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其神若何,月影寒江

「你閉嘴。」
孔緯見到曾子墨的樣子,看著曾子墨眼神中對金鋒的依戀,對金鋒的心疼,對金鋒的情意……
就在這時候,遠處一陣巨大的破風聲傳來!
金磚金條遍地都是!
眼睜睜的看著孔緯一幫子無情的壓著金鋒三人上車,兩個女孩幾乎同時悶哼一聲,痛如刀割!
「你敢抓金鋒?」
孔緯面色一變,手中槍指著金鋒的太陽穴,歇斯底里的大叫起來:「誰敢動手,格殺勿論!」
一根根撬棍拿出來無情的將木箱子開啟,無數珍寶陡然現世!
「走私的。」
曾子墨跟王曉歆對視一眼,眼睛都紅了!
「金鋒,包家鵬,黃宇飛,你們三個人有重大走私嫌疑,放手束手就擒!」
「你看看你,天氣這麼熱。你怎麼不打傘!」
這時候,曾子墨上前一步,大聲說道:「孔緯。請你放了金鋒。」
整個人憤怒萬狀,怒火中燒,心都在滴血!
「收破爛的,下輩子再見。」
現場的人不由得呼吸頓停,皆為曾子墨的絕世美顏所深深傾倒。
孔緯反手一別,將金鋒狠狠一拽,冷笑叫道:「101首長,你想要護著走私犯嗎?」
「是不是……是不是斗寶用的?」
往後退了兩步,直接掏出搶來,兇惡猙獰,嘶吼出聲。
王曉歆肺都快氣炸了,貝齒銀牙https://www.hetubook.com.com咬得滋滋作響。
「我在抓走私犯。你快回車上,我馬上就好。」
「放了他!」
扭轉臻首回頭過來,厲聲叫道:「放了金鋒!」
孔緯見到了這兩個女孩微微一愣,忽然間,眼前一亮。
就在這時候,遠處傳來幾聲急促的喇叭聲,一排清一色黑色的GL500越野車轟然轟殺過來。
孔緯這話說得沒錯,兩個人還真的不敢把孔緯怎麼樣。
孔緯咬著牙,用盡畢生力氣嘶吼出聲:「誰也不準帶走他!」
孔緯貪戀無比的看著曾子墨精緻到無限的臉龐,輕聲說道:「子墨,這事你不要插手。這是,我的工作。」
還沒等到曾子墨開口,一邊的王曉歆奮力的將孔緯一推,厲聲叫道:「孔緯,你幹什麼?」
幾個緝私精英掏出搶來對準金鋒三人,保險都已經開啟。
「連孔緯這種破落戶都騎到親哥頭上拉屎撒尿。」
「帶嫌疑犯走!」
孔緯陰森森的笑起來,在金鋒耳畔嘶聲叫道。
「金鋒他走私的東西數量特別巨大。建國以來第一大案……」
孔緯一聲令下,緝私大隊的所有人員全部迴轉過來,亮出了武器。
「別忘了,這個人曾經讓你們曾家……」
「隨行記者,馬上把視頻傳回總局。」
和*圖*書「101首長,你難道沒有眼睛嗎?」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任何人都不準來說情。任何人說情,也保不了他。」
孔緯面色一變,大聲說道:「子墨,連你都護著這個收破爛的嗎?」
只要兩邊人員任何人憋不住開了槍,那整個現場就會血流成河!
