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楊羽你是來作死的么

「對了,聽說沈上時不僅是你的導師,還是你小叔啊,當初你能進十二中來實習帶高三就是沈上時求校長安排的。什麼樣的老師教出什麼樣的學生,真是——那個什麼仗人勢。哎呦那個字我都不好意思說出口。」孫雅莉一臉刻薄,扭著身子說道,可能是因為她真的急了,所以臉上的那坨高原紅也越加的濃郁。
「這……」眾人面面相覷了良久,有些人看校長是和沈上時站在一邊的,況且還有當事人作證,便沒人能再說什麼了。
沈上時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右手食指抵著鼻尖,眼神深沉,不知在想些什麼。
楚楚看著楊羽不知所措的樣子,心中暗喜。她真的想把那句至理名言送給他: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沈上時笑了一下,是被楊羽逗笑的。忽然間,他站了起來,雙手撐著桌子,半眯著雙眼質問楊羽:「有句話叫空口無憑,以你的智商可以理解這成語的含義么?沒證據你跟我這廢什麼話?!」最後那句,是吼出來的,沈上時強大的氣場頓時震住了所有人,那鷹準般的目光彷彿銳利的匕首般,直直瞪著楊羽,楊羽被他吼得一哆嗦,在場的人們也愣住了。
楚楚心想,沈老師您面兒可真大!校長都能幫您辦事……呃,老妖孽該不是抓著校長什麼短兒了吧?
「校長……您怎麼……」看見地中海校長將沈上時所謂的證據帶了過來,孫雅莉立馬傻眼了。
「孫老師請您自重!」
楚楚對楊羽作https://www.hetubook.com.com出親切的笑容,目送他離去。
就在沈上時要毒舌孫雅莉的時候,一個清亮而倔強的聲音打斷了沈上時。
「沈上時,你現在還有話說么?來啊,像剛才那樣跟我叫囂啊。哈~」孫雅莉抱著臂扭著身子一臉小人得志的樣子,嘲諷沈上時。
這時,楚楚急忙大步走上前去,用懇求的語氣的對眾人道:「請等等,拜託你們,再等一等,沈老師絕對能拿出讓各位都信服的證據!如果領導們輕易對凌曉晨于亮張笑笑他們三人下定論,傳出去豈不是會有損學校形象?請再給沈老師一些時間吧,求你們了。」說著,楚楚對眾人九十度鞠躬,以表誠心。
「沈老師!我們真的沒有!于亮,笑笑你們丫倒是說句話啊操!」凌曉晨氣急敗壞的喊道,又扯了扯身旁的于亮和張笑笑。張笑笑仍舊不動聲色,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而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的于亮忽然抬起頭,語氣低沉到嚴肅的程度,對凌曉晨堅定道:「要相信沈老師。」
「那楊老師,下次再做指認這種事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草率呢?」沈上時輕挑的目光變得越加鋒利,語氣也越加強硬。「你說,如果要是這三個孩子因為你的這句話而被開除,他們的前途是不是由你來負責?!嗯?!」
凌曉晨聽到林同學的話,不顧場合,開心的擁抱住了林同學。楚楚趕緊跑過去拉開了凌曉晨,在他和-圖-書耳邊低吼道:「注意影響!」
——看來這倆人以後的日子好不了了,唉。楚楚對楊羽的背影故作惋惜的嘆了口氣。然後,她轉頭看向沈上時,沈上時沖她做出了一個『耶』的手勢。
沈上時悠哉的對孫雅莉道:「孫老師,如果您覺得這姑娘的證詞還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再叫四名證人來,現在那些社會青年就在學校旁邊的警察局,不巧,我和管理這片兒的警長鄭北馳有點交情,可以應您的意思讓鄭北馳把那幾個人帶來,各位,你們的看法呢?」
楚楚定睛一看——我擦,這不是地中海校長么?
