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楚楚的表白

楚楚猶豫了半響,「那……你先跟我回家吧,要是難受,就跟我說啊,一定要跟我說!別自己硬撐著!」
聞言,老妖精不幹了,但她也只能為難地賠笑道:「鄭局……這,不太合適吧。」
「哦?還有這種事兒呢?」沈上時故作恍然大悟道。
她對白二小姐的羡慕已經演化成為了嫉妒。
說完,她瞬間掛斷了電話,然後無力地癱倒在柔軟的沙發里。她突然覺得,當她說完這句話后,自己用盡一生所積攢的所有的勇氣和力氣,都在這一刻被耗盡了。
沈上時下手是出了名的黑,這回楚楚真明白那句「我要給你打得連你媽都不認識」是什麼意思了。
「正經點!」
同時,她心底有個叫「嫉妒」的小人拿著乾坤圈揮著混天綾在翻江倒海。
午夜十二點,夜店裡光怪陸離,充斥著曖昧的氣氛,舞池上的光柱劇烈的閃爍著,橙黃深藍不停地交錯,灑下的光斑在壁紙上遊走、閃爍、轉動。人們在飄渺虛幻的光景里蠢蠢欲動。
楚楚低下頭,臉一紅:「沒有,你別亂說啊!」
「我可以……不說么?」她嘴角抽搐著道。
「是!對了,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楚楚喝了不知道有多少杯,事實上她從第一杯啤酒就已經喝多了。她喝酒上臉,沈上時告訴她,喝酒臉紅是一種酒精中毒的表現,飲酒過量可導致酒精中毒性昏迷。
「楚楚,你還好嗎?」
白二小姐真是人生贏家,愛情,金錢,地位,什麼都有了。可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沈上時牽著她的手,穿著華麗的禮服,粉墨登場。
「是你打的我兒子?你知道我們是誰么?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鄭局長叫來?告訴你,你要是不跪下來給我家寶貝道歉,我不讓你坐個十年八年的牢是不會罷休的!」
「喂?楚楚啊?」
良久后,那男人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沈上時把他激怒了,他一邊罵人一邊掄起拳頭打向沈上時。
沈上時趕緊求饒:「好好好,我錯了,我掌嘴。」
鄭北馳瞪了眼笑嘻嘻的沈上時,向門口撇了下頭,「你走吧,這兒沒你事了。」
楚楚捏著手裡的紅桃二,等著老k發話。等著等著,她就想起了白二小姐。
「年齡。」
「老狐狸。」
原本,楚楚應該是立馬掛斷電話的,可是她沒有。這時酒勁兒上來了,令她腦漿子一熱。她想,就算是假戲真做吧,她要把自己的話說給他聽,哪怕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可她得給自己一個交待,因為她聽到了他的聲音,那聲音就像魔咒般,只要一進入她的耳朵,淬進她的心裏,她便再也無法控制住所謂的理智。
她咬著唇瓣,沒有說話。
她回想著他招牌式的妖孽笑容,然後沒有聽進去。
突然間,陪風箏去上廁所的那個女孩沖了回來,焦急的對楚楚等人吼道:「陳露!陳露在洗手間被一個男人……」
夜店外,閃爍著紅色和藍色乍眼的光。
沈上時也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他惋惜搖了搖頭道:「唉,沒辦法,這就是差距啊,誰讓我就一小市民呢?」
她怔怔地看著手機屏幕躺在桌子上聲嘶力竭地震動著,屏幕一亮,一暗,一亮,一暗。可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坐起身,拿起手機,然後按下接聽鍵了。而說話對她來講,更是一件非常艱難且要命的事兒。
「噗,我們都知道你二……」
審訊室。
