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千年玉老,誰人與共
第十五章

我怔住了轉身望著他,他靜止在那兒一動也不動,遠遠地望著我。
預料中的驚天動地的轟塌聲倒是沒有,只有一記悶響和呻|吟。我抱著手,直跳腳……
可他的表情,真得很孤單。
這間宅子里就住了我和他二人,宅前的空地都被藥草佔了,也沒見他在後院種地,飼養家禽。我也來了大半個月了,糟蹋了不少吃的。這些天來,不僅沒見他斷我糧食,反倒每日大魚大肉的供著我。倘若真像他說的那般,幾個月才會有人上山,那豈不是熬不到半個月我就得被餓死了。
痛死人了。手麻麻紅了一大片,那木板倒是沒有一點兒事……
我重新鑽進那片竹林,像個無頭蒼蠅一般橫衝直撞,瞎溜達了一遭后卻有些糊塗了……這路該怎麼走……剛匆忙胡亂轉悠也忘了做記號了。
這事兒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
後來,我才知道……他笑得這麼幸福,是認定了他的病再也好不了,而我會在他身邊守完他這一輩子,雖然他所謂的一輩子只剩下這寥寥無幾的小段日子。
……還不如回宮探個究竟。
於是我便履行了承諾,端茶倒水當起了老媽子的活兒,專門伺候起他來了。至於皇上那裡,我總想留個字條讓旁人給我捎過去。可一提筆,卻不知道該寫什麼……不知為何不想讓他知道我住在芳華的居處,我翻來覆去,想了半天,還是覺得以後回去親自與他說,這會兒把芳華照顧好,也算是了卻一樁心事。
只可惜……多了一個人……
說來也怪,我從這麼高的地方滾下來,不但沒骨折,身上還沒一點兒酸疼,吸一口氣,活動活動胳膊腿兒,這會兒只覺得渾身舒暢極了。
怎麼不想走了。
我訕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撓頭:「打擾了你許久,那個……」
只是我被擄出宮也有些時日了,皇上該著急了吧。再者我無緣無故消失了這麼久,宮裡一定沒少鬧騰,不知道小李子會不會因此受到責罰。
此地不宜久留……
怪了,我這身子究竟是怎麼了?
我懊惱得直拿手撓頭,可望著他笑得這麼開心,怔了一下后,自己的嘴角卻也禁不住上揚了。
那人似乎時間頗為緊促,這www•hetubook•com.com樹明顯栽得有些不負責任。
他眼角彎彎,一笑。
我深吸一氣,趴在床底下,手往裡一摸終於讓我掏出了塊麻布。我定下心別開臉,捏著臭麻布的一角,抖了抖,攤開鋪好,轉身在衣櫃里找了些衣袍,又從枕頭下面掏出兩塊半的饅頭,拿布捂好。
胡思亂想也猜不到什麼。
一株株樹雜亂無章地立著,其中有的枝葉茂盛有些樹杈還是枯的,這會兒全數聚集在一起,一看上去就象是人為栽在這兒的。
滿院的竹飄香……碧竹被風吹得沙沙作響,卻也清雅寧靜……
他似乎還想說什麼,嘴唇卻沒有動,臉色慘白,神情非常寂寥。
我心裡頭一緊。
是這……
蒼天有眼蒼天有眼,我就說我不是那英年早逝的命兒……
我詫異了。
怎麼回事兒,昨夜在芳華房裡我沒喝水也不記得有吃過葯啊。
「你莫又用話來搪塞我。」他卻硬生生打斷了我的話,聲音裡帶堅韌,「這些年來你們一個又一個離我而去……」
難道是我的錯覺……
我頭皮發麻,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這會兒只覺得腳上重量加大了,於是怔住了,也斜一眼,低頭,卻見一條青色的蛇壓著我腳上慢悠悠地滑過,綠幽幽的身子,滑溜溜的……
我陪著他傻笑了半天,才醒悟了過來。
他知道自己在甚麼……
原來……
我揉了揉眼,發覺腦子裡暈暈的,頭也很疼,喉嚨里湧出一股子藥味,伸手捂住了脖子,砸吧砸吧嘴,口腔里有些腥……俯身差點吐了出來。
那樹杈,還真是某人栽的。
這樣的男子,為何會有人不要他。
出去。
他一個人守著這麼大的宅子,一定是寂寞的。
我心裏一軟,本想問他為何栽那樹把路給堵了,到底有何居心可不知怎地話一出口卻莫名其妙的變成可另一句:「你葯吃了沒?」
我狐疑了,朝掌心吹了一口氣,提起手又往床沿上拍去。
我揉了揉腰,順勢撐著身子扶著翠竹喘氣兒,那股本聚集在胸口的熱氣緩緩散去……
一道夾雜著著兩分清冽,七分柔情還有一分顫抖聲音從身後揚起。聽得我心裏一抖,腳卻和-圖-書像灌了鉛似的,再也邁不開了。
