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生老病死

沈上時靜靜的聽著,卻不知道怎麼接他的話。他一絲不苟的將泥土擦去以後,低聲嘆了口氣,挑眉道:「老爺子,你可要好好活著啊。」給外公擦好鞋后,沈上時站了起來,坐在他旁邊,同他一起望著北都的夜色。
一直站在門口,低聲掩面哭泣的楚楚聽到這裏,愣住了。
沈上時凝視著外公,緩緩道:「不是外人,是您的親外孫女,楚楚。」
「你就放心把師娘一個人留在這世上?」沈上時抬眼看了下外公,外公的笑容又沉了下去。
「我怎麼看不出來?你要惜命,怎麼能拿著那麼多勳章?」
聞言,外公的眼睛唰的亮了,他喜笑顏開道:「誰家閨女這麼榮幸能被你看上?」
兩個人對視了一下,而後都笑了。
外公是個愛乾淨的人,他的皮鞋總是鋥亮的,而現在上面卻染上了些許的泥土,沈上時從黑色西褲褲兜里拿出一包紙巾,將外公的鞋擦乾淨。
「有煙么?」
就在剛才,機智的沈上時一個勁兒的問大夫,大夫才肯跟他說實話。外公患有冠心病,從他五十歲的時候就開始一直吃藥治療。但這次病發后檢查,他的左心房衰竭得很嚴重,這和他年齡大了有關。醫生建議他住院觀察幾日,可外公不肯,因為m•hetubook•com.com外婆還在家裡。給外公檢查的時候,外公一直強調,不要告訴任何人結果。
「煙癮犯了,再來一根,最後一根,抽完這根我就戒。我年輕的時候跟你一樣,煙不離手。」
「為什麼不告訴我們?怕我們擔心?」沈上時將紙巾摺疊起來,繼續擦拭。
「等你到了我這個歲數,你就能看淡一切了。」外公慈祥的笑有超脫的意味。
「有你在,我放心楚楚。這幾個孩子里,你最疼她,她以後受不了委屈的。」
楚楚的親戚就是這樣,千變萬化的。楚楚有時候是很討厭他們,但是他們有時做的事情也讓楚楚對她們刮目相看,忘卻了她們曾經的冷嘲熱諷。媽媽以前總說:你小時候大姨總給你買好多玩具,好吃和衣服,給你花錢一點都不帶心疼的。你三歲那年不肯去幼兒園,我和你爸都要上班,那時候外公也忙,外婆身體不好,沒法看你,你爺爺奶奶當時在看你堂姐。於是二姨就每天跑來照顧你,她家在北都郊區,每天都這麼跑來跑去的,很辛苦。
「我娶她的時候,她才十七歲,但是我已經二十七了,整比她大了十歲。那時她總問我,如果以後我比她死得早怎麼辦,我不敢對她承諾和_圖_書什麼,卻一直在努力的活下去,因為把她一個人留在這世上,交給誰我都不放心。可今天我才發現,我辦不到。我只能儘力,照顧她到最後一刻。」沈上時看著他,發現他渾濁的瞳孔有淡淡的淚光。旋即,他又笑了,有點苦澀:「她現在都不記得我是誰了,所以我要是死了,她至少不用難過。」
「行是行,但我有個條件。您能不能別再給我安排相親了?那一個個的,太不靠譜了。」
「呦,楚楚聽了這話可要傷心了。」
「辛苦你了。」外公拍了拍他的手。
外公抽煙的動作很好看,即便他現在老了,一樣能看出當年的風采。
沈上時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幾個孩子里,我最喜歡你,因為你最像我,雖然你不是我親生的。所以說,緣分這種東西是很奇妙的。」
爸爸站在中間,表示很憂傷。
「告訴你們有什麼用?只能讓你們白白擔心,生老病死,自然規律。」
「說什麼呢,你可是我爹,兒子為爹干這點小事,天經地義。」他轉過頭,對外公笑道。
