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知?」
「這是什麼?」我問。
天空黑得像染了墨,電光頻頻,與上次天裂時的樣子毫無二致。
床是茅草木板再鋪一張草席搭成的,恐怕子螭無論在天上還是凡間都沒睡過這樣簡陋的東西。我看著那面容,似乎能想象到子螭綳得發青的臉,心情不由大好。
「沒錢。」我乾脆地說。
詫異地抬頭,只見上空,雨水被什麼擋住了一樣,水花匯成一個穹頂的模樣流向四周,煞是壯觀。
我撇撇嘴角,隨她順著山路走下去。山路上到處是裸|露的岩石,有幾處難走得很。我正小心翼翼地挪著腳步,忽然,一隻手伸過來。
若磐將一根草葉繞在指頭,淡淡道:「只有你帶著句龍的味道。」
我被熏得嗆了幾下,連忙往旁邊別開臉。
我不解地看她:「為何?」
我愣了愣,驚訝地看著他:「你會編促織?」
灰狐狸不搗亂的時候,妖男的騰雲之術還是著實不錯的。
未幾,濃煙之中,殿頂崩塌開來,青牛馱著一人騰空而來,正是子螭的凡體。我將他檢視一番,只見除了臉上有些煙熏之色,別處並無損傷,摸摸鼻子,呼吸還在。
若磐金眸盯著我,似一怔。
雨水噼噼啪啪地打在頭頂的瓦片上,雷聲低吼。光照黯淡的屋子裡,子螭,不,北海王靜靜地躺在裏面。
浮山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普通的法術在這個地方用不了,據說這就是為什麼只有快成仙的人才能在浮山留下的原因。
我朝鑊蓋上碰了碰,一點熱氣也沒有,大概還要燒上許久。看向若磐,他從柴草垛里扯出一段細長的乾草葉,慢慢地在指間摺疊。我盯著那草葉,只www.hetubook.com.com見它在若磐手裡編織起來,片刻,竟似乎有了形狀。
若磐埋頭繼續編著草促織:「不知。」
「哦?」我看微笑地著她,目露凶光。
我不禁欣喜地露出笑容,從那大手中接過草促織。仔細看看,編得挺精緻,不想若磐竟有這等靈性。心裏覺得又神奇又高興,我忍不住,朝他伸出手去。
「乖狗。」我的手落在他的頭上,笑眯眯地說。
妖男揚揚眉毛,片刻,念念有詞地再變出一頭青牛,讓它沖入那火場之中。
「嗯。」
「呀!」灰狐狸指著那火光,大驚失色。
我一訝:「給我的?」
「那就是浮山。」妖男道。
我氣不打一處來。妖男不在家,我看這一狗一狐實在不是做飯的料,才主動擔起庖廚之任,沒想到這般苦心到頭來竟被嫌棄。
我臉上露出微笑,走過去:「回來了?」
「只知四周是山林。」他說。
「爺爺有。」灰狐狸馬上接話。
若磐走過來,將那些東西接過。
這對我們卻著實是個大問題。我的法力已經盡失,灰狐狸的法力使不了,在這浮山上,就是兩個凡人。若磐的醒來,無異於雪中送炭。
灰狐狸滿面笑容:「去了市集。」
「即便是凡體,亦有一命,見死不救,豈是修仙之人所為。」我轉頭,對妖男急道。
灰狐狸看到那飯食,臉上的神色忽而黯淡。
我頷首,指指一邊案台上的飯食:「餓了吧,來用膳。」
妖男瞥她一眼:「兩百年的修為離成仙尚早,抓緊!」
我發覺若磐這次醒來,不但再也沒有變成獸形,不像過去那樣嗜睡,連話和圖書語也明顯多了許多。我興緻起來,看著若磐:「後來你怎尋到了我?」
這時,我被一隻有力的手拉起,待回神,若磐已經蹲在了灶前。他把灶膛里的乾柴捅了捅,三兩下,火就熊熊地燃燒起來,一點黑煙也沒有。
「若磐,」我想了想,道:「你是天狗?」
若磐點點頭。
我一邊走一邊偷眼瞄瞄他的側臉,心裏斟酌著,小聲道:「若磐,我方才錯了。」
屋子裡的光照倏而暗下來,我看向門外,只見一人身影堵在了那裡。
雲蒸霧繞中,視野忽而變得水色茫茫。電閃雷鳴的天空另一頭,神奇地出現了一抹霞光,下面出現了一座島嶼矗立的身影,周圍環繞著極低的雲氣,就像浮在海上一樣。
我訕然地笑了笑。燒火的活我真不在行,平時都是灰狐狸和若磐做的。
「尋句龍?」
我看著他,神色儘可能地顯得正氣凜然。
我望著他。
我看向若磐,想聽聽他的意思。
「嗯……給你。」我伸手,把巾帕和乾衣遞出去。
妖男一愣,似沒想到我會這麼說。
若磐沒有說話,片刻,起身坐到一旁的柴草上。
那手心暖烘烘的,舒服又安定。
灰狐狸苦著臉,小聲說:「你做的飯食不是鹽放得太多就是放得太少……」
大雨傾盆而下,像在發泄怨氣一樣,沒完沒了。
若磐轉頭,從草垛里又抽出一段長長的草莖,穿過編好的草促織。他將眼睛瞟了瞟我,將草促織遞過來。
若磐轉過臉來。
若磐編著草促織的手停了停,目光投向我,似帶著訝色。
他點點頭,一邊抖去身上的雨水一邊卸下雨具。我幫著他把蓑衣掛好,發現他身上的hetubook.com.com衣服濕貼貼的,道:「我去拿巾帕來。」說罷,轉身出門。
