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沈老師是好老師

陳彤說了句謝謝老師后便走了。
這時,學生會會長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對沈上時道:「沈老師,校長說一會讓您上去講話,請您跟我來主席台前吧。」
台下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天空彷彿有烏鴉『啊,啊』的飛過……楚楚的嘴角抽搐了良久,良久……
沈上時嘆息道:「完了,我的無良老師形象毀了~~」
「啊~這個嘛~我只想說兩個字。」
「噗!」楚楚使勁捂著嘴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憋得差點吐血。
「放心,大家沒因為這件事就認為您變得有良了。說實在的,我是頭一次看你發那麼大火兒,想不到您老脾氣還挺大。」
楚楚也笑了,是很滿意的那種笑,彷彿帶著光澤。「對,我永遠都沒法做一個自私的人。」
沈上時搖了搖頭,無奈的笑道:「你啊……吃了這麼多次虧還不懂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台下的掌聲『嘩』的一下響起。楚楚看向凌曉晨于亮和張笑笑,他們身邊的同學正調侃他們,他們還顯得有點不好意思,張笑笑還傲嬌了~
沈上時走到飲水機旁,彎腰接了杯熱水,隨後遞給楚楚,道:「慢點喝,燙。」
「我說正經的呢,人家可是清華數學系畢業的,為了夢想才委身於十二中當老師的,而且人家長得好看,聽說還特賢惠。不過嘛……他就是痔瘡特別嚴重,那天我上完洗手間看見他偷偷摸摸的扔了一衛生巾在垃圾桶里……」
嘖,老妖孽還挺貼心。楚楚這麼想著。
「這個毋庸和*圖*書置疑啊~不過您一開始就讓校長去找那被救的林同學了吧?那您後來還跟孫雅莉扯那些做什麼?」
說到這,楚楚悲哀的長嘆了口氣。「沒辦法,事出突然,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凌曉晨他們三個人被開除吧,我只能盡我綿薄之力幫他們,而如果我違背良心,不去做任何事情,那我即便留在這裏,今後也會一直帶著愧疚,還不如不做老師。你不是說過么,不能保護學生的老師就不能稱之為老師了。」
「解散!」說罷,沈上時像美國大兵一樣敬了個禮,徑自走下主席台。
楚楚捧著熱水道:「唉~大家現在都在說,今天沈老師生氣了,沈老師好可怕啊,沈老師一臉正氣的真是破天荒啊。」
沈上時的老臉頓時耷拉下來了。他平生最煩跟個領導似的在主席台上面對幾千口人講話了,當然了,他不是因為害羞,而是他嫌麻煩。
當時學生們聽了后再次感動得差點流淚。
沈上時見楚楚來了,指向旁邊的椅子道:「楚楚,你先等會。」
校長走下了主席台,沈上時慢悠悠的走了上去。他撩起敞開的大衣,插著褲兜,微微彎著腰,試了試麥。台下一片鴉雀無聲,全校全體女生睜大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看向台上的沈上時,雙眼冒著亮光。
沈上時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道:「看來我沒白教你那麼些年。對,我從一開始心裏就有譜,後面那些話是為了拱她火兒,我就是想讓她在眾人面前失態,但我真沒想hetubook.com.com到中途會殺出個楊羽來,他真是自討苦吃跑這來送死了。他還故作聰明的想幫孫雅莉說話,不自量力。」說著,沈上時不屑的挑了一下嘴角。
學生們已經排好整齊的隊形了,沈上時站在四班的隊伍後面,對身邊的楚楚道:「當班主任可真不容易,每天還得陪著上早操。你說我為了多賺這一千塊錢容易么。」
沈上時端著茶杯愣住了,因為他似乎看見了陰笑著的楚楚身上冒著黑煙……
「老師,我這幾個公式總背不下來,怎麼辦?」
中午午休,楚楚裝好學生喊了聲「報告」便推開高二物理辦公室的門,裏面只有沈上時和四班的一名女學生陳彤,看樣子沈上時在給她講物理題。
「公式背不下來啊……沒事,只要你記住基本公式就行了。我跟你講啊,我當年考試的時候從來不記公式,都是到時候現推,有什麼不懂的問題來問我,老師的電話二十四小時開通,行了去吧。」
楚楚恍然大悟,佩服道:「您真是高。」
做完操后,地中海校長落落大方的走上了主席台,將麥往下調了調,咳了一聲道:「啊,昨日我校高三四班凌曉晨、于亮和張笑笑因在校外打架被德育處主任孫雅莉發現,經證實,當時一名女高中生被搶劫,凌曉晨、于亮和張笑笑見義勇為,與不法分子頑強鬥爭,最終取得勝利!特此表揚——」地中海校長講話時陰陽頓挫,語速緩慢,聽著非常有意思。
