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逃獄專家無支祁

無支祁看著鐵牛呼呼地落下,心裏忽然想:「若是現在去投生,不知能不能遇到露珠……」
「這是本神的第二大收藏——避水瓔珞。避水丹一遇到地上的空氣就會失效,但有了這個,可以像本神一樣在水裡自由自在地來去。」
無支祁立刻遞過手裡那張紙,虔誠地問:「不知貓兄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他回頭看了看仍然在哭的女孩子——她已經哭不出聲音,但還是咧著嘴嗚咽;她流出的淚一瞬間就融入水中,但無支祁從周圍微鹹的氛圍中清楚地知道——她的淚一刻也沒有停息。
無支祁的思緒似乎飄到很遠的地方,目光也彷彿迷失在高高的夜空里:「因為她只有一個願望,所以,哪怕一次也好,無論如何也想和她在陽光下漫步……」
閻羅大王整整衣襟,扮出一副高尚的樣子,莊嚴地回答:「這是什麼話!工作無論在什麼時候都該放在第一位!把文件拿給我!」
夜色已經降臨,張大福和無支祁走了一天,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休息。
「廢話!」貓哼了一聲,「哪有人類跟麻雀和貓聊天的!而且,你身後的白尾巴還在晃來晃去呢!你是——白猴妖?」
無支祁愣了,「露珠,你知不知道你很傻?以後無論有多大的病痛,草藥都不能為你治愈,而且因為孟婆湯對你無效,這些痛苦的回憶會伴隨你生生世世!要是散木琉璃的利大於弊,我早就吃了!」
「啊嗬嗬嗬……那個笨笨的閻羅大王,實在太小看我了!他不告訴我露珠會變成什麼,一定是怕我知道之後又逃走。這麼說,露珠一定是變成了——猴子!這麼簡單的推理,怎麼能難倒我?啊嗬嗬嗬……在山裡找一隻猴子可比在城市裡找人容易多了!簡直是天賜良機!我怎麼能錯過?!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無支祁呀!」
雖然知道他這是明知故問,可騏輪不敢不回答,於是心驚膽戰地小聲說:「逃跑的一共有四個:白面金毛九尾狐靈雪艷,七頭三尾蛇炯天高,雙角黑翼天馬嵐金督,還有、還有……自稱是『逃離地獄專家』(簡稱『逃獄專家』)的……無支祁(說這個名字的時候,他不由自主壓低了顫抖的聲音)……炯天高和嵐金督已經被抓回來,靈雪艷落網也只是彈指間的問題……」
那條石鏈果然是龍族的寶物,一進水裡,它立刻變得越來越沉重——差點把無支祁的脖子揪斷——然後它拖著無支祁重重沉在水底,盪起一片泥沙……
就是這一刻,他驚呆了——他竟然能夠坐起來!
