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喜我歸有期(09)

另一個製片也順口誇了兩句。
然後往塑料姐妹群里丟了條信息:今天心情好,晚上請吃飯。
他們看著木鶴旁若無人地進入角色,開始表演,沒有誰會想到去追究她不打招呼的失禮,他們的思緒,幾乎都被眼前這個明艷動人的女孩俘獲。
通常這種說法,就意味著沒有下文了。
所有人都看向謝導,只見他沉著臉,不發一語,氣氛變得凝滯起來,女編劇小聲地,語氣帶著希冀地喊了聲:「謝導……」
木鶴從試鏡間出來,譚綿焦急地衝過去:「怎麼樣?」
千紙鶴歡天喜地得像過年,而可可粉在全面懵逼后,憤怒得像又被炸了十八代祖墳。
霍斯衡淡淡瞥它一眼,靠坐在床邊,偏過頭,深眸中映著那恬美的睡臉,若有似無的清香彷彿最好的催眠劑,他雙手疊在腦後,閉目養神。
「好的。」
謝導對她的讚賞又多了些許,其實,除了外形氣質和演技,真正打動他的,是她對演戲的態度,如果不是真的熱愛,是不可能全情投入,將自己變成另一個人的,而且她心思細膩,觀察入微,不管是眼神里的怯意,還是走路的姿態,都證明了這點。
於是,可可粉再次憑藉實力,將木鶴掐上了熱搜。
兩人走出去,就看到幾個記者圍著趙亦可做採訪:「亦可,你對這次試鏡有多少把握?」
「你們有沒有發現,可可粉好像是旺@木鶴的體質啊?」
「非官宣不約!我們的小仙女絕對不給人當配角!」
她的氣質太清靈了,極具視覺上的衝擊力,讓人頭皮發麻,過目不忘。
趙亦可把譚綿低落的反應收入眼底,越發肯定木鶴髮揮不佳,胸口最後一絲鬱悶之氣,頃刻間消失無蹤,等結束採訪,她給經紀人羅麗發微信:三個【勝利】的表情。
導演助理髮現了木鶴和其他試鏡女演員的明顯不同之處,她走路的姿態,和正常人不同,像是在跳舞,別說,還怪好看的,難道這獨出心裁的表演是想和_圖_書讓人加深印象?
「天啊天啊真的……從你進門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犀音了!」
「哈哈哈突然有那麼一點點點點心疼趙亦可是怎麼回事?」
反對派就看不下去了:「什麼?我們可可的演技還需要提高?!你最好說話給我注意點,強烈懷疑你是裹著粉皮的黑子,閉上你的臭嘴給我滾!!!」
謝導再次開口:「犀音,合作愉快。」
門開后,一抹黑色輕盈地晃入在場的五個人視野中。
「什麼?!」譚綿懷疑自己出現幻聽了,「木老師,你再說一遍!」
媽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日暮西斜時分,木鶴回到家,趴在地上看江景的碗碗走過來,她蹲下身,憐愛地摸了摸它腦袋,語調非常溫柔:「碗碗,等我賺了錢,就可以給你買更好的貓糧啦。開不開心?」
收到消息的可可粉們集體沸騰了!
他再次看向木鶴時,眼神里添了幾分複雜之色。
助理也在揣摩謝導的心思,木鶴不僅外形氣質出色,表演更是可圈可點,按理說謝導不該是這種反應,他不負責任地猜測,難道是……那條黑裙的鍋?
他有種篤定的預感,圈內實力派女演員中,又要冉冉升起一顆耀眼新星了。
「盆友你真相了!!!」
接下來,就等謝導表態了。
木鶴點進名為「建橋大學作戰指揮部」的群,紀寧:「@央央你方便嗎?幫我看看這份橋樑工程的策劃方案,有點急哈。」
至於那位女編劇,從木鶴進門的一刻,眼神就沒離開過她身上,原本在回微信的手緊握著手機,指節發白,像是在隱忍什麼情緒。
既然如此,木鶴也坦然接受,她再次鞠躬,笑容真誠:「好的,辛苦各位老師了。」
她怎麼隱隱有一種跟著木老師,就有撿不完的驚喜的感覺呢?
