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只是,更大的一個問題是,韓江雪人呢?
這個答案,他並不意外,只是——
不會是弄得一團糟後,害怕的閃人了?!
韓江雪的確給他有一種很不一樣的感覺。
他嘆息一聲,回到屋裡,一上到二樓的主臥,發現韓江雪已經醒了,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昨晚睡的沙發床。
好了!看看這間粉刷著粉色系的房間,還有眼前這麼多的袋子,她彎下身。內衣在哪一袋呢?
韓江雪在驚覺自己竟然抱著他後,嚇得鬆開了手,粉臉上的酡紅層層疊疊的更深了。
「你弄的?」她好奇的問。
「短期內不想,我想安靜的整理思緒。」
「他來了,是嗎?好啦,我說你們一定超有緣分的,你今晚可要好好把握,好好給他親親、抱抱,這種優質男人——」
「打給朋友?」
韓江雪困窘又心喜的切了一口來吃,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吃起來竟真的有股甜味。
這裡在演災難片嗎?!
天啊!他深吸口氣,奔騰的欲火在血液中亂竄。他還是去洗把臉,不,再洗個澡吧。
陳明暉挑眉看著小臉兒陡地染上兩抹霞紅的韓江雪。
她急急的掛斷電話。琳達太興奮了,聲音好像都從話筒裡廣播出來,而顏煦就站在她身邊呢。
「沒錯,所以,她是不是連工作都不該去找?好,就算她想拋頭露面也該是去當貴婦喝下午茶、做Spa,對吧?」他邊問邊看著頭愈垂愈低的韓江雪。
她好奇的拿到身上比對,好巧不巧的,顏煦竟然在此時又開門走進來,一眼就瞧見她將那套性感噴火的內在美放在身上比對,兩人當下全愣住了。
「我不會做這種事的——」這不是他做事的風格,好像在強人所難。
她昨晚怎麼在他的房裡睡著了?害他睡沙發,顏煦為什麼不叫醒她呢?
他擰眉,坐到韓江雪身邊,想了一下,輕輕的拉開她的手,在看到她淚汪汪的淚眼時,他的怒火已不見蹤影。他剛剛的語氣太嚴厲了嗎?
「噓,小聲點啦。」
顏煦送兩人到門口,陳明暉示意妻子先到車上後,再看著好友笑道︰「我看你就好人做到底,她的閒事就管到底。」
「那二樓的客房就是你的房間,我會打一把大門鑰匙給你。」
陳明暉突地正經八百的看著顏煦。「幫裡的人都知道我們是好哥兒們,即使後來你父親找到你,認了你,你也沒有嫌棄我這個育幼院的好友——」
「小嫂子,看在我兄弟這麼挺你的份上,我也吃了,但麻煩下回拜師學藝一下吧。」陳明暉眸子出現笑意,竟然也很有義氣的吃起來,雖然表情好痛苦。
「你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她眼睛突地一亮。那他有沒有可能收留她呢?住琳達那裡實在也挺不保險的——
他點頭。
顏煦靜靜的凝睇這張在淚水洗淨後更顯得楚楚動人的絕色容顏。
其實,就是這出親熱戲讓韓江雪一整個下午都心神不寧,才弄成一桌黑炭大餐的。
顏煦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他從不是個衝動的人,但每件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是那麼的美,要他從中選一件,他也不會選,全買回來不是最簡單的方法?
他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雖然是無奈之下被迫收留她,但他的心情卻一點www.hetubook.com•com都不會感到不愉快。
韓江雪的眸中浮現困擾的眸光。那她要怎麼辦呢?
好惡!
