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繼續夜襲,就是不準睡覺

「颶!」
咱也要!!!
到了下午3點過後,中銳團的飛行大隊終於停止了襲擾。
鬼子機槍手雙手把住機槍,一起向火力點四周瘋狂掃射。
楊麟的命令和猜測是正確的,幾乎是飛行大隊返航不久,鬼子航空兵就傾巢出動,足足派遣出了20幾架戰機。
一直到夜裡,負責偵查的小鬼子也沒發現中銳團這邊有任何動靜,德川一郎這才放心下來。
經過昨夜的襲擾,小鬼子也學聰明了不少,昨夜他們追擊襲擾部隊的時候掉入陷阱,不僅沒能追上,反被炸死了不少人。
因為,如果小鬼子遭到襲擊,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前往指揮部通知指揮官。
這是一間三進三出的院子,原本是上林村一個地主老財的家。
大約兩個半小時后,特戰隊接近到了敵營附近。
剛剛的槍聲自然也驚動了他。
上林村內的老百姓不是逃難走了,就是被小鬼子給無情的殺害了,此時這些小鬼子便鳩佔鵲巢,將老百姓的民房當成了他們的營房。
特戰隊的隊員們沒有再繼續攻擊,他們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在了夜幕之中,隨之而來的是,周圍又陷入了靜謐當中。
因此,今夜遭到襲擊后,他們並沒有出營地進行追擊,而只是用機槍火力進行反擊。
楊麟潛伏到了一片高地上。他舉起手裡的也是望遠鏡,將視線投向了不遠處的下林村。
而那些倖存下來的小鬼子,卻是還要保守折磨。
「噗噗噗,噗噗噗……」
「嗨依!」
不過有一說一,這些小鬼子死了倒是一了百了。
「八嘎!這幫該死的傢伙不是帝國航空兵,他們是支那人假扮的!!!」
德川一郎看著周圍死傷一片的部下,氣得一張老臉比吃了幾斤大便還要難看。
德川一郎抖了抖頭頂的泥屑,剛罵了一句,豈料就在這時,一架p51戰機已然如蒼鷹搏兔一般惡狠狠的撲了下來。
「嗨依!」
最終一無所獲!
經過一陣手忙腳m.hetubook.com.com亂的救援后,這幫小鬼子終於將奄奄一息的德川一郎從廢墟堆里挖了出來。
想來,應該就只是楊麟的擾敵之計,只是不想讓己方好好休息,好為他們多贏得一些喘息之機。
「機槍組準備,繼續反擊!!!」
因為他們不清楚,什麼時候敵人的航空兵就會再次飛臨到他們頭頂……
駐紮在村莊內的德川一郎為防止遭到中銳團夜襲,他下令全軍禁止亮燈生火,並加派了崗哨巡邏。
「突突突!突突突突……」
晚上不讓咱睡覺也就算了,都白天了還不讓咱睡覺。
其中駐屯步兵第2聯隊繼續在上林村駐紮。
哨塔上的鬼子士兵又打開探照燈,在營地外來來回回的反覆掃視。
過了10幾分鐘,一陣零星的槍聲從敵營方向穿了過來。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楊麟打算通過打草驚蛇摸清鬼子指揮部的位置。
槍聲一響起,哨塔上的鬼子機槍手便立即捕捉到了開槍火光,並調整槍口進行壓制反擊。
只是遺憾的是,等鬼子的戰機編隊抵臨的時候,中銳團的飛行大隊早已經人去樓空。
「快來救人,快來救人!快,快快滴!!!」
終於有一些鬼子兵反應過來,立即紛紛四散而逃,尋找掩體躲避。
隨即,德川一郎呼喚來了一名通訊兵,對著他下命令道:「立即給師團部發電,請求師團長讓航空兵給我們提供戰術指導!」
此時,這些小鬼子睡得正香,不少敵人還沒有意識到危險,便死在了猛烈的爆炸當中。
他研究過德川一郎,知道此人心思縝密,所以他不確定對方晚上是加強警戒,還是會放鬆警惕。
當時,除了執勤警戒的鬼子哨兵外,其餘小鬼子皆已經沉沉睡去。
這是,幾枚照明彈拉著醒目的尾焰飛向空中,接著再緩緩的降落下來。
幾支衝鋒槍和機槍同時開火,頓時傾瀉出大片彈雨朝敵營飛掠過去。
「突m.hetubook.com.com突突,突突突突……」
他向德川一郎猛的一頓首后彙報道:「報告參謀長閣下,支那軍剛剛襲擊了我們的前沿哨。
因此,他們並沒有戀戰,只是在幾千米的高空上面憤怒的丟了幾枚航彈過後,便憤憤不平的返航離開了。
楊麟放下手裡的望遠鏡,準備先來一個打草驚蛇,看看小鬼子的戒備情況。
到了夜晚,楊麟立即集合特戰大隊,並親自帶領隊伍趁著黑夜的掩護向鬼子駐地行進過去。
不甘心的鬼子航空兵們不想白跑一趟,只能將所有的怨氣都撒在了中銳團身上,於是便對汾陽縣城展開了空襲。
當時,由於上林村遭到空襲,大部分民房都被炸成了殘垣斷壁,因此德川一郎將部位分為了兩部分駐紮。
地面上騰起一團又一團猩紅的蘑菇雲,落點附近的木質民房受到波及,頓時被肆虐開的衝擊波撕得分崩離析,化為了一片殘垣斷壁。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忍,嬸嬸也不能忍!
