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讓我們同心協力

「當然,我就順著她的意思說我相信她做得很對,其實當時我就像托馬斯醫生一樣並不相信!」
「我在想亨伯比說過的話,不知道……算了,別管那些,說下去吧。她最後還對你說了什麼?」
布莉姬想了想,最後說:
陸加搖搖頭說:
「即使在他把她甩了之後?」
「可是戈登要殺這麼多人的動機是什麼呢?噢,真是太愚蠢可笑了!」
「你必須改變對他的看法,布莉姬。」
「她說她要到蘇格蘭警場去,也提到村裏的警官,說他是個好人,可是恐怕破不了謀殺案。」
「可是我了解戈登!我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他是個很可愛的小老頭,雖然有點傲慢,但是也很可憐。」
布莉姬顫抖了一下,喃喃道:
「她很懷疑他,不過因為她曾愛過他,所以很難啟齒。」
「我知道,」陸加說,「聽起來實在令人難以置信。是呀,我也是到昨天晚上才知道他是殺人兇手,我以前從來都沒懷疑過他。」
陸加說:
「我知道,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也曾經覺得自己比那個可憐的老太太優越。後來你們又說了些什麼?」
「對,警察以為提供車號的女人弄錯了,其實是他們自己弄錯!」
布莉姬說:
「多年之前,多年之前……」
「對,我的確很驚訝,因為戈登連一隻蒼蠅都不願意傷害。」
「戈登真的那麼做?」
「那麼他一定是兇手囉。」
「有一兩次平克頓小姐跟我說過一些奇怪的話,好像要警告我什麼,當時我一點都不懂,現在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布莉https://www.hetubook.com.com姬爭辯道:
「我真不知道他怎麼做得到。」
他敘述了那件可怕的暴行。
「實在很難形容我當時的感覺,反正他說這番話時,是一副鎮定又得意的模樣,而且……怎麼說呢?好像對殺人已經習以為常了!他坐在那裏得意地獨自微笑。真是不可思議,太可怕了,布莉姬!」
「後來她說:『我看得出來,你覺得很意外,當初我也一樣,實在不敢相信,還以為一定是自己在胡思亂想。』」
「對。」
「親愛的,我求你——」
布莉姬點點頭,沉思了一兩分鐘,然後突然問:
「她一開始就提到謀殺這個字眼?」
「可是要破案卻沒有那麼簡單。」陸加說。
「對,你看,他很早之前就不正常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說下去。」
陸加說:
「殺人不難?的確太容易了她說的一點都沒錯!難怪你的印象那麼深刻,陸加.要是我,我也忘不了,終身難忘!像戈登.費菲德那種人……噢,當然太容易了!」
布莉姬若有所思地說:
「我覺得溫弗利小姐就起了疑心,她曾提到他去研究室參觀的事,說的時候漫不經心,可是我相信她是希望我就此展開調查。」
「說下去。」
「只是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所以才特別叫人膽戰心驚。霍頓太太罵過他,湯米.皮爾思模仿他的動作,逗得園丁們捧腹大笑,哈里.卡特也罵過他,艾蜜.吉布司對他很沒禮貌,亨伯比膽敢公開反對他,里維斯當著我和溫m.hetubook.com.com弗利的面威脅他。」
「我說殺掉好幾個人而未被發覺,實在很不容易,她說:『不對,不對,好孩子,這你就錯了。殺人不難,只要沒有人懷疑你。你知道,我要說的那個人,是個誰都不會起疑的人!』」
「是戈登?」陸加點點頭,她又說:「戈登?戈登是殺人兇手?戈登就是那個殺人兇手?我這一輩子從來沒有聽過這麼荒謬的事!」
布莉姬凝視著他,問道:
布莉姬緩緩地說:
「真了不起,」布莉姬說,「說下去。」
「一切都很吻合,」陸加說,「事情往往就是這樣:就像你,人人剛開始都說不可能,可是只要相信有可能,就會發覺所有的事情都很吻合,他送葡萄給霍頓太太——而她卻以為護士要毒死她!後來他去參觀魏勒曼.克賴茨研究室,想必他設法弄到一些培養菌,讓亨伯比感染病毒。」
「沒有用,陸加,我實在無法相信!你怎麼會有這麼可笑的念頭?對了,兩天前你還非常篤定地說兇手是愛渥西呢。」
陸加邊回憶邊說:
「我知道,我知道,你或許在想,我明天說不定會懷疑托馬斯,後天又認為是霍頓。我還沒有那麼神經質。我承認,你剛聽到這個消息必定會嚇一跳,可是你只要仔細分析一下,就會發現一切都很吻合。怪不得平克頓小姐不敢告訴村子裏的警察,因為她知道他們一定會笑她!只有向蘇格蘭警場報告才有希望破案。」
「太可怕了!實在太可怕了!」
「後來呢?」
陸加一時無話,布莉姬打了個寒顫說:
和_圖_書「我知道,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間接證據。在倫敦壓死平克頓小姐的車子是勞斯萊斯,車牌號碼就是費菲德勳爵的車號。」
「也許一切都是因此而引起的,我不知道。可是你想想看,布莉姬,你只要稍微想一下。記不記得你曾經跟他開玩笑時說過的一句話,好像是『大逆不道』什麼的,你難道不知道他把自己看得比誰都了不起嗎?這也跟宗教信仰有關,親愛的小姑娘,他已經完全瘋了。」
「他喜歡裝腔作勢、自鳴得意,其實完全是他的自卑感在搞鬼,真可憐!」
「我不知道,也許他真的沒傷害過蒼蠅,但是他的確殺死過一隻金絲雀,而且我相信他還殺過很多人。」
「說下去。」
「我還是不敢相信。你有什麼證據,陸加?」
「我想想看,哦,對了,她提到艾伯克龍比的案子——就是威爾斯的那個下毒者。她說她本來不相信他看著下一個被害者時,眼睛裏會浮現一種特別的眼神,但是現在卻相信了,因為她也親眼見過。」
陸加皺眉想了一會兒,然後說:
布莉姬終於動搖了,臉色變得非常蒼白。
「我問她是否確定她沒有胡思亂想,她非常平靜地說:『哦,不是,第一次或許是,可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就絕對錯不了。從那以後,我就百分之百確定了。』」
「我知道,可是你難道不知道戈登。費菲德自視甚高嗎?」
「你別阻止我,我不能只顧自己安全而袖手旁觀。這事我也有份,陸加,做起來也許有危險。沒錯,我承認是有危險,可是我一定要盡自己的責任。和-圖-書
「布莉姬……」
陸加凝視著她問:
「是她甩掉他的。這個故事也真可怕,我來告訴你。」
陸加稍微讓步地說:
「有他自己的話為證,他前天晚上還清清楚楚地告訴我,任何與他唱反調的人都得死。」
「你覺得很意外?」
布莉姬說:
「我知道,」布莉姬說,「碰到費菲德勳爵這麼有錢有勢的人,別人都會相信他的話。」
陸加嚴肅地說:
「我也不知道,可是事實擺在眼前,不由得你不信。」
「對,平克頓小姐的困難可想而知了。」
「是真的,現在你該相信了吧?」
布莉姬深深歎了口氣說:
「對,如你所說,一切都很吻合。當然他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我是說,別人竟然根本沒有懷疑到他頭上!」
「也許他殺的人遠比我們所知道的多,只是因為最近他連續殺了好幾個人,所以才引起別人的注意。可能是成功的次數太多,所以他才變得肆無忌憚。」
「布莉姬,我不許你——」
布莉姬一動不動地在陸加身邊坐了一會兒,最後才問道:
布莉姬雙手捂住眼睛,喃喃地說:
「怎麼啦?布莉姬,你在想什麼?」
「這麼說,她早就知道了?」
「她還是用那種動聽的聲音娓娓道來:『當時我看到這個報導時不相信有這種事,現在才知道這是真的。』我問她什麼是真的,她說:『那個人看著別人的眼神』。噢,我的天,布莉姬,她說話的神態使我感到非常驚異,她的聲音那麼平靜,但臉上的表情……就像真的看到一件很可怕的東西,無法說出來似的!」
那些話令陸m•hetubook•com.com加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一直沒有忘記,於是他又一字不漏地重覆了一遍。
「後來他又說出好幾個死者的名字,說那些人在太歲頭上動土,所以才會死。聽著,布莉姬,他提到的那些人包括霍頓太太、艾蜜.吉布司、湯米.皮爾思、哈里.卡特、亨伯比,還有他的司機里維斯。」
布莉姬點點頭:
「接著她就……說出受害者的名字:艾蜜.吉布司、卡特、湯米.皮爾思,她說湯米是個惹人討厭的男孩,卡特嗜酒如命。又說:『可是現在,就在昨天,輪到了亨伯比醫生。他是個大好人,真的是個好人。』她說如果她直接告訴亨伯比,他一定不會相信,一定會一笑置之!」
「那天平克頓小姐在火車上到底說了什麼?開頭是怎麼說的?」
「你知道,她一心希望兇手不是他,可是事實卻使她越來越確定。她想要暗示我,可是又不忍心做出對他極為不利的事。女人是種奇怪的動物。我想從某一方面來說,她仍然關心著他。」
「噢,老天,我想也只好相信了,他為什麼要殺那些人呢?」
「我知道這對我們兩個人都很危險,可是陸加,我們兩人都有份,讓我們同心協力來把這個案子查個水落石出!」
「說下去,陸加,把一切都告訴我。」
「他真的提到這些人?」
「對,這就可以說明好幾件事。戈登也告訴過我,他們曾經訂過婚。」
「親愛的陸加,我實在無法相信。」
陸加說:
「是嗎?我想我也許幫得上忙。」
「她究竟是怎麼說的?」
「我管定了,陸加!我要接受溫弗利小姐的邀請留下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