「楚楚,你知道為什麼沈老師選了他現在的女朋友而沒選你嗎?就是因為你太彆扭了啊。剛才在和-圖-書酒吧,誰都聽得出來那是假戲真做,既然都告白了,那你現在幹嘛還藏著掖著,是不是沈老師?」旋即,他又語重心長地對楚楚道,「而且,他在聽到你表白的第一時間就趕來了,還為你跟別人大打出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他要真不在乎你,還會管你嗎?」
neil和風箏在審訊室外憂心忡忡,因為所有人證的說辭對他們都很不利。
當時他揪住那男人亂糟糟的短髮按在了茶几上,接下來他就抄起一啤酒瓶子毫不猶豫的砸了上去。關於砸啤酒瓶子這事兒,並不是是個人就能下得去手的。而且眾人看沈上時這輕車熟路的樣子,就知道這位爺一定是個打架的老手。
neil的幾個朋友錄完口供后簽了字就走了,沈上時,楚楚和風箏則被留了下來,而neil是因為不放心他們,所以也留了下來。
楚楚瞪大了雙眼看著幸災樂禍的neil:「快說,快說嘛!」
這時,那胖子一抬頭,正對上了楚楚的目光,然後他狗仗人勢的指著楚楚,仰頭對他爹娘道:「他們,他們打的我!」
一個穿著筆挺警服的男人走了進來,他所經過的警察們都不約而同地低眉頷首道:「鄭局好!」
「楚楚,你在哪啊,怎麼那麼吵——」
沈上時稍稍抬起了頭,又擺了擺手道;「別別別,我沒多大事兒,回去睡一覺就好了,真的。」
「性別。」
楚楚按鍵的手指在第三個號碼上停住了,剎那間,她的腦海也空白了一瞬。
老妖精更來勁兒了:「呦,你還知道惹不起啊?知道就趕緊給我兒子道歉!」
鄭北馳向沈上時伸伸手,沈上時立馬會了意,將錢包掏出來,拿出僅剩的十塊錢,一臉寒酸樣:「哎最近混得不太好,只有這些了,夠嗎?」
厚厚的雲層上洇著淡淡的紫紅色,昏黃的燈光鋪滿北都筆直的街道,路上空無一人,街道兩側伸出累滿枝椏的粉紅色海棠花。
另一邊,派出所辦公室外,沈上時憂傷地對楚楚說:「楚楚啊……沈老師這次要是進去了,你可得來給我送飯啊。」
走出警察局的一段距離后,楚楚扯了扯neil的衣角,低聲道:「那個,neil,你送我回家吧。」
「你怎麼不問問你兒子為什麼打他?是他先對我朋友動手動腳的!」
「男。」
只見一打扮得花枝招展,濃妝艷抹,跟個老妖精似的胖女人和一跟那胖子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老大爺走進了辦公室。那老妖精抱著那胖子就開始嚎啕大哭,那老大爺橫眉豎眼,站在旁邊開始罵街:「是誰打傷我兒子的!你叫他們出來!」
「忍著!」
真是鳥大了,什麼林子都有啊。
這次是neil拿到了老k,他中氣十足道「二號!」
但沈上時千算萬算沒算到,有個多事的傻逼報警了。
「誰是你叔叔!我才23你叫我叔叔?我應該叫你叔叔才對吧?」
鄭北馳看著沈上時離去的背影,對身邊的派出所小隊長道:「我和這位爺以前是戰友,在部隊里他還有個外號。」
周圍曖昧的氣息和酒精的味道越來越濃郁,低沉的貝司音、節奏強有力的鼓點和高亢刺耳的dj舞曲像爆炸在雞尾酒里的蘇打水,讓人莫名的興奮,刺|激,沉醉,欲求不滿。
neil的美目翻得*:「還跪下來道歉,你喝三聚氰胺長大的吧?」
「哎,哎,我說你啊……走那麼快乾嘛。剛剛我為你打架還受了傷,你說我這老胳膊老腿哪禁得住這麼折騰hetubook•com.com啊,你好歹關心關心我啊小白眼狼!」
楚楚氣得說都不會話了,她咬牙切齒的緊攥著拳頭,真想學沈老師的樣子回手給她一巴掌。她看向沈上時,沈上時卻還一副事不關己看熱鬧的樣子。
「您結婚了么?」
「你能不能好好走路!你很沉哎你知不知道!」
沈上時以180邁的速度飛到了candy夜店,當他找到楚楚時,楚楚和她的幾個朋友被十多個人圍了起來。然後,他分明的看到了楚楚扇了對面的胖男人一巴掌,風箏躲在她的身後哭泣著,而另外幾個人退縮到了牆角。這時有打扮妖艷的小妖精醉眼迷濛的扯著沈上時的領帶:「帥哥,今晚有空么?」
「說!」
「對,對,我玩得起!」
過了良久后,她才氣沖沖地道:「傷哪了!」
楚楚身邊的人忽然安靜了下來,都兩眼放光的看著楚楚,在等一個巨大的悲劇砸下來。
她想掛斷,可惜已經來不及了,沈上時的聲音從手機里刺耳的傳了出來:「喂?」
