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獵妖府!斬妖吏!

目前獵妖府的掌權者,是朝廷的修行者。
他這樣想著,腳下未停,繼續前行。
寶壽道長淡淡說道:「白虹觀。」
對許多修行者而言,這也是一條正道!
楊文離有些無奈,也有些可惜。
當前一張紙,畫著一頭蛟龍,眼眸凶厲,雙角如矛。
寶壽道長再度來到了這裏。
楊文離心中升起一股難言的敬佩之意,施禮道:「道友高義!我輩修行之士,就應該如道友這般,心在斬妖除魔,意在替天行道,重定太平乾坤,還天下百姓一個安寧盛世!」
「避免這些蝦兵蟹將攪局,廣山域獵妖府的斬妖吏都已經趕往淵河。」
前一次有九霄仙宗的少女同行,這一次他是親自來領取獎勵。
此劍為何落在了袁嘯舟的手中?
——
寶壽道長說道:「就在廣山域內長久安居,庇護周邊百姓。」
實際上,寶壽道長如今與小熊相依為命,整個白虹觀也就剩下他一個活人,與無門無派的散學修士,倒也沒有多大區別。
獵妖府位於京城,有三十八位文官,分別主司各職。
「也罷,全憑道友意願,但若今後改變了主意,道友可以去廣山域尋我。」
武捕頭忙是說道:「多謝道長慈悲。」
「淵河路遠,奔波勞碌,而且赤玄蛟龍已是你獵妖府的瓮中之鱉,貧道何必去撿這些小魚小蝦?」
武捕https://www.hetubook.com.com頭陷入了震驚之中,區區金陽縣,怎麼接二連三來了這些獵妖榜上的妖魔?
而在外獵殺妖魔的修行者,喚作斬妖吏。
白衣、紅衣、金衣。
他說完之後,朝著旁邊吩咐道:「聽見了沒有,還不叫上仵作,去把他們的遺骨收斂回來?」
內中有三枚丹藥,色澤赤紅,隱有熾烈之意。
寶壽道長心道:「鍊氣境的修為?」
寶壽道長施禮道:「正是。」
沒有掌教法劍,就名不正,言不順。
武捕頭聞言,怔了一下,說道:「道長如何知曉?」
寶壽道長認得這柄法劍。
他沉吟了下,又道:「道友可願入獵妖府?」
楊文離怔了下,不曾聽過這個宗門,但是可以斷定,不是大夏境內有名的仙宗,想必是某些散學修士留下的傳承。
「紅衣斬妖吏?」
根據前身記憶,這是白虹觀的傳承法劍,更是初代祖師傳下的掌門信物!
楊文離這般說來,又問道:「道友此後,打算往哪裡去?」
楊文離說道:「我觀道友年齡不大,卻能斬殺妖道秋風,真乃修道之奇才,不知師出何門?」
寶壽道長神色複雜,心中咕噥道:「要是這時候說,小道只是為了回去建造道觀,他會不會尷尬?」
他記得袁嘯舟上個月才進入大夏和-圖-書王朝疆域之內!
寶壽道長接過,打開長條木盒,裡邊是大夏王朝的銀票,共計三萬兩。
「三日前,我獵妖府的三位金衣斬妖吏,已經在淵河的上端,困住了獵妖榜上第九位的赤玄蛟龍。」
寶壽道長問道:「什麼大事?」
但是獵妖府初建,還抽調了許多來自於各宗各派的修行者,例如眼前玉龍仙宗的外門長老。
這紅衣斬妖吏也沒有託大,迎上前來,笑著說道:「在下楊文離,玉龍仙宗外門長老,現任獵妖府紅衣斬妖吏,想必道友就是斬殺妖道秋風的寶壽道長了罷?」
他從懷中取過了兩個木盒,一長一短。
據九霄仙宗少女方玉所說,獵妖府近來也開始吸納大夏境內,那些無門無派的散學修士。
「前往淵河一事,道長以為如何?」
「正是,此前道友斬殺的妖道秋風,就是他的弟子。」楊文離見他認出,也不意外,說道:「這幅畫像的來源,是在七日前,他潛入淵河會見赤玄蛟龍,被奉命監察淵河的斬妖吏所發覺。」
武捕頭驚呼道:「什麼?他們死了?」
那中年男子,身著紅色衣袍。
然後這年輕道士,抽出了下面那一頁。
「這劍……」寶壽道長目光稍凝。
而拜入獵妖府,為官府效力,就可以得到官府各類獎賞,諸如功法、道術、丹藥、法寶等種種資https://m.hetubook.com.com源。
「……」
