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不若神仙眷侶,百年江湖
第六章 滿樹芳華

我表面上很平靜,卻無法抑制住心裏的波動,他們與我是多麼相像。
五年裡我又找過你,而你也有了新居。我在柳樹下,看見你與一個少年親密地坐在一起。江湖上傳言你收了七個公子,我想你尋到了自己所要的生活,我只有落魄地回宅。
你走得那麼堅決,這次真的沒有回來。
勺兒,你可知道這一世,我已經用盡了所有的氣力來愛你。
我該放手嗎……可我捨不得。
他只是笑,無奈地笑著。我拚命去抓他,卻什麼也握不住。
我第一次感到無力。
韓子川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他說世間倫理,師徒輩分不能嫁娶。
而我卻被他的話堵得差點兒氣結。他陡然笑了,一把摟著我:「你叫勺嬅。」
他只是很憐憫地望著我笑,怯怯地望著我,像是在揣摩我話里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傾身執著袖子,很動情地朝我伸出了手。
我不管世俗。可他說,我不能不顧你。
我與他明明只隔著一步,卻已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兩兩相望,脈脈萬重情。
我推開了門,卻看到他撕掉了你易容的面具,抱你入懷。
我心裏一顫,默默地收了回去。
男子眼角下的淚痣已成墨紅,而女孩仍在被褥里睡得正香。他趴在榻前,窗外杏花雨紛飛,陽光和煦。他一直默默地看著她,幾縷陽光灑在他身上,月牙白的袍子上仿若鍍了一層金邊,他悄然撫著她的臉,一遍又一遍地喚著她的名字,仿若少看一眼,便會少一點兒。他湊了上去,閉上眼睛,吻住了她。
韓子川終於開口提親。他關上門對我說他是太子,他想娶你……勺兒。
我在你心裏,除了師徒之情、養育之恩外,可還有別的……
其實,我過得不錯,沒有希望,煎熬就會少一些……
可是我卻從來沒打過你,有時候竟喜歡你趴在我膝間撒嬌的模樣。勺兒,你可知道我一個人生活時從不知道寂寞為何物,可是自從你走後,我便會一個人靠在黃土坡上看料陽,靜靜地等著時光流逝……
勺兒,你說的話我都記得,可你卻從來沒有實現過。在宮裡是這樣,在宮外也是這樣……
小宅子里,一個白衣男子蹲在灶旁,小心冀冀往灶膛里添著柴火,別彆扭扭地拿一把精緻的摺扇扇著風。灶膛里的火勢突然猛了起來,火星亂鑽,他嚇得倒在地上,慌慌張張地探手,在缸里摸了半晌,舀來一瓢水,直接往灶台里潑了進去。火被澆滅了,白衣男子獃獃地望著濕渡淮的灶台,不知所措了。他雪白的袍子被熏得滿是灰,髒兮兮的臉上唯有那粒淚痣依舊紅得鮮艷欲滴,顯得那麼可愛。
勺兒,你可知道師父心裏怪不是滋味的,這種感覺歷經千年,已經許久沒嘗到了。
原諒我……
那一夜,月光清冷,我隱約聽到了你與韓子川在外頭說著什麼。
這間屋子裡住了三個人。
看著韓子川揉亂你的發,你傻笑著和他亂打一通,我察覺到你們倆越來越親密了。
我、韓子川,還有https://www.hetubook.com.com脫胎換骨后變得很美的勺兒。