在後來的後來,楚楚跟自己的倆孩子說,她這輩子都忘不了他們爸爸的那時的樣子。當時沈上時把西服往後一甩,搭在肩上,把驚魂未定的楚楚從沙發上一把拉了起來,瞥了下頭:「媳婦,走,我們回家!」
楚楚又怒了:「你能不能別沒事亂說話!什麼死不死的!」
「不是我啊,我是五。」
他展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然後跟他表白。」
「啥?」
男人衝著沈上時像只藏獒一樣狂吠:「孫子,你丫知道我爸是誰么你敢他媽打我?」
「不,不是這樣的!neil你是不是喝大了啊?我送你回家!」
沈上時「嗯」了一聲,而後快步追了上去。
鄭北馳冷哼了一聲,「你每次都說請我吃飯,哪次真請了?你這人的話就是不能當真,誰當真誰是傻子。」
「人家勢力大,我惹不起啊!」
「那麼,她就交給你咯?陳露,我送你回去。」
「呦,這事兒都驚動鄭局了?上時真是慚愧,慚愧啊!!」
「楚楚你是開始玩不起了么?」旁邊有人起鬨道。
「幹嘛讓我送你回家,」neil促狹地笑了笑,「你未來的老公不是在這兒呢嗎?」
「還是你最了解我啊~這次是真的,要不是您大晚上跑過來,我不定得在裏面蹲幾天呢。」話音未落,他便拉起了楚楚往外面走去。
她的拇指懸在那兒沒法動。周圍起鬨的聲音此起彼伏,把楚楚推到風口浪尖。
鄭北馳連瞟都沒瞟那倆人一眼,只是走到辦公室內,而後站定在斜靠著沈上時的面前,瞟了他一眼。
然後,楚楚,neil和風箏目送了這一家三口的離去。
據多年後沈上時自己口述,他這輩子只有兩件事讓他能體會到什麼叫做「驚喜」,那種將他波瀾不驚的心境徹底攪亂的驚喜——一個是當他懷抱著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小寶寶時,還有一個,就是聽到楚楚對他說的那句「我喜歡你」時。
「是,首長!這離你外公家比較近,咱們回那?」
小叔,教我畫畫好不好?
風箏滿懷歉意地擺了擺手:「拜拜,沈老師。」
「陳露,楚楚這是玩得起,什麼別喝別喝了,不喝還玩什麼啊?」一旁一個夜店小王子不高興地發話了。
「你好像……走反了吧?」
派出所大門口,沈上時回過身,對鄭北馳嬉皮笑臉地道:「今兒真是有勞鄭局了,改天我請您吃飯。」
但奇迹還是發生了,沈上時並沒www•hetubook.com.com有躲那一拳,而是反手接住了。在那一剎那,他抬腿就給了那男人大肚子上一腳,男人立刻便跌到了木椅子上,然後連人帶椅子一起仰了過去。
「……」
她撐起身子,晃了晃腦袋,努力讓自己清醒,然後強擠出個笑容,拿起桌子上的撲克牌,道:「來!我們繼續!」
她說這句的時候,就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姑娘。眼淚滑了下來,喉嚨里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
年輕的小警官瞥了眼手旁沈上時的身份證,「啪」的一聲,他將手裡的登記表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瞪著眼睛道:「……說實話!」
neil湊了過去:「二號,要給最近通話列表裡的第二個人,打電話!」
楚楚瞪了一眼嬉皮笑臉的沈上時:「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你上輩子才是木乃伊吧,心啊,腦子啊,這些你統統沒有。」
「楚楚,快接啊!他在給你打電話!」
突然間,neil點了一下楚楚的手機屏幕,電話立馬打了出去。
就在她數落得正起勁的時候,她一轉頭,隔著半透明的玻璃,她看到了那胖子在一邊吃零食一邊喝茶,旁邊警察局的隊長低聲下氣的伺候著他。
經過沈上時這麼一折騰,楚楚的酒也醒了。她看了眼蠕動著撐起身子的男人,又看了眼慢悠悠點了根煙的沈上時,傻了。
沒有人見過會有人連打架都這麼漂亮,這麼帶勁兒,他的每招都打中對方的軟肋,簡直是一擊必殺!
