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因為慣性,他的腦袋猛的向左甩出去,隨即兩顆碎牙伴隨著牙齦的血漬一起吐了出去。
德川一郎哈欠連天的走出自己的營房,一臉不滿的質問著執勤的鬼子士兵。
榴彈如流星墜地一般落在鬼子營地內轟然炸開,騰起一團團猩紅的焰火,在夜幕中格外的醒目。
「八嘎,你滴不是說支那軍已經被消滅掉了嗎?那剛剛的爆炸聲又是怎麼回事?」
誰知就在這時,幾枚航彈突然如母雞下蛋一般,從戰機的載彈架上墜落了下去。
「咵!——」
因此,我們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
幾架戰機便飛掠到了他們的頭頂上空。
「支那軍的炮位就在那個方向,隨我來,去消滅掉這些該死的傢伙!」
二人回到團部,此時天色已經大亮,睡了個好覺的楊麟也起了床。
「報告團座,我們回來了!」
又等了幾分鐘,見中銳團沒有其他舉動后,小鬼子便提著武器返回了營房休息。
鬼子士兵們瞪著布滿血絲的雙眼,惱羞成怒的大罵著,發泄著心中的不快。
德川一郎點點頭,認同了吉田茂登的猜測。
德川一郎只要不是一個蠢貨,那麼拔營撤退便是最明智的選擇。
沒有辦法,小鬼子又後退了10幾公里,距離汾陽縣城已經超過了20公里。
「八嘎!不好,有支那兵偷襲!」
當然不是!
「著火了,這裏著火了,快快滴過來滅火!」
「卑職等完全同意吉田長官的建議!」
吉田茂登完全跟德川一郎想到一起去了,但作為指揮官有些話是不能從他嘴裏說出來的。
以至於小鬼子只能像一群無頭蒼蠅一樣,漫無目的的開火,除了浪費子彈外,根本起不到任何殺傷作用。
魏和尚和段鵬帶領特戰隊貫徹落實楊麟給出的十六字真言,讓小鬼子吃盡了苦頭。
德川一郎含怒出手,這一巴掌幾乎用盡了全力。
這名鬼子少佐剛說完,另一名鬼子少佐便跟著開口附和道:「是啊,這幫支那兵真是https://m.hetubook.com.com大大滴可惡,他們就像是身上長滿了尖刺的刺蝟,我們帝國皇軍就算是猛虎,可面對這樣的敵人也是無從下口……」
惱羞成怒的小鬼子幾番出擊,不僅最後均以失敗而告終,反而還被特戰隊設下的詭雷陷阱搞得死傷一片,苦不堪言。
鬼子少尉只覺得左臉一陣火辣辣的疼。
那麼少佐軍官又說道:「參謀長閣下,我們眼下該怎麼辦?這幫襲擾我們的支那軍不僅可惡,還極為狡猾難纏,他們根本不跟我們接戰,我們一追擊出去他們就跑的無影無蹤,等我們一撤回來,他們就又展開攻擊,真是讓人煩不勝煩!」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鬼子指揮官德川一郎熟讀兵法兵書,為了展現自己的抱負,他甚至專門研究過中國的歷史,尤其是戰爭史。
德川一郎問道:「吉田君,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不知你有何良策?」
一名執勤的鬼子少尉猛的一頓是,彙報道:「報告參謀長閣下,有支那軍夜襲!」
他先是示意魏和尚和段鵬回去休息,補充好體力之後,晚上再行動。
德川一郎點點頭,又命令道:「巡邏部隊,加強警戒!」
他在等什麼?
楊麟將準備好的熱粥和饅頭遞給了二人。
其餘鬼子士兵圍攏又掉入特戰隊設下的陷阱,他們只能帶著傷員,放棄了追擊。
「八嘎!這些可惡的支那老鼠,盡干一些偷雞摸狗生孩子沒p眼的事情,要是抓住他們,一定要把他們的腦袋砍下來!」
他必然是在等援軍!