寂靜的竹屋裡空蕩蕩的,男人無神地穿梭於一間間的房間,最後卻又停滯了步子,一隻鸚鵡飛到了他的肩頭。他用手逗著它,嘴角終於露出了笑,一張一合的,似乎在教它說話。
我獨身一人揮霍著所剩無幾的光陰,日子在寂寞里過一天少一天,這一切就像是煎熬,回憶任何的片段都會讓我的身子很疼,就像被無數綿綿細針扎著,令我痛不欲生。
韓子川說我不該把你束縛在這一間小小的屋子裡,應當還你正常人的生活。正常人的生活是什麼,我不懂。我已經脫離凡世間的一切很久了。記憶里那是一片鶯歌燕舞、熱鬧非凡,充滿七情六慾,充滿傷害與背叛的世界,我不希望你受到一點點的傷害,與我在一起不好嗎……
屋子裡沒有你的身影,我很是無助。即使習慣孤單的人,也是會寂寞的,我開始茫然地穿梭在竹林間,想著過往的一切。
我愣怔了。或許他說的是對的,他比我還要了解你,而我只是一隻獸,一隻不懂七情六慾的獸。
大風把殘雲一併捲走了,殘存的景緻一掃而光,天空漸漸明亮起來,畫面一個個變淡了,唯獨剩下一個場景。
我只是笑。我的身子越來越不行了,怕是見不到你最後一面了。
我們一起奏琴,執手畫畫,帶你去看漫山遍野的花,風吹起陣陣的桃花雨,在你我二人身旁飄過。我笑望著你、卻看不透你的心……
我只是靜靜地聽著,微笑。
這一世的情劫已經傷我很深,若是續魂重生,一定會耗去你所有的血與生命。
「沒有。」
我逮來了一隻鸚鵡,教它學你說話。
他們叫我小棄兒、叫花子、乞丐,但這都不算是名字……
畫面的顏色似乎明媚了很多,晚霞映在上面,情境似乎是回到了灶房,男子頹然地坐在地上,蹙眉別過臉,咬著袖子,竟拿著利劍割著自己的手腕,臉上滲著細細密密的汗,明明痛不欲生,他卻笑得那麼滿足。
明明只隔一線,我卻連他的指尖都沒有觸到,我只是虛晃了一下,便穿過了他的手。
月色如水,靜靜地照著這各藏心事的兩個人。
「你以前有名字嗎?」
勺兒……你可知道一句話:願得韶華剎那,開得滿樹芳華。
晨曦的陽光與火紅的夕陽在我身上交錯,我等得身子僵硬了,卻再也見不到你。
那一眼,雖是曇花一現,我卻看到了埋藏在芳華體內的記憶……
一盒胭脂、玉扳指、蝶簪,還有吃食,你送我的蓮花辮我也捨不得吃,一併包在了包袱里,還有……我刮來的金粉。
在我僅有的為數不多的歲月里,我心滿意足地抱著你,可你的目光卻那麼寂寞,想必你在別人懷裡會更加快樂。
你說一定會讓我幸福,拼卻性命也要讓我幸福……
夜裡我輾轉反側,聽著你在外頭吹風跺腳的聲音,心裏湧來陣陣疼痛,無心入睡。
「求你,求和*圖*書你別走。」
我能拒絕嗎?在他的眼神里,似乎把那隻鳥當做了你。
他說這話時,臉上有著暖洋洋的陽光,笑得很溫煦。
我已經承受不起這種悲傷,若是我重生,換來的只是你冰涼的屍骨,我願只留你一人好好活著。
他的幻象模糊地站在茫茫的天際中,風一吹,便消失不見,只留下他悲傷的眸子,然後一切都湮滅。
要是真的有來世那該多好……我真想執著你的手,再也不放開了。
女孩沒心沒肺地翻了個身。他跪在榻前,獃獃地望著她的背,想摸又不敢摸,泣不成聲。
他說,只要我隨他入宮救他父親,他便會放了你。
你若以死換回了我的重生,放我一人孤零零地在這世上待著,我只怕是又要經歷一場生離死別的痛楚與萬劫不復的輪迴,白白浪費了你的心血。
我已經在為我們的將來做打算了。
