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雖然也有一兩名女伴,但上床的機會並不多,最主要的原因當然也是他專注在事業上,男女感情並無深交的打算。因此,頂多在需要時,互相求得性事的滿足而已,只是他床伴的年紀都比他小,在技巧方面不相上下,雙方都能獲得滿足。
他憤恨的別開臉閃躲那顆堅硬的麻將粒子,「我是不是說到你的心坎深處了?」
「你瘋了!沒有錢,怎麼過日子?」
他聳聳肩不表意見。
但不可否認的,她自己也挺喜歡面對他那張冷冷的俊臉,因此,只要一睡醒了,她就急急忙忙的出去尋找他優遊在山林間的挺拔身影。
徐老伯伯無聊的坐下身來,她瞄了龍雲青一眼,「那本書真的那麼好看嗎?」
「會發生意外?」
白蘭妮,一切都是她引起的,不然,他「那裡」一向是很健康的。無法軀散盤踞腦海的陰霾,他憶起了七年前在加拿大商務會議結束的冬夜。
然而,在白蘭妮褪盡衣物色|誘他的夜晚,他興奮得以他所知的技巧愛撫親吻她,她卻嫌他太過稚嫩、太過文雅,她要他粗暴些、用力些——
「想什麼?想那麼久?」她靠過身去,倚在他的肩上。
「你給我住口!」她氣得全身發抖。
「人話!」張守宇冷冷的道,「我要她對我們倆完完全全死心,最好能跟我們脫離親人的關係!」
他也曾想過將她擁入懷中,再次感受她軟柔軀體的感覺,或許在肌膚相親下,他「那裡」會有所變化。可是他也怕,萬一經過熾熱的欲火觸覺,他「那兒」仍軟趴趴的怎麼辦?屆時張郁瑜就會發覺到他的無能,她一定會像白蘭妮一樣譏笑他,那他又該如何自處?
因為他的一己之需,她的未來全毀了,這教她怎能不恨?所以在接觸賭博的那一刻起,她發覺了賭博的美好,因為可以將那些積怨多年的憤恨拋諸腦後,讓她沒有時間想也沒有力氣想,她將自己完完全全的麻醉在賭桌上,存著過一日算一日的心態。
「可是我們要一起玩的,你怎麼可以先休息?」張郁瑜皺起眉頭抗議。
「找玩伴。」龍雲青簡短的回答。
「才幾次就沒了!虧你長得年輕力壯的——空有樣子,卻有蹶不振——沒想到你的『弟弟』這麼無能,竟抬不起頭來!站不上六點鐘的位置,老處在六點半,這樣能搞什麼?」
其實她並沒有勾引他,她的穿著仍是清一色的白,款式簡單高雅,時而露著光裸完美的背部,要不,就是露出那兩截白藕似的雪臂。
開了四個多鐘頭的路程,他們終於來到一個看似不食人間煙火的度假村。
「你不是會開車?」龍雲青反問她。
「呃——」她回頭一看,不覺靦腆的看著提著另一桶水走過來的管理員,「對——對不起,我不曉得會這樣。」
「幫一下忙又不會死!」
龍雲青低頭以掩飾突如其來的笑意,對一個拚命搜索自己可能發生種種意外的清秀佳人,他實在很難無動於衷。何況,經她這麼一說,他確實擔憂起她的單獨行動。「好吧,我陪你去。」他抬起頭來並將書本闔上。
他搖搖頭,「你開吧,我不想費神開車。」
小徑上的草被水桶的邊角刮得光禿禿,連根拔起的小草及翻起的土壤在濺出的水花撥弄下,將整個草坪弄得贓兮兮的。
「呃——」
「你沒看管理員伯伯一把年紀了?我們幫他提水清潔小木屋不也是一件功德?」
牌友不耐的聲音忽地襲入葉秀曇百轉思緒的腦海,她甩甩頭,甩掉那些煩躁的思緒,笑嘻嘻的道:「玩玩玩,當然玩。」
他的心在七年來第一次感受到對欲望的蠢蠢欲動,只是,他的https://m•hetubook•com.com心雖然起了濃郁的渴望,但他身體某個部位卻沒有灼熱堅挺的感覺。他悲涼一笑,他真的不行!他憤恨的握拳,他真的辦不到了!