灰狐狸哀求地看我:「阿芍,你反正沒出去走過,就陪爺爺去一次么……」
正思考,只聽「轟」一聲,一道驚雷劃過天際。寢殿上的火苗仍旺,我似乎能看到那將要被燒焦的面容。
風聲呼呼刮過,灰狐狸忙抱住了妖男,我忙抱住了灰狐狸。
我看著地面上,卻想起以前句龍說過的一些話來。他說有的神仙托世下凡,忍受不得人間的痛苦,就擅改命律,損壞凡體先死。這般行為對修為是極損的,有的神仙甚至因此被貶為凡人。
我把手搭在上面,他的手掌立刻握緊,牽著我朝山下走去。
雖連日陰雨,幸好庖廚中還存有可用的乾柴,我們來到這幾日,暫時不必為燒火發愁。我把米洗好,把柴火點燃,塞到在在灶里。柴火噼噼啪啪地燒起細細的火苗,未幾,冒出濃濃的煙氣。
我取了巾帕,又取了一套晾乾的衣物,走回若磐的屋裡。才到門口,卻忽然見他正脫下上衣,暗光下,上身結實的肌理映著淡淡的輪廓。
若磐轉過頭來。
臉一熱,我躊躇不前。
我勉強地被她拖著,一步一滑,約走了半個時辰出了山林,忽然,雨在頭頂消失了。
我瞭然,又問:「之後呢?」
若磐嘴角動了動,雙眸卻似乎變得愈加清冷,片刻,面無表情地轉開頭。
我瞭然,不愧是天狗。
我滿意地摸摸她的腦袋。
子螭說的果然沒錯,我眉間舒開。
空中,交織的雷電光飛快掠過,我們在雲霧中卻立得穩穩噹噹。或許是因為有了前生的記憶,我對身體懸空已經不再害怕,甚至會盯hetubook•com•com著地上的大地山河,想著我當年御風凌空的樣子。
不知這火是否在北海王的命數之內,如若不然……
「爺爺說你必不後悔么。」灰狐狸取下斗笠,笑嘻嘻地說。
若磐頭戴斗笠,背上裹著蓑衣,濕淋淋的。
「我去做飯。」我看他一眼,又轉頭走開。
抬眼,若磐瞥著我,不發一語。
他抬頭看看我,金色的瞳仁在火光中映得明亮。
若磐道:「以前在街上看孩童編過。」
不料,他別著頭,一眼也沒朝這裏瞟。自從方才我摸他的頭,他就一直這樣不理不睬,像跟我有仇一樣。
「不必擔心,」妖男懶懶地說:「子螭是神君,他如今在凡間願望已了,自然離去。肯留下凡體來給個交代已經不錯了。」
「之後就出去了。」
我和灰狐狸都很高興,一方面是因為他到底平安,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真需要幫手。
我才走出十幾步就後悔了,道路泥濘得簡直不是人走的。灰狐狸死拉著我,一個勁保證到了地方我絕不後悔,還說她一定給我找火塘烘乾衣服。
再這麼想下去會瘋掉。我嘆口氣,轉身朝旁邊的屋子走去。
「市集?」我愣了愣:「這海島上還有市集。」
「哦!」灰狐狸睜大了眼睛,張望了許久,皺眉道:「何處?爺爺怎看不到?」
心裏嘆口氣,我瞪灰狐狸一眼:「稍等。」說罷,把飯菜收好,從牆上取下蓑衣。
「促織。」他說。
「你出生在何處?」我問。
「柴火須架起才能燒著。」他說。
雷聲在天上噼噼啪啪地響著,暴雨仍然傾盆。
「阿芍不愧的擷英呢!」灰狐狸崇拜地看著我。
我露出討好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說:和*圖*書「我不該叫你乖狗,我該說多謝才是。」
也許是因為擺脫了子螭的神力,來到浮山的第二天,若磐就醒來了。
我望著屋檐上嘩嘩流下的雨水,心裏想著天裂的事。比起句龍和子螭,我誕生的年歲短得太多,天裂只經歷過一回,卻足以讓我驚心動魄。已經許多天過去,暴雨如注,一點減緩的架勢也沒有。腦海里反反覆復重現著句龍沖入水中的情景和他竭力朝我呼喊的聲音,頭又陣陣昏脹起來,我不禁用手緊緊夾住額邊。
「嗯。」少頃,若磐低聲道。
將近午時的時候,灰狐狸回來了。她把蓑衣脫下,似乎興奮得很。
我覺得很是好奇,不禁湊上前去。
灰狐狸點點頭,兩眼發亮:「有呢,雖不十分大,東西可不少。」
「嘁。」妖男終於忍不住,將灰狐狸和我分別白了一眼。
妖男把我們安置在浮山中的一所宅院里,簡單的住下之後,他就不見了蹤影。別看這宅院連著庖廚只有三間破舊瓦屋,卻還算寬敞,容下我們四五人綽綽有餘。
「阿芍……」她撅著嘴巴,聲音裡帶著撒嬌:「我等去市集上吃可好?」
我仍然發怔,片刻,點點頭。我忽然覺得自己對若磐實在說不上了解,就連他是天狗的事還是子螭告訴我的,他醒來之後,我還沒有好好跟他談過。
但奇怪的是,若磐的法力雖使得,應付這些生活雜事卻笨拙得很,與打鬥時的強大判若兩人。就如今日屋頂漏水,若磐要修補,也只好像凡人一樣提著瓦片上屋頂慢慢修補,結果淋了一身的水。
灰狐狸一驚,忙躲到若磐身後,探出半個腦袋賠笑道:「爺爺想吃油餅。」
我面色不善。
「去了何處?」我問。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