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吳老,我就是包小鳥

「人吶?人吶?」
小吳老頭身後的一個秘書輕聲應是,立刻拿出了電話來。
「你要是再晚來一步,就只能給我親哥收屍了。」
「小金現在可能有什麼急事接不了您的電話。」
老態龍鍾的老者看起來已經很老了。
「魯老您歇著歇著,可別累壞了您。我這就給小金打電話去。」
巨大的轟鳴聲響徹全場,重型直升機巨大的螺旋槳撕裂長空,掀起無盡狂風駭浪,飛沙走石,吹得現場的所有人,都睜不開眼來。
「我馬上給爺爺打電話!」
「吳老,我是包家的包小鳥呀,我哥……」
「哪兒像我們當年,這麼熱的天還在沙漠里抗日撿導彈碎片。」
身上穿著一件老式的白襯衣,下身是一條洗得發白的綠色長褲,腳下一雙老式的皮鞋,擦得澄亮。
現場的人,還只有魯老一個人敢坐著,其他人,包括吳老、小鄒署長,統統站得規規矩矩,頂著劇烈的太陽,大汗淋漓。
「飛機噪音大,辛苦您老了。」
呼吸陡然加速,興奮萬狀。
而在這兩個人的身邊,還站著一個醫生一個護士,背著急救包拿著氧氣袋,一眼不眨的盯著魯老。
「昨天說好了啊。這個小金,真是不靠譜。m•hetubook.com•com
鼻子里隨意的輕輕嗯了一聲,驀然轉身過來,彎下腰去,面帶微笑,輕聲說道:「魯老,您慢點。」
「署長您來得正好啊,快來看看這些東西……這些都是國寶級的珍品……價值連城。」
曾子墨王曉歆乍見那架重型直升機,頓時變了顏色,眼睛裡帶著一抹懼意。
「我馬上報告組委會。」
面對孔緯爆表的激動和激顫的報告,男子絲毫不為所動。
「魯老您太客氣,您是我們民族碩果僅存的大師。能為您服務,是我一輩子最大最大的榮幸。」
小鄒署長站在一邊盯著烈日微笑說道:「吳老您別擔心,只要地方是對的,那就好辦。」
戴上了老花眼鏡的小吳老頭四下里張望,似乎沒找到自己要找的人,不由的驚咦出聲:「噯,小金怎麼不在這裏?」
孔緯的邀功請賞的顯擺頓時落空,面色有些尷尬,燦燦的笑著應是。
「署長,您怎麼來了?」
「他怎麼來了?」
這架直升機,赫然是海關專屬直升機。
一輛直升機轟隆隆急速飛掠過來,掀起一陣陣狂風,快速平穩的降落下來。
「是他!?」
就算是老戰神,hetubook.com.com也不過才兩個秘書,一個醫生呀!
七世祖就跟見到了大救星一般,奮力的掙扎狂叫,衝上前去卻被緝私特勤狠狠的攔住。
竟然有這麼多的隨行跟著照料,比起神州活化石夏老,比起老戰神的排場還要大。
在那直升機上,001的編號赫然在目,伴著強烈陽光的反射,001的編號刺得人眼睛生疼。
「我親哥也姓金啊。」
「在哪?馬上帶我過去。搞什麼名堂?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抓小金。」
孔緯悄悄的靠近自己的頂頭上司,微笑著邀功請賞:「署長,您過去看看那些東西吧。全……」
他,他是什麼人?
曾子墨看見那老者也是相當意外,微微驚錯,一臉迷茫。
要知道,就算是活化石的夏鼎也不過區區兩個秘書。
「真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約好的時間地點自己不露面,真是荒唐。」
「您老小心身體,別曬著。」
這兩個人到底什麼什麼人?
「我哥被抓了。」
幾乎就在同一秒的時間,兩個女孩同時向對方叫出聲。
「您先坐著,待會再打。」
魯老一邊吸著氧,一邊哼哼唧唧的說道,聲音有些沙啞吃力,嘴、手、腳都在抖個不停。
和圖書個老者是什麼人,署長竟然親自攙扶他下機。
這時候,忽然間一個尖銳高亢的聲音傳來:「吳老,你是不是要找我親哥?」
「他來幹什麼?」
「嗯嗯,坐著,坐著,現在的小年輕都喜歡玩,這麼熱的天氣一準哪兒游泳健身去了……」
「那誰……十七世祖包什麼鳥來著?」
我的天吶!
