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寶壽道長又缺錢了!

才見樹上跳下來一個小黑熊,蹦跳著過來,只是顯得很是鬱悶。
極度缺錢!
林間走出一個黑袍男子,貌若青年,神情冷毅。
黑袍男子伸手一揮。
鄭元似有自嘲,又說道:「老夫觀小道長這棲身之地,可好比仙宮龍巢啊。」
與此同時。
「單是搬運材料,單是取水上山,就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
可是如此一來,就有了一個最大的弊端!
傍晚時分。
缺錢!
旭日升起,光芒明亮。
從官府領回來的賞金,這還沒焐熱呢。
而就在二人告辭離去之後。
布囊破碎,掉出一條粗壯的虎尾。
寶壽道長功行圓滿,舒展身軀,眼神熠熠。
那也是他活躍在外的千百年修為!
它忽然抬爪一掃。
這麼一想,小熊愈發低落。
轟然一聲巨響!
「昨夜讓你辨認獵殺榜上這些傢伙,認清楚了沒有?」
望著朝陽,他背負雙手,眺望遠方,陷入思考之中。
他原先考慮的,是圖紙上的簡化版道觀。
猛虎伏在地上,口吐人言,道:「師叔,家師去了淵河,與赤玄蛟龍做了一場交易,答應助它脫離困境,免受獵妖府圍殺,如今他尚未歸來,只好來尋師叔,為弟子報仇。」
如此緩慢的修和_圖_書行進度,讓寶壽道長更堅定了斬妖除魔,替天行道,匡扶正義的信念。
還有他失落在外的種種道術神通!
比起上個月,獵殺榜上,只少了二十六尊妖魔。
「如此一來,所耗費的銀兩,是一筆天大的巨資。」
黑袍男子沉吟道:「你是要我以此為憑,滅殺對方?」
經過一夜修行之後,真氣再增一絲。
鄭元略有詫異,說道:「單憑你的圖紙,就不是尋常工匠可比,在老夫看來,你若有心,受得引薦,未必不能進入工部,受到朝廷栽培,未來不可限量。」
但這一次,不是他一人來此,還帶上了個頭髮灰白的花甲老者。
「不是他們喪心病狂,而是貧道選擇了奢侈的道觀。」
在回到豐源山之前,他兜了一圈,貨比十三家之後,沒買!
因為這個月內,又有眾多妖魔從大夏邊境潛入,越過了獵妖府的封鎖。
只須用上最簡單的材料,以最簡樸樣式,根據陣法的布置,即可建造而成,大約耗費數千兩銀子。
它在心疼的時候,又忽然發現,寶壽道長背在身後的手,早已緊握得毫無血色。
但作為凡夫俗子,他們便也沒有多言。
一旦動工,就得花錢。
陸原縣。
和*圖*書寶壽道長笑了聲,說道:「官場之事,可不是技藝精通,就能平步青雲,小道是修行之士,不求達官顯貴,只想建造這棲身之地,安心求仙問道。」
但自從發現獵殺榜這賺錢的來路之後,他就把圖紙上的道觀,升級到了他認知當中,最高的層次。
於是他失望地拿著獵妖榜,離開了金陽縣。
楊文離給出了一份新的獵妖榜。
那是他活躍在外的無數銀兩!
鄭元左右觀看,目光往上抬,看向了豐源山的上端。
這話一出,無論是鄭元還是王山,都頗為錯愕。
寶壽道長聞言,也不作答,只問道:「倒是我這白虹觀的建造,鄭老可有把握?」
建在山上的道觀,居然還得加錢?
按道理說,寶壽道長作為玄門羽士,必是精研此道,大約心中早有想法。
這就是曾經光耀故里,而後被貶歸來,頹喪自廢,蹉跎十六年光陰的鄭元。
上一期的獵殺榜,則有三百二十三尊妖魔。
原先賺錢不易,只能靠著小熊,招搖撞……撞個不平事,出於義憤,懲惡揚善。
其中大部分被殺,有部分則隱匿於大夏國土疆域之內,不知去向,從而被列入了獵殺榜。
於是他眼睛通紅地看著獵殺榜。
https://www•hetubook.com•com林之間。
寶壽道長哈哈一笑,說道:「常言道,擇日不如撞日,貧道掐指一算,黃道吉日便在明天,百無禁忌,可以動工。」
「寶壽道長,比老夫想象之中,年輕得多。」
寶壽道長這般說來,深吸口氣,翻手掏出了他的賬本……獵妖榜!