一位管理員笑容可掬的朝他們倆走過來,「歡迎、歡迎!」
龍雲青搖搖頭表示沒興趣。
習慣冷漠著一張臉的龍雲青凝睇著她著迷的神情,也不由得揚起嘴角,這兒的感覺確實很好,只是他內心的感受卻奇差無比。
「媽!」張守宇已走到她身旁,「給點錢花花吧!」
她翻翻白眼,快步走向龍雲青,「勞動勞動一下筋骨,好不好?」
她深吸一口煙,將煙放在煙灰缸上,瞟了他一眼,「都幾歲了,該學學郁瑜找份工作賺點錢,一個男人整日遊手好閒——」
葉秀曇嘴上叼根煙,煩躁的拿起麻將粒子,「肯定是來要錢的!可老娘都不知輸了幾天,簽下多少賭債了,哪還有錢給他?」
「他好像不太好相處。」
張郁瑜則受不了的再瞪他一眼,心想,果真是個怪裡怪氣的「冷面修羅」。
郁瑜的父親張延明大她十歲,同樣是眷村裡的孩子,當年十七歲的她正是如花盛開的年紀,可是張延明卻因己身的愛慕強行將她強|暴。事後,她有了身孕,在父母的安排下,不得不放棄當時的高中學業和交往一年的男友,轉而和張延明結婚。
龍雲青再次點頭沒有應話。
「雲青,過來幫忙一下嘛!」張郁瑜放下手上的大水桶,揉揉發酸的手臂喊著坐在樹蔭下納涼的龍雲青。
他看了她一眼,繼續將目光放回書上。
「喔,不是夫妻啊,不好意思啊,年輕人。」管理員尷尬的笑了笑。
「我有許多小老婆,不差它一個。」龍雲青指指停在湖邊的寶藍色跑車。
「你夠了沒有?」葉秀曇怒不可遏的拾起桌上的麻將粒子朝他扔過去。
「你——」葉秀曇氣得說不出話來。
怎麼會沒關係?她連怎麼發動引擎都不知道呢!「還是你開好不好?我開車從沒載過人,我這樣一緊張,也許——」
她相當懂得善用自己的外貌及氣質上的天賦,每一個表情在她那張宛若夏荷的臉孔上,都足以令每一個男人血脈僨張、渴望擁有,這每一個男人當然也包括他在內。
「可是——」張郁瑜看著手上的鑰匙,她哪會開這玩意兒?不行!再怎麼樣,她也得將「司機」拐上車,聽說車子是男人的「小老婆」,那——
「你說什麼?」她的口氣也尖銳起來。
管理員將他們倆帶到面對湖池的小木屋,在張郁瑜先放好行李後,三人來到相鄰的小木屋,龍雲青朝管理員點點頭,「我很累了,想先休息一下,就煩請你帶她去逛逛。」
帶她一起前來度假根本就是個錯誤,他後悔了,後悔極了!這個女人的存在再次提醒他不能人道的殘酷事實。
他嘗試的照她的要求去做,但是她仍不滿足,雖然身體接受他的撫觸。臉上卻嫌惡的叨念不停。女人四十正值狼虎之年,那一夜,他深刻的了解到這一句話的含意。
她確確實實會挑起男人的保護欲,也確確實實會挑起男人身體的欲望。在來到這兒的一路上,她曾經靠在他肩上小睡了半個多小時。隨著身子的晃動,她柔軟的胸脯不時磨蹭著他的手臂,那種感受竟令他不由自主的憶起那日海邊手掌搓揉著圓潤柔美的美妙觸覺。
