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第五 那些約定,你還記得嗎?

後來直到晚上九點,小壹才回我。
我看看它,嘆了口氣。
「但是大飛那麼冷靜,他那麼冷靜。」她說,「打著電話,我忽然意識到,就算吵架,我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了。」
「我們……分開了。」小壹把頭埋在冬瓜的毛里,說。
「這有什麼不可以的!」我義正言辭。放一個月都行。
有一天我早晨起來,發現兩個混蛋還抱著睡在一起。
忽然想起來什麼,拿過電腦,開機,從一個文件夾里翻了半天,找出一個視頻。
我再也看不下去,把視頻關掉。
「改天再來玩兒。」我說。
「五天。」小壹說,想了想又問,「可以嗎?」
「哎呀不會不會。」小壹說,「我們家冬瓜可乖了。」
冬瓜輕輕叫了一聲,耷拉著腦袋,去找飯碗了。
「『你自己去唄』?」我猜。
這個視頻還是小壹剛開始養冬瓜的時候,發給我的。那時候他們還在五環附近租房子住,每天上下班擠地鐵,困得東倒西歪。那時候他們沒有錢,但是可以花半個月工資給冬瓜買高級狗糧。那時候他們很忙,假期也要加班,沒有時間出去旅行,偷空去一趟京郊,都可以高興好半天。
大飛慢慢起身。「我覺得挺好的。」他說,「一回生二回熟嘛。」
小壹長出了一口氣。「真傻啊。」她說,「我還以為我五天就回來,直接去上海,可以給大飛一個驚喜。結果先收到『驚喜』的,是我自己。」
我又進廚房倒水,拿到客廳,再一想,一天一百塊錢呢!好吧,切兩個橙子端出來。
所以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不好了呢?
「那可能……是真的挺忙吧。」我只好安慰她。
「你們又要去哪兒玩兒?」我繼續問小壹。
「吵架了?」我問她。
「一輩子一輩子!」大飛也含著淚說,「小壹你頭是什麼做的?好硬啊……」
「大飛說讓我等他回來,」小壹喃喃地說,「等他給我一個解釋。我不想等。」
小壹忽然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翻了一陣,舉到我面前。
大飛只好強忍住笑,對著鏡頭舉起右手,說:「好,我發誓,以後,身邊這兩隻就是我的一輩子,我會一直和他們在一起,無論生老病死、貧窮富裕……」
……靠,狗也可以這樣啊!
「我……我一直都沒修!」我絕望地爭辯。
沒辦法,窮啊,這頓不吃,可能下頓就沒有了。
「冬瓜。」小壹開口說,「今天是我們養你的第一天。你爸爸剛才說了,他會養你一輩子,但是呢,他說話不靠譜,所以我們要留下記錄,以防他反悔。」
「你看吧,」小壹很高興,「我就說——」
「說是臨時安排的。」小壹說,「本來我們半年前就說好了。我還沒去過日本呢,為這個我提前一個月就請好了假,結果大飛又說不去了。我們訂好的酒店,不能退,我問他怎麼辦,你知道他說什麼?」
冬瓜也輕輕叫了一聲。
「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我艱難地問。
最後我就寫了一句話:
我抿了抿嘴。「這也沒有辦法吧,他們公司的安排……」
「我明白。」小壹說,「我都明白。其實我倒不全是因為這件事生氣。我生氣主要是因為,大飛最近對家裡的事情特別不上心,老說自己忙,忙,加班啊和-圖-書,出差啊,各種事兒,回家也不怎麼和我說話,感覺肚子里藏著什麼。以前他也沒那麼忙啊,忙的時候也會給我打電話,問長問短啊。」
「你騙人!」小壹說,「上次你也是這麼說,都三個月了!」
我看著手機,說不出話。
冬瓜還是不理我。它三兩步衝到門邊,靜靜聽了聽,接著開始拚命嚎叫。
……等等,你們回來啊!為什麼我要和兩個打手一起過日子?給我站住!信不信我咬死你們!
……你叫什麼,又沒和你說話。
「對不起,」她又對我說,「我早該來接冬瓜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了,不敢來。我覺得我很失敗。我想挽回這件事,想繼續和大飛在一起,可是他……一直在猶豫。」
哈哈哈我看你還怎麼辦!
