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南宮獨尊默然無語,臉色鐵青地,把目光投向辛冰冰,辛冰冰是站在一面可以觀察整座五雲樓動靜的晶壁之前,委實被剛才那種千鈞一髮的形相,嚇碎了魂,嚇傻了眼!
身為武林兒女,岳倩倩並不怕死,但愛潔卻是美人通病!死,不可怕,死在這樣骯髒的環境裏,卻使自負具有絕代容光的岳倩倩,太不甘心!
吳天才「嗯」了一聲,點頭道:「不可與言,與之言,雖為『失言』,但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卻為『失人』,南宮莊主這開誠佈公之舉,作得對了,因為吳天才生平,最重信守,不輕承諾,除非我覺得你對我輕視,玩弄權術,不夠誠懇之外,我是絕不會中途變卦,有虧職守!」
岳倩倩跟蹤辛姨娘之舉,基於兩點原因。
對面交談之下,黃冷心已看出這「飛龍劍客」絕非冒牌貨色,遂趨著對方話頭,自找臺階笑說道:「小弟不是有意遠來,只是偶而路過『白水鎮』,聞得南宮盟主隱居此間,遂加拜望,加上客中……」
東方朗笑道:「我打算一到『養天莊』,便出其不意,先發制人地,一下把南宮獨尊制住……」
黃冷心去後,吳天才方對南宮獨尊低聲問說道:「莊主與這『轉輪金刀』黃冷心的昔日交情如何?」
三項問題,全獲得既簡單又肯定的答覆,但吳天才的兩道眉頭,卻不禁越發深深皺了起來!
東方朗取出遞過。邢光宗相當細心,反覆看了兩遍,又向同坐諸人問道:「諸位之中,昔年有誰和東南武林盟主,打過交道?」
沈宗儀忍不住地,目注南宮獨尊道:「南宮莊主,這『好色閻王』司徒獨霸現在何處?」
邢光宗雙眉一挑道:「如今,除了沈宗儀與東方郎君,靜待『飛龍旗火』外,我還想雙管齊下的,於今夜再試一試……」
南宮獨尊聞言之下,先把眉頭略蹙,覺吟道:「有同名一字之雅……」
南宮獨尊揖客就座,一面舉杯相敬,一面向東方朗、沈宗儀含笑說道:「東方朗兄與仇君不會無故前來宋,這『白水鎮』上,一未出甚武林異寶,二未有甚江湖集會,莫非竟是意圖尋人,了斷甚麼當年舊事?」
沈宗儀畢竟是光明磊落的俠義人物,不願在毫無實據前,便對南宮獨尊有所瀆犯,遂苦笑一聲道:「沈宗儀願聞別策。」
辛姨娘從林內出現,走向樓前,四名莊丁,雖均躬身行禮,卻一字排開,擋住了她的去路。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眼看岳倩倩即將玉隕香消,突然有人沉聲喝道:「放網!」
青衫文士正是「青木郎君」東方朗,灰衣老叟則是沈宗儀所喬裝改扮。
略過片刻,一道龍形旗火,便即飛起了數十丈高下。
沈宗儀、東方朗雙雙注目,見是一隻長約七寸,上書「刺令」二字的血紅令箭。
說至此處,轉面向吳天才笑道:「吳兄有沒有興趣一同會會這位『轉輪金刀』黃冷心?等他走後,我再毫無所隱地,剖訴一切。」
南宮獨尊一見黃冷心,便搶前兩步,抱拳笑道:「羅浮一別,轉瞬十年,黃兄仍是昔時丰采,毫無歲月留痕,可見修為精進,令小弟南宮獨尊不勝欽佩的了!」
邊自說話,邊自雙雙從一排林木後閃出,向「養天莊」門,緩步走去。
南宮獨尊道:「吳兄定是認為沈宗儀誓不兩立之仇,既屬『好色閻王』司徒獨霸,我卻何必以重金禮聘地,請你來對他防護?」
黃冷心乾笑兩聲,正待還口,南宮獨尊已向他拱手說道:「黃兄,南宮獨尊自隱邊荒,已淡世事,但對昔年舊交,仍極尊重,不敢忘情,黃兄不會無故遠來……」
南宮獨尊嘆道:「這事不能怪倩倩,也不能怪你,只怪事兒過分湊巧,一切來得太急,使我來不及源源本本,對她說個明白……」
白髮老僕恭身稱是,把手一揮,「養天莊」莊門口的一根旗竿之上,便升起了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養天莊」中,並傳出一陣笙蕭鼓角之聲!
