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是啊,半個月夠折騰人了。」他頓了一下又笑道︰「我剛剛叫呂益他們送點『禮物』去給你,應該很快就到了。」
他拉著她立即躲進被子裡。「快脫!」
韓江雪尷尬的跟他行個禮。「對不起,那——那我也走了。」
「收下就好,對了,你的小情婦最近如何?」
史琳達把她拉到一旁嘰嘰咕咕。
「別想這麼簡單就唬弄過去。」他也沒那麼好商量。
「還是我先走好了,你們繼續嘛。」史琳達笑咪|咪的還搶著要先走。
平心而論,顏煦提出的可以說是裡面最保守、也讓他們玩不下去的招數,因為兩人都脫|光了,但是——
他稍微支撐起身子,望著身下那張酡紅如初綻玫瑰的麗顏,還有那粉|嫩的誘人渾圓——
「咳——咳,是啊,她年紀小,是比較纏人。」
「別急、別慌,我沒有苛責你的意思。」
什——什麼用一顆雞蛋從褲腳一路往上移動到褲襠後,再往下挪到另一腳的褲管出來,但雞蛋不能破。
此時,她瞪著電腦螢幕,心情是沮喪的。還想賺大錢?她連自己都養不活,只能當寄生蟲。
這是韓江雪的初吻,她不知該如何反應,但這樣溫柔挑逗又慢條斯理的吻,令她無法抗拒,情不自禁的闔上雙眸,感受那令她癱軟無力的吻——
他下腹緊繃,很快的退開身來,先拉了被子輕輕的蓋在那僅有一件底褲的美麗胴體後,再將他扔在床下的西裝套上,掩飾那令他困窘的下腹後,再拾起地上的禮服跟Bra,放住她身邊。「江雪?」
新娘的胸脯抹上約200公克的鮮奶油,新郎必須用舌頭將其舔到秤盤上,但重量必須維持在198公克上下,才算過關。
他微微一笑,「新床新人睡,隔壁房留給我們,免得待會兒擦槍走火,新人們還得等更久才能上床!」
她凝睇著這張溫柔俊顏。「謝謝你,如果你沒有出現——」
顏煦緊抱著她往床上躺去,兩人緊貼的胸口是零距離,因而那飽滿的渾圓也露不了半點春光。
她粉臉瞬間漲紅。
兩人將話帶到,就行禮離開,而杜秘書還杵在一旁瞪著「小嫂子」。
「要,不過,你送江雪就好了,我得把車子開走。」史琳達指指她停在前方路口的車子。
「騙人,你也喜歡他!」
「感覺好像逃獄成功喔!」史琳達撫著胸口,她的心臟總算慢慢恢復正常跳動。
察覺到她的動作,他才發現自己盯著她看,他尷尬的先行下樓,兩個小女生連忙跟上,在走出那幾個幫派份子固守的大門後,她們都不約而同的大喘一聲。
韓江雪不解的擰眉,直到感到胸口涼涼的——
「要先摔進垃圾堆——」
「蓋棉被限時脫|光衣服,當然,還得防禦棉被不被拉走。」陳明暉好心的替她解惑。
但在見到她羞澀的又瞧他一眼後,他不得不開口,「再見。」
她猶豫不決。
「哪種人?他是男人!還是好男人!」
「什麼遊戲?」她忍不住小小聲的問他。
二人看著他開一輛賓士車離開後,史琳達仍對好友很不滿,「扔掉這種好男人太愚蠢了。」
「等——等我?」
顏煦俊臉微微一紅,他立即說和*圖*書話,「你穿上衣服,我在門外等你。」
他可沒有她那麼樂觀,她太天真了,就怕陳明暉玩上了癮,不會這麼簡單的就讓他們過關。
但今天可能不是她的黃道吉日,走進一家規模不小的投顧公司,才拿出履歷表放在櫃台上,在職稱欄裡填上「助理」,正抬頭時,一個熟悉的高大身影突地從電梯裡走出來。
八顆日本無籽小葡萄塞在新娘子的Bra裡,新郎只能用嘴巴一顆顆的咬出,但不能破皮,咬錯顆也無所謂——
「我想你一定沒去過顏煦的飯店,畢竟你是在我結婚那天才曝光的,不是?」他壞壞的反問她。
「是。」捧著一顆破碎的心,杜秘書先行走出去。她今晚要去大醉一場。
「除非,你跟你的朋友想被打一頓。」事實上,他已經不確定自己這渾水是對是錯?