外公嘆了口氣,眼神有些憐惜道:「梁音那孩子小時候很苦,她媽媽拋棄她,她爸又整天不管她,她現在變成這個樣子,都是她父母的錯。可是https://m•hetubook.com.com事到如今,說這些也都沒用了。而她嫁的這個楊羽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跟楚楚好完又跟她好,我現在看他都噁心。但我又能怎麼樣呢?他倆都有孩子了,我總不能讓那個孩子一生下來就沒爹吧?」外公把煙掐滅了,繼續道:「她以後的日子會很苦,以後要是我不在了,你多幫我照應著點她吧,不光是她,連同這個家,也都幫我照顧著,這個家就屬你最有能耐,我走了以後,只有你能把這家撐起來。」
九點多鍾的時候,大家都散了,沈上時和楚楚負責送外公回去。沈上時說沒煙了,讓楚楚給他買煙去。病房內很安靜,外面下著綿綿細雨,消毒水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沈上時蹲在病床前,低著頭,在給外公穿鞋。外公的腳有些浮腫,沈上時說,改天得給您買個大點的鞋。外公嗯了一聲。接著,又是一陣冗長的沉默。
「我現在有喜歡的人了。」
事情過後,楚楚的媽媽和幾個姨媽討論了一下,為了不讓舅舅再折騰外公,考慮是否應該把外公外婆接到別處去住一段時間,但是外公還是不想麻煩他們,就拒絕了他們的美意。最終的結論是,幾個人經常回家陪陪他們,並告訴外公如果舅舅來鬧,就趕緊打和_圖_書電話給他們。
過了良久以後,沈上時才輕起唇齒,聲音溫雅平靜,夾雜著微微的喑啞。「剛才我問醫生你的情況了。」
外公又抽了一口,沈上時很有眼力價的拿了個紙杯,給他彈煙灰用。
「沒人把你當外人,就你自己老覺得自己是外人。」
「都這份上了您還這麼坦然,我真佩服您。要我就不行,我這人惜命。」
沈上時一愣。「您都這樣了還想著抽煙呢?戒了吧。」
「那是小時候,傻,為了能完成任務命都可以不要。現在我年紀也大了,才明白生命是多麼的寶貴~」
楚楚的媽媽是一個非常顧念舊情的人,楚楚也一樣,每當媽媽說這些的時候,她心裏的最深的某個地方就好像輕輕顫了一下,那些對他們的怨恨也隨之消散。所以楚楚拿這些奇葩親戚們很無奈。不管怎麼說,畢竟還是家裡人,自然和外人不一樣。雖然小吵小鬧不斷,暗自攀比算計,但即便打斷了骨頭,卻還連著筋。
「您是在罵我?」
「是么。」外公的臉色低沉了下來,但是沈上時沒有看到。他的目光只停留在外公的鞋上。
外公連連點頭,「是,是我考慮不周,當時也沒查清楚那幾個女人,就胡亂給你安排。我也是心急啊,你都三十五了,不能不找個人照顧和-圖-書你了,我是想在閉眼前看見你成親啊。」
沈上時拗不過他,便從褲兜里掏出一包已經壓得變形的玉溪,拿出一根煙,遞給了外公,然後幫他點了上。
其實楚楚的這兩個姨媽,雖然平常有時愛慕虛榮,愛攀比,嫉妒心強,看起來很奇葩,甚至影響到了下一代,但對於某些事情,她們的思維還是很正常的。比如她們從不算計自己的父母,比如護短。幾年前,楚楚的爺爺死後,留給了楚楚三萬塊錢,卻沒給大姑和小姑的孩子,她們心理就不平衡了,非讓楚楚媽媽把錢拿出來大家平分,甚至都鬧到了外公家。那天正巧大姨二姨都在,於是,全家人,包括大姐二姐,同楚楚的大姑小姑幹了一架,唇槍舌戰,驚心動魄。楚楚現在還記憶猶新,兩對母女說出去的話跟刀子似的,殺人不見血,罵人不帶髒字,楚楚聽了都覺得肉疼。最後,那場戰役以我方全勝而告終,當時大姨說:就這倆人的水準,把他們祖宗十八代全部請來都不夠我罵的。
「我一個外人……」沈上時猶豫道。
「我當年——算了,好漢不提當年勇。總之我這是誇你呢。上時啊,我第一放心不下樑音,第二放心不下你。」
忽然,外公笑了,無奈中帶著欣慰。「看來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