無數個箱子被轟然打開,露出裏面數不清的包裹嚴實的木箱子。
跟著金鋒照做,雙手抱頭,互相看看。
「請你先放人。謝謝。」
這一幕看在王曉歆跟曾子墨眼裡,心都在滴血。
另外一個女孩國色天香,古典氣韻高貴出塵,宛如月宮仙子,高不可攀,驚為天人。
形勢這一刻陡然突變,雙方竟然對峙起來。
兩個神州一等一家世的女子,在這時候,完全有勁無處使。
「我命令你放了他!」
八輛賓士GL500一起出現,那是什麼概念,現場都是搞緝私的,自然深深明白。
孔緯上前來抓住七世祖的衣服扯到一邊去,惡狠狠的拿起手銬,一把抓住金鋒的手,嘩啦一聲銬了上去。
看見這些東西,孔緯激動的心都快跳了出來。
「馬上放了金鋒。我不想再看見他受任何苦!」
「你馬上放人,我再給你說一次。」
「這個人,是重特大走私重大嫌疑犯。我,要上報總局!」
曾子墨的眼神和圖書根本沒在孔緯這邊,而是只在金鋒身上。
曾子墨神色無比的平靜,眼神直直的看著身子傾斜的金鋒,靜靜的說道:「金鋒要去星洲斗寶,他的事,壓后再說。」
疾步跟上前去,乍見貨櫃里的東西,王曉歆不由得變了顏色。
孔緯肆無忌憚的拽著金鋒,動作粗暴而粗魯,金鋒就跟一個貨物一樣被甩過來甩過去。
全部的眼神,全部的心思都在金鋒身上。
一聲令下,緝私大隊趕來的七八組增援小隊合計近百人,頓時間就將這裏包圍得嚴嚴實實。
金鋒的回答讓王曉歆呼吸一滯。
孔緯心頭湧現出無盡的快|感,興奮得來幾乎就要暈倒。
金鋒慢慢抬起頭來,神色冷漠,一字一句的說道:「不!」
金鋒因為雙手反銬,身子略略往前傾著,神情冷漠,一言不發。
聽到這話,曾子墨和王曉歆花容變色,狠厲大叫出聲。
金鋒神色冷漠,平靜沉穩的舉起了雙手。
抓起金鋒另外一隻手,就要落下去。
各種名貴瓷器、青銅器、小葉紫檀木料、傢具堆滿了一個又一個的貨櫃。
「三……」
「孔緯!」
一隻手緊緊的抓住銬這著的金鋒,狠狠一拽,上前兩步,激動的顫聲叫喊起來。
曾子墨沉聲叱喝出口,大聲說道:「請你有一點大局觀,孔緯隊長。」
「請你和-圖-書馬上放開他!」
「鵬少爺,這回咱們要玩完了,你是外籍人士,到時候可別忘了來看我跟鋒哥。」
「不準講話,不準串供!」
這個收破爛的有什麼好?值得你這樣對他!
那冷漠的表情讓王曉歆瞬間回到了當初怒對老戰神的那一刻。
我堂堂大成至聖先師衍聖公後人,還不如一個收破爛的!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神眼金,少年大宗師,未來夏鼎接班人!
結果,將會不堪設想。
來的女孩,赫然是曾子墨!
「放——人!」
三字出口,天殺所有成員手一翻,槍在手,保險開啟,槍栓拉響。
車子還沒停穩的那一秒,第二輛車的車門早已打開,飛快的下來了兩個女孩。
陡然間,曾子墨身軀一震,心痛如絞。
王曉歆氣得面色煞白,咬著銀牙嘶聲叫道:「金鋒要去斗寶,出了任何事,我負責!」
因為憤怒到了極點,王曉歆的臉上紅潮滾滾,紅得嚇人。
曾子墨寒著臉,月宮仙子般高貴的容顏上帶著不容拒絕的威嚴。
孔緯寒著臉大聲叫道:「101首長,事實證據全在眼前,你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無視法紀,徇私舞弊嗎?」
「放開他!」
「誰敢反抗!直接開槍!」
王曉歆玉臉寒霜冷得嚇人,尖聲叫道:「什麼走私犯?金鋒走私了什麼?」
孔緯這時候和-圖-書有恃無恐,拉著金鋒就往回走,一直到了貨櫃跟前。
情況無限危急!
「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一時間,妒忌怨毒的怒火燒化了孔緯。
「最後給你說一次!」
孔緯獰聲大吼:「我按照程序來,誰敢把我怎麼樣?」
「你敢!」
受任何苦四個字,曾子墨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足以證明曾子墨此時此刻是多麼的憤怒。
烏黑的槍口對著對方,空氣在這一刻陡然凝結!
「孔緯,住手!」
滋滋滋劇烈的剎車聲響傳遍整個碼頭,眾人不由得一愣。
「我向你保證,我會帶著子墨跟我的孩子,去監獄里看你!」
見到金鋒雙手被反銬著,曾子墨玉臉一下子就變了。
人未至聲先到,一個身材修長,氣質高冷風姿綽約的女子大步過來,冷厲嚴肅的叫喊出來。
「子墨,是你。你怎麼來了?」
「這麼大的事,你保得了他嗎?」
「你自己好好看看,金鋒都走私了什麼?」
王曉歆呆了呆,急忙抓住金鋒的手急聲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七世祖跟黃宇飛並不是第一次被這麼多槍指著了。在翡翠國的時候,被幾十把老AK指著也就那回事。
「的,我老早就跟親哥說了,叫他早點移民移民,就是不聽。」
在我孔緯面前,還不是像野狗野貓一樣的趴著跪著!
「擊斃!!」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