他那顆「炸彈」扔下了,其他時間就交給他的兄弟了。
韓江雪臉紅紅的坐在金碧輝煌的客廳裡,一手掩著話筒小小聲的說著電話。
「我、我想——」她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心臟狂跳得像要撞出胸口了,那怦怦聲像擊鼓似的,她好擔心他會聽到。
她一袋一袋的找著,看著每一袋衣服,試穿衣服時的情景更是一幕幕閃過腦海,尤其是顏煦那雙驚喜又讚歎的溫柔黑眸——
「好,算了,我們就來談點嚴肅的事。」
「你必須做,我再說白一點,她在你的視線範圍內,我的面子你還顧得到,但她要在外面趴趴走,又找了一個小妹、清潔工的工作怎麼辦?」陳明暉故意拉長尾音,再次拍拍他的肩膀後,上車離開。
「他們走了,你去梳洗一下,我去準備早餐。」
「喜歡上他是正常的,笨江雪,要是有男人捲起袖子幫我整理房間,我馬上就嫁了!」
「你穿西裝,我來就好。」她忙搖頭,而且一看就是名牌貨。
一股情欲之火在他胸臆間燃燒,他急忙轉身出去,再次將門帶上。
見她欲言又止,他這才突地想到她根本沒有換洗的衣物。
「應該吧。」他不是很清楚女人該做什麼。
她臉紅心跳,慌亂的抬頭看著神情尷尬的顏煦。難道要她依樣畫葫蘆嗎?她急急搖頭。她可不行!
「拜託,緣分到了,不把握就是笨蛋,何況他那麼帥,又是飯店的人事經理,天啊,江雪,你走什麼狗屎運,怎麼我就碰不到這麼好的男人?」
韓江雪看傻了眼。天、天啊,兩個人的舌頭就那麼——
他對女人的確沒什麼經驗,甚至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所以有不少女人說他木納、不解風情,他對工作的熱忱絕對高於女人,只是——
她點點頭,看著他放開自己,離開房間,她這才走進浴室,看到上面放了新牙杯、牙刷跟毛巾。
「如果不知道如何開口很簡單,你就跟她說,我三不五時就會來串門子,她最好乖乖待在你這裡。」
難不成是有人厚此薄彼?
「沒關係。」他笑笑的脫掉西裝,捲起袖子,幫忙收拾這一團亂。
似乎也沒有說不的權利,她點了點頭。可是她不明白,他的表情為什麼那麼生氣?這還是第一次,她在這張英俊的臉孔看到火花呢。
因為他得上班,所以他先載她回家,還給她一筆錢到對面不遠處的超級市場買菜,家裡的鑰匙也交給她,但因放心不下她,他還提前在三點就下班,沒想到回來看到的是這光景。
「不必那麼拘束,一起坐啊。」他調侃的目光定在兩人中間那足以坐上兩個大人的空間,意謂著——他們會不會離太遠了?
顏煦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家別墅的廚房,到處都湯湯水水、菜葉蛤殼殘尸漂浮在流理台中,杯盤扔了四處,而一些調味料也是弄得到處都是,最慘不忍睹的是擺放在右邊桌面的一盤盤像黑炭的玩意兒。
「你都這麼努力了,我怎能怪你?」
韓江雪喉頭泛酸,勉強的將剛撕入口中的吐司咽下肚後,搖搖頭。「我是蹺家的m.hetubook.com.com。」
韓江雪羞澀一笑。怎麼辦?她好像心動了。
「什麼?」
「你才十八歲,琳達。」
「留?」他一愣。那不真的要包養了?
「等等!」他突地上前攔住她,但她跑太急,一把撞進他懷裡,兩人目光相對,又急著別開臉,但都隱隱聽到對方略微緊張的微喘聲。
結果,一個半小時後,顏煦跟她也的確是兩手空空的回家,但兩人身後跟著三名店員,替他們將一袋又一袋的精品送到別墅二樓的房間裡。
「謝謝,謝謝!」韓江雪興高采烈的用力抱住他,但在驚覺自己又做了什麼動作時,嚇得倒退一步,低頭不敢看他。
「跟我來。」
她點點頭。
顏煦凝睇著那雙璀亮的眸子久久後,仿佛也有了決定。「好吧,那我有件事必須跟你說,當然你也可以拒絕。」
她笑了起來,想也沒想的就撲向前,用力的抱住他。「謝謝你!」
「就把她留在身邊吧,不然,像她那麼單純的女孩,很容易就被拐了。」
「不行,呃,我是說,那他下回再來呢?你找不到我時,又該如何是好?」
「那又怎樣?」她一點都不擔心他,他要是狼人,早就有機會吃掉她了。
今晚夜色美,晚餐的氣氛佳,但這擺放在桌上黑黑一團的鬼東西——
韓江雪一見房門關上,立即飛快的從他的身上彈開,既尷尬又擔心的問︰「我們現在怎麼辦?」
沒頭沒腦的,陳明暉突地擁著老婆站起身來。
「我這兒一向都是請鐘點佣人來做打掃工作,我想為了讓明暉來串門子時都能看到你,你願不願意做——」
天啊!一門之隔,韓江雪也拍著額頭,臉紅紅的看著那套性感內衣。好糗!