騏輪知道,有一件事現在提起來絕對不合時宜,可是,俗話說「長痛不如短痛」,不如豁出去一口氣說出來。「陛下……」
「地獄十六層。」
無支祁張大嘴巴無法合攏,露出震撼而傷感的表情,「露——珠?!」
「我說無支祁啊,」閻羅大王又嘆口氣,「這次你死心了吧?前幾次還說是要去找你老婆,現在好,找到了你也認不出來!(閻羅大王的三大秘書不失時機、異口同聲批判:差勁的男人!)這回你該好好服刑了吧?」
「地獄!」張大福難以置信地瞪大了本來已經放大的眼睛,「我聽我爺爺說,去了地獄,沒有人能回來!」
閻羅大王嘆口氣,「他不在還好,別的妖怪也沒什麼想法。他在的話,只會鼓動更多妖怪和他一起逃跑……」
有一天,露珠無限哀愁地感嘆:「大人還是像初次見面時一樣年少,而露珠,卻已是風燭殘年……人類的壽命真是令人悲哀!」
張大福眯縫的眼睛瞪了老大,咧著嘴叫起來:「老弟!你是沒事做來消遣我啊?這個『備註』里寫著,她是『××部落』的人!你知道『部落』是幾千年前的概念嗎?」
花貓嗤了一聲:「怎麼看都是一隻猴子!」
無支祁仰起下巴,傲慢地說:「萬一以後你想來探望我呢?」
那一天,他又在附近悶悶不樂地暢遊,就聽到頭頂似乎有異常的聲音。無支祁條件反射似的抬頭看了一眼——果然又是一塊繞著草繩的大石頭……他忍不住向水面伸出憤怒的拳頭:「喂!你們無聊不無聊啊!這種事情用得著一而再地做?這不是逼我浪費寶貴的『避水丹』嘛?!」
「喂!這是幹什麼?你拿的是什麼鬼東西?」無支祁慌張起來。
張大福眨巴眨巴眼睛,哼哼道:「你要真想找人,就別呆在樹上!該到處去走走。如果真有緣,也許能在茫茫人海里相遇!」
夏禹又眨巴眨巴眼睛,還是憨憨地回答:「我夢裡的老神仙告訴我,這個寶貝可以制服調皮搗蛋的無支祁。」
黑無常趁無支祁呆若木雞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一聲把一張咒符貼在無支祁的額頭上。「蓬!」——自稱英俊瀟洒的少年無支祁和-圖-書變成一隻小白猴。
經過兩年的別離,露珠似乎比當日那個哭得稀里嘩啦的女孩子更加成熟明艷。她艱難地揮了揮被束縛的手,開心地笑著說:「說來話長啊——先幫我解開繩子好不好?」
這時候,轉輪王·柳在道的身影出現在閻羅寶殿。這個十七八歲少年模樣的王,抱了一大摞文件,白了無支祁一眼,對閻羅大王說:「大王,今天處理的靈魂都在這裏,請您過目。」
無支祁不知道,這頭鐵牛是用官府淘汰的刑具鑄成,沉到這裏鎮壓水鬼——鐵牛身上刻著的文字這麼說,但無支祁不認識,他認識的文字早就沒人使用——被這麼凶神惡煞的東西一碰,龍族的寶物徹底報銷了。
花貓打量著他,建議道:「反正這樣溜達也挺沒意思,不如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吧?好像很有趣!」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對本神的偉大之處有懷疑?」
年輕人似乎很驚訝,尷尬地眨巴眨巴眼睛,喃喃道:「哎喲!貓兄果然和傳說中的貓一樣啊——感覺真敏銳!」
無支祁嘆了口氣——這一次不是刻意模仿乾媽,而是發自內心的悵然:「你說過,想在陽光下漫步。我一直以為,如果陪著你在水世界漫遊,你也許就不再懷念陸地。可是我再也不能陪著你漫遊。你回到陸地上吧!你還年輕呢,怎麼能陪我在這昏暗的水底度過此生?」
——人間——
「什麼?我好好當水神,也沒礙著天下蒼生吧?喂!喂!你幹嗎?!夏禹——你這個臭老——」他的「頭」字還沒說出口,就見夏禹把石鏈往水裡一扔。
又過了不知多久,某一天,無支祁正在數頭頂的游魚,計算從自己被拖到水底到現在,一共有多少魚從頭頂游過,心裏還盤算著當年養的珍珠蚌要是活著,該產出多少珍珠——這是他僅有的兩項活動,他覺得活著就得鍛煉腦筋,萬一變遲鈍,豈不有辱無支祁的大名?
午後的陽光非常溫馨。一個銀髮的年輕人帶著一隻大花貓,一邊在人潮中漫步,一邊有一搭沒一搭聊天。
檔案上赫然多了幾個鮮紅的大字:
閻羅大王心裏一動,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了,於是他有些心虛地問:「妙瑩啊,你幹嗎笑得那麼勉強?有什麼事就說!不過話說在前頭,我的靈茶是最後一杯,不能分給你!」
「為什麼好多人都在看我?」無支祁壓低聲音,有些緊張。
很快,露珠被無支祁請到了自己的「小小水晶宮」,吃著新鮮的蓮藕聊天。
可是就在他無意回頭的時候——我的媽呀(這是無支祁當時的口頭禪)!石頭上竟然綁著一個女人!