女孩看著激動不已的凌曉晨,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
「那凌曉晨他們三人不也是空口無憑么?」在沈上時的面前,楊羽瞬間弱勢了下來,他的話語聲有些微微的發顫,雙拳不由自主的握緊了。
「沈老師,可能我沒聽清楚,是誤會,誤會。」楊羽迅速為自己解釋道。
「啊,誤會嗎?可聽你剛才那麼堅定的語氣,不像是誤會啊。」他挑著一邊的眉毛,戲謔般的說道。
楊羽微笑著向孫雅莉的方向走了過去,楚楚驚訝的目光一直定在他的身上,順著他往前走而移動。
接著,林同學將今天發生的來龍去脈連同細節都說了一遍,並對凌曉晨作出由衷的感謝。
楚楚看向楊羽,他的臉色……很不好看,有一種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的羞愧和尷尬。這時,沈上時走到忐忑不安的楊羽身旁,輕輕的笑了笑。hetubook.com•com
楚楚的聲音不自覺的提高了分貝,她在微笑著,但那雙緊緊盯著孫雅莉的眼睛卻冒著寒光。
急得抓耳撓腮的凌曉晨見了那女孩,彷彿看見了希望般,雙眼忽地亮了起來。
尾隨他來的還有一名眉目清秀,留著清爽短髮,穿著別校白色校服的女學生。
看到楚楚如此舉動,有些老師表示可以再等等,而有些老師已經不耐煩了。楚楚抬起頭,看見孫雅莉正恨恨的瞪著自己,她慌忙躲避開孫雅莉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基本沒可能留在十二中了。
半響后,楚楚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平和。「孫老師,不管校長是跟我外公好還是跟我小叔好,這些都是他們的事情,和我無關,試問是我在學校仗勢欺人還是我小叔仗著和校長的關係做什麼有利於自己的事情了?」楚楚銳利的目光掃了一下眾人瞠目結舌的表情,旋即目光又定在孫雅莉的身上。「再說,最後定實習生名額也不是您一人說了算,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最後一句,作為一個老師,請您用詞的時候過過腦子!」
「她,她,對,就是她,我們今天救的就是她!」凌曉晨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他大步沖向那女孩,搖著她的肩膀道:「今天早上你被搶劫了,是我們救的你,對吧!」
「什麼證據?」
這時,凌曉晨急了,對眾人喊道:「沒有!我們沒有說謊!我們打架可以承認,但是我們絕對沒有說謊!」旋即,凌曉晨對楊羽罵道:「你丫和*圖*書別他媽血口噴人!」
「孫老師請您尊重他人!」地中海校長眼神一凜,呵斥了一聲孫雅莉。孫雅莉頓時氣餒,閉上了嘴。
孫雅莉在沈上時面前一直都吃虧的,她只能將矛頭對向楚楚,用來撒氣。她一副不可理喻的樣子對楚楚道:「你一個實習老師跟這起什麼哄?是不是不想留在十二中了?要是不想留你就說一聲,這麼大人了,怎麼連人都不會做?」孫雅莉冷嘲熱諷道。
「十二中的老師你們好。」林同學微微服了下身子,向在場的人打招呼。
「同學,你先冷靜,冷靜。」一位女領導對凌曉晨擺了擺手。
「你有證據么。」沈上時抬起眼睛看向楊羽。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一個低沉嚴肅又夾雜著怒氣的聲音打斷了孫雅莉的話。會議室的大門被一個人推開了,一雙鋥亮的皮鞋踏入了進來,然後映入眾人眼帘的是——足以晃瞎所有人的光頭,不,確切的說是禿頂。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孫雅莉想說狗仗人勢,於是氣氛更加不妙,尷尬中揉雜著一觸即發的憤怒。
在場領導們的態度起初還是對不良少年三人組的行為是好是壞還有待商榷,對下結論也是猶豫不決,但現在楊羽這麼一說,局勢瞬間反轉,領導們的心裏也有些數了。
這倆人好像……一個是要吃人的大灰狼,一個是只能任人宰割的小綿羊。
「那楊老師的意思是,于亮,凌曉晨和張笑笑在說謊?」年級組長問道。
「嘿,你算哪根蔥敢這麼說我!和圖書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開除了?!你——」
楚楚心想,不可能,儘管凌曉晨他們是愛在校外惹是生非,但他們絕不可能說謊。難道楊羽這傻逼又為了抱孫雅莉的大腿而在這胡謅了?這廝以前沒少給孫雅莉獻殷勤。
「好了,這件事到此結束了,明天早操|我將這件事的結果宣告于眾。孫老師,楊老師,請二位到我辦公室一趟!」地中海校長瞪了孫雅莉一眼,便走了。孫雅莉臉上的那兩坨腮紅很鬱悶的耷拉著,也悻悻的跟著校長走了出去。
「可校長——」
「不好意思,我說得有點唐突了。今天我上班來的路上看見了凌曉晨于亮和張笑笑在打架,我本想過去呵斥他們住手,但孫老師制止了我,讓我趕緊去學校,事情交給她處理。」
「孫同學,你把今天的事情從頭到尾如實說一遍吧。」
「我們沒有理由等你所謂的證據,不要再做無謂的事情來拖延時間了,學校領導們的時間非常寶貴,你沈上時可耽誤不起。」孫雅莉又轉頭對領導們恭敬道:「各位領導,我覺得有楊老師這個證人在,已經足矣說明了一切,不必再需要什麼證據了,請各位簽署意見吧。」
地中海校長看了眼沈上時,對眾人道:「啊,我是應沈老師的要求去帶林同學來的。」
沈上時挑起一邊的嘴角,而後看了看手錶道:「證據應該馬上就到了。」
「孫老師!」
楊羽和孫雅莉交換了一下目光,並得意的揚了揚眉毛道:「是的。」孫雅莉滿意的對他笑了笑。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