我呆了,一時間只覺得股寒氣直往脊樑上竄,腳僵硬著,身子卻忍不住抖了幾下,幾乎是反射性地往後縮,腿軟得沒力氣,而腳下的黃泥土卻意外的潮濕,只覺得很滑,我沒站穩往後一踉蹌,翻著袍子便滾了下去……
「哎喲,隨便走走,」我把包袱往肩上一甩,一臉壯志凌雲與視死如歸的小氣魄,「車到山前必有路。」
我無語了,怨恨地蹬了他一眼。
我又斜了一眼他,他此時坐在地上的寂寞模樣,與眉宇間的惆悵令我心都顫了起來……話到嘴邊便繞成了,「走。等你好了我再走。」
他卻用一種很受傷的表情看著我說:「你居然捨得把我給你的衣服劃成這樣,都糟蹋成片兒了。」
這麼清冷的地方,他怎就呆的這麼有滋有味。
我是相當地震驚哇,抬起手,怔了怔,望望那個手痕再瞅向自己的小爪子,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怪事兒了……
空氣也很新鮮。
我撥來那惱人的樹林,俯身望前一探,眼前一片開闊了起來……
我低頭掀起袍子,左看右看正納悶著,還來不及細想,抬眼間胡亂朝前方一望,就被吸引住了。
他極專註地望著我,低頭笑了一下,眉宇間滿是苦澀,輕聲說,「你可知道,我己經沒才多少時日尋你們了。」
「那是不走了?」
怪了,芳華不是說沒有路下山么,難不成他在說謊?
想著芳華先前與我說的話,不免心裏一沉,渾身不是滋味。
討厭。
這會兒用上了十成的力氣。
呸。
芳華曾說過,這兒人煙罕至,幾個月才回來一次人,捎來所需的物品且帶人下山,我若是想下山,還得等山下的人上來一起帶我走才成。
他抬頭望著我,明睜溫柔。
我聲音啞著,還未來得及開口。
「你就算要從那樹杈堆里爬過去,也要離開我么。」
這地方,好是好。
一簇簇雪白的梨花開得絢爛。梨樹旁立著一個木案,一個人徑自站著捻著筆,俯身似乎在作畫,一席玄衣映得臉格外溫潤如玉,白皙的手光是拿筆的姿勢都很銷魂。
靠,身後這坡從哪兒冒出來的。
我頹了,手撐www.hetubook.com.com在膝蓋上,坐在屋檐下,發一會兒呆。
「算了。」我被他完全打敗了,猶豫了半天,最終小良心過意不起,還是把包袱卸了,「等你病好了我再走,別總說你要死了沒多久日子活了這種話。」
原以為對方是想借芳華之手除去我,而芳華這個人並沒有因我與皇上的舊事而故意刁難我,反倒待我也很上心。他人品德行都是一級棒,脾氣性子更是好到沒話說,壓根就看不出有害我的意思,不但折騰不了我,這幾日反倒是被我欺負著。我瞅他既然沒有害我的意思也就沒打算匆忙離去。況且他又與我說沒有下山的路,我這麼冒冒失夫一頓亂走還不如安安靜靜的等著皇上來救我,可現在看來事情卻沒那麼簡單了。
我想著想著,原本還算喜形於色的小臉,這會兒卻完全跨下來了。
……只是可惜了這身衣裳。
一股子白煙冒了出來,手觸到的地方灼燙極了。我低頭看,只見床沿上被我扶著的位置赫然印有手指痕迹,五根狀似手指的缺口牢牢深陷木頭裡,不像是人雕刻的,因為任何高人的刀功都沒這麼好,而且這手印摸起來潤澤極了。
夢裡有人一遍一遍的叫我勺兒,語哽咽催人淚下,令人魂牽夢繞只叫人斷腸。
這年頭帶啥也不能忘帶吃的……若是時間夠還真想把廚房蒸籠里正蒸著的肉夾饅頭包十來個上路,一邊趕路一邊咬一口那可真正是美味啊。想當初我被人迷暈劫走,途中這叫一個餓啊,那奸人可其奸,只顧著自己咬饅頭,壓根就不顧我死活,被迷暈的人難道就不能吃東西啊……
外頭陽光和煦,靠窗戶的桌子上擺著兩三疊袍子,乾淨柔軟……幾縷光撒在上面,月牙白的袍子上仿若鍍了一層金邊。
我這是滾下山,有本事你划個試看看……
走……
還以為一夜之間就練成絕世神功呢。
我把包袱打了個結,夾下腋窩下,把門推開了。
幸好有這根竹子,不然這麼往下摔,不小殘也大癱了。
我捏著袖子摸了一把臉,發都濕了粘在臉頰上,枕頭上有些潮濕,湊近聞了一聞,有些汗味,渾身也是汗涔涔的。
或者又是那條……
我被https://www•hetubook•com.com他瞅得頭皮一陣發麻,灰溜溜地低著頭,瞧著這地也沒出路,拎著小包袱,垂眼轉身就想往回溜走。
聽得我……心顫。
一席袍子在風中獵獵輕動,色澤依舊是白,沒有一點裝飾,片片梨花飄落,墜在肩上,他臉上流露出的悲傷,猛地一下,震得我心頭涼澈。
