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喜我歸有期(08)

他的側臉隱在明暗的交界處,眼神深深地看她,薄唇輕啟:「Подмосковные Вечера。」
纖長的睫毛狠狠往上一顫,木鶴抬起頭,直直地看向他。
她幾乎可以想象,待會導演和製片人看到穿著魅惑黑裙去演清純仙靈的龍女犀音的木鶴,臉上會是什麼樣的表情了。
轉過身去時,臉上笑意全消。
氣氛一改表面的平靜,變得躁動起來。
大概是想考驗演員的臨場反應能力吧。
接著,棘手的問題擺在了木鶴面前,她和趙亦可都被指定去演犀音初來人間時的片段,而劇組準備的白色仙裙只有兩套,一套被28號穿走了,另一套……被趙亦可搶先霸佔了。
他說這話時,那雙漂亮的桃花眼深處似乎掠過一抹笑意,如同暗夜的星空,有細碎的星光閃爍,更多的,是藏匿著的、不為人知的黑洞,散發著致命的誘惑,以及……危險。
木鶴髮現自己並不如想象中那般了解他,從小長在莫斯科的人,竟然不喝酒?她忍不住問:「為什麼?」
耳根轟的一下像燒著了,滾燙滾燙的。
木鶴莫名被他激起了鬥志,躍躍欲試:「那我要定個小目標,爭取讓你破例一次。」
霍斯衡還在斂眉思索著要怎麼解釋這樣的巧合,沒想到她幫他想出了理由,自然要順水推舟,她坐得很近,淡淡的馨香縈繞四周,幾縷髮絲從她肩側滑落,輕掃過他手背,微癢。
「一言為定!」
第二個穿著白裙進去了。
試鏡到一半,女演員進出的速度越來越快,有一個甚至紅著眼眶出來,估計是被導演罵哭的。
她在角落找了個位置坐下,安靜等著。
霍斯衡察覺到她的異樣,抬眸斜斜地看了過來,嗓音清凌凌的,像雪山上流下的泉水:「怎麼?」
木鶴遞了個放心的眼神和_圖_書過去,她做了很多準備工作,把角色研究透了,不管試的哪段都有信心演好。
霍斯衡的目光從唱片機上收回,落到她身上時,變得格外意味深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如夢似幻里,她看到霍斯衡朝自己伸出了手,不明所以地交出手去,被他輕握住。
他的眉骨高,鼻樑挺,襯得眼窩極深,可她分明沒有從那深棕色眼底看到意亂情迷之色,有的只是……一片清明。
第三個進去的穿著黑色長裙。
只見他緩緩地彎下腰,低頭,在她手背上輕落了一個吻。
趙亦可前腳剛走,工作人員就出來喊人了:「30號呢,怎麼還不進來?」
吃完飯後,木鶴收拾好碗筷,放進洗碗機,擦乾手從廚房出來,就看到霍斯衡站在落地窗下,她走過去,和他並肩而立:「這裏的夜景還不錯吧。」
後來,木鶴想起這一天,頗有感慨,她原本想讓他破的是酒例,結果破著破著不知怎麼還破了別的……
她以為他是在向她邀舞。
趙亦可和其中一個女演員是認識的,笑談了好幾句后,彷彿才看到木鶴似的:「這麼巧,你也在啊。」
霍斯衡夾了幾根青菜,骨節分明的手握著木筷,動作優雅,說不出的賞心悅目,從他的神色中,她已經得到了滿意答案。
霍斯衡長手長腳,空間略顯局限,木鶴正想問他會不會坐得不舒服,誰知轉過頭來,他剛好換了姿勢,長腿朝兩邊分開,她一不小心就瞥見了——
趙亦可換好服裝,見木鶴對著兩條黑色裙子出神,心中真是有說不出的暢快,看來連上天都在幫她呢。
她在桌下交纏著雙手:「……我只是在想,沒想到還能和你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
趙亦可笑意更深:「那你加油哦。」
木鶴輕和-圖-書聲嘟囔:「其實這房子除了傢具少、太空曠冷清,沒有生活氣息,周邊也沒地鐵站公交車站商場超市之外,其他都挺好的。」
進進出出就黑白兩種顏色,大家看出點門道來了,不用說,白裙應該是演清純龍女犀音,黑裙自然就是黑化后的,心裏多少有了底。
第一個試鏡的女演員已經出來了,表情看不出喜怒,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並不是。
等候室里的女演員只剩下三個時,趙亦可才姍姍來遲,助理莉莉幫她抽到了29號,正好在木鶴前面。
嗯???