將金鋒狠狠一推,拎著手槍快步迎上前去。
「你來得正好,快救救我親哥啊。」
聽到這話,吳老噯了一聲,指著地上蹲著的小鮮肉叫道:「噯噯噯,這不是那誰?」
孔緯見到這個老者卻是滿頭霧水。
電話回撥過去,半響沒人接聽,小吳老頭很是不高興,接連撥了兩次通話失敗之後,小吳老頭臉色不好看了。
老者淡淡笑了笑,嘴角不停的抽搐著,一隻手也在抖個不停,很是憔悴。
「保守估計至少上百億。」
螺旋槳還在烏溜溜的轉個不停,艙門卻是迫不及待的打開,緊跟著下來了一個人,渾身炫白制服,白得炫目。
「一會再說。」
見到這一幕,周圍的人不由得全都一愣。
這個人……這個人的排場竟然比這兩位還要大。
旁邊的孔緯見到這架直升機的剎那,面露狂喜,面容猙獰恐怖,嘶www.hetubook.com.com聲叫道。
這麼牛?
「金鋒,我看你怎麼死!」
這個老頭是誰?
吳老嚇了一跳,趕緊帶著人上前開了車門,頓時尖叫起來。
聽見吳老認出了自己,七世祖一蹦三尺高,跟著便自歇斯底里的凄慘哭喊出聲。
正在打著電話的王曉歆咦了一聲,好好的看著那位老態龍鍾的老者,心裏頓時咯噔了一下。
嘴裏笑著,雙手伸出握住一個老者的雙臂,恭恭敬敬的接了出來。
小鄒署長輕輕瞄了孔緯一眼,語氣冷漠:「沒看見我正在陪魯老嗎?」
這個人是誰?
「這麼點小事都把您給驚動了……」
「小金被抓了?人呢?」
但臉上那股子堅毅堅定的氣勢卻是常人所難以企及,望而生畏!
周圍的人又被嚇了一跳。
吳老嗯了一聲,疾步走過來,狠狠的將兩個特勤推開,一把抓住七世祖的手大聲叫道。
七世祖背著的雙手翹著老高,跟青蛙一般跳到了一輛中巴車跟前,用腦袋重重的撞著車門。
一個秘書,四個隨行。
見到這個人那一刻,孔緯眼睛都瞪直了。
說著就衝著身後的人說道:「孫秘書,電話給我,給小金回撥過去。」
直升機裏面,快步鑽出一個古稀之年的老頭來,衝著魯老彎腰www•hetubook.com•com鞠躬,輕聲說道:「小金昨天跟我說的就是這裏。」
這個小吳老頭竟然也有隨行秘書!
剛出機艙的剎那,兩個隨行人員立馬就位,一個人撐傘為老者遮住陽光,另一個人則打開了摺疊椅子。
魯老杵著拐杖的手不住的晃動,看了看周邊的情況,回頭沙啞的說道:「小吳。你說的小金,人在哪呢?」
「建國以來第一大案吶署長!」
「你哥呢?」
「小鄒署長,勞煩你親自送我過來,給你添麻煩了。」
「金鋒人吶?死哪兒去泡妞玩抖音了?」
「吳老趕緊救救我哥,我哥……估計要被憋死了。」
「小金,你怎麼會搞成這樣了?」
四十多歲被叫做小鄒的署長滿堆微笑,在魯老跟前滿滿的謙卑和恭敬。
「小金這個人在搞什麼鬼?」
小鄒署長態度之恭謹,言語之溫軟,讓周圍的人全都變了顏色。
這樣大的排場,讓現場所有人露出深深的駭然。
蒼白如雪的臉上黑斑點點,皺褶重重,頭髮早就掉光,整個人瘦骨嶙峋,一陣風都能吹倒。
在署長和另外一個秘書的攙扶下,老者出了機艙,手裡接過秘書的手杖,衝著署長點了點頭。
那白色制服的男子約莫四十多歲,國字臉,皮膚黑黑,雙目炯炯,一臉正氣。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