她一愣,「呃——他——他在這裡嗎?」她的一顆心臟這會兒跳動得更快了。
這一次,顏煦停頓了約五秒才回答,「她很好。」
顏煦再次見到那粉|嫩動人的渾圓,俊臉慌忙移開,快步的開門離去。
「我們——」
她驚慌的看著陳明暉,再看著這兩個大塊頭,頭一低,也只能硬著頭皮的跟著他們走了。
「那晚上我可得叫我老婆表現得熱情點,免得被比下去了。」
「呂益、孟杰,你們幫我送小嫂子到顏煦的飯店去,順便幫我帶句話,晚上我要到他家吃個飯,」他好笑的黑眸來到韓江雪身上,「我想嘗嘗小嫂子的廚藝,沒問題吧?」
「今天的主角不是我們,我想就玩上回李烈結婚時,最後的一個遊戲。」
兩人心有默契,異口同聲,又同時閉口。
「這麼客氣做什麼?」
「請他們進來。」
台北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她仍然擔心會遇上姊姊——
還有,限定一分鐘,新郎得從新娘子的全身上下找出他們偷藏的一元硬幣,但是動口不動手,另外還有,六個一元硬幣丟在新郎的褲襠裡,新娘子得用手去把硬幣給掏出來。
「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你老是以公司為家,還加班加到天昏地暗,是不是一回家,你那小情婦就纏著你不放?」
一雙含羞的星眸被那雙充滿笑意的黑眸溫柔的凝睇著,兩人的視線就這麼膠著著,久久,久久——
他刻意營造的情欲氛圍,終於讓那些看好戲的好友們個個露出尷尬又好笑的神情,眼神流轉,識相的靜靜走出這間房間,再次轉換戰場,就連還呆站著的史琳達也再次被拖走了。
兩人走出房間後,倚靠在牆面的顏煦站直了身,深深的看韓江雪一眼,她羞得低頭,不知怎麼面對他。
這話一點就明,就連單純的韓江雪都聽得出他的意思,更甭提那些爆笑出聲的男女們。
「小嫂子,你怎麼會到我這裡來?」陳明暉幾個快步就追上想拔腿就跑的韓江雪。
他凝睇著她。「你先說。」
「這已經不是我的問題而已。」他一臉歉然的將陳明暉更早前的通話內容轉述給她聽。
她嘆息一聲,從椅子上起身,拿了張紙寫著「琳達,我出去找工作」。再在這裡住下去也不是辦法,時間一久,就怕琳達的m.hetubook.com.com爸媽也會發現的。
好在,琳達的父母並不知情,她住的地方是琳達她家出租給外人住的大廈套房之一,鑰匙也是琳達偷打一支給她的,偶爾下課後,琳達會溜到這兒來看她。
顏煦也很難形容此時的感覺,那個吻竟然是她的初吻?!也就是從來沒有一個男人擁有過她,這真的太令人驚訝,但也太令他開心,他真的很開心。
韓江雪又羞又糗。唉,怎麼每次都讓他撞見這種難堪的事兒?
顏煦這下子可明白幾分鐘前好友所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這下子可麻煩了,他抿緊了唇,喊了杜秘書一聲,「請你先出去。」
「呼,我們趕快閃——」幾次闖進這間房間不成的史琳達,終於在隔壁鬧翻天的情況下,以狗爬式的方式溜進來了,卻沒想到她會打斷如此美麗的四目凝眸。
看著那雙熟悉的溫柔黑眸,韓江雪的心又是失去規律的怦然亂跳,再看著辦公桌上放著燙金名牌上寫著「人事經理顏煦」幾個字,她不由自主的再將目光移回他身上。原來他是一家這麼大間飯店的人事經理。
呂益跟孟杰兩人互視一眼,眸中浮現笑意。杜秘書他們也很熟的,她是個大嘴巴,想來過不了多久,顏煦這個人事經理已經死會的消息肯定會傳遍春日各連鎖飯店的人耳中了。
「不快有啥樂趣?!不過,好兄弟特別優待,丟一件衣服出來,多五秒鐘,夠意思了吧。」陳明暉惡劣的朝他挑挑眉,就開始計時了。
她吞咽著口水,看著他邪笑的睨著自己,而身後還跟著那兩名他新婚夜當天想喂她吃拳頭的理平頭男子,她背脊發涼,一顆心緊張的怦怦狂跳。
他笑笑的指指笑鬧聲愈來愈大的隔壁房間。
她一雙充滿驚悸的水漾美眸仍忍不住的凝睇著這一室內唯一一雙可以讓她安心的深邃黑眸。她還是好怕啊,可不可以不要?