當然不錯,市值近三億的房子,有著俯瞰這座繁華城市最好的角度,全景落地窗外,西子江盡收眼底,晚風徐徐,水面波光粼粼,卧著一輪金色月亮。
忽略那一絲感傷心情,木鶴看著身側沉默的男人,綻開笑顏:「可惜家裡沒酒,如果有的話,我們可以喝一杯。」
「郗衡?」
因為是古裝,劇組特地準備了化妝間,木鶴看了一眼,裏面的服裝師正幫穿著一襲飄逸白裙的女生整理裙擺,還想再看清楚點,虛掩的門砰地關上了。
木鶴徑直走到角落,掀開防塵的綢布后,一部精緻的復古黑膠唱片機露了出來。她每晚睡前有看影視片段研究、學習老戲骨前輩們演技的習慣,以前是在手機上看的,後面住進這裏,發現了這間高質量的家庭影院,就理所當然地利用起來了。
呵呵,何必來自取其辱呢,安心跑你的龍套不好么?
明快流暢的旋律中,她感覺好像來到了歌曲中的那個深夜花園,月光照流水,銀晃晃……
這個角色,她十拿九穩。
從晚輩升到了和他同輩。
木鶴把唱針放上去,悠揚樂音緩緩流瀉而出,她回頭看他,笑得眼兒彎彎:「郗衡,你聽。」
「為了抵制誘惑。」
和_圖_書很快,仙俠奇緣試鏡的時間就到了,地點在榮安酒店十二樓,木鶴和譚綿提前來到,走廊里已經排起了長龍,前來試鏡的不乏二、三線女藝人,個個除了美還是美,足以可見這個角色有多搶手,競爭有多激烈了。
木鶴則是……連一個字都聽不懂,等霍斯衡離開后,她躺在大床上,望著頭頂的璀璨星空,不停地琢磨,他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霍斯衡跟著她走進了家庭影院。
「央央,很高興有機會再見到你。」
木鶴禮貌回以一笑:「是啊,好巧。」
不到半小時,香噴噴的飯菜就上桌了。
事實上,她還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了。
霍斯衡眼梢微抬:「如果你成功了,我給你獎勵。」
木鶴在微微的困惑后,想到某個可能性:「你的手機是不是安裝了wifi破解軟體。」
他的唇貼上肌膚那一瞬,木鶴覺得心跳都停止了。
在他的目光注視下,木鶴心慌意亂,下意識地搖頭:「沒什麼啊。」
木鶴神色看不出慌亂,心情卻起了波瀾,劇組之所以特地準備服裝,就是為了考驗演員和角色的契合度,演她這段的女演員都選了白裙,很顯然,黑裙是為黑化的犀音準備的……
十分鐘后,趙亦可結束試鏡,出來看到木鶴已經認命地換上了黑裙,旁邊站著哭喪臉的譚綿,她目光充滿了同情,輕咬下唇,語氣無辜:「欸,我是很想把身上的裙子換下來給你,可是,時間好像來不及了……」
她提著裙擺走向試鏡間,敲門得到裏面的回應后,閉了閉眼,又緩緩睜開,眸色清清凈凈的,猶如雨後晴空。
她晚飯向來吃得不多,以清淡為主,考慮到多了一個男人,就煮了番茄肥牛湯,炒了蘿蔔苗,還煎了兩個蛋。
只有他才懂得這話的深意。
不成想,變故hetubook.com.com還是發生了,穿白裙的28女生號估計被罵得很慘,哭著跑出來,誰也攔不住,一下就不見蹤影了。
霍斯衡從剎那的分神中找回注意力,抵著唇輕咳一聲,承認了那壓根不存在手機里的破解軟體:「……嗯。」
唱片機可謂是另一個意外之喜。
「吃飯吧。」木鶴心情大好,「看看我的廚藝有沒有退步。」
霍斯衡俯身湊近,停留在紳士的禮貌距離,低聲又說了一句俄語——