大飛笑著,向後躲開小壹的靠枕。小壹跟上去打。眼瞅著冬瓜的位置越來越小,它向前一拱,整隻狗從沙發上掉了下去。
「他前女友……」我拚命搜尋腦子裡的記憶,「不是說定居國外了嗎?」
「那個女孩,應該很聽他的話吧。」小壹雙眼無神,慢慢地說。
冬瓜「蹭」一下站了起來,咆哮著撲上去。海帶掉頭逃跑,兩個混蛋一路追打,衝進卧室。
「這次放幾天?」我問小壹。
小壹和大飛每年都會出去旅行一兩次,出門的時候,就把冬瓜放到我這兒來。第一次和我說的時候,我還很開心,心想,老子終於要過上有狗看門的日子了!
第二天小壹沒來。第三天也沒來。第四天、第五天……又是一個星期過去,小壹一直都沒出現。
「嗯。」小壹點頭。
他們整齊地坐在沙發上,小壹和大飛分坐兩側,把冬瓜圍在中間。
冬瓜很聰明。它似乎知道這五天里小壹不會來,每天該吃飯吃飯,該睡覺睡覺。高興的時候還衝我撒嬌。我也高興,就買了排骨和牛肉,白水燉熟端出來。
「冬瓜啊,你媽媽可能近期不會來接你了。」我坐在地上,開始給冬瓜講道理,「你要是長期住在這兒呢,也行,但是咱們得約法三章。你聽好啊,首先,要每天按時吃飯喝水,吃很多,不然小壹真的發現你瘦了……」
「五十一天!」我起價。
不好意思,臨時遇上點兒事情,我晚幾天去你那兒接冬瓜可以嗎?她在微信里寫。
視頻里滋滋啦啦地響了一陣,傳出一聲狗叫。兩秒鐘,冬瓜的耳朵出現在鏡頭裡。
小壹眼睛一亮。「海帶!」她顧不上坐沙發,跑過來逗海帶玩兒。海帶瞥她一眼,把頭轉過去。
那天我、大飛、小壹三個人坐在沙發上,緊張地看著冬瓜熟悉環境。冬瓜自來熟,不停蹭我腿,在客廳轉圈圈。海帶盡顯地主本色,站在冰箱頂上俯視它。
小壹愣了愣。「唉,氣死了!」她說。
……還是不太敢。
到了第五天,冬瓜明顯有些興奮,下午開始就繞著房門打轉,尾巴搖得我眼花繚亂。
「你媽明天才來呢,你興奮什麼?」我說。
小壹哼了一聲,得意洋洋地進門。我在她後面把門關好,一溜煙跑進廚房,拿了兩盒茶沖她晃晃。「紅茶還是綠茶?」我問她。
「嗯?」我一愣。「大飛呢?」
「我……我手機壞了!」我說。
「說好了一輩子啊!」小壹含著淚www•hetubook.com•com喊。
「就算原諒了他,這件事在我心裏一直都會存在。」她又說,「早晚,它都是我們之間的一個阻礙吧。」
是微信聊天記錄,太多了,我沒看清,只看到一句:我和大飛在一起的時間比你長,我比你更了解他,你放過他,好嗎?
「它們倆不會打架吧……」我說。
「冬瓜啊,」我過去摸摸它的頭,「你媽媽估計有事兒,今天不來了。你先吃飯唄,你今天就吃了一頓,回頭瘦了,你媽讓我賠錢,我可賠不起。」
沒有回復。等十分鐘,沒有,等一個小時,沒有,等一下午,還是沒有。
那些一輩子的誓言,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猶在耳邊。
冬瓜嗚嗚叫了一聲。海帶在我身後,也嗚嗚叫了一聲。
「你把門關上!」我也喊。
她把冬瓜抱起來,舉在臉前面,頭抵著頭,晃來晃去。
我迅速伸手關門,關到一半,小壹劈手把門撐住。
……嗯,你真厲害。
「不是,我喂它了,真的。」我急忙解釋,「但是它……」
第三次,冬瓜長大了,脾氣變得風雨不驚。海帶這混蛋再去挑釁,冬瓜只是嚇唬一下它,並不動手。
「其實我……並不完全是因為這件事生氣。」小壹又開口說,「我生氣是因為,我發現大飛和很多男人,居然是一樣的。前女友,前女友,放不下,欺騙,猶豫,就連騙我的借口都不願意認真想一下——這是我喜歡了三年的人啊!是我覺得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人啊!」
「這麼突然?」我睜大眼睛。
我能說什麼?我只好回復,好的。
我繞著小壹轉了一圈。「冬瓜呢?」我問。
小壹,你什麼時候過來接冬瓜呀?