說至此處,目光一注侍立身後的白髮老僕,沉聲喝道:「南宮安,吩咐獻頭!」
話完,便與「巧手天尊」郭慕石,「轉輪金刀」黃冷心等,馳向「養天莊」而去。
南宮獨尊笑道:「問得好,還有沒有別的問題?」
岳倩倩把握這一剎那的機會,真氣暗提,人化一縷輕煙,不走石級,直撲「五雲樓」內!她怎知這座「五雲樓」是由吳天才精繪圖樣建成,樓中蘊有各種厲害機關消息,真可以說是步步都無非「死域」!
吳天才道:「南宮莊主猜得對了,能不能以此答案,作為我問完又問的第四問題,也就是最後一項問題?」
南宮獨尊笑道:「能,能,不單能,並不必談甚麼量後不最後,因為我打算今日向吳兄開誠佈公,揭破一切隱秘!」
沈宗儀道:「當然記得,南宮莊主突然再提此語,是……」
邢光宗笑笑道:「此事的曲折尚多,也不足為外人道,我稍去便回,與你單獨作長夜之飲時,再仔細敘述便了。」
強闖自然不難,但那樣一來,既與暗探之意相違,又可能惹得爹爹心中不快……
南宮獨尊問道:「遠的是誰?」
南宮獨尊神情一怔,轉面對辛冰冰道:「冰冰,你去招呼倩倩,我與吳兄要商量一件事兒。」
南宮獨尊道:「我也覺得他來的有點可疑,且等看他是否擒住侵擾後莊hetubook.com.com之人再作研究……。」
過分的驚,極度的忿,再加上毒水塵的適時發作,岳倩倩無此支持的在網中暈了過去。
吳天才道:「你認不認識『好色閻王』司徒獨霸?」
吳天才冷笑道:「我的看法與莊主不同,我認為黃冷心適才討令之舉,另有深心,說不定他與侵擾後莊之人,均屬同路,用意在刺探『養天莊』的虛實?」
東方朗搖頭道:「絕對沒有,小弟並注意細看,對方臉上既未易容,也未戴著甚麼精細人皮面具。」
如今,岳倩倩是悄然強行進入,遂立即遭遇了所謂「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埋伏!
人是昔日之人,事是昔日之事,黃冷心那裏還會對他有半絲疑惑,一抱雙拳,含笑說道:「黃冷心落拓江湖,垂垂老矣,那裏及得一上南宮莊主的松姿鶴骨,龍馬精神,這位是誰,莊主怎不為我引見?」
沈宗儀「咦」了一聲道:「這是『飛龍劍客』南宮獨尊與我們互相約定之事,東方郎君還要重複一遍則甚?」
但她於無力再閃下,卻沾染了幾滴帶有奇異腥味的銀白水珠!當然,地上蜂擁而起的黃色煙霧,也把她全身罩沒!岳倩倩不單頭腦暈眩,神智立昏,連足下也覺一空。
南宮獨尊飲完杯中酒兒,雙眉一軒,哈哈大笑道:「認識,當然認識,仇兄記不記得我適才曾有『旦夕在懷,惴惴不安』之語?」
說至此處,目內耀芒一閃,飲了半杯酒兒,向沈宗儀笑道:「沈老弟,我有一種想法,要和你商量商量!」
吳天才道:「岳倩倩姑娘在途中告訴我,她的父親叫岳天豪,你卻說叫岳克昌是這『養天莊』的二莊主?」
東方朗把杯中餘酒飲完,湊過頭去,向沈宗儀耳邊,低低說了一陣。
話方至此適才為黃冷心引路的那名莊丁,又復入廳報道:「那兩名黑衣蒙面人,一見黃大俠便膽怯飛逃,黃大俠隨後追去,聲稱必加誅戮,並命小人代稟莊主,多謝厚賜,他不再轉來辭行的了!」
吳天才搖頭道:「我需要的,不是普通藥物,是要朱紅雪蓮和百年田七……」
第一點是好奇,第二點是親情上的寂寞……
四名莊丁聞聲,立即兩名向左,兩名向右的騰身察看,口中正厲聲喝道:「甚麼人?」
一面巨網,突自壁間電閃出現,橫佈在陷坑之中,岳倩倩身軀雖被網住,但由於重量暨墜速關係,仍然下沉!
