坐起身來:「沒有啊,我其實早就醒啦。不過每次我在這裏睡覺的時候你都會說這句話,為什麼呢?」
她一邊走一邊想象沈上時如果真的和那個女老闆在一起,他會怎樣對她。沈上時是個對待愛情那麼認真負責的男人,雖然這聽起來好像有點可笑,因為在這處處逢場作戲虛情假意的世上,他還出淤泥而不染的抱有一顆赤子之心。他一定會把她捧在手心裏吧。那麼從此以後,他和自己會不會漸行漸遠呢?是不是,再也不能像現在這樣了?
「我們以後每天都來這裏好不好?看看幾十年以後,這裏還是不是和現在一樣美。」
這時,她聽到自己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一聲,她打開雙肩背書包,翻了翻,卻沒找到一毛錢……她果然忘記帶錢包了,為今之計她只得等沈上時敘舊后再管他借點錢去吃飯。於是,她繼續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
「嗯?」
沈上時用湯匙攪拌著咖啡,若有所思地嘆了口氣道:「是啊,還特別不讓人省心呢。」
「啊,這一拳很有力啊。」
「其實我已經長大啦!看!」說著,楚楚用力給了沈上時一拳,卻被沈上時穩穩的接住了。
清晨,楚楚剛從床上爬起來就見沈上時在電話里對外公說,不用再給他安排相親了,他已經找到喜歡的人了。
沈上時對楚楚說這些的時候,依舊是用輕挑而滿不在乎的語氣。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