「成功了!」我們三個人擊掌。
……靠,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冬瓜綁架了。
我差點兒嚇傻了。我發誓我沒有看錯,它的確是帶著感情地、殺氣騰騰地瞪了我一眼。
冬瓜已經開始絕食了。它整日整日地趴在客廳地上,臉對著大門的方向,動也不動。海帶圍著它上躥下跳,趁我不注意,狂扇冬瓜耳光,冬瓜也沒有反應。
結果第六天,小壹沒來。
「忙唄……」小壹輕描淡寫地說,「他們公司安排他出差,明天去上海。」
我不敢問後來都發生了什麼。
小壹又交代了我幾句,帶著包走了。
「好吃的也不去。」我挺直腰板,「我不餓!」
我在海帶和冬瓜的廝打聲中度過了一個星期。
「大飛前女友。」小壹說。
冬瓜愣了愣,一轉頭,還是衝著房門搖尾巴。
「是昨天剩的!」我理直氣壯地回答。
我又拿起手機,打算給小壹發微信。這次不能那麼隨和了,措辭一定要狠。對,要有氣勢!趁機罵她!新仇舊恨一起報!
她突然爆發出一股力量,一把拿過地上的包,狠狠地摔在對面的牆上。海帶嚇了一跳,一路橫著逃進客廳。冬瓜嚇得站了起來,過一會兒,才小心地重新靠近小壹。
然後一貓一狗爭先恐後衝進廚房。
「……你幹嘛?」我問。
「哎呀,你們都認識這麼久了,怎麼還不親呢?」小壹轉頭招呼海帶,海帶躲在卧室門口,露半張臉給我們,一動也不動。小壹只好先把冬瓜抱到外頭。冬瓜一聲不吭,低頭一寸一寸地m.hetubook.com.com聞地板,慢慢走到我跟前。我伸一隻手給它,它就開始舔我手心。
我和小壹、大飛面面相覷。
小壹像看神經病一樣看了我一會兒,嘆了口氣。「說吧,你要什麼條件?」她問。
小壹直愣愣地看著地板。「你說,男人,都忘不了前女友嗎?」她問。
話音未落,海帶突然揚起前爪,狠狠地抽了冬瓜一個耳光!
「不會又去上海了吧?」我張大嘴巴。
最初是小壹從別人那兒領養過來,看它頭的形狀,給起了這麼個喪心病狂的名字。那時候小壹已經和大飛住在了一起,於是兩人一塊兒養。這一養就是兩年。兩個人很寵它,買高級狗糧,買軟綿綿的狗窩,隔三差五燉排骨開葷。我根據他們的說法算了算,冬瓜一個月的開銷,差不多能養活兩個我。
冬瓜只顧著嗚嗚叫。
我坐在沙發上發愣。冬瓜不是第一次來我家,已經顯得輕車熟路。它目送小壹出門,也不叫,自己吃了會兒飯,跑到茶几旁邊,老老實實趴下。
「自己過唄。」小壹笑笑,說,「我又不是沒有工作。我自己一個人,也能生活。」
「還在上海。」小壹說。
「冬瓜,冬瓜!」小壹跪在地上一連聲地喊,聲音裡帶著哭腔。
小壹帶著冬瓜走了,還是裝在以前那個包里。我把新買的一袋狗糧放在包底下,摸摸冬瓜露出來的腦袋。
「喝水!」小壹說。
……靠,自己孩子都不管了!
「日本。」小壹視線鎖定在冬瓜身上,蹲著說,「不過這次就我自己去。」
……嗯,你真聰明。
「不。」小壹搖頭。「他去了,但是就沒回來過。他不是公司派去的,他請了半個月的假。」
……你給我長點兒臉!
