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覺醒篇
第0004章 契約

劉昊沉沉的呼出一口氣,隨即沒有多想,從腰間取出符筆就要在契約上簽字。
「不要吃驚,這是天地契約。契約既然成立了,那自然要回歸天地的懷抱。」曹操解釋了一下。
「可以,還請前輩成全。」劉昊雙手抱拳,身體呈九十度鞠躬而下。
「曹前輩,感謝您出手援助。劉昊是個好孩子,他的資料我秘密查閱過,若不是那場經歷,他會是個出色的靈者。我知道我人微言輕,但我還是想懇求您,照顧他,幫扶他度過這一程。」
「什麼代價?」
「還算不錯,有膽識。」曹操會心一笑,把手一翻,契約快速飛到他的掌心上。
「嗚……」,汽笛聲響起。「哐當」一聲,火車停止了加速,慢悠悠的駛入了南城火車站。
「你說吧!孤聽著。」神秘高人略微點了點頭。
「時間就是金錢,金錢就是生命。孤需要你付出一年的陽壽作為見到他的代價。」神秘高人的一雙眼睛變得犀利,猶如蒼天上準備上捕食的獵鷹。
「哈哈m•hetubook•com.com哈,孤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卻經歷了這個世界的很多事。你之前口中的老爺子可不是一般人。在他沒有允許孤告訴你他的真實身份之前,孤只能對你說,你的想象有多大,他就有多大。
「你終於肯叫我一聲隊長了。不要難過,人總有一死。我們拼著這麼多兄弟的姓名好歹完成了任務。劉昊,你要小心中隊長,我懷疑他早就知道邪靈的事。之所以派我們來,是因為我們不是他的嫡系。」
「好,孤可以讓你見到他,但你也要相對的付出代價。」
「不用,就在這裏。你夥伴們的亡靈還沒散呢!多陪他們一會,不好嗎?」神秘高人拒絕了劉昊的提議。
「好了,收起你的眼淚,收起你的小屁孩心態。從此刻開始,你的命運將和孤交織在一起,孤會讓你變得堅強,讓你在這亂世之中頂天立地!」
「孤姓曹名操。」
「怎麼?你想見他?」神秘高人輕瞥他一眼。
「等等,符筆沒用,和-圖-書你必須咬破手指,以鮮血為引,在上面簽上你的名字。」曹操搖著頭阻止道。
「請問前輩尊姓大名?知道了您的名字,也好讓我安心走上黃泉路。」
「嘩啦」一聲,一張不知道用什麼材質製作的契約懸浮在劉昊眼前。
「別走!」劉昊大喊一聲,伸出手,無助的看著李斯的身影一點點消散。
你叫劉昊,孤也認識不少姓劉的人,也幫助過他們。當然,最後的結局雖然不盡人意,但好歹共事過一場,也讓那個時代延長不少。
「是的,我還有話要對他說。」劉昊沒有猶豫,直接回道。
「亂世?曹前輩,你是在說笑嗎?除了邪靈,整個世界很太平。」劉昊藉著情緒想要發泄的勁和曹操頂起來。
「范族長,您貴人事多,可以理解。火車即將進站,讓我們一同迎接凱旋而來的戰士吧!」宮勇的語氣不咸不淡,但有心人只要用心分析,便可以得出他一點都沒有將這個范族長放在眼裡。
不等劉昊再多看幾眼,「呼呼」的和_圖_書火光燃起,契約在他們倆的見證下化為虛無。
「太平?你是在說笑嗎?邪靈亂世,世界太平嗎?家族林立,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世界太平嗎?鎮靈庭看似強大,但表面的榮光能和暗地裡的波濤洶湧相比較嗎?小屁孩,你太天真了。在家族裡呆久了,你的思維已經僵化了。
「你說什麼?亡靈未散?那您能看到李斯的亡靈嗎?」劉昊激動了,他相信神秘高人的手段。
「隊長!」劉昊飽含熱淚地喊道。
「不要多嘴!」宮勇目視前方,呵斥一聲。
「曹前輩,我……」
對你,孤也是輔佐,可與他不同。這一回孤不再當梟雄,而是要當一回能臣,以此來彌補孤心中小小的遺憾。」
「咻」,銀藍色的光芒一閃,以靈魂為引的靈魂印記在契約上勾勒出一個「曹」字。
「你安心的走吧!他的事孤會處理好。」曹操沒有直言,但也算回答了他的話。
「哦!」,劉昊咬破手指,忍著疼痛,在契約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
火車站的www.hetubook.com.com站台上,宮勇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耐心的等待著火車的駛來。
「諾!」心腹沒有感到害怕,反到在心裏得意洋洋。
「沒意思。來!」神秘高人抬手一揮,流光化成一場金色的甘霖,讓李斯的身影一點點的展現出來。
「這不是奴隸契約,也不是主僕契約,而是平等契約。只要簽下,孤與你將是親密的合作夥伴。在這世上,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一定要相信孤。」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還請宮大人多多包涵吶!」一名富態的老者從遠處急吼吼的趕了過來。
「大人,您說李斯能完成任務嗎?」一名心腹在他耳邊小聲問道。
站在一旁,看著李斯的舉動,聽著他們對話的劉昊,心裏百感交集。他很想立刻衝上去抱住李斯大聲哭喊。然而,仍存在的理智不斷地告誡自己,不要辜負了李斯的一番好意,讓他的努力白費。
「李斯銘感於心,來世必當結草以報。」李斯再次深深一拜,之後,他轉身對風昊說道:「我要走了,你一定要聽前https://m.hetubook.com.com輩的話。振作起來,大好的明天在等著你。」
「曹前輩,我現在可以確定您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靈,您懂得比我還多。」
「火車即將到站,你好好準備下措辭,以免到時答非所問,慌慌張張。」
「隊長,鎮靈庭還分派系嗎?」
「感謝您為我著想,我們換個車廂談吧!這裏太傷風景。」劉昊感知到了他的善意。
「傻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說完,李斯側身對向神秘高人,隨即深深一拜道:「前輩,以下我說的話句句發自肺腑。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已經死了,這話就更真了。」
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你被家族流放到這,未必不是好事。之前的你是溫室里的花朵,經歷的太少。此刻的你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不經歷挫折磨難如何能在亂世中當大丈夫!」
自己還有好多不解的問題要問,可曹操卻憑空消失。好在破舊的符籙再度回到掛繩上,不然,自己一定會以為之前經歷的是一場夢。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