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微風從遠方吹來,幽冥的原野上,銀色的花草開得漫山遍野,在墨色的天地間搖曳著光亮的輪廓。
「等人?」我不解:「等誰?」
我怔怔不語。
「吏官,」她想了想,道:「吏官若將來見到了我那女兒,煩吏官告訴她,我一生糊塗,最欣喜的就是有她相伴。」說罷,母親向冥吏施施然一禮,拿著手中的白芍藥,加入到行進地人潮中去……
冥吏大怒:「豈可這般取鬧!」說罷,將她的手掰開,帶著嬰兒消失了去。
我轉頭,少司命看著我:「她的孩兒形貌合適而早夭,故而將你降生於此。」
「給你。」
少司命似覺察到我的念想,停了下來,溫和地看我。
片刻,我看到了一間小屋,幽暗逼仄,昏黃的燈光下,兩名衣著粗糙的婦人忙碌著。床上,一名女子躺在那裡,頭髮被汗水濕透,臉龐瘦削而蒼白,雙眼無神地睜著。
我望著母親,往事湧上心頭,糾雜不已。
女子睜大眼睛,又驚又喜地看著那金光中出現一名嬰兒,緩緩落到她懷中。與此同時,嬰兒呱呱的啼哭聲在室中響亮傳出……
我想了想,搖頭:「無。」片刻,心頭忽又想起一事。我看向少司命,道:「雖不算凡願,可少司命洞悉天地萬事,可否告知擷英,句龍可還在?」
冥吏看著她,嘆口氣:「白氏,人各有命,你陽世未盡,我怎帶得你走?快快放開,好讓我回去復命。」
女子卻不肯放開,絕望地嗚咽道:「我母家破盡,再無這孩兒,夫家定然休棄,此生何益和*圖*書?吏官若不若將我一併帶走,也省得餘生凄涼!」
大司命和少司命都系出遠古,居於空桑,是顓頊的佐臣。如今神界雖遠去,他們卻留了下來,仍然掌管人世間的生死命運。他們德高望重而神秘,不像句龍和子螭那樣總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相反,他們隱沒于虛幻,從來不知所蹤,卻將世間死生之事管理得井井有條。從前句龍與我說起他們,也是一副景仰不已的神情。
她們說著話,我卻看到一名冥吏手持鐵索來到,從床上把那死去的嬰兒魂魄帶走。
「神鬼有別,為避免鬼靈逾越哭訴,神仙來到幽冥,鬼魂什麼也感覺不到。」冥吏向我解釋道,說罷,他看看母親,撓撓頭:「神女若是想知道她的事,觀心便是。」
少司命看著我,少頃,唇角微微彎起,溫聲道:「此事,要神女自己去看。」說罷,她將手一拂,頭頂的光衝破黑暗照耀下來。
明燈在漆黑的空中直直向上,亮得耀眼。那蜿蜒的水道  漸漸消失不見。雲氣漂浮,許久,面前忽而開闊。
另一人也嘆氣,將手中一個襁褓看了看,放在女子身旁:「真慘,趕 緊讓人告訴主公才是……」
我定定地望著那裡,看著它離我遠去。淚水終於湧出眼眶,溫溫熱熱,是潮濕的……
忽然,她扶著石頭,緩緩站起身來。
少司命莞爾頷首,將手一拂。
須臾間,強光消散。
清光如銀的遍野草木漸漸消失不見,代之以粗礪崔巍的山岩。
下方,一條長長的道路出現在https://www.hetubook.com.com崎嶇的地面上,無數明燈點在兩旁,人頭攢動,數不清的人排成長龍,緩緩行進。
我沒有說話,心底卻仍有一絲僥倖,猶豫片刻,問:「句龍……句龍究竟在何處?」
「呵!」冥吏道:「這麼說你心愿已了?」
看到了他,我就知道自己的的確確來到了凡人的黃泉路上,須接受這位幽冥之神的指引。
「神女來到,有失遠迎。」少司命聲音清冽而溫柔,看著我,露出微笑。
我隨著少司命路過,那些人的神色清晰可見。有的面無表情,有的喜笑顏開,更多的卻是哭泣,在冥吏的笞打下拖著腳步,走得艱難。
看看母親,她仍在沉睡。
身體很輕盈,像羽毛一樣,似乎吹陣風就能飛起來。
母親低頭,看看手中的白芍藥,輕聲道:「我方才做了個夢,似乎把想說的都說過了。」
「玄冥地界將至,不知神女還有何未了凡願?」少司命開口道。
「你不等人了么?」
一個黑影被巨浪中突然迸發的白光吞沒,光芒透出,將洪水聚作的深海照得見底。
黃泉路上的景象早已望不到了,天空中,漆黑的顏色正慢慢變淡,一束光似乎正從頭頂降來。
她看著面前,目光直直透過我,沒有落點。
迷濛的霧氣漸漸漫上眼前,翻滾變幻。
那是一名白髮老者,長髯垂地,面容和善。
那是一隻通體透明的飛蛾,它揮動著翅膀,繞著我上下飛動,似將我端詳。不遠處,一個寬袍大袖的身影立在河上,腳踏祥雲。
m.hetubook.com.com腳下的菖蒲托著我,隨著那明燈,離開了河面。
「嗯。」母親道。
他看到我,長揖一禮,聲音蒼老:「神女。」
「明燈明燈,稍後見到少司命,煩替老朽請她腳步慢些,省得老朽總也追不上。」大司命面帶笑容,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著那明燈低低念叨。說罷,將明燈往空中托去。明燈向上飛起,懸浮在上方。
觀心?