這樣一句又一句的冷嘲熱諷,將他的男性自尊盡踩腳下,讓他在性事方面曾有的自信全盤散盡。
張郁瑜?一想到她,他俊臉一黯,他還不知道該如何與她相處,可是他也明白自己實在無法和圖書敞開心胸與她共度這幾天的歲月。
而張郁瑜的感覺讓他最為掙扎,這一半的原因當然是他差點強|暴了她,而她還信任他的行為舉止使然,另一半的原因則是她混和而出一股吸引人的氣質。她是個非常女人,外貌、聲調一等一的女人,看似柔弱卻又執著,引人呵護也引人遐思。
「你這是什麼意思?」她也有些不高興了。
「呃——這——」她不知該說什麼。
「那這五天來,你陪我阮了什麼?」
「喔,當然好。」
他抑制住怒火冷冷的看著張郁瑜,「但像你一樣愈幫愈忙,倒不如別幫忙。」
再來,就是她不滿足的臉孔下輕蔑訕笑的批評之語——
當年二十五歲的他,因為追隨父親學習商務,在性事方面的經驗,也僅止於讀書時與女人共赴雲雨的幾年經驗而已。後來畢了業,與女友因理念不合而各分東西,埋首於接掌父親事業的他在性欲方面就減少許多。
「真的?太好了,那我們還等什麼呢?」張郁瑜開心的將車鑰匙交給他。
「雲青,你不記得我找你是為什麼嗎?」
想至此,她嬌嗲的說:「我真的很想到台南走走,長這麼大,我從沒去過那裡,什麼赤坎樓、聖母廟、安平古堡——還有許多古跡呢!」這段話當然是誆他的,事實上,從小住在高雄的她也算個「台南通」呢!
只是,她常不經意的回眸一笑,甚至勾肩搭背的大方倚靠在他身上。當然,最終是當他以一貫的冷漠瞅著她時,她才緩緩的挺直身子。
就這樣,他畏懼和女人相處,也不願再和女人相處,看著一個又一個女人諂媚貼近的臉孔,都會令他想到白蘭妮嘲笑輕嗤的尖銳批評。而性事方面,從那時開始就真的一蹶不振,再也起不來了。
張郁瑜快樂的銀鈴般笑聲突然傳了過來,他抑制住想起身看她的衝動。只是身體雖控制住了,他的腦海卻不合作的浮起她在這片青翠草地奔跑愉悅的芙蓉麗顏。
張守宇冷冷一笑,「我是打算出去了,只是——」他睨視她一眼,「我會變得更壞,或許去混幫派,或者去當搶匪,反正要壞到讓姊姊厭惡我!等她心涼了,就會離我們這兩個壞胚子遠遠的,哼!」語畢,他怒氣沖沖的轉身離去。
賭場的保鑣在見到這張熟稔的俊秀臉孔時,隨即走到已賭得昏天暗地的葉秀曇身邊說道:「你兒子來了。」
是嗎?聽見張郁瑜的回答,龍雲青冷峻的表情緩了下來,在她的心中,他的人很好?三十二歲的歲月中,他似乎沒有聽過有人這樣說過他。
「滾出去!你給我滾出去!」葉秀曇火冒三丈的怒指著大門狂吼。
心理因素?他憤恨的爬爬劉海,其實他也明白最大的障礙是來自心理,可是他沒有勇氣接受心理治療,他怕有朝一日報上出現他性無能而求助心理醫生的新聞。到時候,男性尊嚴盡失的他如何面對大眾?