有時候我便想,你真是欠打。
你看它,「師父」二字學得多像。
火紅似火的芳華木仿若有靈力一般,進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天際。夕陽漸漸收斂了熱度,變得溫和起來。天際中他消失的地方卻溢出光彩,一瞬間海市唇樓般出現了很多個似曾相識卻又陌生的片段,在晚霞的輝映下紛紛湧入我的視線。
你釀的酒很好喝,我喝了許多。
我真的不想嚇唬你,若是可以的話,我不會讓你看到我的傷痕。那一碗碗用肉做的湯藥一定是嚇壞你了,不然你不會這麼驚恐地望著我……你甚至選擇逃離,從我視線中消失。
韓子川虐待你,對你不好嗎?我的勺兒,不怕不怕了……我會加倍地對你好,疼你寵你,撫平你內心的苦楚與傷痛。
對不起……你第一次出門,師父本該讓你吃湯圓,買燈籠,還有其他你想要的東西,可是師父不能給你更多。
我摸著你的臉,有些意亂情迷,趁著酒意,我讓你別走……
弄玉也傻了眼。
倘若我們之間註定是一場沒有結果的情愛,我願放你自由,一輩子也不讓你記掛我。
我仰望著,攥緊了手,心裏一片荒蕪。這份往昔的愛意經歷了十幾年早己浸入我的身體,銘心刻骨,深入骨髓,永世永生地陪著我。
他淡淡地說,聽說芳華獸能解萬物之毒。這個少年臉上的陽光淡去,有的只是狠戾和不擇手段的快意。
我看著你潛入宮中,在我眼皮底下給我倒茶,伺候我梳洗,忙上忙下的,我滿是歡喜。
無論你做了什麼我都會原諒你。我原諒你,只要你與我在一起。
芳華……謝謝你曾經愛過我。
「那就對了,你那後面的髻梳得就像一勺柄。你不覺得這名字挺好的嗎?」
是我做得不夠好嗎?為何你會轉身,而且轉得這麼決絕。
每當我看見你蹲在地上,一手抱膝,一手撐著腦袋,瞪大眼睛聽著韓子川說集市的熱鬧、藝人的雜耍、甜滋滋的糖葫蘆與人情世故逍遙刺|激的江湖時,你的臉上流露出了很嚮往的神色。
「芳華,我錯了。」我會好好待你,www•hetubook.com•com不再惹你傷心……
我仰著臉,遏制著內心翻湧的悲傷與凄涼,極力地睜大了眼睛,想把他再看個清楚透徹……
願得韶華剎那,開得滿樹芳華。如今韶華依舊,芳華卻已故……
「師父,你為何總叫我勺兒。」
可是韓子川說,他能了卻我的心愿,哪怕是隔了千山萬水也要把你送過來,只要我死後,留下芳華木給他。
時隔這麼久,我才懂得,勺碎乃韶華。
你興高采烈地與我說起了元宵節、湯圓、燈籠、謎題……
你走了,我在屋裡枯坐了大半夜。
勺兒,你可知道你的公子們一直在找你。那些紙鶴不間斷地從山外飛進了這片竹林,有時會落進竹屋裡。我用盡一切辦法阻隔他們,我只想與你多待一會兒,況且你的病還沒有好,你還需要我。
你可知道我想與你在一起,一輩子待在一起。可是總有一天,你會厭倦這裏的生活,會回到喧鬧繁華、人潮擁擠的地方。我怕與你在這茫茫人海中失散,再也找不到你。
他便不笑了,安靜地待了一會兒,手緩緩地撫著榻上的衣袍,萬分不舍。他拿起了梳妝台上的一把木梳,手指收緊,緊到指間淌出了血,他低頭輕嗅著木梳上的味道,蹙緊眉宇,滿是憂傷。他一遍一遍地喚著那人的名字,神情悲愴。
有何不可……我不能開口求你,他若能幫忙,我便真心報答他。
日子久了,我卻一直等不到你回來。
勺兒……你對我可有愛?
