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好,現在讓我們坐下吧。』他一面說著,一面把她拉在地上坐下,手臂挽著她的手臂,手剝著柑子,剝好了先送到女的嘴裡去。
「『啊喲,怎麼柑子會辣我舌頭,你替我看看,我舌頭上有什麼?』
「但是你可屬於白天。」我說。
「怕,你見了會怕。」
「『你這人真是奇怪……』
我的確有點怕,但是我鎮靜著把她當作女子說:
「『但是我母親生著病。』
「『想到什麼?』
「『我可以替你拿麼?』男的故意再問她,但是她說:
「『哈哈哈哈,』男的還是笑:『你說給三歲的孩子都不會相信,說是這樣的美女會是鬼!』
「在鬼群裡,我是最醜惡的了。」
「『你不相信麼?』
「『你說給三歲的孩子都不會相信的。』
「星月皎潔,風蕭蕭,歇了一回,男的又問:
「『啊!』女的忽然打斷他的說話:『時候不早,我母親一定著急了,我要回去。』
「她母親陪他進一間白壁綠窗的房間,房內沒有別的佈置,只有一張白色的桌子,二個白色的長凳同一張灰色的床,鋪著黃綢的被,他就糊里糊塗的睡下去了。後來她母親還走進一趟,像慈母對待遠歸的兒子一樣,替他放下灰綠的窗簾,又替他蓋好被鋪,說
「『www.hetubook.com.com但是我就是鬼。』女的嚴肅地說。
「『不,謝謝你。』
「我的意思是夜儘管美,但是你更美。」
「假如你真是鬼,我一定會承認鬼美遠勝於人,但是你是人。」
「『不要緊,不瞞你說,我正是一個醫生,天一亮我就陪你去,替你母親去看病。』
「夜尤其是美。」
「『我在這裡迷路已經有兩個鐘頭了,你可以告訴我一條出路麼?』
「『回去麼?』男的說,『我們難得相逢,在這裡多談一回難道不好麼?你看月色多麼好,風也不大,還有……』
「『這條路我很熟。』
「『但是假如我存點壞心呢?』
「『你不要裝傻。』她說著說著眼睛眉毛以及嘴角都彎了下來,牙齒長出嘴角外面有三四寸,鼻子只有兩個洞,頭髮一根根豎起來,聲音變成尖銳而難聽:
「他起來看看墓碑,寫的是『張氏母女之墓』。走了幾步,感到喉頭非常不舒適,頗想嘔吐,等嘔出來一看,奇臭難聞,吐出不少牛糞牛溺,方才悟到這就是剛才所吃的喜糕同咖啡茶。
「『現在你相信了吧?』
「女的沒有回答,笑了一笑。又靜了一會兒。這個男人又說:
「『有人說這條路上很難走,常常會碰和圖書見可怕的鬼,但是我反而碰見像你這樣的美女。』
「你不必露鬼相,我講一個鬼故事,就可以使你怕了。」
「『是的。』她說。
「後來他很想再會到這個女鬼,但是白天去看看是墳墓,夜裡終是摸不到那塊地方……」
「那個女子笑笑回答:
「你的意思是……」
「『我第一次碰見你這樣大膽的人,但是你要是不讓我回去,到天亮我就要變成水了,所以請你可憐我,讓我回去吧。』
「『不用,不用,你看,這上面不都是柑子麼?』她說著說著人忽然長起來,一隻手臂雖然還在男的臂上,另外一隻手已經在樹上採柑子,一連採了三隻,慢慢又恢復原狀,望望男的。
「『把頭完全伸在被頭外面吧,這樣比較衛生些。』
「『好的,那麼讓我採幾隻柑子來吃吃,我實在有點渴了。』她想掙開去,但是男的緊拉著她。
「『那麼我同你一同去,我也有點渴,有點餓了。』
「『你以為我美麼?』
於是我講了一個故事:
「自然到底是美的。」
「男的回頭察看她的舌頭時,她舌頭忽然由最美的變成最醜的,慢慢地大起來,長起來,血管慢慢的膨脹起來,一忽兒突然爆裂,血流滿紫青色厚腫的嘴唇。她嫵媚的眼睛也忽然突和-圖-書出來,掛滿了血筋,耳朵也尖尖地豎起來。但是這男的還假裝著不知,他說:
「『那好極了。』
「女的又恢復了原狀,她說:
「『你實在太可愛了,好,現在我陪你回家,我希望以後同你家做個朋友,常常到你地方來玩,你們可不要再駭我了。』
「『自然,你看你的眼睛,發著最柔和的光,臉滿像一隻玲瓏的柑子,還有嘴唇,像兩瓣玫瑰花瓣,還有牙齒,像是一串珍珠,啊,還有舌頭,我怎麼說呢,像一隻小黃鶯,養在那裡唱歌,你說話就比唱歌還好聽,啊,還有……』
「『不瞞你說,我只知道回家的一條路。』
「『我忽然感到我們倆實在是有緣的,怎麼我無緣無故會迷路了,怎麼我忽然碰見你了,怎麼我忽然想到……』他說了半句不說下去。
「『我有什麼美呢,我的三個妹妹都比我美,假如你願意,你到我家裡去看看好了。』
「假如我在更僻靜的地方,露一點鬼相給你看。」她還是嚴肅地說。
「『你是鬼!』男的哈哈大笑起來:『笑話,笑話,像你這樣的美女會是鬼!』
「那麼夜正是屬於鬼的。」
「男的緊挽著她的臂,死也不放的裝做一點也不知道她的變幻說:
「這樣他們就臂挽臂的在月光下走著,一路上談www.hetubook.com.com談話,大家也沒有什麼隔膜。
到一條更加昏黑的街道了,月光更顯得明亮,她忽然望望天空,說:
「『啊,你手上就是藥麼?』那個男人這樣問她。
「『一點沒有什麼?一定是柑子酸一點,你大概不吃酸的吧?』男的一面說,一面還是緊挽著她的臂,眼睛還是望著她,看她慢慢地恢復了常態,舌頭小下來,嘴唇薄下來,眼睛縮進去,露出原來的嫵媚。男的說:
「自然。」
「『那麼現在去好了。』
「是更美的鬼相麼?」
「『有事情呀。我母親老病復發了,我去求藥的,你看這個深山冷屋中附近又沒有親友,所以不得不跑到七里外的姑母家。』
「『現在麼?』男的還是緊挽著她的手臂:『現在我實在走不動了,還有我實在怕,前面那個樹林裡我怕真會碰見鬼。』
「『你怎麼動手動腳的?』
「『想到假如你是我的情人、或者妻子,在這裡一同走是多麼的愉快的事。』
「這時候女的發急了,只得央求他說:
「『不是我奇怪,是你太美麗了;我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見了你這樣美麗的女子,難道會不同情麼?』他說著說著把手挽在她臂上。
「你講,你講講看。」
「『那麼等天亮了我一定去。』男的緊挽著她的手臂說。
「『你難道一https://m.hetubook.com.com點不怕麼?』
「你一定相信我是人麼?」
「你真的不會駭壞麼?」我故意更加輕佻地說。
「駭壞?」她第二次發笑聲說:「天下可有鬼聽人講故事而駭壞的麼?」
「『謝謝你。』女的吃了柑子說,但當男的吃了兩口柑子時,她忽然說:
「這位母親出去後,他就睡著了。
「『那麼我就跟你走好了。但是奇怪,怎麼三更半夜你一個單身的女子會在這裡走路?』
「一覺醒來,他原來睡在一個墳前的石欄裡,欄口長滿了青草,大概好久無人來掃墓了。蓋在他身上的是一厚層黃土,幸虧頭伸在外頭,否則怕也早已悶死。
「這樣一直到她家裡,她家裡佈置很潔淨,她有一個母親同三個妹妹,母親並沒有病,她們暗地裡說一番話後,招待他非常慇勤,捧了喜糕同咖啡茶請他吃,她母親還謝謝他陪她女兒回來,並且說他是累了,為他鋪床,最後請他去休息。
「有一次有一個大膽的人在山谷裡迷途了,忽然看見前面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子在走,他知道三更半夜在深山冷谷中決沒有一個單身的女子的,所以他斷定她是鬼,於是他就跑上去,說:
「『我迷路兩個鐘頭,山路不熟,腳高腳低的,所以只好請你帶著我,假如你肯的話,陪我休息一下怎麼樣?』他把她的臂挽得更緊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