以前練就的視若無睹的功力早就消失無蹤,他根本無法對她視而不見。於是,在白天,除了努力抑制一日又一日累積的欲念外,他對她盡可能的冷淡;在黑夜,他則努力的放縱自己幻想她女性軀體的柔軟感受,希望他那部位能站起來。當然,五天了,他仍在和自我奮戰當中。
只是他仍「試舉不成」,無法形容的沮喪及挫折幾乎令他想放聲大吼,但顧及隔壁的張郁瑜,他只好將一口又一口的悲怨之氣吞下肚去,睜眼到天明。那難以啟齒的隱疾使他不得不被動的禁欲七年,而今,小有欲念了,力卻不足。
「還玩不玩啊?」
「是嗎?我以為它是你最鍾愛的一個。」
張延明車禍死後,她沒有流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滴眼淚,她認為這是他當年毀了一個人生即將起步的妙齡女子的一個報應。同樣的,郁瑜和守宇都是這個惡人的孩子,她也無法對他們產生一絲憐惜,縱然她是他們的母親,可是她是被迫的啊!她根本不想有這兩個孩子。
「沒關係,我等一下再清理好了。」知道她是好意幫忙,管理員搖搖頭,笑容可掬的繼續往小木屋走去。
張守宇臉色丕變怒氣沖沖的打斷她的話,「媽,你是最沒有資格說我的人。」
「我不會像姊那樣傻的,拚死拚活的賺錢再讓你在賭桌上散!」他年輕的臉上有著奔騰的怒濤,「我就跟你一樣爛到底、墮落到底,你在這兒賭,我就在電動玩具店賭,看哪一天我那個傻姊看開了,都不甩咱們了,她就可以落得輕鬆找個好人嫁了。」
「去,當然去了。」她開心的奔向他。
「可是我一個弱女子在那裡走動,人生地不熟,要是一迷路怎麼回來?或者碰到搭訕者,如果我不理人家,他動粗呢?又如果我不小心錢被扒了,車子也被偷了,那我怎麼回來?又如果——」
「我身上連一毛錢都沒有,肚子餓死了。」
她咳了咳,「你這麼放心將你的『小老婆』交給我?」
事實上,為了讓他感受到女人陪伴的美妙感受,她可是卯足了勁在他眼前賣弄風情。除了不像7-ELEVEN二十四小時陪伴外,只要是醒著的時間,她就像只花蝴蝶一樣,展現嬌姿。
他聳聳肩沒有回話。
白蘭妮是加拿大人,身為舉辦商務會議的主要秘書,雖然已經四十歲了,但嬌嬈冶艷的外貌,令她看起來只有三十出頭。
只是,她早忘了是在什麼時候養成倚在他肩上的習慣,只覺得窩在那兒的感覺很好,不由自主的,她就自然的靠攏過去,吸吮他特有的男性體香。當然,瞧他這會兒又以深邃的黑眸瞠視著她時,她只好再度坐正。
「好哇,你今天拿不到錢,竟敢跟我說起教來了!」「砰!」的一聲,她憤恨的將麻將粒子用力的往桌上放。
「我是來休假,不是來做好人的。」龍雲青淡淡的說。
張守宇年輕的身影再度晃入這家位居地下的職業賭場。
「當然不,可是如果你陪我去,我的腦子就不會這樣胡思亂想,開車時,也能專心,就不容易出狀況了。」她暗暗吐舌頭,不會開車的她,只怕還沒上路,就狀況頻頻了。
「打過了,她不在家,工作也辭了。」
白蘭妮事件後,父親為了保存他男性的尊嚴,花了一筆巨額封住她的嘴,要她將那一夜的事忘掉。若此事在商業界有個風吹草動,父親也撂下狠話,要讓她從此無法在商界立足,甚至消失在這世上。
張郁瑜愣了愣,接過鑰匙,「你是要我自己去?」
管理員雖然輕聲的對張郁瑜說,但因山中太過寧靜,這句話倒也隨著夏風吹進龍雲青的耳裡。
他一言不吭的繼續看書。
沙沙吹響的葉之奏,唧唧爭吟的蟬鳴,啁啾清脆的鳥聲,還有徐徐吹來的山風——她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哇!好久沒有感受到這樣清新的空氣了。