而後,楚楚努和-圖-書了努鼻子道:「不對啊,我怎麼覺得有點黃鼠狼給雞拜年的意思啊,一股陰謀的味道。」楚楚狐疑的打量著背著手弔兒郎當往那一站的沈上時,道:「您後邊那句話和前面的話特別違和,怎麼聽也不像想撮合我倆,難道……」楚楚恍然大悟,而後信誓旦旦道:「放心吧沈老師,我不和您搶男人。」
一聽到沈老師要上台講話,台下的學生們鼓得更加起勁兒了,這次的掌聲明顯比前兩次的熱烈。不良少年三人組這事傳的人盡皆知,學生們對沈老師的愛簡直如江河般濤濤不絕。尤其是沈上時大戰孫雅莉這一段,一時之間各種版本傳得神乎其神,幾乎都要把沈上時神化了。
楚楚白了他一眼,故作驚訝道:「呦喂~~我還沒看出來沈老師您也那麼八卦啊。」
「不過,她罵我那句,我就先忍了,以後有機會再還吧,我這人再怎麼白蓮花,還是懂得睚眥必報的。」
沈上時點上一根煙,半眯著美目道:「要是怕被開除,我還怎麼面對學生。」
「你這真的是誇我呢?」
沈上時洇了一口茶杯里的茶,道:「今兒孫雅莉那德行實在太拱火了,唉,年輕時那點脾氣到現在還改不了,看來我修鍊得還不夠火候啊~」
突然間,學生們掌聲雷動!而後化作鳥獸狀轟然散開。
「我更慘,一分錢拿不到還得跟這挨凍。」
沈上時促狹道:「對了,我看五班那班主任對你不錯啊,那天我還看你倆一起吃午飯來著,你是否考慮考慮?」
https://www.hetubook.com.com楚走過去,抽出一張紙巾開始擤鼻涕。一旁,沈上時忍無可忍的白了她一眼;「能小點聲么同學?」
現在有他在身邊,他會用一生一世,來守護她的純真無暇。
「起初,我們因沒有證據,僅憑三名學生的一面之詞險些誤會他們,幸虧有沈上時沈老師提供證人,才將此事查清。首先我要表揚沈老師明察秋毫,並對學生的不拋棄不放棄,一視同仁。其次,實習生楚楚也在這件事起了良好的作用。」
楚楚咧嘴一笑,對沈上時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事後,雖然楚楚並不知道校長和孫雅莉還有楊羽說了什麼,但看他倆那鬱悶的表情,估計是挨了校長的一通罵。楚楚一直覺得楊羽是個聰明的男人,至少比經常賣蠢的自己聰明,但他竟然會總在關鍵時刻做傻事,楚楚想看來自己是真正的大智若愚,而楊羽是實實在在的大愚若智。
台下眾人凝神聽他即將說的話。
「不不不,我覺得男人還是要有點血性的,您平常那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看著挺不招人待見的,剛才那混不吝的氣勢帥極了,必須好評。」說著,楚楚豎起了大拇指,讚許道。
沈上時白了她一眼:「小兔崽子怎麼那麼不知好歹,我是在為你的後半生考慮,你每天上班跟我一起走,下班跟我一起回的,你還想不想嫁人了?」
「沈老師,上次我們看您帶著四班和五班的學生們打球,您技術夠高的啊,要不要考慮進學校的老師籃球隊?還能代表學校到區里比賽呢hetubook.com.com。」
據四班中的探子說,在上午不良少年三人組那件事過後,一名和沈上時走得很近的教五班的男語文老師私下問沈上時道:「他們再犯事怎麼辦?你總這麼袒護他們,就不怕被開除?」
這回,輪到楚楚不好意思了,臉唰的一下紅了。她從小到大雖然成績優異,但她也從未被校長在全校面前表揚。
「不過你這次的表現也很好啊,幫我拖延時間了。可你有沒有想過,你今天說那些話就是明著跟孫雅莉叫板,你不想留在十二中了?眾所周知,校長怕老婆啊~」
「現在,我們來有請沈老師上台講話!」
沈上時揣著黑色呢子大衣兜正和一名年輕的體育男老師有說有笑的往操場上走去,楚楚和五班英俊的班主任邊走邊聊,尾隨沈上時之後。
「好,回見。」
翌日上午,春日陽光穿過蒙在天上的一層稀薄霧靄,灑滿十二中操場的每個角落。操場上的大喇叭里滋滋啦啦的唱著運動員進行曲,學生們成群結隊慢吞吞的從教學樓里走到操場上。
沈上時揉了揉短髮,玩世不恭的笑道:「唉,我現在年紀大了~偶爾和學生們打打籃球還可以,去校隊什麼的就免了吧~我可經不住平時的訓練~」
楚楚抱歉的笑了笑。
年輕的體育老師笑得很粗獷。「瞧您說的,您瞧著比我還年輕呢。得,不跟您聊了,我得趕緊上主席台主持早操了。」
「皇上不急太監急,我覺得孫雅莉最近看您的眼神不太對,您也可以考慮考慮自己的後半生了。」楚楚一本正經的對他點了點頭。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