閻羅大王從前到后、從後到前翻著那一本厚厚的檔案。
無支祁好像沒太在意它的歲數,而是認真地握著花貓的手,說:「你千萬別對自己的名字失去信心!鬼看不上這個名字,只能證明他們眼光差!不過『野貓甲』聽起來也挺響亮。」
他看了看畫像上那個嬉皮笑臉的年輕人,一狠心,舉起手裡斗大的戳子,狠狠朝那張笑眯眯的臉砸下去。「臭小子!我再也不想為你心煩了!」
「哼,別提了!我回到我的小小水晶宮一看,一切都荒廢了——似乎我和露珠存在過的痕迹都已從世上消失……我不過想搬個家,換換環境,所以把水道小小改動了一下——天帝竟然因為這個判我在冥界面壁思過一千五百年?!我問他,我被瀧川龍王陷害,他怎麼不管?他竟然說我私自和人類結合,懲罰一下也沒錯!我的名字竟然是這種人起的!虧我乾媽還是他兩個老婆之一!不過冥界的防範可不怎麼樣,我這已經是第九十二次逃脫。」
白無常面無表情地摸出表,說:「我們可不是來找你的!——張大福,你的時辰到了,有什麼話快交待吧!」
忽然,頭頂又傳來巨大的聲響。
但那鐵牛剛好——落在他身邊,彭一聲,激起無數泥,把無支祁埋得嚴嚴實實。
「什麼?」無支祁的憤怒簡直不能用一般的語言表達——他在乾媽的指導下修鍊了好久,才幻化成這麼年輕俊美的形象,但這個人類的女孩子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戳穿他的本體……「本神什麼地方像猴子?」
此時此刻,閻羅大王正氣得渾身發抖,瞪著面前的檔案——一個嬉皮笑臉的年輕人的頭像,旁邊還有一隻可愛的小白猴的頭像。但這並不是閻羅大王的焦點。
在無支祁被困水底的這些年中,人類已經學會鑄造各種傳神的東西——比如這個鐵牛。
露珠不知該怎麼安慰他——怎樣才能安慰這個最愛快樂遊盪,卻再也不能去任何地方的水神?她只能守在他的身邊,把自己的見聞一點一滴告訴他——雖然他通常都不會有任何反應https://www.hetubook.com.com
他們的婚禮很簡單——無支祁把自製的魚骨梳插在露珠的頭髮里,露珠則把親手編的百草腰帶繞在無支祁腰間。從那以後,無支祁的快樂悠遊多了一個忠實的同伴。
露珠知道這是安慰——她的長發已不再是夜色般的烏黑,臉上也平添了許多歲月留下的刻痕。她笑了笑,說:「有一件事,希望大人能夠原諒我——我吃了您的『散木琉璃』。」
無支祁裝作很氣憤:「你啊——難道不怕那麼大的石頭砸到高貴的本神我?還有,你怎麼又被扔下來了?」
「後來你怎麼被關在冥界?」
要是換成脾氣火爆的羲和,一定會拎起這小東西的脖子,大罵一句:「小傢伙,我辛辛苦苦摘的果子,輪得到你這樣享受?!想填飽肚子就得自己動手!」然後把它「嗖」一聲扔到九霄雲外……幸好這是溫和的常羲。
猴子撓撓耳朵,用柔嫩的聲音說:「我沒有名字!也沒有爸爸媽媽。」
無支祁心中一驚,眨眨眼,裝天真:「咦?這不是小鬼中的雙璧、『地獄童子軍』黑白無常嗎?(黑無常衝上去,掄起手裡厚厚的文件夾,打在他頭上:永遠別在我面前提起小鬼這兩個字!)你們竟然比騏輪還先找到我,不簡單不簡單!」他假惺惺地鼓了鼓掌,已經開始琢磨怎麼逃走。
「哎呀!沒想到『大名鼎鼎』的無支祁這麼可愛!」黑無常笑眯眯把猴子抱在懷裡。猴子使勁眨了眨眼睛——除了眨眼,它什麼也無法做。
閻羅大王又嘆口氣,「也就是一個大過而已。把他抓回來,他再多跑幾次,天帝得給我記多少過還不一定呢……」
「這是什麼?」女孩子立刻就可以說話,聲音不再嘶啞。