受傷的鬼子士兵發出宛如殺豬一般凄厲的慘嚎聲,他們用自己的雙手死死捂住受傷部位,企圖止血止痛。
「既然如此,那就依吉田君的建議,撤軍!」
德川一郎惱羞成怒的呵斥道:「立即找出支那軍的炮位,並將之通通地消滅掉!」
然而遺憾的是,德川一郎雖然知道這是楊麟的繞地戰術,但他對此卻好https://m.hetubook.com.com無辦法。
其實,他倒不是怕狼牙特戰隊的襲擾,而是擔憂楊麟會率大軍夜襲,那樣的話,他的人困馬乏,加之士氣低落,根本沒有與之抗衡的可能。
一名鬼子少佐咬牙切齒的說道:「參謀長閣下,這些該死的支那軍實在是太可惡了,真想出去將他們通通的消滅掉!」
不止鬼子士兵,鬼子軍官也全都被折磨的無法入睡,此刻全集中在指揮軍帳內商量對策。
「嗵,嗵嗵嗵!!!」
這時,剛剛睡下的德川一郎又被爆炸聲給驚醒過來。
特別是,特戰隊這次還帶了兩個高音喇叭,不時放上兩首衝鋒號角聲,讓小鬼子分不清真假,生怕什麼時候中銳團就真的發起了攻擊。
吉田茂登重重點頭:「既然不能將這些該死的支那軍消滅掉,也無法繼續進攻汾陽縣城,我們不如先行撤軍休整,等得到兵員補充之後,再回來一雪前恥!」
「八嘎!這幫該死的蠢貨,他們要幹什麼?」
上林村。
「颶,颶颶……」
魏和尚和段鵬則是率部一路追擊襲擾,直到遠處東邊天際泛起一抹魚肚白,他們這才率領特戰隊返回了縣城。
經過之前的戰鬥,日軍第27師團雖然還有一個步兵聯隊沒有投入進來,但就昨日的交戰而言,就算小鬼子再投入一個步兵聯隊,也未必能攻陷汾陽縣城。
「嗨依!」
結果誰知,他們剛建好營地,舒舒服服的躺下,還不到半個小時,睡得正香。
反觀小鬼子,這完全是一群無頭蒼蠅,被狼牙特戰隊牽著鼻子走,耍的團團轉。
霎時間密集的槍聲響成一片,無數子彈夾雜著火線,從敵營裏面飛射出來。
遺憾的是,即使小鬼子不追擊可以降低傷亡,但特戰隊不間斷的襲擾,也搞得他們變成了一群驚弓之鳥,無法正常入眠休息。
不過,儘管德川一郎後退了10公里,楊麟也不打算這麼放過他們。
遺憾的是,特戰大隊此行的目的www.hetubook.com.com並不是為了斬首,也不是為了消滅掉營地內的小鬼子,他們只是為了襲擾,不讓對方休息好,僅此而已。
「八嘎怎麼回事?」
德川一郎見沒有人提反對意見,果斷的拍了板。
猛烈的爆炸,不光炸死了多名小鬼子,還引燃了不少鬼子營帳,以及其它易燃物資。
德川一郎找到之前那名執勤的鬼子少尉,對著他的左臉就是打個大耳刮子扇了出去。
一直沒有開口的吉田茂登想問題明顯要想得更深遠一些,他說道:「參謀長閣下,白天一站,我們帝國士兵的事情已經遭到了很大的打擊,如果讓支那軍繼續這麼襲擾下去,勢必會瓦解我們士兵的戰鬥力和精神力。
「啊,啊啊啊……」
「警惕敵襲,警惕敵襲,準備作戰!!!」
狼牙特戰隊接連襲擊,攪得小鬼子不得安生,最關鍵的是小鬼子就抓不到他們,可把這幫傢伙給氣壞了。
幾百名小鬼子追了坂田,連特戰隊的人影都沒有看到。
「突突突,突突突!」
隨即又給在城外航空兵駐地的陳驍打了個電話,讓他率領飛行大隊繼續襲擾小鬼子。
清脆響亮。
鬼子少尉一邊呵斥,一邊帶領幾十名小鬼子朝炮彈襲來的方向追去。
「快,快快!!!」
其中兩枚炮彈更是落在了鬼子營房之內。
「啪啪啪,啪啪啪啪……」
小鬼子的撤離,完全在楊麟的預料之中。
等死嗎?