小片的肉和其他的葯一起,在火上慢慢地煎熬著。他袖子上隱隱透著濕意,一小盅葯被他小心翼翼地捧著,悄然送進了女子的房間。
我離開皇宮回了竹屋,一直一直在等你。
我現在還記得你說的那句話,很暖很溫柔。你說,我不走,哪兒也不去。
而我只是一隻獸,一個初次嘗情卻品得滿腔苦澀的獸。
宮女細數著包袱里的東西,一邊搜東西,一邊還不忘用手拉緊臉上皺巴巴的面具,臉上有著藏不住的驚喜。
別怨我,在你恢復記憶的時候,我不能坦白我的愛。我已經無法再照顧你了,我的年華不再,我在慢慢地老去。
他在黑暗中,一直看著她,臉上的溫柔快要溢出來了。
我以為這次和以往一樣。我狠下心,說你若走了,就不要回來了。
師父很高興。
我說,不行。他只是笑,一隻黃鸝在他手上痛苦地掙扎著。
勺兒,你是愛我的,一直都是,可惜我知道得太遲了。
我只要看著你,就夠了。
願得韶華剎那,開得滿樹芳華。如今韶華依舊,芳華卻已故……
你從小到大都這麼機靈卻又傻傻的,傻得可愛。
勺兒,再聽我一次勸吧。
紅木漸漸暗淡了,海市蜃樓頃刻間便消失了,天際一片蒼茫。
我有了盼頭,死寂的心終於又活了過來……
天際處,殘雲被晚霞倒映著,隱隱能見一襲白衣的男子倚在黃土坡前拿手擋著陽光,誘人的嘴型緩緩上揚,勾出漂亮的笑容。他突然低頭,挖出土裡的那一小截火紅枯木。和*圖*書他的眼裡有很柔和的光,一手拿著小刀,輕輕地將火紅枯木刻成替子的模樣。
有一天,韓子川突然來了。他帶來的還有你的音信,他說你在江湖號稱逍閑人,字葬名華,收了七個公子。
你或許會慢慢地忘記我,但我會在天上永遠地望著你,倘若你以後聽到風中傳來花綻放的聲音,那便是我為你而跳動的心。
他說這話的時侯,笑著,眼神卻很冰涼地望著手裡的那隻黃鶴,再握緊一分,這隻鳥兒就會死。
你一定會說師父是天底下最聰慧最無所不知最無所不曉的人,可是我唯獨不曉情字,不懂得你。當我看到你那些公子們的臉時,我發現我真的很傻。
救人不難……只要他能遵守承諾。
當我抱著你的頭,聽你一遍又一遍地喚我師父,我的心都醉了,卻也更加堅定了一件事。
你還記得嗎……
你忘了我不要緊。你說起宮裡那些我與韓子川亂七八糟的謠言,我也是笑。你稱韓子川為夫君,那也不打緊。
那一刻,就像是在做夢……或者你始終覺得他比我好。
勺兒,自你從碧池裡解了毒出來后,韓子川看你的眼神愈發灼熱了,你能感覺到我的不安嗎?我很不安……
我很詫異。
你第一次提出下山。我笑著應允了,掏了半天,把身上換藥得來的銅板全都給了你。
什麼是愛,你已愛上他人了嗎?
芳華的追憶
他是當今聖上,能給你許多東西,只要你喜歡,他都能給你。
早上,我做了你最喜歡吃的瘦肉粥,我專門盛來給你。在飯桌上,你的腦袋幾乎埋進了碗里,你托著一隻碩大的碗喝得呼嚕嚕的,活像只小豬。你從碗沿處露出來的眼睛笑得彎彎的,很是快活……後來,你的眼神卻黯淡了下來。你悶了許久才說,對不起,銅板買了糖葫蘆后就只剩下兩個子兒了。你從小兜里掏出熱乎乎的銅板又遞迴到我的掌心裏。
我強忍著心頭的悶痛,痴痴地望著他,摸索著伸出手,想去觸摸他那忽明忽暗的幻影。
許久許久后,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轉身到灶房拿些蜜餞用紙包著,待他重回房門前時,還未來得及叩門,卻見她把那一碗湯藥全數倒掉了。
我是一隻獸,是一隻幻化成人形並初嘗情愛的獸。
我的勺兒正在外頭,而廳里坐滿了韓子川的人。或許我能拼一拼,擊退他們,保全你……可萬一你有一絲損傷,我會後悔一輩子。
可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隱約留下的紅色痕迹,似是歡愛的跡象。
那一晚很靜,所以當你偷偷溜進來的時候,我只是靜靜地躺在床榻上,在黑暗裡聽著你的動靜。你似乎瞄到了我故意放在桌上的東西,你在翻開看嗎?可曾喜歡?