鬼子大尉重重頓首,他又等了幾秒鐘,見德川一郎沒有其他指示后,這才轉身離開了指揮部。
不得不說,吃一塹,長一智。
「你們的選擇是明智的!」
「轟隆!」
不出意外的話,這間最大的民房,應該就是小鬼子的指揮部了……
「咻,咻咻……」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吃一塹,長一智。
「八嘎!怎麼回事?難道又是那該死中銳團來襲擾我們了?」
「八嘎!不好!!!」
很快,一名鬼子大尉急匆匆從外面走了進來。
在小鬼子們驚慌失措的叫喊聲中,一枚枚航彈攜帶著恐怖的尖嘯聲,宛如流星墜地一般,惡狠狠的砸落在地面,並猛的爆炸開。
看到這一幕,楊麟的嘴角頓時綻放出一抹老奸巨猾的笑意。
小鬼子們嚇得菊花一緊,立即像是抬死豬一樣,一人抓住德川一郎的一隻手或者腳,就往旁邊的隱蔽處跑去。
「不好了!參謀長閣和*圖*書下被掩埋在裏面了!」
「八嘎呀路!可惡!營地外沒有發現目標,這些該死的支那兵又跑了!!!」
斷牆擋住了彈雨的攻擊,救下德川一郎一條小命,不過其餘小鬼子就沒有那麼好命了。
鬼子通訊兵重重頓首,旋即領命離開。
「空襲!空襲!」
如此反覆幾次之後,以德川一郎為首的小鬼子不堪其擾,只能一邊咒罵著中銳團的家人,一邊無奈的放棄了睡覺。
那幾名抬著德川一郎的小鬼子眼見無法逃脫戰機的追殺,他們像是丟垃圾一般,將德川一郎奮力丟向了前面的斷牆之後。
而他這則是帶領駐屯步兵第1聯隊駐紮在了兩公裡外的下林村,這個消息自然也通過偵察營的偵察,回饋到了楊麟耳中。
惱怒的德川一郎甚至產生了一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派一支部隊去反汾陽縣城搞襲擾的想法。
這一次由他帶隊,團長楊麟並沒有親臨,他不確定自己是鬼子航空兵的對手,也不想讓飛行大隊出現損失。
猝不及防間,一小隊執勤的鬼子哨兵頓時倒下了一小半。
遠處高地上的楊麟,通過夜視望遠鏡的輔助,正好看到了走出指揮部的鬼子大尉。
只是,小鬼子的兩條小短腿跑的再快,又怎麼快的過從天上激射而來的密集子彈。
幾挺機載機槍咆哮出聲,傾瀉出大片熾熱彈雨,在地面上拉起一條條醒目的煙塵帶。
一片密集的彈雨反向傾瀉過來,特戰隊員們立即就勢一滾,躲回了掩體後面。
此時才晚上11點不到,德川一郎因為下午睡了幾個小時,此時還在指揮官工作,計劃著消滅中銳團的事宜,沒有睡去。
想到這,德川一郎的心裏甚至還有一點點高興,呵呵只有你們需要喘息之機?
