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

「到底有沒有?」
看著這張因為開心而笑容滿面的麗顏,他竟然猶豫了。
「拜託,真的,你一定會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人,那是古柔柔,也才是我。」
她凶巴巴的哭喊起來,他還真的嚇了一大跳,不過隨即嘲諷回去。
她很沮喪,眼眶泛紅,「好,我懂了,不過我會做給你看,讓你到最後都不得https://m.hetubook.com.com不相信我。」
?」
抿抿唇,他黑眸沉澱著思索,看著雙手合十,雙眼閃動著期待的她,「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她咬白了下唇,「是,對不起。」咽下梗在喉間的硬塊,她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在迴廊上還跟項季豪相遇。
「什麼?」和_圖_書項季豪沒想到她會問這個。
她一愣,隨即興奮的直點頭,「你看到我寫的字了,對,就是這樣,不管你們對魏香吟有什麼不滿,或是她做了什麼差勁無比的事,也不必再告訴我,因為我一點也不想知道。」
見她繃著一張小臉卻掛著兩行淚,他受不了的睨了她一眼,「又在耍什麼花樣?」
「知錯和-圖-書能改,善莫大焉,我給過你太多機會,但你一次一次的讓我失望。」他很難理解此時他的心平氣和。「所以,我很難相信你。」
古柔柔抓了串飛鏢,冷峻著一張俏臉,沒再看項季豪一眼就走,憑著記憶左轉右彎,只是迴廊百轉、亭臺樓閣處處,再次迷路的她抓了個丫環領著她回房間,對著牆上那張仕女hetubook.com.com圖射飛鏢,她用力的擲射,臉上的淚水不曾停過。
她咬咬牙,真的夠了!魏香吟,你為什麼要跟我長得一模樣呢?難道是什麼鬼前世嗎?還是你是我的祖先,所以我才活該倒楣的要來承受這一切?
「有飛鏢嗎?」
淡然的口吻,他根本不相信她!她忍住盈眶淚水下了床。
「我沒有。」
「我拭目以待。」
「幹麼?https://m.hetubook.com.com想自我了結?」
「別來我的床上睡了。」
「那再好不過了,我成全你。」他才不信她有那個勇氣,每次喊上吊、跳河,哪一次真死掉?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他心裡嘀嘀咕咕的帶著她穿過一間小方廳,一道白色花窗長廊,一彎曲橋,來到了兩旁大樹濃密的一座大庭院,一旁放了刀、劍、矛等練武兵器。
「對!」她雙手握拳的怒吼。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