那鐫刻在骨子裡的前世的記憶,深刻且令人隱隱發痛。
我學會了聽竹語與風聲。
清晨,你回來了,你是與韓子川一起回來的。
天際一片晚霞,寧靜且轟。方華立在墳前,他的袍子很白,幻影飄渺如霧,漸漸被風吹散,他低頭靜靜地望著我,很安靜地笑。
一路上你m.hetubook.com.com一定飽受了顛簸之苦。我抱著你進了我的房間,為你把脈,你的脈息很亂,似乎以前受了很重的內傷,不過這都不打緊,你有芳華……
他失魂落魄地靠在牆上,閉了一會兒眼,無奈地笑了,轉身走掉。
你說好了不騙我的。我只昏睡了那麼一會兒,就突然驚醒了。
像是過了許久,鸚鵡翹著爪子,用喙梳理著羽毛。
我已動了情,這可怎麼辦……
時隔這麼久,我才懂得,勺嬅乃韶華。
無數的畫面景象在雲中翻滾、驟變,仿若要將人的魂魄吸走一般,一個又一個景象在我面前晃過……
我的胸口傳來陣陣悶痛,是我的心在疼。
師父希望你好好地活著。
每一日都過得很漫長,在居所前的那片竹林拾到你的時候,我很開心。
我不會哄人,所以每當我偷挖出你藏在庭院的酒,一口氣飲完后,我總會在被你發現前,先板起臉。這樣你就會垮下臉,乖乖地走過來,拉著我的衣袖纏著我,求我別生氣了。
聽說金粉很值錢,皇宮裡的金粉想必更值錢,這樣我就能買很多你喜歡吃的東西與喜歡玩的物什了,你說這該有多好。
在我隨著韓子川去宮裡的時候,我說治好他父親的病就會回來。你側著臉,凝視著我,一字一句地說,勺兒會……在這兒等你。
你喚著我的名字,那驚慌失措的表情,我一點兒也不覺得可愛。
在出門之前,我親手用竹子雕刻了許多物什,有桌子、椅子、竹筒杯,還有你的榻……可是,你卻再也不會用它們了。
勺兒,你不是一直都嚮往著熱鬧的人群嗎?師父放你去闖蕩江湖,只是求你不要再跟著我……
我看著你忙上忙下端著葯喂我喝。這一切的一切在旁人眼裡或許是不值一提的,但對我來說,卻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心疼我了嗎?我很傻是不是……
勺兒,從你第一次怯生生地喚我師父時,我便開始學會惦記人了。你很吵,從小便纏著我,讓我不得空閑。當我作畫時,你便會把墨弄得到處都是,然後渾身髒兮兮且不知所措地站著,傻傻地望著我笑。有一次我彈琴,你居然不吵鬧,只是乖乖地端來一盆水,坐在我身旁洗髮。我很詫異,只顧著看你,手一撥一弄間,琴也奏得調不成調、音不成音了。我正想著,我的勺兒也長大了,懂事了,結果就看見你披著濕渡渡的頭髮便站在我面前,然後甩頭,踐了我一身水。我把琴弦綳壞了,你便會很無辜地望著我。
我失去了所有力氣,怔怔地倒在地上,還沒來得及有所反應,芳華木卻輕微地發著光。我拿袖子遮著眼,腦子裡一片空白。
一個平平庸庸的宮女趁著月光偷偷潛入宮中的一間房裡,她做賊似的靠近桌子,拿起桌上的包袱,埋頭在裏面翻著什麼。男子側卧在榻上,睜著眼笑眯眯地望著。當宮女有所察覺時,他立即閉上眼睛,然後又緩慢地睜開,不聲不響地看著她。
勺兒,你那麼好,那麼好,以後的日子一定會有人,替我照顧你的。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