黑袍男子看著它的尾部,冷淡道:「你行事一向謹慎,最愛隱於暗處,驅使倀鬼試探,怎麼被斷了尾?」
寶壽道長聞言,笑了一聲,說道:「鄭老既然有此把握,便隨我上山,選定位置。」
「而你圖紙上,是要依山而建,更是難度倍增。」
「就算是廣山域的首富,想要拿出這麼一筆錢財,只怕都要傷筋動骨。」
「孟山君,你在外吃了虧,不去尋你師尊,來這裏尋我作甚麼?」
身後樹上的小熊,聽得這話,頗為心疼。
寶壽道長神色如常,面上略帶笑意。
他本以為繪畫出那一沓圖紙的人,必然是個經驗豐富,精通建造的道人,未有料到,竟然如此年輕,說句不好聽的,就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道士。
猛虎低沉道:「一言難盡。」
翌日,清晨,豐源山上。
接著又聽他說道:「道長乃是玄門之士,可擇好了良辰吉日https://www•hetubook•com.com?」
鄭元見他如此自信,心中舒了口氣,又正色道:「寶壽道長,你要建造的道觀,難度猶在掌域府邸之上,而你招來的工匠,也都是普通人家的泥瓦匠,與朝廷工部所屬的匠人,技藝不在一個層次上,想要如你所願,建成此等恢弘道觀,絕非易事。」
寶壽道長背負雙手,淡淡說道:「錢財方面,你無須擔憂,工錢三日一結,絕不拖欠,如有資金不足,你們停建便是!」
他聲音落下,又深吸口氣,說道:「老夫只能多費精力,親自監看,加以教導,讓他們不要出錯,但建造難度甚高,而且耗時更久。」
「……」
作為一名正統道門真傳,寶壽道長已經不屑於再用小熊斂財。
但根據楊文離所說,上個月在大夏境內被誅殺的妖魔,不止二十六,而是有一百七十六個。
——
寶壽道長手執獵妖榜,遍尋金陽縣,未見妖魔蹤跡。
這是一頭巨大的猛虎,落在地上,彷彿山林一震。
鄭元看向寶壽道長,問道:「聽聞白虹觀素來清貧,真能拿得出來這筆錢財嗎?」
寶壽道長嘆息一聲。
「高出了上百倍?他們這些奸詐之徒,如此喪心病狂?」小熊驚呼一聲。
鄭元聽得這麼一聲「鄭老」的https://www.hetubook.com.com敬稱,神色稍緩,然而接下來,卻又肅然道:「道長想要建造的白虹觀,可是與眼前這尋常道觀大不相同,論起規模之宏大,論起細節之精微,猶在廣山域的掌域府邸之上。」
而王山在一旁,卻聽得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認清楚了。」小熊悶聲說道。
「煉神境的劍氣?」
寶壽道長目前極度萬分缺錢!
小熊睜開朦朧睡眼,忽然覺得,寶壽道長的身上,身上升起一股強烈無比的正義之感!
有個布囊拋了出來。
下到山腳,鄭元便已開口,言明他心中已大致有了方向,只待今夜再作推算,隨時便可動工。
王山來到了白虹觀。
不單是整體規模擴大,而且假山流水,亭台樓閣,殿宇雕像,皆按陣法布置,雕欄玉砌,恢弘大氣。
只見一頭龐然大物,從山的另一端,撲了過來。
不愧是正道仙門的掌教真人!
這一期獵殺榜,有二百九十七尊妖魔。
「得賺錢了。」
「這道觀的建造,如若全按你圖紙標註而建造,必要耗費巨資。」
「這建造道觀所需的銀兩,比原先預定的高出了上百倍。」寶壽道長說道:「這次咱們定個小目標,本月之內要斬殺十個鍊氣境的妖魔。」
接著三人登山而上,直至日暮時分,才下山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