無支祁露出幸福的笑容:「她叫露珠,是我的妻子!」
——七個月後——
「那可不行!好不容易把你抓住了!」夏禹昂首挺胸,大義凜然地說:「你就認命吧!要是實在不認命,就當是為天下蒼生做貢獻吧!」
「你的理由倒是很感人啊。」兩個淡淡的身影出現在無支祁面前。
妙瑩小心翼翼把文件夾放在桌上,溜到一邊。
「為什麼給我?」女孩子有些莫名其妙。
「什麼!」無支祁忍不住想跳起來,可是他沉在水底,這麼高難度的動作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完成。他驚駭地瞪直了眼睛:「我的第一大寶物『散木琉璃』?!露珠,你知不知道這很荒唐!散木琉璃一旦入口,就會和靈魂結合在一起,永生永世不能分開。而它的作用是抵消一切草木的功效——吃了之後,即使是蟠桃也不能延長你的壽命,靈芝也不能讓你起死回生,而且就算是孟婆湯,因為原料是忘卻草,所以也會對你失效!」
女孩子笑起來,發自內心的笑容十分令人感動。「謝謝大神!——我叫露珠。」
聽了她的恭維,無支祁又得意起來,「那當然!而且火山的神——哼,不是我自誇,她比我可差遠了!而且她是個女的,也未必喜歡你啊!」
「那個,卞城王殿,失竊了……」
那一天,無支祁正在向露珠傳授一門很實用的手藝——培養淡水珍珠——就聽到頭上有人在大吵大叫:「無支祁!你給我出來!」
「喂!對面的老兄!」從他頭頂某個方向傳來一聲不耐煩地尖叫:「你煩不煩啊!麻雀本來就愛管閑事,你能不能不要刺|激它們的好奇心?吵死了!」
貓懶洋洋地伸出一隻前爪,算是和他握手,說:「我叫張大福。」
——這還了得!簡直就是全面否定偉大的無支祁的修鍊成果嘛!
只記得乾媽常羲給他安排了一個小小的職務——去當某個地方的水神。
年輕人抬起頭仔細一看,發現一隻灰黑相間的大花貓正在一邊伸懶腰一邊抱怨:「人家好不容易找個好地方睡午覺!」
他不相信這是真的,摸了摸脖子里的石鏈——它們喀喇喀喇碎成一堆粉末。
無支祁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這是從乾媽那裡學來的,只是很少有機會用,因為他實在不像乾媽那麼多愁善感。他游回自己的宅第「小小水晶宮」(自己起的名字),從箱子底翻出攢了好久的寶貝——他只是個不起眼的水神,不像人家龍王的收藏那麼豐富,屈指可數的幾樣寶貝,還是乾媽送給他撐門面的……
騏輪哭喪著臉,結結巴巴分辯:「也有一個好消息——卞城王殿沒有失竊……」
閻羅大王的第三秘書紫夷皺著眉頭髮表意見:「無支祁可是水神啊!萬一他跑到哪個江河湖海里,攪鬧一通,人間豈不是要遭殃?上次他把河水改道,害五千多戶人家流離失所……」(看來天帝判他面壁思過也不是沒道理……)
露珠呵呵笑著回答:「因為部落里的長老認為我是神奇www.hetubook.com.com的人,所以這次要把我扔到火山口裡,獻給火山的神。我想,火山的神未必像無支祁大人這麼親切,所以就偷偷跑來啦!我怕沉不到水底,才讓弟弟給我綁了那麼大的石頭!——無支祁大人這麼聰明靈活,應該不會被砸到吧?」
「對不起,打擾一下,請問你們有沒有見過類似這樣的人啊?什麼?哪裡人?我也不知道呀——所以才向你們打聽!沒見過?這樣啊……耽誤你們的時間,真對不起了!不過,可不可以讓你們的朋友也幫忙找找啊?恐怕不好找?拜託了,就當是積陰德嘛……」一個一身白衫的年輕人翹著二郎腿,坐在樹上,手裡拿著一張紙,連比帶划喋喋不休。「什麼?叫什麼名字?這個……」他發愁地撓撓頭,銀色的頭髮在透過樹梢的陽光里閃耀。