少司命帶著我騰雲而起,在幽冥界中穿行。
我看到漫天的巨浪。
我遲疑片刻,將手放在她的胸口上。
大司命目光平和,卻沒有回答。
母親微笑頷首,轉身離開。才走兩步,忽而又停下來,回過頭。
幾隻青鳥拖著長長的尾羽在空中盤旋,明燈緩緩降下,落在一名女子的手中。
「……死了呢。」一名婦人搖頭道,用布擦去手上的血漬。
我從未見過他,卻知道他是誰。
陰雲不再密布,雲破日出,風平浪靜。
女子抬頭,卻見面前一團耀眼的金光,那人的臉隱沒其中,看不清面容。女子面露恐懼之色,猶豫著,片刻,咬牙點頭。
「母親。」我握住她的手,輕輕喚道。
「你的魂魄不在凡人冊上,只得借屍而生。」那個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輕嘆,眼前一切突然消散。
正愣怔,這時,母親的眼皮動了動,慢慢睜開了眼睛。
過往的一切掠過心頭。
我將她仔細端詳,她還像生前一樣,從頭到腳收拾得從來不見一絲凌亂,手裡捏著一朵白芍藥,那樣子我記得,正是入殮前我悄悄塞到她袖子里的。
我望著大https://m.hetubook.com.com司命,浮起一絲苦笑,低聲道:「擷英未能守住崑崙璧。」
句龍曾經告訴過我,九色巨虹,是神君散神之後,留在天空中最後的眷戀。
只見她頭綰高髻,臨風而立,飛揚的廣袖襳髾將身姿勾勒得窈窕。
冥吏撓撓頭,說:「我也不知,原以為她要等她夫君,可前些時候,她夫君一家哭哭啼啼從這裏走了過去,她卻還是沒走。」
「乞吏官手下留情,還我孩兒!」女子突然從床上哭嚷著爬出來,扯住冥吏的腿,那聲音凄厲,竟是她的魂魄。
「神女已脫離凡身,待老朽送神女歸去。」他抬手,雲氣頓開。片刻,一盞明燈出現在他的手上。
「神女終於還是來了。」大司命看著我,神色慈祥,緩緩道:「神女上回來到幽冥來,魂魄虛弱迷離,得崑崙璧千年浸潤,終於得以再塑。」
這聲音我曾經聽過,投生為人之前的混沌中,他對我說過那是句龍的心意。
大司命莞爾:「世事無常,即便是句龍神君亦不能全然掌控,如今之事已是萬幸。當初神君此舉亦是為救神女,神女勿再多自責。」
忽然,我看到路邊坐著一個身影,猛然怔住。
「白氏,你要走了么?」冥吏訝然問道。
菖蒲在水流中輕快向前,浪花中,隱隱可一張張人臉競相抬起,喜怒哀樂,表情不一。遠處,一點小小的亮光漸漸飛來。
床上,女子仍睜著眼睛,眼眶裡湧出淚水。
那手涼涼的,母親卻仍然閉著眼睛,沒有一點動靜。
我伸手觸向眼眶,什麼也沒有。心裏不禁苦笑,自己總忘了和_圖_書在 這幽冥之中,我仍是魂魄,再哭也沒有眼淚。
河上一絲風也沒有,靜謐中,只見樹木姿態秀美各異,在漆黑的天空下,閃著河水一般的銀色光芒。
「神女請。」他向我告別一揖,周圍雲霧騰起,身影漸漸隱去。
「大司命。」我深深一禮。
「她不知是怎麼了,說心裏有事未交待清楚,要等人。坐在此處許久,怎麼趕也不肯走。」一名冥吏走過來,嘆氣搖頭道。
我望向她,一禮,低聲說:「可否讓擷英下去一觀。」
我抬腳踏上去,菖蒲托著我,片刻,緩緩離開水邊。
菖蒲載我飛下雲端,在那人面前落下。
「你想要孩子么?」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
母親倚在路邊一塊石頭上,正閉著眼睛。我在她面前蹲下,熟悉的面容映在眼中,似隔著千萬年般久遠。
母親被休棄之後,生活冷清,但她從未在我面前說過一句父親的壞話。我原以為她怕宅中耳目眾多,憂恐失去棲身之地。可現在,一切與我的猜測大相徑庭。我想起母親每每見到父親時的笑意,心中滋味雜陳。就連她那時願意接受我,也不過是因為她還想著挽回父親的心……
一條大河在黑暗中泛滿銀光,浪花粼粼,光亮而不刺目。岸邊遍生的菖蒲忽而被風吹起,幾片細長的葉子隨風飄入河中,經緯相織,在水流里打著轉,靜靜漂到我的腳前。
風仍然緩緩地吹著,我的眼眶仍然酸澀。
她的魂魄蜷在一旁,嚶嚶哭泣。
我看到巨大的彩虹跨過天際,整整九道,繁複相疊。
太陽光中,蒼穹似清洗過一般,藍得深邃。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