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覺醒篇
第0003章 破舊的符籙

他的舉動讓統領心中一頓,全身警戒起來。邪靈更是動作一滯。
……
「好啦!這下清凈了,我們可以好好的說說話了。」神秘高人用一種不近不遠的口吻說道。
「你沒資格知道。」神秘高人轉身,上下打量劉昊一眼,隨即說道:「是你擾了孤的清夢?」
「你怎麼就知道是廢紙,你看你家大人不都往後退了三步嗎?」
「機靈的小子。」神秘高人再次轉身,盯著統領看了好一會才說道:「你滾吧!」
「老爺子,吃吧!」
猩紅色的冷風一吹,一頭紅髮,面色雪白,雙眼陰冷,身形精壯的男子憑空出現在劉昊眼前。
「統領大人,他若不同意,就讓屬下去了結他!」全身焦黑,少了一隻胳膊的邪靈向統領請求道。
「閣下是誰?」統領忌憚三分的問道。
「您為什麼不殺了邪靈統領?放他走等於縱虎歸山。」劉昊也不按套路出牌,又拋出一問。
沉默片刻后,劉昊說道:「你越級了吧!在你之上可還有戰將。再說小小的元帥https://www.hetubook.com.com就想招納我,你們也太小看我了。」
「你覺得孤是人還是靈呢?人和靈有區別嗎?是人是靈重要嗎?」神秘高人反問道。
「好!我給你這個機會。不管他是否答應,你的考核通過了。」統領收起殺氣,雙臂環抱,冷冷的注視著劉昊。
「他由你殺不是更好嗎?想要進步,必須親手除去心中的陰影。不然,日後必成隱患。」
「蠢貨!」統領怒喝一聲,他沒想到這個手下竟會如此愚蠢。
「可惡,被他給耍了!」
「敢問前輩,您是人還是靈?」
「你說什麼?」統領怒意上頭,反問一聲。
「寧教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是誰擾了孤的清夢!」
劉昊沒有在他的威脅下失去冷靜,而是在想身上還有什麼可以作為最後攻擊的手段。
「大少爺,我說了您可千萬不要生氣,我覺得他就是個老騙子!因為您的善良讓他實在感到不好意思,於是就送了你一個破符作為他離https://www.hetubook.com.com開的台階。」
「嘭」,「嘩啦」,統領直接被砸出車廂,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突然出現的神秘高人,抬手間斬殺精英邪靈,讓召喚出他的劉昊和立於對面的統領同時感到震撼。
「嗯?哪來的邪祟!」
「啷里個啷,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感謝以往一個月的招待。這枚符籙你把它收好,最好能貼身佩戴。它能在你遇到生命危機時給予救助。記住,是救助而不是幫助。」
「老爺子,我可被你害慘咯!」
「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孤又不會殺你。」神秘高人讀懂了劉昊的意思。
「是,大少爺。」門童把頭一低,恭恭敬敬的目送劉昊出門。
劉昊一時半會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只能用一種複雜的眼神和神情回復他。
從脖子上的掛帶上取下破舊的符籙,雙手微微有點顫抖。
……
「還有力氣說話嗎?相對於我們,你們人類是狡詐的。在我眼前就不要偽裝了,靈君就是靈君,哪怕是受傷反噬了也是靈君和_圖_書,只有庸才才把你當靈徒看!
「聽不懂人話嗎?孤讓你滾!」威壓的霸氣化成一擊重鎚,朝統領狠狠砸去。
就在劉昊以為要嗚呼哀哉的時候,「嚶」的一聲響起,耀眼的金光在車廂內閃現。
「哈哈哈……好!貪婪是進步的動力,我越來越喜歡你了。劉昊,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你是降還是不降?」實質般的殺氣從統領身上散發而出,只要劉昊說不,死神的鐮刀便會立即收割他的生命。
一個月後,「嘟」的一聲,劉昊親自為躺在門口的老爺子送上一份飯食。
「桀桀桀,劉昊拿命來吧!」
「哎!死馬當活馬醫吧!也不知道咒語,臨場發揮吧!惡靈退散,急急如律令,敕!」劉昊抬手一揚,把符籙往空中一拋。
「這有什麼好問的?中都富饒,人們安居樂業,個個樂善好施,您一個人吃不窮我們劉家。」
抬手一揮,揮出一道掌風,將愣在當場的邪靈就地斬殺。
「嗯?什麼?」邪靈順著劉昊的話便回頭一看。
「不!是他!」在他的注視下https://m.hetubook.com.com,劉昊感到氣血上涌,進而思維加快的他立馬就做出了回答。
「劉昊!你該死!」邪靈怒極,化作一道紅光向劉昊撲殺而去。
「劉昊,看你的意思是不同意了。桀桀桀,就算你想做最後的抗爭,也犯不著拿一張沒用的廢紙來嚇唬人。」尖銳的戲謔聲從邪靈口中發出。
「好了!做善事難道不好嗎?我又沒圖什麼,就這樣吧!」劉昊站起身,往府內走去,沒過幾天,就把老爺子的事給拋之腦後了。
靈力恢復一點,但想要催動火蓮符是不可能了。結界符能困住邪靈但能困住統領嗎?「哎!希望那個在門口睡覺的老爺子沒有坑我,這是一張威力巨大的符籙。」
「你怎麼還沒走啊!就算你要吃大戶,也不能總盯著我們劉家啊!這都一個星期了!今天你休想領到一份飯食。我就說大少爺太善良了,像你這樣的騙子世上不要太多。」
劉昊眼睛微微一縮,然後說道:「邪靈就是邪靈,生命在你們眼中就是草芥。」
然而,一個呼吸過後,符籙慢慢落下,終究和圖書一點反應也沒有。
金色的雲霧在車廂的地面上翻滾,條條金色的絲線在空中隨意舞動。充滿肅殺氣氛的車廂在這一刻變得神聖起來。
看著老爺子遞來的破舊符籙,劉昊真想笑出聲來。然而,他還是忍住笑意,伸手將符籙接了過來。
「呵呵,劉大少,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賴在這不走嗎?」老爺子睜開眼,笑眯眯問道。
「飯我就不吃了,山高路遠,我們後會有期。」老爺子站起身來,抖了抖身上的衣服,顫顫悠悠的混入街上的人群中,慢慢消失在劉昊的視野里。
霸氣威嚴的聲音在車廂內響起。每一個字都會讓人的靈魂為之一震。
也是,小小的精英考核便能讓你們死亡慘重,二十五人只活一人,你說你們鎮靈庭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你叫劉昊是吧!本統領愛惜人才,只要你願意歸順我們,我會向元帥大人舉薦你的。」
「小六子,在嚷嚷什麼呢?老爺子沒走就沒走,我們家又不多這一口飯。一日三餐不要少他,再有不許辱罵他,聽到沒有?」剛好要出門的劉昊對門童一頓訓斥。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