他溫柔的輕攫、磨蹭,慢慢的攻佔她唇中的甜蜜。
他其實是很想她的,雖然自己也覺得有些荒謬,但這樣的感覺卻是很真實且強烈的,此時的她,就站在面前,美麗純真一如他記憶中的樣子——
「不用,我們麻煩你太多了,我坐她的車就行了。」韓江雪瞪好友一眼。她暫住她家耶,還要顏煦送不是很奇怪嗎?
顏煦看著兩個小女生擠眉弄眼,韓江雪一下子含羞帶怯、一下子又氣呼呼的瞪人,表情生動可愛的讓他移不開目光。
「杜秘書!」顏煦擰眉看著她。
她也回送她一個眼神。給人添的麻煩還不夠?!
「最近好嗎?」
「對了,你是怎麼認識他的——」
她吐了一口長氣。沒事了。
史琳達也將顏煦的眼神看在眼裡,她真是又羨幕又妒嫉,等她們脫離險境後,她一定要好好拷問韓江雪,什麼時候認識這種超優質的好男人!
這張紙上洋洋洋灑灑的寫了鬧洞房招數近百招,有不少是報老鼠仔冤的前新人們絞盡腦汁想出的新整人招數,但看在仍未轉大人的韓江雪眼裡,可是臉紅心跳到不行。
她驚慌的忙搖頭。「沒有。」天堂有路她不走,怎麼會轉到這兒來。
韓江雪看著他交到她手上的櫻桃梗www.hetubook.com.com,再傻愣愣的看著顏煦,搖搖頭。
韓江雪發現找工作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沒來由的,她知道他不會傷害她的,在第一次見面時,他就有機會了,不是?!
她緩緩的睜開美眸,似乎有些困惑的眨眨眼,接著,粉臉漲紅,急急的揪住了被子。「他們——」
「他不是那種人。」
「呃——」她看到他馬上背過去脫掉身上的西裝扔了出去,但她躺著實在很難脫,她還有拉鏈呢,「你——你得先幫我拉拉鏈。」
「脫好一件先扔出去,我們就能多五秒鐘。」
她點點頭,雖然黑漆漆的,但實在不敢面對他,只好背對著他將身上這套白色及膝禮服連同Bra一起褪下,才硬著頭皮要將它們從被子裡塞出去時,冷不防地,她眼前的被子突被四隻大手給拉了起來,她直覺的轉身將赤|裸裸的身子貼靠在顏煦的胸口,他也捨棄了被子,雙手將她擁抱。
她緊張的抬頭看他,卻見那雙溫柔的眸子沉澱著一抹令人心安的平靜。
度蜜月還送禮物給他?他笑笑的搖頭,聽到辦公室門打開時,他抬頭一看,表情瞬間愣住。「你!」
而在聽到相鄰的房間傳來吆喝的鼓噪聲後,顏煦這才鬆了口氣。
一記飛枕正中史琳達的笑臉,她揉著被打到的右臉頰,看著好友又氣又羞的穿上衣服,她則自動自發的上前為她拉上拉鏈。
陳明暉一見三人步出大樓,往對面那棟五星級飯店走去時,他走到櫃台,拿起剛剛韓江雪遺留的履歷表,看了看,微微一笑,隨即撥了手機給顏煦。
「琳達——」韓江雪羞得想起身揍好友一拳,卻忘了自己是半裸的。
漆黑的被子裡,她隱約感到他轉過身來,幫她拉掉拉鏈,在摸索到Bra的扣子時,他也沒有遲疑,但仍費了好幾秒才將扣環打開。
「顏經理,你有訪客,是呂先生跟孟——」
顏煦也覺得頭疼,雖然他已經開始懷疑他那個好友是故意找碴,也就是他根本就不信他真養了一個小情婦!