陳明暉跟老婆鄭玉麗的眼神正傳遞著這項訊息,偏偏兩位主人笑盈盈的招待,兩人也只好拿起刀叉,但咬一口就想吐出來,最好笑的就是連掌廚的韓江雪自己吃了一口,竟乾嘔一聲,他們同時瞪向她,她硬逼著自己吞下肚去。
「慘了,我還沒賺錢,就讓你花那麼多錢,怎麼還?」
「我想說的是,我畢竟是天海幫的老大,你的面子就是我的面子,我的也就是你的,所以,讓你的女人去做助理小妹的工作,是不是太丟你我的臉了?」
韓江雪被他那雙邪魅的黑眸看得坐立難安,忍不住的更抱緊顏煦,殊不知看在他人眼裡,她就像一隻抱著尤加利樹的無尾熊。
顏煦暗暗的做了個深呼吸,才看著她道︰「別煮了,這餐過後,明暉應該也不來我們這兒用餐了。」
「不用還。」
顏煦不明狀況,點頭贊同,「當然,這代表我養不起她。」
「小嫂子,聽說你習慣抱著顏煦,想親就親,今天怎麼那麼安分?」
但有人不滿意。「他們這樣算熱情嗎?老婆。」
顏煦錯愕的低頭看著韓江雪,卻見到她的頭已經快垂到膝蓋處。
「我願意!」她很聰明,一點就懂了。
他點頭後,提了另一個問題,「你找工作,家人不反對?」
「天啊,這是啥咪碗糕?!」
顏煦臉上的笑意更濃。她住進來後,日子勢必會變得更精采了。
她勾起嘴角一笑,再找下一個袋子,卻從裡面拿出一套粉色的法國刺繡內衣,這質料https://www•hetubook•com•com相當的輕薄,甚至可以說是透明的,還有這同樣質料的丁字褲——
「好舒服啊,我不想動了,今晚我們就睡這兒。」
「你、你別哭,我只是生氣你不該去——」
他忍著將她擁入懷中安慰的衝動,「抱歉,我也沒想到你可能不會煮,就把這兒扔給你。」
「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陳明暉笑了笑,看著美麗的妻子,她明白的從皮包裡拿出老公特別要她帶來的一張履歷表拿給顏煦看。
「好吧。」她微笑的看他走出去,還順手將房門給關上。
「沒關係,但你確定不想回到家人身邊?」
「我——」她該怎麼洗?她又沒有衣服可更換。
他說不下去了,她這個擁抱已將他的一顆心弄得狂跳不已,待會兒真要演起戲來,他很擔心自己還能無動於衷的演下去?
天母別墅區附近有不少精品商店,但顏煦從沒踏進過女裝店,今晚勢必為了韓江雪而破例了。
這麼急?夫婦倆相視一笑,又步下樓來,看到顏煦一臉靦腆,愉悅的朝一樓房間走進去。
「明暉不知道她應徵這份工作的原因,但我們結婚那一晚,她讓許多友人印象深刻,所以,他實在不想那些人跟他調侃他的好兄弟連一個女人都養不起。」
這一餐氣氛意外的好,四人有說有笑的,一切好像都沒有問題,直到他們喝完餐後酒移到客廳沙發坐下後。
「是嗎?」陳明暉離開老婆的紅唇,看向他懷中的美少女。
下一秒,她嚇得馬上將那套衣物扔回袋子,低頭不敢看他。
他嚴肅的看著一樓的房門,目光再落到她身上。「我們上樓去談談。」
漂亮的鄭玉麗也跟著動口,「其實不難吃嘛,尤其在添加某人的溫柔之後。」她朝她眨眨眼,雖然是違心之論,但至少比第一口好入口了。
店長笑咪|咪的馬上帶著韓江雪去試衣服,也準備各式各樣的女用內衣褲給顏煦挑選,他是看傻了眼,俊臉上盡是困窘之色,只好隨便說︰「她的尺寸全包了。」
他幾乎將整間店的東西買回來了,她當然極力阻止,因為每一件衣服,甚至內衣都貴得令人咋舌,而他竟然——
「嗯,就是琳達。」她臉漲紅。
他微笑的拉著她的手就往外面去,韓江雪臉紅紅的看著兩人的大手拉小手,感覺到他手中的溫度,她有點心喜、有點害羞。
好厲害!她眨眨眼。看看這煎得金黃色的蛋包,還有一看就很好吃的培根,再想到自己昨晚那令人慘不忍睹的一餐,她有些羞愧。「你比我還會煮嘛。」
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
他有些錯愕,她的感激如此直接、熱情,讓他有些驚喜,也有些無措。
她臉色刷地一白。他知道?!
