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舅舅

「我不問!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還有什麼可說的?我今天是來要我媽那份錢的!。」
「你敢踢我?!」
「還用我指名道姓的說,梁悅清是畜生嗎?」
「……」
「她是不能把你怎麼樣。」一個慵懶而事不關己的聲音橫插了進來。「古話兒說的好啊,禽獸有知而無義,人有氣有生有情有知且亦有義,所以,三姐是人,而你。」他的聲音忽然變得冰冷而鋒利。「是畜生。」
「你還把他當爸爸嗎!你別忘了,你他媽根本不姓梁!我爸收養你已經對你仁至義盡!你關心過他嗎?你照顧過他嗎?你一年中回來幾趟?」
沈上時淡定道:「沒事,就是腰又扭著了。」
大姨推開攔著她的大姨夫,噙著淚道:「你唯一的女兒,梁音,是老爺子老太太看大的,你從來沒管過她,那時候媽身體不好,照顧她不容易,你為了梁音也該報答爸媽吧?」
舅舅連滾帶爬的站了起來,對沈上時怒吼道:「這家誰說我都輪不到你說!你個外人瞎他媽攙和什麼!我告訴你,你休想從我家拿走一分錢!」他這麼吼著,卻不敢再上前。他知道沈上時是軍人出身,論歲數,論身手,他都不是沈上時的對手,而且,他還稍稍有點懼怕他。
「少他媽給我廢話,我沒跟你說,我在跟我爸說。」
楚楚的媽媽搖了搖頭,道:「不是爸故意不讓媽去的,不可能,爸根本不是這樣的人,他現在就在這,你自己去問問他。」
「我他媽壓根就和-圖-書沒想要他錢,我要我媽那份,我可是我媽親生的吧?」
媽媽點了點頭,道:「好,既然這樣,我把話撂這,第一,你拿不走一分錢,第二,你以後再也別想見到爸媽,只要我活著,就不會讓你胡作非為!」
一個微弱的,顫抖的聲音從角落裡冒了出來,聲音不大,卻蓋過了大姨吵嚷的喊聲。楚楚轉頭看向媽媽,她低著頭,好像在落淚。
舅舅凝視著她,沒有說話。
「哥你不能這樣。」
電光火石間,楚楚的媽媽掄圓了手臂『啪』的一聲給了舅舅一巴掌。楚楚雙手掩著嘴巴,倒吸一口冷氣。在突如其來的那個響亮的巴掌聲中,病房裡突然萬籟俱寂,這種沉重而驚愕的寂靜將媽媽啜泣的聲音也覆蓋住了。
「你非這麼做不可么?」媽媽的語氣忽然淡定了下來。
媽媽的嘴唇不停的抖動著,淚水在她張口的那一剎那瞬間崩潰,奪眶而出,她的聲音由強弩的平緩忽然變成了嘶喊,「爸媽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兒女之間的爭鬥,他們想看到咱們幾個還能像小時候一樣!而我,只想讓他們開心!只要他們幸福的安度晚年,我做什麼付出多少,最後能得到什麼,根本不重要!你到底明不明白啊——」楚楚剛要上去安慰媽媽,媽媽便衝到舅舅前面,拽著他的脖領子使勁搖晃。「難道你就不能讓爸爸開開心心的多活幾年嗎?非要氣他嗎!非要把這個家弄得雞犬不寧嗎!」
大姨毫不懼怕的往他面前沖,「hetubook•com.com你抽啊!你來啊!我看你敢動我一個試試!」
「再說我抽你信不信?」舅舅急了,他瞪大了雙眼狠狠的瞪著大姨。
「你他媽說誰是畜生?」舅舅將矛頭一轉,對準了沈上時。
舅舅不敢看媽媽,只是甩開了她,冷聲道:「他不是我爸,是你爸,活不活跟我沒關係!」
楚楚心道,沈老師您下手,啊不,下腳怎麼那麼黑!
面對氣急敗壞的舅舅,沈上時仍舊面帶微笑,「我是梁華尚的兒子,我老爸的事兒,我就該管!」後面那句話,聲音不大,震懾力卻極強。
「我知道!我知道小時候你最疼我!但是今天這事我不能不說!」媽媽頓了頓,目光直直的看向舅舅。「這個家這麼多年了,每個人什麼樣子我都清楚,一個個明爭暗鬥,心裏想的什麼我也知道!但是我為什麼不去爭不去搶,也不和你們斗,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告訴你,梁音就是你的報應,你還別不信,我把話放這兒,她以前好好的一個姑娘,現在整容整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還他媽嫁一窮鬼,你就等著贖罪吧!」
還未等他出手,沈上時便背著手抬腿反踢向舅舅的臉,這一腳,可比用手抽得疼。舅舅被他踢得倒在了地上,他捂著臉,嗆咳了幾下,竟然吐出了一顆牙!