他好厲害,也——好帥,怎麼每見他一次,就覺得他愈來愈好看?
「你確定是麻煩嗎?搞不好他也愛呀。」
她呆呆的看著他。沒問題?不,問題可大了,但她的聲帶癱瘓,說不出一個字來。
「沒異議?就這麼說定了。」他回頭向兩名手下點個頭,兩人立即明白的走上前。
「沒、沒關係,上次你為了救我沒有扯破琳達的謊言,我很感激你,所以,我們就演一下,反正他吃完飯就回去,我們也沒事了,不是?」
「江雪,我看你乾脆跟了他吧,除了第三點,你全被看光光了——噢呼!」
「沒關係的——」韓江雪忙搖手,但一說完,又擔心他以為自己是個隨便的女孩,急急的又道︰「那是我的初吻喔,我可沒有隨便——天啊!」她說這個不是更奇怪嗎?!
「什麼?」看著這張俊顏,她的腦子運轉得有些遲緩。
韓江雪也嚇得猛搖頭,30秒哪夠?
「當然沒有,這是我的公司。」
「想溜了?」有人忙拉住他的手臂。
他將她手上的紙張還給好友,看著她笑道︰「洞房花燭夜,一刻值千金,我們別擔誤新hetubook.com•com人的時間。」他緊握著她發汗顫抖的小手,就往隔壁房間走去。
一下子,一群人全擠到隔壁房去,在眾人饒富興味的含笑眸光包圍下,這一對俊男美女乖乖的脫下鞋子躺到床上去。
「那就沒有其他選擇!」說得頗多無奈。
「別怕,你委屈一下,我有辦法讓我們脫身——」
經他提醒,她這才想起來,她咋舌,「你不是真的要我——」
「咳,是啊,真的很熱情。」
「還是你對其他項目比較有興趣?」陳明暉乾脆將好友們寫的一大張鬧洞房遊戲清單遞給她看。
「是。」不然呢?她能回答不是嗎?但他一直以這種戲謔的眼神盯著她到底想做啥呢?韓江雪害怕的猛往喉嚨裡吞口水。
望著那雙溫柔的黑眸,沒來由的,她突地感到安心不少,感激的朝他點點頭。
顏煦走到她面前。「看來我們的交集還得繼續下去。」
天!她臉色刷地一白,顧不得那張履歷表,轉身就想跑。
他搖搖頭。「不,我很抱歉,剛剛吻了你——」
她可以了解他的無奈,沒事惹來一身腥,而她身為當事者又能說什麼?
尤其現在滿街的大學生趴趴走,她一個高中肄業女生要找事做更難,光看網路人力銀行上各行各業征人的學歷要求後,她幾乎只能趴在桌上嘆氣而已。
「時間拖愈久,他們愈High,我們愈難走人。」
他微笑搖頭。「明暉,你知道我的個性保守,一個情婦都保護到現在才曝光,我可沒那麼大方當場表演舌吻。」
「對了,老大說晚上要去顏先生家吃飯,小嫂子也答應要掌廚,所以,老大說晚上見了。」
天啊!她呻|吟一聲,急急的拉起被子。
顏煦濃眉一皺。「太快了。」
「嘟!嘟!」他桌上電話的內線燈突地亮起,他按了通話鈕,「什麼事?」
「怎麼?你的舌頭被貓咬去了?」
「很好,你度蜜月回來了?」顏煦的聲音滿是笑意。
他沒有看那些笑翻了的好友們,還有看呆的史琳達,他一雙黑眸緊緊的鎖住眼眶泛起淚光的韓江雪,他將臉埋入她柔順、散發著花香的黑發中,溫熱的氣息在她的耳邊吹拂著。
「你剛剛也聽見了。」
兩人莫可奈何的坐到床上,顏煦凝睇著她十指交纏、身子微微顫抖,他搖搖頭,好人做到底,伸手覆住她的手,她詫異的抬頭看他。
她停下腳步,回過身看著一臉困擾的他,擔心他誤解自己故意出現在這兒是別有用心,她急忙解釋,「我不是故意來煩你的,真的,我只是想找工作,可我沒想到會走到那個老大那裡,而他那裡竟然又離你這裡近——」
直到——
原來——她居然有點失望,怎麼會這樣呢?!