只有顏煦,他像身在五星級餐廳吃高檔牛排似的,優雅的一口口吃下,這看在其他三人眼裡,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借、借我哭一下。」她突地靠在他懷中低聲哭泣。
顏煦不知道該說什麼。
因為擔心琳達下課後見不到她會擔心,所以趁著顏煦上樓沐浴更衣的時間,她特地撥電話給琳達,也將今天發生的事說給她聽,可這會兒,顏煦已經下樓來了。
兩人走進一間一看就是高價位的精品店,他有些不自在的向女店長說明https://www.hetubook.com.com韓江雪所需要的衣服,咳,就是從裡到外。
能吃嗎?
他是捨不得她的辛苦被糟蹋?!她眨眨眼,好感動的看著他。他怎能這麼好?
第二天,陳明暉夫婦要離開時,韓江雪還在房裡夢周公。
韓江雪傻愣愣的看著他,他則臉紅紅的看著她。
她偷偷的瞄顏煦一眼,瞧他點個頭,她這才點頭。「哈、哈,是這樣沒錯,但你們在就——」
她一愣。「你不怪我?」
他於是將陳明暉離開前所說的那些話,包括串門子,還有她去找一些較不適宜的工作丟他面子等話,一一說給她聽。
顏煦也只能抱著她,他很想為她分憂解愁,很想知道她為什麼如此傷心,但他什麼也沒問。
韓江雪也是這麼想的,她也伸手去要一塊來咬,但一入口,她就想吐掉了,她吐吐舌頭。他這塊牛排更焦更苦呢。「你怎麼可以——」
陳明暉不信邪的去叉他盤中的一塊牛肉到口咀嚼,但下一秒——
「你辛苦張羅了一下午。」他溫柔的看著她。
顏煦瞪向好友,韓江雪的臉色也是一變。這代表她還不能離開這兒?
「你去應徵小妹?」他答非所問。
顏煦也可以看出她的掙扎。「還是算了,我編個理由說你臨時有事外出——」
那就讓我找得到你!他靜靜的凝睇著她,但他說不出口,對於感情,他的確是生手。
只是,「我們」這兩個字怎麼聽來有好甜的滋味涌上心頭呢?
他凝睇著這張可人的笑顏,真的好想擁住她,但他得提醒自己她只有十八歲,而他足足大了她八歲。
兩人四目相對,笑意逐漸在彼此的眸中浮現,過了幾秒鐘,雙雙笑了出來。
才剛想著,一串急遽的腳步聲奔了進來,韓江雪左右手各拎了一些新採買的食材,一見到他,她的眼眶居然泛起淚光、小嘴兒一扁。
她被他罵得連句話都吭不出來,但一提到家人,她的喉頭泛酸,眼眶也泛起淚光,她好想好想媽咪、好想姊姊。她跌坐在沙發上,雙手捂住雙眼,努力的壓抑那想號啕大哭的感覺。
他的擔心清楚可見,這讓她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來,「對不起,我以為我可以的,以前二姊好厲害,看她很容易就煮出一道道香噴噴的菜,可我——可我——」
一會兒後,她來到餐廳,沒想到桌上已有烤吐司、培根、蛋、咖啡及牛奶。
「怎麼突然提這件事?」他不解的打斷他的話。
聰慧的鄭玉麗馬上挪進老公懷中,雙手親密的圈住他的脖子,給他一個火辣辣的法式舌吻。
顏煦看著絕塵而去的車影,心有點沉重。明暉這個好友什麼都好,就是太愛面子,他的話很清楚了,所以就算自己再無奈,為了看好她,就得收留她。
「不行,這些東西你又用不到。」
「可是這裡就只住我一個人。」
他笑笑的點點頭,再看看她。「你不去洗個澡?」
他不知該說些什麼,她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顆顆的滾落眼眶,而且愈掉愈多。