於是,楚楚趕忙給他順氣道:「是是是,您消消火,彆氣壞您身子~~那一腳可真夠狠得,您怎麼樣,腿沒事吧?」
「我*你算哪根蔥敢說我和圖書!」話音未落,舅舅抬手就要抽沈上時的臉。
「你說什麼呢,你再說一句我聽聽?」大姨的聲音由於憤怒在劇烈的顫抖,一旁,大姨夫試圖讓她平靜下來,卻仍是徒勞。旋即,大姨提高了嗓音,面紅耳赤的對大舅怒罵道:「梁悅清你丫不是人!你自己說說你這話是人說的么?盼著你爸死?天底下就除了你之外就沒有這麼不孝順的兒子!你總有一天會有報應的!」
「你還有沒有良心!有沒有良心!媽媽嫁過來的時候你才一歲,媽說那時候家裡窮得揭不開鍋,她身體不好,又要在家照顧你,全都是爸爸一個人出去打好幾份工來賺錢才能養活你和媽!在我的記憶里,新年的時候只有你有新衣服穿,家裡僅有的肉也是只給你吃!你生病是他帶你去醫院,你在外面受欺負是他幫你去打回來!他跟你親爸有什麼區別!你就不能念念舊情么?」
沈上時看著門低聲罵道:「什麼東西。」
舅舅說話的語氣也充滿了戰爭的硝煙味。「我只記得我長大后他看我不順眼,把我送去鄉下插隊,他那個人你也很清楚,他要想治誰跟玩兒似的!你知道我在鄉下受了多少苦嗎?還有一次清明,我跟媽都說好了清明的時候要回老家看我親爸,那時候你還小,得肺炎,你爸就非不讓媽走!當時我在火車站一直等到半夜,我竟然想不到,媽真的沒有來。」舅舅哭笑不得的笑了一下,有些悲哀的無奈。
而歸根結底,最終受到傷害的人只有一個m.hetubook.com•com人,那個人便是外公。楚楚看向外公,外公的神色以凝重為底,上面覆著一層厚厚的悲涼。
舅舅不屑的冷哼道:「你能把我怎麼著?你能把我怎麼著?我連媽都可以不認,你這個同母異父的妹妹我一樣不放在眼裡!不管小時候咱倆感情有多深,從今天開始,我沒有你這個妹妹!」
舅舅狼狽的捂著臉,點點頭,道:「好,小子,你丫有種,我今天不跟你計較,但是這事兒不會完,你今天這巴掌早晚我都會讓你還!不信咱們走著瞧!」而後,舅舅轉過身,對眾人道:「還有你們!都他媽給老子等著!」說罷,他便摔門而去。
「再說,無能的人才只會盯著父母的錢,父母辛苦一輩子賺的錢是用來給他們自己享福的,憑什麼給你這窩囊廢!而且,我有手有腳,我自己會去賺,用不著算計我爹媽!我告訴你,我三姐顧念舊情是不能把你怎麼樣,但是我跟你可沒什麼感情,你再在老爺子這胡來,我連讓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你信不信?!」說罷,沈上時指向門口。「現在,你給爺滾!」
話音剛落,是一陣冗長的寂靜。但是這種寂靜卻讓楚楚膽戰心驚的,因為她可以看到空氣中緊繃的一條條彷彿劍刃般的弦,它們只要被人輕輕一撥弄,就會四散崩裂,甚至還會爆炸、燃燒。
楚楚的十指緊攥著,顫抖著,她想去說點什麼來化解這場災難,可是她是小輩,沒人會聽她的。不過她想,拋開中華民族美德,百善孝為先來m.hetubook.com.com說,舅舅確實不聰明,以北都的話來講,就是傻精。這話的意思是,舅舅總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很聰明,但旁觀者都會覺得他傻。沒有那個腦子還非要算計這算計那。如果他對外公好,對這個家好,那麼其他人還會像今天這樣對他劍弩拔張嗎?
「你還知道她是你親媽?你對她好過嗎?自從老太太得了老年痴獃以後,你回來看過她幾回?老太太的記性時好時壞,可她總是念叨你!你呢?只顧著在外面玩女人,梁音不管,爸媽也不管,如今你還想還想拿錢?我告訴你,門兒都沒有!」
這時,所有人都看向了倚靠在牆邊,臉上掛著輕鬆笑容的沈上時。
「對。」
媽媽緩緩抬起頭,含著淚的雙眼亮得驚人。
一看沈上時要火兒,楚楚急忙攔著他。他要再給舅舅這麼一下子,估計舅舅得直接送搶救室了。
這時,二姨訓完二姨父,悄悄推門走了進來,她看到楚楚媽和舅舅對峙的這一幕,並聽到她所說的話時,有點愣。她想不到一直都很和善,甚至有些傻裡傻氣的妹妹,會說出這些話,會有這麼深的心思。
「這事兒用不著你管。」舅舅有些心虛了。
「月歆,哥小時候最疼你,這節骨眼你就別給我添亂了,你要把我逼急了我真就不管不顧了。」
「你再他媽跟我這廢話我還抽你你信不信?」
其實就在剛才,楚楚也氣得想上去說兩句,但是她是小輩,顯得她太沒教養,她都要憋出內傷了,還好有沈上時替她出了這口惡氣,否則她得憋屈好久。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