她嘆口氣,輕輕戳了戳小猴子的腦門(它還在頭也不抬地吃……),「你怎麼餓成這樣?你叫什麼名字?你的爸爸媽媽呢?它們怎麼不照顧你呢?」
那是發生在人類懂得記載歷史之前的事。
無支祁這次真生氣了:「什麼?你連這是什麼也沒搞清,就往本神身上扔?!太不負責任了吧?!」
張大福眯著眼睛,似乎是笑了笑。它斜眼瞄了瞄無支祁手裡的紙,有些好奇:「你在幹嘛?找人?」
他們就這樣在陰暗的水底度過了很多年。
「還有什麼事?」
無支祁靈活地一閃身,讓過大石,忍不住破口大罵:「是誰啊?幹這種事情!萬一砸到活潑可愛的本神,你們賠得起嗎?」
無支祁可沒管這麼多,無比快樂地逃之夭夭……
閻羅大王喟然長嘆:「又是無支祁策劃的吧?這傢伙賊心不死就算了,可是你怎麼這麼讓人失望?竟然讓他第九十二次脫逃成功?!」
夏禹叉著腰,一張被太陽晒黑的臉膛漲得發紅。他比無支祁氣憤多了,伸手指著無支祁大罵:「你這個混小子!你知不知道我費了多少人力物力才修好一條分水的渠道?你竟然一點面子也不給,不讓一滴水流過去!」
閻羅大王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心動,打算通融一次:「你要是老老實實服刑,告訴你也無妨……」他找到一份文件,但只看了一眼,就「噗」一聲合上,臉色變了好幾次,最後終於乾咳兩聲,回答:「你還是別想那麼多,乖乖悔過吧!也許再過幾百年,還能回歸天位。」
「整個人都像!!」
突然,一小團白色的影子「嗖」一聲撲在常羲的勝利果實上,一刻也沒耽誤,開始瘋狂地大吃大嚼……常羲嚇了一跳,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隻白色的小猴子!
「無——賴——說話不算數!」被騏輪拎出閻羅寶殿時,無支祁的慘叫一直從寶殿傳回十六層……
他急忙在腰裡摸摸,掏出四顆米粒大的「避水丹」,游到大石頭旁,塞在那女子的鼻子和耳朵里。
「我討厭猴子!」
——閻羅寶殿——
露珠低著頭,聲音有些不滿:「真讓人生氣!你竟然把我說過的話都記錯了!」她微微揚起下巴,笑著糾正:「我說的是:『希望和你一起在陽光下漫步』!如果沒有你,我也不回陸地!」
「當然!本神說話一向算數!」
無支祁仔細地端詳著她,認真地反駁:「怎麼會?我覺得你和當年沒什麼變化啊!」
花貓笑起來。「因為在人類眼中,你的樣子滿不錯呢!」

「什麼?!無支祁又逃走了?!!」
無支祁對花貓崇拜得五體投地,連連稱是,立刻輕盈地從樹梢跳下。
「貓兄,在你看來,我不英俊?」無支祁很委屈地嘀咕。
這本檔案和上次看時沒什麼大差別,只是在「年少英俊」「聰明絕倫」前面又多了幾個字——「大名鼎鼎」……
「哎呀!搞什麼啊!我可是高貴的無支祁呀!」無支祁忍不住伸出手拔開臉上、身上的泥巴。
花貓穩穩地落在他身邊,追問:「這個女的,她是誰?」
那時離現在有多遠?無支祁也記不清了。
閻羅大王的第二秘書明篁也忐忑不安地提醒:「大王,這麼做,您會被天帝記過的!」
「哎呀啰嗦!」無支祁把她往水面上推,「有人送東西給你還不好?我乾媽給我的時候,我可沒問這麼多『為什麼』!」
那天,逍遙自在、無憂無慮的無支祁正在水裡快樂地暢遊,就聽到頭頂傳來異常的聲音。他忍不住抬頭一看——我的媽呀!好大一塊石頭直衝著他落下來!