楚楚的臉漲紅得快要炸了,她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沒地縫製造地縫也要鑽!於是,她趕忙徑自往前大步走著,頭也不回,任憑neil在她後面叫。
老妖精抱臂,高傲地一翻眼睛:「老娘就是王法!怎麼著?」
據當時的圍觀群眾口述,沈上時並沒有回應那男人的話,而是慢悠悠地走了過去,拿著煙跳起來連踩帶跺,一邊跺還一邊說:「再跟我說話帶髒字?再帶一次試試?」
前面的風箏和沈上時同時站住了,然後回過頭。
「25。」
「……」
酒精,辛辣滋味,微甘,無色透明液體,飲用過多會使人麻痹神經,進而感受不到痛楚,迷幻自己。也許可以看到已逝去的事物,卻因人而異。它會對人的記憶,決斷和身體反射產生影響,並能導致酒醉和昏睡,有些人飲用過多會把藏匿已久的心裡話說出來,也許會危及到其性命。
楚楚突然站住了腳,突然轉過身。很顯然,沈上時被她這含著怒氣的眼神嚇住了。他半張著嘴,看了她好一會兒。
眾人擔憂地關心著楚楚。
楚楚義憤填膺地罵道:「靠,這什麼世道!」
「操他媽敢動我大哥!」
這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了眼手中的牌,然後鬆了一口氣。
「別啊,那多不好意思啊。」
那老妖精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向楚楚氣勢洶洶地沖了過去,那裸|露在外面的贅肉隨著她劇烈的顛簸一顫一顫。
沈上時甩開小妖精的手,大步沖向翻身要將楚楚壓在沙發上的男人。後來,所有人都停止了玩樂,就連樂隊也停止了演奏,都不約而同看向沈上時打架,或者說,更像是在欣賞一場精彩絕倫驚心動魄的動作片。
風箏連忙擺手道:「沒有,沈老師您別聽他胡說。」
這時所有人都表示很驚訝,看來這胖子家是有點背景,否則這大半夜的分局局長會大駕光臨,幫他們處理這件事?
「我胃疼……」
「楚楚,別喝了吧。」
於是,他接過藍晃晃的十塊錢,低https://m.hetubook.com.com聲下氣的對鄭北馳說:「夠!當然夠!鄭局,那我們就不打擾您了。」而後,他板著臉對坐在那哭天喊地的胖兒子怒斥道:「敗家玩意,還不趕緊給我滾過來!」
「沈上時。」
「沈上時我喜歡你!」這句話的語速非常快,好像只要稍微一猶豫,她就會放棄說出口。
「誰是二啊?誰是啊?」
「我祝福你和白曉涵,但是我還是要跟你說一些話。雖然我知道現在說這個不合適,但是如果我不現在說,我以後就更沒機會說了,我會後悔一輩子。沈上時,其實我很早以前我就喜歡你了。可我那時候還沒有做好十足的準備,我想暫時讓這件事放一放。當初,我有十足的信心知道你不會走。可你還是走了。為什麼就不能等等我呢?」
「你說什麼你?你再說一遍?你一大姑娘家家的跑去夜店,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哎呦都這份上了楚楚你還裝啥啊?」neil走到沈上時旁邊,勾住了他的肩膀,「沈老師我跟您說啊,是楚楚花錢請我來演她富二代男朋友的。她是不想在你面前太難堪嘛。」說著,他指了指風箏,「這件事,她也有份兒。」
楚楚氣兒不打一出來:「北都是你家開的?你眼裡還有沒有王法了?」
「哎,所以您肯定不能理解我為什麼要半夜跑到酒吧為了一女孩和人打架。」
這時,很多警察趕忙過來勸阻雙方,包括聞聲而到的neil和風箏。而一些被抓來警察局犯了事兒的人都不約而同的往那裡看去。
「是,正經點。」沈上時坐得難得的規矩,兩手放在膝蓋上,身子前傾,再次誠懇的點了點頭。
楚楚想了想,「好吧,我有外公家的鑰匙。」
沈上時淚眼汪汪:「你忍心把我一個人放家裡么?這要是死了都沒人知道。」
沈上時得了便宜賣乖,指了指腿,又指了指頭,還指了指胃:「渾身,都傷了。哎,哎,你這麼一說,我頭又開始疼了,還有點暈。」說著,他順勢倒在了楚楚的身上。
他說得有些激動了,臉上的傷牽扯得劇痛,他倒吸一口涼氣,捂住了青腫的右臉,越加面目可憎。
那老大爺凶神惡煞地走了過來,「對!必須道歉!」他指了指地上,「要跪下來才行!」
有言道,流氓會武術,誰也擋不住。這話說的就是沈老師。
最終是風箏接聽了那通電話:「沈老師?」她怔了半餉,可能她這輩子都想不到,楚楚暗戀的對象是沈上時,然後她理清了思緒,繼續道:「我是陳露——嗯,對,我和楚楚在一起呢。我們在……」