不過,她可能打錯如意算盤了,謝導的心敞亮著呢,肯定不會把這樣的小把戲放在眼裡。
中立派:我就默默圍觀不說話。
和-圖-書「哇!」譚綿一蹦三尺高,「木老師你真是太棒了!」
下午,網上有個營銷號發了一條微博:獨家爆料!趙亦可已確定出演仙俠奇緣的女二犀音。由於爆點十足,熱度持續走高,順利擠上熱搜。
她心裏已經有結果了,本來競爭就激烈,還發生了那樣的意外,除非奇迹出現——
黑色長裙非但沒有折損她的氣質,反襯得肌膚似雪,表情生動,尤其是她的眼神,格外清澈,將龍女犀音初來人間的懵懂與好奇詮釋得淋漓盡致。
她用半開玩笑的語氣答:「因為28號好像試鏡不太順利,邊哭邊跑出來,直接把白裙子穿走了,我的助理怎麼都找不到她,所以我沒有別的選擇。」
木鶴眼波微轉,笑道:「其實我一開始也想著選白裙,只是……」
女編劇點頭:「除了你,不會再有別人了。」
「我們可可只演女一號,什麼破女二,這不是瞧不起人么!已投訴垃圾營銷!」
手機又是一震,這次是微信消息。
木鶴一愣,什麼情況?女編劇衝過來,一掃先前的失落,朗聲笑著提醒她:「謝導的意思是,定下你了!」
製片人笑著說:「你的形象很符合角色,演得也不錯。」他看向女編劇,戲謔道,「這不,林老師還沒齣戲呢。」
可可粉慌了,嘴裏嚷著不相信,但身體還是很誠實地跑去趙亦可微博下婆口苦心地勸,可可你一定要擦亮眼睛啊,千萬不要自降身價去演什麼女二,你永遠是當之無愧的女主角!
木鶴重複道:「劇組那邊說,下午會聯繫汐姐簽合同。」
而此時的網路世界,卻鬧得沸沸揚揚,滿城風雨。
製片人互相交換了一個意味不明的眼神,好整以暇地把注意力重新投向木鶴。
目瞪口呆的吃瓜群眾們:
一石激起千層浪。
美人在骨不在皮。真正的美,不是在臉上動多少刀子,即便整得再美,也只是虛假的表象,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真正的美是有靈魂https://m•hetubook.com.com的。
女編劇拉著木鶴聊了幾句,好奇地問:「別的女演員都選了白色仙女裙來試這段戲,為什麼你會反其道而行選了黑裙呢?」
趙小姐,在記者面前,牛皮千萬不要吹太大哦,不然到時破了,可就又要讓大家看笑話了。
謝導沉默的時間越長,氛圍就越尷尬。
沸著沸著,陣營就一分為三:
她手心的溫度一點點柔化了他清冷的側臉線條,他再次閉眼,眼梢淺淺上揚著弧度,有說不出的勾人。
趙亦可的回答很官方,可從眼神到表情都透著自信,就差明著說這個角色我不費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記者又問了別的問題,她邊說邊用餘光斜著木鶴和譚綿,就像是在隔空示威一樣。
一人一貓,在黑暗中無聲對峙。
眉眼間顯露不食人間煙火的純真,聲調清軟,像溫柔的風,輕拂過耳畔,絲絲餘音,直入心扉。
兩位製片、女編劇和助理沒想到還有這樣的變故,不約而同地笑著看向謝導,木鶴就明白了,那女生肯定是被謝導罵哭的。
各人反應不一,資歷最淺的導演助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低頭看看試鏡片段,30號試的確實是犀音初涉凡間的內容,又看看一襲黑裙的木鶴,這……
木鶴陪它玩了好一會兒,拿出手機給郗衡發信息,第一時間跟他分享好消息,他回得很快,永遠的言簡意賅——
至於為什麼謝導叫的是犀音,說明他也認可,木鶴就是犀音。
其實哪裡用得著,光是有勇氣穿著黑裙來演這段戲,就足夠令人印象深刻了。
久違的睡意出現,意識漸漸渙散時,霍斯衡感覺到臉上傳來一陣暖意,睜開眼,她的手從被子里伸了出來,手心正貼著他的臉,柔軟而溫暖。
「挺好的,跟著大劇組,有助於提高演技。」
贊同派:「媽耶謝導的作品!這是強強聯合的節奏啊,期待可仙可妖的龍女犀音。」
兩道呼吸聲交織,空曠的室內瀰漫著溫情。
