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她在心中詛咒魏香吟,無奈的嘆了口氣,不放棄的再接再厲,展現百分之兩百的https://m.hetubook.com.com誠意,「那就算我說最後一次,你就包www.hetubook.com.com涵點,而且,我叫古柔柔,從此時此刻,與魏香吟完全沒hetubook.com.com關係了,一個全新的古柔柔,好嗎?」
「這不是你所謂的
本以為誠意百分百了,沒想到,他似www.hetubook.com.com笑非笑的定視著她,「這些詞你這幾年來應該說爛了。」
,算是過去的我,而過去的我,做錯很多很多的事和-圖-書,但從現在開始,我會改變的,請你拭目以待,也請娃娃親忘了過去那個我所做過的事!」這一席拗口的話,她說來差點沒有舌頭打結。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