沒料到這神仙般的人,說起謊來眼皮都不到眨一下。
此時此刻,我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我一怔,竟像被他盯得,站住了,動不得分毫。
他悄然搖手拒絕了我的攙扶,頹廢地坐在了地上,鬢旁的青絲順勢垂落至肩頭,更襯得一席白衫分外清冽,他拿袖子捂住了嘴,胸口劇烈地起伏著,咳得很厲害。
這鬼地方,簡直是人不見人影,鳥不見鳥影。
當初把我從宮裡運出來的究竟是何人,為何要冒險做這事兒。
宮裡有奸人想方設法把我從皇宮弄到芳華的宅門處。而他又千方百計騙我,不讓我回宮。難不成芳華與奸人是一夥的?可……又不太像,他怎麼看也不像是這種人啊。
一陣習慣性的沉默后,他半晌才遲遲開了口,「反正我是要死的,一個人呆在這兒,多一天不多,少一天不少,還要吃藥做什麼。」
陽光從蒼穹上灑了下來,我仰頭轉了一圈,這四周除了竹子還是竹子,所至之處偶爾傳來簌簌枯葉的聲音,等等……簌簌的聲音?!
昨兒明明在芳華那處,我是什麼時候被抱進來……
但我仍舊堅守著,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
哎呀,好煩啊。我搔了搔頭,小蹙眉頭,神情莊重,目前最要緊的就是……
我倏地轉身,撩著袍子,興匆匆地往坡上爬去,進了宅子,合上門。些許個動作一氣呵成啊。
我好奇了,探了只手,往裡撥著,好不容易樹間透了個縫隙,隱約能見一條小道,似乎是通往山腳……
開闊是開闊了。
他他他病就好了么,昨夜咳得有氣無力的,這會兒還穿得這般單薄,怎麼就有這等閑情賞花作畫。
「為何你總是想要離開我。」
試圖掀著被子下床,卻沒料眼前一黑,只覺得頭昏目眩,腳也使不上力氣。我勉強披好衣袍,閉上眼,蹙起眉手扶著床沿,剛想再試著邁一步,結hetubook.com.com果一股熱流從胸里蔓延開來,直衝上腦子,一時間便呆立住了,只覺得渾身不對勁兒,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只道是手從酸麻到熱,知覺一點點在恢復,不由得握緊了床。
我痞子一樣披著衣衫,穿起鞋子,摔門而出,興沖沖跑出來后才發覺我壓根無事可做。
他點頭又搖頭。
「你這是想去哪兒?」他依舊鍥而不捨地問著,只是聲音輕了許多。
我做了一個夢。
震驚……
我望著那床沿上的五指印記,再看看自己快殘了的手,一臉無奈的苦悶樣。
這個人,明明能彈琴能喝酒能畫畫,活得好好的,為何總咒自己死啊。
他把我留在這兒是為了什麼……
如果說想要害我,犯不著這麼煞費苦功,宮裡年年死的人多了去了,還不如在我昏迷的時候給我幾刀子,直接把我扔進井裡好得多。
瞧我這窩囊性子。
我剛剛答應他什麼來著……留……下來?
離宅之事便就此不了了之。
於是在我蹙眉的一小段時間里,他的視線卻緩緩下移,看到了我背著的包袱,一臉的若有所思。
此時此刻,我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我只覺得眼前花了一片,這個秋風掃落葉啊,翻天覆地,也不知道滾了多少圈,總之是暈極了。只覺得胸口一股熱氣上來了,渾身暖乎乎的,緊接著狠狠撞了什麼東西,卻也不覺得疼。坡上的落葉小石子滾落而至,就這麼迎面撲了我一臉。我側頭呸了一口,掙扎著拿袖子梧住大半個臉,背部被一個什麼東西抵住了,冰涼滑溜溜,我膽戰心驚,手往後面一探,扭頭一看,原來是長在半坡上的竹子……
我扯一根草叼在嘴裏,手揣在袖子里,起身左顧方盼,縱身鑽進竹林里,撥開稀疏的的竹,漫無目的地走著……
從這突然冒出來的一條路就不難看出……芳華這個傢伙在說謊。
我突然間睜開了眼,視線里模糊了一陣,然後依然是見到了熟悉的房梁與抖下來的些許灰塵。我勉強支撐身子起來,環顧了一下四周,發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人安置在了自己的房間里。
我擦一把冷汗,扶著竹子哆哆嗦嗦地起身了,衣袍髒兮兮還有幾處被划爛了,隱約露出了裏面的單衣。
此人乃芳華……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