饒是木鶴https://www•hetubook.com.com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還是忍不住心神一震,難道謝導真的半分面子都不給,要當場踢她出局?心中再怎麼不平靜,她面上還是淡定的,回頭,不卑不亢地迎上謝導視線。
他看向謝導。謝導定力最好,老神在在地端坐,面無表情地目視前方,彷彿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異樣。
在場的人里,只有火眼金睛的謝導看出她眼底還藏了一絲怯意,他的眸色漸漸沉下來,表情倒是沒什麼變化。
導演助理是個急性子:「那為什麼沒選呢?」
等她呼吸變得均勻,一道修長身影推門進入,悄無聲息,逐漸靠近床邊,睡在貓窩裡的碗碗本能地察覺到了危險,跳到床上,以防備姿態將熟睡的人護在身後,然後拱起瘦弱的背脊,努力讓表情變得惡狠狠,試圖嚇退來人。
「恭喜。」
「卧槽可可粉忘了上次她們主子想殺鶴祭天反被祭的教訓了?這是準備再送一次人頭?」
「可可這是要從流量轉實力派了?支持支持!」
行行行,你是老大,你說了算。
「請大家把手上的瓜拿穩了,同時注意避讓,可可粉正頭破血流地在作死的不歸路上發起史上最迅猛衝刺……」
碗碗伸出粉色舌頭,舔了舔她手心,乖巧地喵了聲。
驚喜來得太突然,木鶴好幾秒后才有反應,指著自己:「我嗎?」
在經歷一番激烈的內部撕逼后,可可粉里的反對派取得了絕對性勝利,強烈控訴出演女二是對她們女神的最大侮辱,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營銷號下場,基本將趙亦可出演犀音的消息實錘。
合同?意思是,角色到手了?!
儘管試鏡過程略顯曲折,好在結果是好的。
謝導終於露出一絲笑意,算是回應。
感覺對了,一切就都對了。
這種風神氣度,放眼娛樂圈,同齡的新人中,絕對找不出第二個。
謝導甩甩手,理直氣壯地冷哼道:「就她演成那樣,我還不能罵了?」
「砰」的一聲,女編劇激動地站了起來,動作太大,帶倒了m.hetubook.com.com椅子,她指著木鶴:「不,你是犀音!」
可可粉起了內訌,另一邊,木鶴已經順利和劇組簽了合同,並拿到了劇本。
察覺到趙亦可看過來,譚綿立即化身小戲精,耷拉著臉,垂頭喪氣,還偏過頭去裝作抹眼淚,其實是在偷笑,她心裏早就樂開了花。
「原來,」木鶴說出唯一的一句台詞,「這就是人間啊。」
她笑著退出頁面,心想著,還不知道他現在是做什麼工作呢,猜了好幾個職業,感覺都不太適合他。
而前面的29個女演員,竟沒有一人意識到這個細節!
助理只好清了清嗓子,對木鶴說:「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什麼?!我去年買了個表!!你個一百八十線xtm不要臉蹭熱度炒作的糊逼竟然把我們可可的角色搶走了?!
在眾人還沒回神時,她已經結束表演,從犀音變回了木鶴,微向前彎腰,清淺一笑:「導演好,老師們好,我是木鶴。」
於是,木鶴幾乎整晚都用來看策劃方案了,看完給了紀寧幾點反饋意見,等洗漱完躺在床上時間已過十二點,沾枕就睡。
在可可粉自我高潮得不行時,仙俠奇緣官博發了一條官宣+闢謠微博:「歡迎龍女犀音@木鶴回歸。」
突然間,導演助理腦中一個激靈,為什麼她走路和正常人不同,因為犀音本來就不是人啊!犀音是初次從龍身變成人形,肯定不習慣人類的走路方式……
也許是認出了男人的身份,知道他沒有惡意,又或許是那極具威懾的眼神充滿了壓迫力,碗碗最終敗下陣來,懊惱又委屈地喵嗚一聲,回了貓窩。
只是,她轉過身時,背後卻有一道渾厚的聲音砸過來:「不用等了。」
木鶴雖然已經盡了全力,可說不緊張那是假的,很顯然,兩位製片人說的是場面話,編劇好像挺喜歡她,但沒有太大的話語權,最後做決定的人是導演,而他,似乎對她的表演很不滿意。
他們在木鶴身上看到了這種久違的美。
導火線正是仙俠奇緣官博發的一條微博。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