小壹白我一眼。「你可給我好好養啊。」她說著,又從包里拿出一大包狗糧、一個飯碗、一個喂水器。「要是讓我發現它瘦了……」
「請坐。」我趕在小壹前頭把沙發鋪平。海帶還睡在沙發上。來來來,你給我下去,聽話,財神爺來了。
「這是誰?」我問,雖然我大概也能猜到。
冬瓜從前一天晚上開始就沒怎麼吃東西,偶爾去吃飯喝水,臉也一定要衝著門。三兩口吃完,繼續回到原地等小壹。
「我們趕飛機去了,你加油。」她和大飛同時說。
小壹有一會兒沒說話。
冬瓜忽然瞪了我一眼。
「啊,這兒呢。」小壹好像剛想起來,把背上的包放在地上,拉鏈拉開,一個狗頭露出來。
門口死寂。小壹還是眯著眼看我。「我……我家裡有吃的。」我說。
「吃肉啦,吃肉啦!」我喊。
「你當你是在結婚嗎?!」小壹在旁邊用靠枕敲打他,「還有,什麼叫兩隻?什麼叫兩隻?」
……她什麼時候變這麼客氣了?
「你把門打開!」她喊。
跑過去一開,小壹站在門口,背著一個包,一臉期待地看著我,笑成了一朵花。
「大飛說,他忘不了她。」小壹接著說,「他說他們在一起有很多美好的回憶,說當初他們分開,只是大飛沒能考過託福,不然他是要和她去國外的。他還說……說這個女孩比我更懂他,說我很強勢,什麼事情都想做主,連養冬瓜的事,都是我決定的,他一開始並不想養,只是為了順從我的意思。」
是的,我不怕https://m.hetubook.com.com生老病死,不怕貧窮,不怕凍餓,但怕的是這些還沒有發生,你就已經不在了。
……人不如狗啊!想想都覺得傷心。
小壹眯起眼睛看看我,忽然又鬼魅地一笑。「我們去吃飯吧。」她說。
看來是真的遇上什麼事兒了吧。我心想。
連拖帶抱地,我把這一人一狗搬進屋裡。海帶這個慫貨探頭探腦,試圖從門口奔向大自然,被我抓著脖子拎了回來。
……搖吧搖吧,反正明天就走了。
而且多一天就多一百塊錢啊!我有什麼好著急的。
趕緊過去開門,門剛開了一條縫,冬瓜已經閃身躥了出去,門口的人迎過來,緊緊抱住它。
這樣到了第八天,下午,我在家給海帶鏟貓屎,本來坐在客廳的冬瓜忽然站了起來。
後來海帶也老實了,走過去,坐在冬瓜旁邊。
第七天,小壹還是沒來。
……收買我!我要的價你出得起嗎?
「我給他打了很多電話,」小壹繼續說,「我很想和他大吵一架,像以前我們吵架那樣,說很多狠話,面對面大喊,想指著他鼻子問,這一切是因為什麼。是我的問題,還是他的問題?」
「我給你錢。」小壹目光炯炯。
說著,海帶磨磨蹭蹭從冰箱上跳下來,湊到冬瓜跟前,愣了一會兒,上前和冬瓜嗅了嗅鼻子。
……靠,我怎麼知道,我又沒有前女友。
「不,我不是擔心這個。」我說。
……你們都是男孩子,不要這樣好嗎?
像我這樣的窮逼,別人請我吃飯,我是肯定會去的,颳風下雨,雷打不動。有次朋友說請我吃自助,我剛吃完午飯,還是屁滾尿流地跑去了,回來撐得不行,肚子疼了好幾天。
小壹眼睛通紅,還掛著黑眼圈,不停地摸冬瓜的腦袋。「冬瓜,你瘦了,你瘦了。」她說。
送小壹進電梯,我進家門。海帶繞著門轉了一會兒,好像確認冬瓜真的走了,才轉身去找它的飯碗。
之後冬瓜又來過兩次,第二次依然和海帶打,還吃了虧,最後鼻子被打破了,流著血回去的。
我傻在原地。
……瞧不起人!窮人就不能過好日子了嗎?!
海帶一愣,撒腿就跑。
「我錯了,冬瓜,我應該早點兒來的。」她又說,「我應該早點兒來的。你原諒我好不好?原諒我好不好?」
然後我的肚子咕嚕嚕叫了一聲。
「對了,我去五天的事兒,你可別和他說啊。」小壹想想,又說,「我們本來定的行程是七天,我和他說的也是七天,但我偷偷改了機票,五天就回來,到時候直接飛上海,嚇唬嚇唬他。」
「哼,隨便他吧。」小壹說,「不去正好,我自己去日本,一個人睡大床房!誰怕誰啊!」
我還是說不出話。
於是滿口答應。
「吵架,也是需要感情的吧?」小壹說。
客廳很安靜。海帶覺出了氣氛緊張,沒出聲。冬瓜還在輕聲哼哼。
冬瓜是只拉布拉多,兩歲,黃毛。正處在據說是天使的年紀。
那時候,看上去多好。
「大飛人呢?」我問。
……唉,換個辦法。
「吃好吃的。」小壹說。
五天就是……嗯……五百塊錢!