無支祁還真是有些好奇,於是真的回頭看了看。
「無支祁……偷走一份檔案……」
「把這個吃了!」他回到女孩子身邊,不客氣地扳開她的嘴,把一顆紅色的丹藥塞進去。
露珠想了各種各樣的辦法,無論如何也不能把那條石鏈破壞。她靜靜地守在無支https://www.hetubook.com.com祁身邊,一言不發。無支祁仰面躺在水底,不知該做出什麼樣的表情——他從來沒有絕望過,不知道絕望的時候是什麼樣。但他畢竟有了一些變化——被拖在水底的頭五年,他一句話也沒有說。
「什麼狗屁老神仙啊!」無支祁看清了脖子上的這個東西,不禁大驚失色:「這明明是龍族的寶物!一定是瀧川龍王那個糟老頭,嫌我不給他面子,沒娶他女兒,想了這麼個鬼主意整我!這是打擊報復、陰謀陷害!喂,夏禹,你放手!我要去天庭告狀!」
閻羅大王簽字時,無支祁忽然抬起頭,問:「露珠這次會變成什麼?」
……
在「姓名」那一欄里,「無支祁」三個字前面,新添了一行潦草的手書:「年少英俊,聰明絕倫」,讓本來已經被胡寫亂畫滿了的檔案更加混亂。上面都是「英明神武」「萬夫不敵」「才高八斗」……之類的塗鴉。
無支祁也很令人佩服——這兩天兩夜來,他就繞著這個女孩子游來游去,一邊恨恨地發表見解:「一個人類的女孩子,竟然敢這麼評價我?!告訴你,上次瀧川龍王來給他女兒提親,我還沒看上呢!本神的乾媽可是常羲女神——就是那個無尚偉大的常羲女神啊!」
無支祁在這個鐵一般的事實面前,無可奈何地垂下頭,輕聲嘀咕:「我也想找新一點的檔案,可是偏偏被黑白無常外借!我時間有限,只能用這個湊合……不過她的靈魂給人的感覺應該差不多,尤其像貓兄這麼感覺敏銳,識字又多,應該能很容易找到吧?你來幫忙好不好?我不會虧待你的!」
「還是等您喝完茶再說吧……」妙瑩尷尬地抱緊了懷裡的文件。
露珠的笑容像他們初次見面時一樣美麗。
夏禹忍不住漲紅了臉大吼一聲:「等等!你看這是什麼?」
無支祁打個哈欠,搖搖頭,「我不喜歡你修的那條水道——風景太差!沒別的事我要回家了。」
閻羅大王吐了口氣,「應該不會吧!無支祁那麼聰明,一定是到深山老林里去找露珠……」
有一天,女神常羲正在青山秀水間漫步。她拖著一隻巨大的籮筐,採摘各色各樣的水果,打算送到遙遠的地方,教那裡的人們栽培。
「九十二次?」花貓張大嘴巴,「你還真執著。逃這麼多次幹嗎?」
無支祁很奇怪為什麼這人還活著,但看了一眼石頭上的女孩子,就明白了這是避水瓔珞的功效。「露珠?怎麼又是你?!」
那時候,男女的感情很簡單——如果一個女人願意在離開兩年之後,拋開她的世界回到這個不屬於她的地方,她的心意如何,不言自明。
常羲溫柔地把它抱在懷裡,愛憐地撫摸它雪白細軟的皮毛,輕聲安慰:「真可憐!正好我也沒有兒子,你就做我的兒子吧!我讓天帝為你起一個響亮的名字。」
無支祁掏出自己心愛(但很少有機會用)的匕首,把束縛女孩子的草繩割斷,問:「你是誰?怎麼被綁在石頭上?要不是遇到本神,你就死定了!多虧你遇到的是心地善良的我,換成別人,未必捨得那四顆避水丹呢!」
但那女孩子的精力真是充沛得怕人。她就那樣坐在石頭上嚎啕大哭了兩天兩夜……