他讓飛行大隊去襲擾小鬼子,可不是單純的不想讓他們睡覺,而是為接下來的計劃做準備。
「看來,德川一郎這個老鬼子還不算太笨嘛。」
……
不僅如此,小鬼子在追擊的過程中,還遭到了詭雷的殺傷。
「撤軍?」
鬼子軍中等級制度極其森嚴。
「嗦嘎!」
「應該是這樣!」
不少鬼子兵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便死在了自己的睡夢當中。
不然的話,他的部隊便會被拖的疲憊不堪,隨時會遭到中銳團的反擊。
「嗡,嗡嗡嗡……」
這時,旁邊的https://m.hetubook•com•com吉田茂登說道:「參謀長閣下,看樣子應該是支那軍的小股部隊,只是想探探咱們的虛實。」
小鬼子自以為他們退到了這裏,就能睡一個安穩覺。
挨打就要立正。
二人卻是也餓了,當下並不客氣,一頓狼吞虎咽過後,這才彙報道:「團座,您這招擾敵戰術真是管用,小鬼子被咱襲擾了一晚上,最後不堪其擾,竟是連夜拔營後撤了10幾公里,退至了上林村一帶休整!」
「八嘎!這些該死的支那老鼠!」
只是,恰逢農曆二十九,天上沒有月亮,夜晚黑漆漆一片,小鬼子視線受阻好,他們根本抓不到經過專業訓練,擅長夜戰的特戰隊員。
這個距離,已經超出了150mm口徑重炮的射程,因此,楊麟只能使用航空兵襲擾。
敵營中的鬼子士兵,紛紛如同驚弓之鳥一樣,對著黑暗中的火力點就展開了反擊。
他用犀利的目光環視了一圈,問道:「諸位,你們的意思呢?」
被折磨的苦不堪言的小鬼子,他們一顆也不敢放鬆警惕,甚至還出現了幻聽環視,總感覺隨時可能有炮彈會從天而降,把他們炸飛出去。
然而,幾乎是小鬼子剛進入夢鄉,幾枚榴彈便拖拽著醒目的尾焰飛掠了過來。
眼下,德川一郎並沒有退出汾陽縣城,便說明他們絕對不甘心就此失敗。
因此,他對於游擊戰也是略知一二。
「回稟參謀長閣下,這些該死的支那軍已經被卑職等消滅掉了。」
吃了幾次教訓,小鬼子也學乖了,他們乾脆當起了縮頭烏龜,龜縮在營地內,任憑特戰隊如何襲擾,炮擊,他們也再不追出營地半步。
所以,楊麟要趁鬼子援兵沒有抵臨之前,儘可能多削弱對方的實力。
被驚醒的小鬼子們紛紛驚慌失措的拿著武器從營帳內跑出來,他們趕緊去找水滅火。
吉田茂登想了想說道:「撤軍!」
小鬼子胡亂掃射一通過後,漸漸停止了開火,周圍也隨之恢復了沉寂。
楊麟的敲詐,更是讓筱冢義男受到了和*圖*書奇恥大辱,不出意外的話,這老鬼子也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鬼子少尉猛的頓首領命,隨即轉身離開。
「這一次,這些該死的支那軍並沒有進行滲透突襲,而是龜縮在了遠處使用炮擊!」
「支那軍夜襲,那他們人現在去哪裡了?」
為了以策萬全,一勞永逸,德川一郎在吉田茂登的建議下,又增派了兩個中隊的兵力。
「是我們的戰機!」
鬼子少尉再次頓首,隨即轉身離去。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八嘎!該死的支那軍!」
因此,在對鬼子營地進行了一波襲擾過後,便立即撤了出去。
他拿起椅放在床頭的佐官刀,就一臉陰沉的走了出來。
鬼子少尉忙低著頭解釋道:「報告參謀長閣下,剛剛的支那軍確實已經被消滅掉!」
「支那兵在那裡,該死的支那兵在那裡!開火,消滅掉他們!」
敵營里的鬼子士兵們紛紛從睡夢中驚醒過來,他們立即拿起武器鑽出營帳,四處尋找目標。
隨即,楊麟走到地圖邊上,開始研究著鬼子部隊的新駐紮點。
「夜襲,夜襲!」
在夜幕的掩護下,特戰隊員們如魚得水,就像是一群神出鬼沒的幽靈。
「不錯!」
「嗨依!」
「來,你們兩個先吃點早餐,小鬼子的情況慢慢說!」
執勤的鬼子哨兵看到天空中的戰機,機翼和機身上都噴塗著他們的國旗,便下意識認為這是他們的戰機,頓時紛紛長出了一口氣。
突遭襲擊,附近倖存的鬼子巡邏兵們,立即驚恐的大聲叫喊了起來。
當然了,如果可以順便再多殺一些小鬼子,那自然是更好不過。
德川一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是支那軍的襲擾戰術,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拖垮我們,不讓我們休息!」
很快,鬼子部隊便連夜撤軍,後退了10公里,只留下小股偵察兵,負責監視中銳團的動向。
……
鬼子士兵們紛紛瞪大雙眼,不明白天空中的航空兵究竟吃錯了什麼葯,居然向他們投彈。
如此,德川一郎為何還不撤出汾陽縣城?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