她穿著那套仙氣飄飄的白色長裙,扭著細腰,施施然地進去了。
然後,她推開門,走進去。
木鶴收回目光,來到等候室,可能因為是生面孔,一進去就受到了不少關注,不過沒人過來和她攀談,這個圈子裡,等級分明,更別說她們還是競爭對手。
試鏡順序和內容是由抽籤決定的,一共三十個人,木鶴抽到了最後一號,至於具體試的是哪段戲,譚綿去打聽了一圈,還是沒得到什麼有用消息。
木鶴心態很好,笑道:「盡人事,聽天命吧。」
譚綿滿臉的憂色:「木老師……」
男人的聲音帶著這種語言獨有的韻味,低沉又動聽,還有那麼一絲磁性,木鶴聽得耳朵都要酥了。
譚綿頓時臉色發白:「我出去找28號!」
譚綿在心裏翻了個白眼,壓低聲音問:「木老師,快輪到你了,你會緊張嗎?」
果然還是不純潔啊。
譚綿頓時有種不太妙的感覺,怎麼趙亦可也來了?真是冤家路窄。
咳咳,好像是她誤會了。
溫熱撞上微涼,堅硬碰到柔軟。
霍斯衡低低地「嗯」一聲:「是挺不錯。」
上個住在這裏的男人把密碼設得又長又雜,她還以為可以提高安全性,結果不也被輕易破解了?早知道還不如用簡單的1-8呢。
譚綿緊咬牙根,默念:假好心,虛偽,全場的人里估計就你最希望我hetubook.com•com家木老師試鏡失敗吧。
「不用。」木鶴也只是隨口說說,公司給的福利特別好,還給她配了司機,交通不便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何況她現在還沒什麼成績,做人要知足才能常樂。
霍斯衡凝視著她的眼睛,彷彿要直入她的心,窺見真實的情緒,他的眼神幾不可察地有了變化,半晌后才說:「我不喝酒。」
「對了,我帶你去看一樣東西。」
跨江大橋上,燈光輝煌,車水馬龍,彷彿銀河墜落人間。
她迅速收回視線,在心裏一遍遍地警告自己:木央央,雖然你好像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但請你的思想一定一定一定要純潔!!!
木鶴連連點頭,她聽不懂俄語歌詞,是聽旋律聽出來的,問他:「歌名用俄語怎麼說?」
這是俄羅斯禮儀中,在正式場合上,男士對女士的問候方式。
木鶴飛快從若有似無的曖昧中脫身,俏皮地眨了眨眼:「我升輩分啦?」
他並不排斥她的親近,可心底浮現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既陌生,又難以捉摸。
霍斯衡一字不落地聽進了耳里,長睫微垂,遮住淺淡的笑意:「你可以跟公司反映一下情況。」
沒有飯桌,只好臨時徵用客廳的長桌。
他不受誘,卻是誘惑本身。
木鶴把手機還給他:「你先坐著,我去做飯。」下午他幫了大忙,不好意思再叫他進廚房打下手了。
趙亦可自討沒趣,眼底閃過一絲厭惡,笑容卻很甜:「那,待會我們各自見真章咯。」
趙亦可怎麼看不出木鶴這是在強顏歡笑,打腫臉充胖子呢,心裏肯定不知慌成什麼樣了,她這次試鏡特別順利,製片人對她的表現讚賞有加,導演也對她的演技有所肯定,編劇更是表態說,她完全符合她心目中的犀音形象。
月落日升,循環往複。
木鶴則是笑吟吟地迎上趙亦可的視線:「沒關係。」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