「無支祁大人,」貓的魂魄閃耀著柔潤的光芒,慢慢幻化成形,「我的願望實現了。」
——地獄·閻羅寶殿——
「只要這些回憶中有您……只要不忘記大人,剩下的痛苦,露珠願意承擔。」
閻羅大王看著坐在地上、耷拉著腦袋、蔫蔫地一言不發的小猴子,嘆了口氣,把早就準備好的一篇義正言辭的長篇訓誡扔進了抽屜里。
女孩子接過一看,是一塊青色的石頭。
「不會吧?」無支祁微微睜大眼睛,無可奈何,「這次要是個大石頭,本神可躲不開……」
閻羅大王只看了一眼報告書封面上的標題,就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把他心愛的地獄靈茶都震灑了——
女孩子睜大了哭紅的眼睛,「真的嗎?」
有一天,無支祁忽然說話了:「露珠,你回到地面上吧!」
無支祁愣了一瞬,僵硬地在腰間摸了摸,僵硬地把手伸出去,紅著臉說:「這個給你!」
閻羅大王的嘴巴張成一個「O」,驚詫地叫起來:「什麼?!是誰乾的?丟了什麼?」
露珠真的再沒來過。無支祁常常垮著臉嘀咕:「沒良心的女人!虧本神還對她說教了那麼久……臨走時還送她寶貝!」
但那不是大石頭,而是一頭奇怪的牛。
後來的兩年,無支祁常常游到那塊大石頭上想心事。
無支祁立刻得意起來:「哈哈哈……沒想到區區人類也挺有眼光!我可是年少英俊的無支祁呀!」
從那以後,過了許多個千年……
「黑、白、無、常?!」張大福的眼睛又瞪大了,「你……你從哪兒hetubook.com.com來?」
「行了行了!就這幾個字,用得著翻來覆去說嗎?」花貓無聊地撓撓耳朵。
女孩子緩緩睜開眼睛。
露珠的笑容仍是那麼美麗,她說:「雖然大人沒有認出我,但是,我真高興!你為了我,一次又一次從地獄逃脫……」

後來的某一天,露珠去水道里找新鮮的蓮藕——無支祁最喜歡的零食。她離開就再沒回來。無支祁知道,他們分別的日子到了……
夜色籠罩的山間,一團白影在樹叢間穿梭,竟比月光還耀眼。
這個鐵一般的事實讓閻羅大王除了嘆氣不知該說什麼,於是他只能又發出一聲長長的悶嘆。
年輕人立刻滿面笑容道歉:「對不起啊,貓兄!」
花貓輕盈地落在年輕人身邊,傲慢地搖搖尾巴,白了他一眼:「你,不是人類吧!」
「張——大——福!」無支祁驚詫地張大了嘴巴:「——這麼好的名字你也敢用?不怕鬼嫉妒嗎?他們可是特別愛嫉妒人!」
「什……么……」閻羅大王氣得渾身發抖,要不是他的三大秘書在一旁拖著攔著,他真想用水晶球把面前這個沒用的騏輪砸到魂飛魄散。「無支祁……又逃走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毫不猶豫地吃了。」露珠的臉色非常平靜,「就是想抵消孟婆湯的功效。」
女孩子瞪圓了眼睛,驚詫地捂上嘴,才沒叫出聲。不過她鼻子一抽,開始嚎啕大哭:「哇——」
他剛扭身打算去救人,就聽到一聲清脆的招呼:「無支祁大人!別來無恙嗎?」
負責安全部門的騏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閻羅大王從剛才開始,就一手托腮,一手在水晶球上比比劃划,一邊吹鬍子瞪眼,一邊用恨鐵不成鋼的口氣教訓:「我說騏輪啊,你到底是怎麼搞的?你自己說說,最近你這是第幾次犯這樣的錯誤?上次十三層的封印被揭開,不算你看管不周——因為那實在是黑無常(前任)的錯!可是,十六層的封印怎麼又被破壞?你倒說說看,這次又是誰逃跑了?」