我有一分鐘沒敢動。冬瓜不理我,起身慢慢跑到門口,在門邊卧下。
這次也是一樣。海帶激動地飯都不吃,躲在房間的各個角落,一有機會就衝出來偷www.hetubook.com•com襲冬瓜。冬瓜都懶得看它,慢吞吞走來走去,隨便找地方坐下。
我也沒放在心上。她又沒說幾點的飛機,萬一很晚才到呢,萬一東西太多,先回家收拾東西了呢。
「哎呀我管你反不反悔!」小壹推他,「趕快發誓!不許耍賴啊。」
「吃肉啦!」我喊。
我握住手機看了很久,最後默默把手機關掉。
「那一瞬間我就明白了。」她又說,「什麼加班、出差,什麼工作特別忙,顧不上家裡,都是假的。那女的半年前回的國,那段時間,大飛一直偷偷和她聯繫。」
「哎呀,焦距不對。」小壹的聲音。然後鏡頭拉遠,對面出現一張長沙發,冬瓜老老實實卧在沙發中央,比現在小很多,毛絨絨的。大飛坐在它旁邊,咧著嘴笑,不停地問好了嗎好了嗎。
冬瓜在門口一直等到晚上。
哈哈哈真舒服。
「是啊是啊。」小壹笑得很燦爛,「就這樣吧,讓它們兩個磨合一下,是不是?」
我嘆口氣,撿起小壹的包,放在她旁邊。
她一邊說,一邊在飯碗里倒了些狗糧。冬瓜樂顛顛兒地跑過去。我在後頭傻呵呵地看它吃飯。
「真是,到手的就不珍惜了。」她又說。
「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小壹又喊。
這兩天她又找我,我如臨大敵,做好了一切防範措施。打電話,我給手機設靜音,不接。發微信,假裝沒看見,不回。她在QQ上喊我,我把她單獨設置了一個分組,一律自動回復:您好,我現在不在,以後也不一定在,你就當我死了。
「我當時,還在日本。」小壹低聲說,「我把聊天記錄截圖發給大飛,大飛給我發了三個字:對不起。」
我看它可憐,就給小壹打了個電話,沒人接。
我坐在客廳沙發上,不知道手腳往哪兒放。
「對不對呀,冬瓜?」她輕聲問。
我給小壹打了十幾個電話,都不接。
但是有一個人請我吃飯,我一般都會很堅定地拒絕。
結果一個周末,我正在家鏟貓屎,有人敲我房門。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又燉了排骨和牛肉,用手拎著在冬瓜面前晃。
晚上我睡覺的時候,看到它趴在門口等著。海帶一臉的好奇,趴在旁邊。
於是肉都被海帶吃了。
「不去。」我說。
我覺得有點兒尷尬,等小壹冷靜下來,才問她:「大飛呢?」
「好了!」小壹說。她露半張臉在鏡頭前,溫柔地笑了一下。
謝謝。給你添麻煩了。小壹又寫。
我扔了鏟子跑過去,跑到一半,就聽到有人很用力地敲門。
「哦——」小壹點點頭,「讓我猜猜,上星期剩的米飯?」
「我不會反悔的。」大飛轉頭,認真地對小壹說。
「而且我不是一個人,我還有冬瓜。」她說。
「沒拿到綠卡,又回來了。」小壹說,「大飛去上海,是去見她的。」
但是你,還記得嗎?
「我不幫你看狗。」我直截了當地回答。
小壹完全沒聽我說什麼,用力抱緊冬瓜。
「進來吧。」我滿臉堆笑,鬆開門把手。
海帶嗷嗷叫著撲上來。冬瓜轉頭看看我,起身換了個地方,還是趴著。
「哎呀,冬瓜,冬瓜!」小壹驚慌失措,和大飛同時衝過去抱它,結果頭撞在一起。兩個人又哭又笑,捂著頭一句話說不出來。
小壹眼都不眨。「一百一天。」她說。
選中,播放。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