每當夜闌人靜時,他總是睜著眼,回想著她圍繞在自己身旁時,內心不由得升起的燥熱感。他知道自己想要她,他甚至放任自己去幻想要她的一些瑰麗纏綿畫面,藉以激起欲念,牽動雙腿間的熱情。
不可諱言的,這七年來,他雖然練就了一身對女人視而不見的功力,然而,事實上,一些糾纏不清,一而再、再而三出現在他眼中的女人,在幾次的忽略過後,她們大概的輪廓氣質還是會進入他的視覺腦海。
龍雲青微微點頭,和*圖*書張郁瑜則綻開如花般的微笑。
兒子懂什麼?她是心情苦悶才不得不以賭來麻痹自己的,她顫抖著手輕撫自己肥胖的臉及臃腫的身子,她曾經是美麗的,和郁瑜有著同樣的絕色容貌和玲瓏有致的身材,可是這樣的美麗卻為她帶來悲慘的命運。
「你這個做母親的連給兒子吃頓飯的錢都沒有,你說我該不該住口?」張守宇憤懣的怒視母親。
「好了!」他嘆了一聲阻止她再繼續說許多深陷危險的假設之辭,「你就那麼希望自己碰到這麼多的問題?」
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引領她進入高潮後,她仍不知足,於是,在她一再的索求下,他終於被榨乾了,他「那裡」再也起不來了。
「就陪我這一天好不好?多少也盡些玩伴的責任嘛!」
此外,他僥倖保存了男性的尊嚴,然而在內心,他卻一直無法忘懷那夜的事。事後,他雖然反覆思量,自己其實並非無能,而是白蘭妮胃口過大無法滿足,才放言批評。然而,縱然如此,他還是無法說服自己的「那裡」再起雄風。
搖搖頭,他打開窗戶,讓清涼的山風吹入,在將衣物放到櫃子後,走到洗手間洗把臉,再回身走到木床上躺了下來。
「剛剛提水時,管理員伯伯告訴我台南小吃的棺材板很好吃,我們去吃吃看好不好?」
然而,累積七年的情欲之火,一旦被撩撥而起,哪能輕易熄滅?他的心裡真的想要她,發痛的想要她,但一想起身體反應——就是這樣反覆矛盾的情結讓他日夜掙扎,再加上她近乎麥芽糖似的在他的視線所及,巧笑倩兮著那張明眸杏臉,他真的快被她給逼瘋了。
「我開了幾個鐘頭的車,連休息的權利都沒有?」他冷凝的道。
雖然他的潛意識告訴他,張郁瑜不會如此,但外表純淨的女人就一定擁有一顆寬容的心嗎?他無法冒險,無法拿自己的男性尊嚴來賭一夜風流,他再也負荷不起女人訕笑的臉孔。
一想到他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頂天男子竟然無法人道,他就恨!雖然至醫院泌尿科檢查過,而他「那裡」的機能一切正常,可是他就是沒辦法讓「那裡」站起來啊!他真的欲振乏力。
「是啊,要是不玩,我們別外『找腳』了。」
葉秀曇雙手緊握,渾身不停抖動,終日處在暗無陽光及香煙彌漫的地下室而面色蒼白的臉孔,亦因怒氣而漲紅。
張郁瑜把弄著鑰匙,心想,現在可怎麼辦?五天了,她一點作為也沒有,現在只剩三天可以讓她好好把握,因為再過三天,他的假期就沒了。但他不是看書,就是林中漫步,要不就是沉思,她該怎麼做呢?這下下策就是將他拉到人群中,讓這五天適應她這美女相伴的龍雲青多接觸點「女人香」嘍!至少得讓他習慣一下女人的存在,而不再視若無睹。
他再度聳聳肩。由於心結難開,再加上天天注視的就是這張更勝夏日和風的清麗臉蛋,他的心情是一日抑郁過一日。
「你——你想存心氣死我!」她惱羞成怒的看著一桌全停下來看著他們母子倆對吼的牌友。
張郁瑜將她在半路上到服飾店買的一些衣物及日用品拿下車,看著這個連聽都沒聽過的南風度假村。