女孩兒似乎還沒大弄明白,獃獃地回答:「我,是送給水神大人的祭品……」
無支祁一聲不響,沒有回答。
周圍的景色是那麼美妙,讓常羲的心情舒暢,忍不住唱起歌謠,引來無數鳥雀。
小猴子好像聽懂了她的話,使勁眨巴漆黑的大眼睛,似乎努力想說什麼。
騏輪有些委屈地抱怨:「這有什麼辦法?看管十六層的小鬼,智商和無支祁實在差太多……」
「這可是我的第三大收藏——復生丹!用在你身上真浪費!」無支祁用鼻子哼了一聲,「本神只是想好好教育你,矯正你的審美觀。既然你這麼不情願,回家去吧!以後別後悔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提前開釋」……
年輕人開朗地呵呵一笑,伸出手,說:「小弟無支祁,初來寶地,還請貓兄多關照!」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白光閃過,一個白玉環從他頭頂「咔啦」一聲落在他脖子上,立刻縮緊,正好緊緊貼住他的脖子。玉環上連著一條石鏈,另一端握在夏禹的手裡。
女孩子更加莫名其妙,「我為什麼要來探望你?」
無支祁開朗地笑起來,口氣中不乏得意:「哈哈哈……我可是年少英俊、聰明絕倫的無支祁呀!」
無支祁愣了一下,難以置信地拉拉花貓的尾巴,又揪揪它的耳朵,「貓兄,你怎麼說死就死了……」
「呵呵!」無支祁似乎想到什麼有趣的事,「露珠第一次見我的時候,也是這樣說呢!」
閻羅大王的第一秘書妙瑩惴惴不安地說:「大王,您要慎重啊!別的妖怪就算了,這可是頭號不服管束的無支祁呀!要是讓他這麼跑了,恐怕別的妖怪就不會安心被困……」
無支祁很無奈地踏著浪花浮上水面,撓撓頭,垮著臉看著面前這個結實的中年人,口氣中充滿了明顯的不耐煩:「怎麼又是你啊——夏禹老伯……」
「拂水姬開發的地獄靈茶第三代——」閻羅王咂巴咂巴嘴,發出心滿意足的讚歎:「實在是極品!極品啊!」他還沒來得及品嘗第二口,就看到第一秘書妙瑩不知什麼時候悄悄湊到一邊,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容。
「真少見啊!」常羲自言自語,「你挺有靈氣!我給你一點神力,讓你能和所有生靈溝通。」說著,她輕輕揉了揉小猴子的頭。
露珠裝作什麼也沒聽到,溫和地笑了笑。
夏禹眨巴眨巴眼睛,一邊迷惘地搖頭,一邊憨憨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貓咪打個哈欠,「湊合著過吧!總比叫『野貓甲』強一點。而且,鬼好像看不上我這個名字……我今年十七歲了,很罕見吧?」
露珠皺緊了眉頭,堅決地搖頭回答:「不!」
「水神大人?」無支祁一手撓撓腮,一手指著自己的鼻尖,「那不就是光輝偉大的我嗎?」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