幹麼那麼計較呢!她心裡嘀咕著,但不忘笑著,慢慢的移身到顏煦的身邊,深吸一口氣,才伸出手抱住他的腰,再抬頭跟他笑了笑,感覺挺好的。
「再見!」
「我們把這裡整理整理。」他看著一片狼藉的廚房。
「江雪?」
m•hetubook•com.com顏煦笑看著她淚汪汪的星眸,還有額上的晶瑩汗珠,伸手輕輕的幫她擦拭。
她回過頭來,有點慌亂的要下床,沒想到一腳勾到被單,整個人往前撲跌,就在她以為自己要跌個狗吃屎時,竟跌入一個溫厚的胸膛裡,一抬頭,是顏煦那張溫柔的俊顏,她臉紅的說著,「謝謝。」
兩人都有些手足無措,還是顏煦先反應過來。「呃,我們不能這麼尷尬,待會兒明暉夫婦過來,可能還得委屈你——」
這一幕讓他想起曾見過的春光,雖然她現在是穿著衣服的,但該死的,他忘不了她半裸的樣子及感受過的柔軟——
「你以為我真的相信你這個正人君子,對女人免疫力超強的人,會去包養一個十八歲的小情婦?!」他嘲諷一笑,再拍拍好友的肩膀,「我跟你不同,我過去有多花心,你很清楚,所以我看女人最準,她很適合你。」
顏煦笑道︰「一個人住久就會了。」
由於客房裡全是尚未整理的紙袋、衣物,她得以進入顏煦的房間、以一個男人來說,他的房間是整齊而乾淨的,暖色系的裝潢、歐式極簡風格,跟他給人的感覺一樣,溫暖又舒服,雖然現在他是冒火的。
「走。」陳明暉拍了拍老婆的手臂,故意對那兩個臉色難看的俊男美女視而不見,主動的就挽著妻子往二樓走。
「呸呸——我還以為你的比較好吃咧。」
她搖頭。要她怎麼跟他說,說她是因為知道自己未曾謀面的父親是個拋家棄子的騙徒、媽咪是玩弄男人的專業情婦,心中大受打擊而離家出走?
顏煦這才反應過來,一想到樓上那幾乎塞滿了一整間的紙袋,他連忙喊住了兩人。「你們睡一樓。」
他沒想到她會答得這麼快,而且移動得這麼快,一下子就跑到他身邊。
「我——」
她聽懂了,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也是。」
「好好好——」大顧客上門,店長眉飛色舞的使個眼色,店內小姐更是拿了一堆衣服讓韓江雪試穿。
「再說吧,你先洗澡換衣服,」他看了手表一眼,「他們應該快到了。」
「你為什麼去應徵小妹,你現在應該是讀書的年紀,你的家人呢?他們容許你去找工作?你的人生只想這麼過?」
她不時的偷看他,雖然好幾次被他逮到目光,但她還是情不自禁的將目光投注到他身上。他真的是個大好人,而且好迷人。
她眨了眨眼。天啊,穿這個像沒穿一樣吧,能看嗎?
「簡單吃一點。」
她雖然嬌小,但身材比例勻稱,凹凸有致,每件衣服穿到她身上,都像是為她訂作的,一件比一件還美,店長跟店員們是贊不絕口。
韓江雪雖然推辭著不想再穿,但店長鼓動三寸不爛之舌,再加上顏煦看她的驚艷眸光,她突然明白了女為悅己者容這句話,也許她穿穿也無所謂,不買那麼多就好了。
「我們就今天好好演一演,我趕快去煮——」
這算什麼朋友?顏煦看得口乾舌燥,卻只能小心的抱著她,努力的鎮定心神笑看好友。「我們就是不習慣在外人面前親熱,你就別為難她了。」
或許是疲累了一天,或許是神經緊繃了一整夜,也或許是終於能將這段日子壓抑的傷痛哭出聲來,韓江雪竟然就窩在他懷中睡著,眼角仍噙著淚。
「怎麼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