這柄法劍,一直在他師尊手中。
這是一個黑色的人影,看不清身材與面容。
但蛟龍鱗甲則分別是有赤紅和墨黑這兩種顏色,不規則分部,斑駁雜亂。
此外,加入獵妖府,便有了大夏官方正統的身份,地位不亞於仙宗弟子。
楊文離伸手,翻出幾張紙來。
「但這頭雜血蛟龍,當日是攜上百蝦兵蟹將,沿著江海逆流而上,從大夏國境之外的海域,侵入淵河的。」
「吞陰山袁嘯舟?」寶壽道長語氣稍沉。
在他眼中,這是年少氣盛,自覺仗著一己之力,就可以在修行路上,平步青雲。
儘管寶壽道長不認識純陽丹,但他也能知曉,這丹藥極為不俗,有助於修行。
煉精、鍊氣、煉神。
寶壽道長笑著說道:「多謝道友愛才之心,但小道是閑雲野鶴,不喜規矩束縛。」
在巨款面前,寶壽道長依然保持平靜的神色,打開了短的木盒。
楊文離回了一禮,說道:「先前那妖道的頭顱,我已親自勘驗,確認是獵殺榜第一百七十二位的秋風妖道,今夜就帶回廣山域封存,送往京城,至於道長的獎賞,我也已經帶來,請道長親自點驗。」
武捕頭匆忙來迎,說道:「獵妖府的人已經到來,並且勘驗完畢,確認是獵妖榜上的妖道,他是攜獎賞而來,就在內中等侯。」www.hetubook.com.com
前身有個執念,就是尋回法劍,當一個堂堂正正的白虹觀掌教。
楊文離沉吟了一下,又道:「道友若是有意斬殺獵妖榜上的妖魔,近來倒有一件大事。」
「預計七日內,便可以破開赤玄蛟龍的天賦神通,將之斬殺!」
對應三大修行境界。
「不必客氣。」
但這樣的少年,往往蹉跎多年之後,終究難免懊悔。
「道友若是有意,可以在我這裏報個名字,到時候在淵河外圍,每獵殺一頭小妖,就能得一份獎賞。」
「進入獵妖府,每月可以領取俸祿,不但有銀兩,也有丹藥。」
金陽縣衙。
「道長,好久不見。」
寶壽道長說道:「被獵妖榜上的孟山君所殺。」
「多謝。」
獵妖府是大夏王朝臨時組建而成。
寶壽道長聞言,眉宇一挑。
「除此之外,青冥州已經從周邊各域,抽調獵妖府的人手前來支援。」
旁邊的其他公差,匆匆應是,便有四人動身離開。
自從一年前,他師尊隕落之後,屍骨無存,掌門法劍便也不知所蹤。
楊文離話落之時,卻見年輕道士神色異樣,將雜血蛟龍那一頁抽開。
更重要的是,以本門功法,繼承此劍,便可繼承至高傳承,由初代祖師創造而成的仙品劍訣!
斬妖吏分三個層次。
他看著寶壽道長,正色說道:「道友乃是修行奇才,若得名師指點,再獲朝廷栽和_圖_書培,必成大器!」
寶壽道長抬步邁入縣衙,邊又說道:「小道擊退孟山君之後,已經收拾了他們的遺骸。沿東南方向,城外二里處,有一座破廟,他們的遺骸就在神像后,為了避免血腥吸引其他野獸,小道還做了一些處理。」
楊文離說道:「如若立功,那麼獎賞更高,且在獵妖府當中,存有大量典籍,也有大量資源,更有煉神真人不定期講述修行要點……」
而在黑影的手中,提著一柄長劍,青碧之色,紋路複雜,似有萬般玄妙。
寶壽道長說道:「他們死於城外。」
寶壽道長微微點頭,然後停頓了一下,說道:「金陽縣衙失蹤了三名差役吧?」
「這劍說來也頗古怪,他進入大夏王朝之前,佩劍已經被斬斷了。」楊文離說道:「如今他手中這柄劍,品階極高,幾近於仙劍層次,讓他劍氣變得更加鋒銳,鬥法本領數以倍增,還重創了獵妖府一位金衣斬妖吏,也不知他從何而來。」
「但淵河的大戰,恐怕在支援到來之前就會爆發,目前還有人手不足的憂慮。」
寶壽道長笑著說道:「不過,日後若要圍殺袁嘯舟,還煩請知會貧道一聲!」
對於沒有師承的散學修士而言,他們沒有名師指點,甚至也沒有完整體系的修行功法和道術,而且也沒有足夠的修行資源。
此刻,縣衙之中。
可是蹉跎了年華,再幡然醒悟,怕是為時已晚。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