這五天來,她是竭盡所能的繞著他團團轉,時而甜美、時而嬌羞、時而柔情、時而俏皮,讓他完完全全的感受到有一個女人陪伴時的心情轉折。七年來,除了母親外,她可以說是第一個和他真正相處的女人。
「好一對璧人呢!走走,我帶你們到房間放好行李後,再好好帶你們繞一繞。今兒個,就只有你們這兩個客人,或許https://m.hetubook.com.com該說這整個度假村內,只有你們兩個客人,我有絕對的時間可以帶你們看一看。」管理員笑呵呵的道。
她吐吐舌頭不語。
白蘭妮不是傻瓜,當然不會得罪這個跨國的企業集團,因此,七年來,他在性方面被女人嫌惡一事未曾被提及。
「你——你這說的是什麼話?」
張守宇不耐的道:「我要錢。」
「呃——」她錯愕一下,趕忙搖搖頭,「不,還是你開好了,我開車技術太爛。」
他冷淡的從口袋裡拿出車鑰匙交給她,「台南市區離這兒有一個半鐘頭的路程,氣象報告說今晚的天氣就會起變化,有大雷雨的出現,你自己斟酌時間回來。」
「老伯伯,我們不是情人也不是夫妻,只是一起來玩的伴。」張郁瑜瞪了龍雲青冷冷的表情一眼,隨即笑嘻嘻的跟管理員解釋。
張守宇不顧母親的反應繼續道:「她人太好,不該跟我們扯上關係,而你人太差,從來就不曾當過一天像樣的母親,尤其在爸死後,這個家就全靠姊的錢在聯繫感情,所以我要和你一樣天天鬼混,讓她不得不看開,放棄我們。」
「我對吃沒興趣,對人更沒興趣,我不想到那裡去人擠人,這兒的寧靜比較適合我。」
「去!沒瞧我正在翻本?」
不過,既然這個小小度假村內只有他們這一對璧人,那她就可以肆無忌憚的發揮女性的柔媚,讓他明白有一個女人相陪是多麼美妙的事情,這樣下去,她的一千萬就會很快到手了。
「沒關係!」龍雲青無所謂的說。
龍雲青靜靜的看著她轉身,跟著管理員走出門外。
葉秀曇怔了一下,隨即無所謂的聳聳肩,邊打麻將邊說道:「大概要找個高收入的公司吧,她每個月匯三萬塊過來,我都跟她念說那哪夠我們母子花用。」
龍雲青以下巴努努她剛剛因提不起力氣而讓鐵桶半拖在翠綠草地上,而畫出的一道羊腸小徑。
「兩間房。」龍雲青突兀的道。
「我可以說是姊養大的,而你,一天到晚就是賭賭賭。」張守宇怒氣沖天的說道。
「沒錯,我該像個男人,可是在我十七年的生活裡,你曾經像個母親嗎?」他理直氣壯的反駁道。
「去去去,沒有就是沒有,你不會打電話去跟你姊要?」
龍雲青接過鑰匙,起身獨自走向車子,見後面仍沒動靜,他回頭挑高眉頭問:「不去?」
重新排好麻將粒子,她發亮的眼眸緊緊的盯著眼前的一排粒子,全神專注的想著贏得這局。
前塵往事遠逝了,郁瑜努力掙錢的身影也遠了,守宇憤恨的咬牙冷嗤也急速的排出腦外。現在的她所能想到的,除了賭以外還是賭,因為它是她人生的是最佳麻醉師。
不過,由於相聚的時間有限,因此,她也不得不讓他的眼睛吃吃冰淇淋,反正吃得到又摸不到,能早日完成任務,適時的犧牲是必要的。
「有、有!」見他變臉,她慌忙點頭。只是,她忍不住在心中嘆道,他真的很難服侍。
「不會啦,他只是習慣酷著一張臉,其實他人很好的。」張郁瑜輕聲回答。
舉目望去,有迎風搖曳的一片花海,碧綠青翠的大樹,水波鱗鱗的湖央及一長排的原木小木屋。現在是六月初,又是非假日,這位在台南僻壤山腰的南風度假村看起來相當寧靜。
「是啊!」他冷嗤一笑,「沒有錢是不能過日子,但這是對其他人而言,對你,沒有賭,你是過不了日子,至於錢?哈!反正簽個借據,女兒就會幫忙還債,如果有一天因為債台高築,還不了債,你也可以考慮將姊賣了,反正你的賭友裡有許多富人覬覦姊的美色。」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