在一片歡呼和祝福聲,她只能一個人默默地站在台下,遠遠的望著他們。就像很久以前一樣,她只敢扒著門框,遠遠地望著沈上時。其實那時候,她非常想跑過去對沈上時說:「小叔,教我畫畫好不好?」
忽然間,楚楚聞到一股濃烈的香水味,給她嗆了一個恍惚。
「可是我是路痴啊,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淚水,「嘩啦」一下流在了她的臉頰上。她被自己的話感動了。「你知道嗎?我真的找不到回家的路。」
「楚楚,楚楚是二啊!」
沈上時一臉誠懇:「警察叔叔,我說,我說。」
「……」
小警察往後一靠,一隻手搭在桌子上嫻熟的轉著筆:「說真的,大叔。你以為你還是20多歲小夥子呢?在酒吧為了一女孩跟人家打架鬥毆?我要是你我都覺得丟人。」
小警官用手指戳著桌子,「你這號人我見得多了。我告訴你,最好給我老實和圖書交代,別跟我油腔滑調,隱瞞真相。否則的話,我有的是手段讓你說實話!」
她沒有理會他的話,而是自顧自的道:「我以前夢見你要和一個女人結婚了,然後他把我丟在公園的小山坡上,讓我自己回家。現在,我終於知道夢裡那個白衣服的女人是誰了。」
可是她不敢,直到現在,她依舊不敢說出那句話。
楚楚終於從神遊中緩過神來,眼前的紅桃2格外碩大而亮麗。
「好吧,35。」
那老妖精也是同一個強調的罵道:「不知道我們在北都的地位是不是,哦呦!真是不想活了!來寶貝我看看,哎呀怎麼傷成這樣了,媽媽都要不認識你了。」
然後,楚楚一路拖著沈上時往家走。
「楚楚你在哪兒?」
在場的人都覺得,那男人身材魁梧,而沈上時那麼瘦,根本不是那男人的對手,那一拳,要打在沈上時身上,他必定死得很悲慘,這世界上不可能有四兩撥千斤的事兒。
楚楚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她只好這麼扛著他:「我送你去醫院。」
沈上時嘆了口氣,回頭愁眉苦臉的跟楚楚道:「完了,沈老師這次是真折你手裡了。」
不,這不科學,她一定被neil給坑了,否則怎麼會有這種巧合呢?
又是一腳。
那個號,是沈上時的新號。
「這兒是警察局你們知不知道?!再吵就給我全到牢里吵去!」一個低沉到性感的聲音橫空而入,剎那間,雞飛狗跳的氣氛瞬間凝固了。
「真是有什麼樣的兒子就有什麼樣的媽,不要臉。」
「姓名。」
楚楚一把抄起黑色大理石桌子上的手機,鄙視的白了一眼neil:「這有什麼難的呀?」
音樂變得很安靜,歌手的嗓音細膩輕柔,歌聲凄楚,像在訴說一個有關離別的故事,很是應景。坐在楚楚周圍的人都傻了,完全傻了。
「沈老師,你來,你來幫我罵罵她!」
其過程,相當觸目驚心……直到那男人求饒道:「別打了別打了,我他媽不帶髒字了!」
一邊的老大爺看明白了,便趕緊讓老妖精閉上了嘴。其實他知道,是自己那蠢兒子有錯在先,而且諸如此類的事情已經屬於家常便飯,平時他還能狗仗人勢欺負欺負別人。如果深究下去,自己根本不佔理。其次,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惹錯了人,這位能讓鄭局親自來一趟幫他處理事情的爺,肯定也不是什麼好鳥。
鄭北馳臉上繃著嚴肅倨傲的線條,唇抿成一條直線。老大爺和老妖精迎了上去,諂媚的滿臉堆笑道:「哎呦鄭局您怎麼來了?真是讓您費心了啊這大半夜的讓您還跑一趟。您必須替天行道,讓那打我兒子的人知道知道咱的厲害!」
六七個和楚楚年齡相仿坐在夜店的一個角落裡的紅色皮質大沙發上,玩著撲克遊戲老k說話。這遊戲最賤的地方就在於,拿著k的人可以充當一次上帝,可以作出任何放肆的要求。但可惜楚楚這貨從來沒有拿到過老k,她的人生,亦如此。
「那好吧,我送你回家。」
「啊?怎麼了?我二,咋了!」
「對你朋友動手動腳怎麼了?那是她的福分,知道嗎?」
「……」
楚楚看向穿著一襲豹紋抹胸短裙畫著煙熏妝像個熊貓一樣的陳露,啊不,風箏。她真的永遠也想不到,那個在學校里看起來有些天然呆的吃貨風箏,竟然是個夜店尤物。幾杯啤酒下肚后,楚楚竟然從她身上了看到了所謂的嫵媚。
接著,那男人的十多個朋友一齊沖了上來。
小警察嘴角一扯:「沒有,問這個幹嘛。」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