她忙低頭,將文件放到桌上後,再以妒意滿溢的眼眸看著身旁這個美得過火的少女。公司最有價值的黃金單身漢竟然被她搶走了?
她拿起背包,將幾張寫好的履歷表放進去後,即步出這棟大樓,但不忘將鴨舌帽及太陽眼鏡戴上。
顏煦當然明白那雙眸子所發出的求救訊號,但他知道不滿足這些人,他們今晚是走不了了。
「等等。」
在超商買了一份報紙後,她隨意圈了幾則征人啟事,打算碰碰和圖書運氣。
「啥——啥?!」她震驚得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陳明暉由受難者升任為行刑者,多少逃過一些整人酷刑,他眉開眼笑的看著這外貌相當登對的俊男美女,再低頭看看手表,「限時30秒,兩人身上的衣物要清光光。」
韓江雪只是笑了笑。她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個男人吧,雖然顏煦真的很好,不過,首要之務,她得想法子賺錢,只是狗仔這行業,一次經歷就夠了,她還是另謀他職吧。
陳明暉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黑道的人也要吃飯,開公司做生意很正常。」
「別擔心,一切都會沒事的。」
「什——」顏煦莫名其妙的看著突然被掛斷的手機。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韓江雪也有一種歷劫歸來的感覺,不過,還有更多難以形容的複雜思緒,尤其是對那雙溫柔黑眸的主人,兩人應該還算半個陌生人,卻已經有了不輸男女朋友的親密接觸。
「我們不會真的要那個吧——」她一臉憂心的看向鋪著繡著龍鳳絲綢床罩的大床,再移到顏煦的臉上,他的神情也有些凝重。
韓江雪雖然單純,但不笨,她知道這是一個騎虎難下的問題,而他是因為她才不得不撒謊,她不能怪他。
她遲疑一下,還是接過手,但仔細一看內容,那雙璀璨明眸倏地瞪大。
「是!」
韓江雪緩緩的搖搖頭。誰願意被打?
「黑道的人也開公司?!」想也沒想的,她脫口而出,但一出口,她就恨死自己了。
「小嫂子,這邊請。」
「顏先生,我們是奉老大的命令護送小嫂子來這兒的。」
「你來這兒找顏煦?」他賊賊笑問。
雖然心中有些火氣,但他知道他愈冒火,這場遊戲就更不會結束了。
他先瞥了一臉曖昧的史琳達一眼,才再次看向她。「我帶你們出去,應該沒有人會為難你們。」
「需要我送你們一程嗎?」他指指他的車子。
「小嫂子?!」剛送文件進來的杜秘書剛好聽到這句話,幾乎尖叫出聲。
「我們——」
他莞爾一笑,幾乎可以想像好友那嗆到的困窘神情。「是整晚都抱著你不放、想親就親嗎?小美眉應該都是這麼熱情的。」
「江雪!」她給她使個眼色。有沒有搞錯啊,這種優質男人提著燈籠也找不到,她還不把握機會?!
她傻了,這——這不就是說,她得在晚餐時,不時的抱抱他、親親他?!
她臉頰爆紅,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眨眨淚汪汪的星眸,雙眸倏地瞪大,看著他的唇竟然吻上她的。
就在此時,棉被突地被扯了開來,她尖叫一聲,顏煦急忙為她搶回被子,但他這邊的被子也被拉起,他只好兩手用力一抓,再將先前多次看到新郎們為了護航新娘春光外洩的方法拷貝來用,他整個人跪坐,以手、腳又抓又壓的拉住被子,形成一個小空間,讓韓江雪得以以跪姿坐起身,好脫掉身上的衣服。
兩人獨處,四眸膠著,連空氣似乎都呈凝結狀態,充塞著緊繃的氛圍。
一會兒,一群人又全溜進來了,陳明暉給的第一件任務就是「櫻桃梗打結」。
「我不想再麻煩他了!」
顏煦也沒做過這種事,但他倒是看過好幾場的表演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