「隱蔽,快掩護參謀長閣下隱蔽!!!」
一大片子彈帶著火焰從哨塔上傾瀉下來。
德川一郎讚許的點點頭,隨即命令道:「命令所有帝國皇軍,槍不離身守在各自的位置上,還有沒www.hetubook.com.com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離開營地追擊敵人,違令者軍法處置!」
鬼子航空兵並沒有忘記之前的教訓,敵人知道中銳團擁有大量防空武器,甚至連3000高空上的戰機都能擊落下來。
「你們幾個,摸到敵營前沿進行襲擾,切記,你們的目的是襲擾,而不是要消滅多少小鬼子,因此務必不要戀戰!」
「八嘎呀路!」
很快,照明彈發出的強光就將周圍幾百米範圍內,照得宛如白晝一般。
而等鬼子航空兵返航后,陳驍便又立即帶領飛行大隊起航,再次對小鬼子的營地展開空襲。
「八嘎呀路!果然又是他們!」
在這間民房的外面,還有不少鬼子警戒哨,他們在村道上來回走動,始終以這間民房為中心。
千米之外的村子嘿嘻嘻一片,靜謐沉寂,幾乎看不到什麼燈火,宛如是一座鬼村。
分兵作戰。
不過很快,他又打消了這個不理智的念頭,問道:「襲擾我們的支那軍有多少人?」
頓了下,鬼子大尉又說道:「不過,卑職沒有派人出營追擊,因此不確定外面是否還有其他支那軍!」
……
「噗噗噗,噗噗噗噗……」
楊麟帶著一半特戰隊員去下林村偷襲日軍駐屯步兵第1聯隊,魏和尚則帶領另一半特戰隊員負責襲擾日軍駐屯步兵第2聯隊。
兩枚航空分別落在其中兩個院落裏面,肆掠開的爆炸衝擊波,直接將院子周圍的房間給掀得轟然坍塌,當然也包括德川一郎所居住的那間房間。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特戰隊的士兵謹記團長楊麟的命令,他們並沒有與小鬼子交火糾纏,他們只是象徵性的反攻了一梭子,便立即轉移了位置。
「噠噠噠,突突突……」
因此,在對地面的小鬼子進行一番空襲過後,便選擇了返航。
這還讓不讓人休息了?
「突突突!突突突突……」
「颶!」
一片彈雨激射而來,幾名正好處於彈鏈軌跡上的小鬼子頓時被擊穿身體,打和-圖-書成馬蜂窩,無力的軟倒在了地面上。
哨塔上的鬼子士兵咒罵了一句,隨即也關閉了探照燈。
然而,楊麟的擾敵之計真的只是為不讓小鬼子休息,好為自己贏得喘息之機嗎?
這些敵人紛紛被猛烈的爆炸聲給驚醒,他們驚慌失措的從床鋪或者地鋪上面爬起來,便如喪家之犬一樣往門口擠去,甚至連他們的第二生命都沒顧得上去拿。
周圍的鬼子兵看到德川一郎睡的房間被炸塌,立即紛紛趕來過了過來。
不過,他們已經被打跑了!」
「明白,團座!」
而這間民房,自然也成了航空大隊重點照顧的目標。
第一小隊的幾名特戰隊員壓低聲音應諾了一聲,然後他們壓著身體小心翼翼朝敵營摸了過去。
他還有更大的圖謀!
還有那些隨同德川一郎一起住在地主家的鬼子軍官們,也在飛行大隊的掃射轟炸下死傷了不少。
「隱蔽,快隱蔽!!!」
鬼子大尉如實彙報道:「回稟參謀長閣下,襲擾的支那軍並沒有多少人,從槍聲判斷,襲擾的支那軍應該不超過一個班。」
「支那軍在那個位置,那裡又支那軍的火力點,照明彈準備!」
幾隊鬼子巡邏哨手裡拿著手電筒,在村莊外圍來來回回的巡視……
小鬼子吃過了昨夜的虧,因此,儘管後退了10公里,他們依舊在營地外圍修起了防禦工事,甚至還建起了兩座哨塔。
「八嘎!該死的支那老鼠!」
德川一郎作為鬼子指揮官,他所居住的自然也是上林村最好的一間民房。
真是太他娘的過分了!
「八嘎呀路!這幫可惡的支那航空兵,他們簡直該死!」
小鬼子又提心弔膽了一陣,這才終於放下心來,開始好好的休息。
他們不是被打成了馬蜂窩,就是被子彈打斷了手腳,躺在地上痛苦的掙扎慘嚎著。
「敵襲!敵襲!」
陳驍並沒有因為眼前的勝利而沖昏頭腦,他謹記團長楊麟的命令,也知道遭到空襲后,地面的小鬼子肯定會呼喚他們的航空兵前來增援。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