邢光宗皺眉道:「這事太奇怪了,你總覺得『養天莊』的莊主,定是『好色閻王』司徒獨霸,怎會變成『飛龍劍客』南宮獨尊?……東方郎君,你且把對方所贈的那面飛龍竹令,給我看看!」
南宮獨尊笑道:「吳兄有甚話兒,儘管明言,不必有甚麼礙難,吞吞吐吐,你是想起了那一位與此有關的武林俠士?」
南宮獨尊道:「妙藥不難,我這『養天莊』中,有個藥庫……」
沈宗儀不等他話完,便即劍眉雙蹙地接口問道:「老爺子,關於慧妹的昔日冤案……」
語音頓處,側顧吳天才道:「倩倩雖未為利刃及蛇蠍所傷,但已沽了『萬劫漿』,嗅入『轉輪塵』,她……她不礙事麼?」
越過石級,飛身入樓。足尖才一點地,一面奇重無比的「千斤閘」,業已轟隆一聲,當頭壓了下來!兩旁的厚厚木門,也突向中央擠壓而至,迎面牆壁上,繪了個巨大「太極圖形」,右面「太極魚眼」中,濺射出一蓬帶有奇異腥味的銀白水珠!腳下的地面上,也蠭起了一片黃色煙霧!
就在黃冷心剛剛接過那錠黃金之際,突然一聲霹靂震響,有道火光,在「養天莊」後左方沖天而起。
樹枝飛出,先達圓弧,並決無絲毫的聲息。等到繞飛數丈後才突然加快,帶著「嘶嘶」兩聲破空微嘯,打入「五雲樓」左右兩側的暗影之內。
沈宗儀大出意外,雙眉微蹙,臉上有了詫然神色?
莊牆之外,用人工挖出了寬達兩三丈的護莊壕,兩扇厚莊門,也在吊橋之後,關得緊緊。莊門上橫書著「養天莊」三個鶴舞鴻飛的大字。
為首一名莊丁,躬身稟道:「夫人請,屬下等因奉莊主嚴令,任何人若無飛龍竹令,均不得進入『五雲樓』,故而略有冒瀆,尚乞夫人恕罪!」
黃冷心目光向來便知那清臒老叟確是昔年的東南武林盟主「飛龍劍客」南宮獨尊。
總算她了不起,倚仗敏捷身法,於千鈞一髮之際,閃過「千斤閘」的擊頂之厄!雙掌凝足真力,左右一分,把厚厚的木門,震得倒下!嘴中真氣噴處,吹散了迎面襲來的赤紅火焰!
沈宗儀道:「莊中笙蕭所奏的是『迎賓之曲』,難道對方竟曉得我們要來,或是另外迎接甚麼重要賓客?」
沈宗儀揚眉道:「這無非顯示了對方的小家氣派,區區兩三丈寬的一條護莊壕,和一座吊橋,那裏便攔得住萬里尋仇的江湖遠客?」
吳天才聽得越發驚奇道:「如夫人?辛冰冰是有名的玉骨冰心,高傲無比,她……她縱與蕭揚先行仳離,又怎肯不計年齡名位的作了你這位『養天莊』主的如夫人呢?」
吳天才一驚道:「剛才那位夫人,名叫『辛冰冰』?是岳倩倩姑娘的繼母?」
沈宗儀未再多言緩緩舉步入莊,但心中業已覺得這位昔日領袖東南的武林盟主「飛龍劍客」,未免御下太以苛刻!
東方朗道:「我們要找之人,不是莊主,但卻與莊主有m.hetubook.com•com同名一字之雅……」
東方朗道:「沈老弟,對方在叫陣了,常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們就作他『養天莊』中佳客,見機行事,再作道理!」
南宮獨尊笑道:「這廝既洩漏我退隱多年的昔日名號,又弄不清來人身分,幾乎使我慢侍嘉賓遂按莊規除去,懸首竿頭,以向東方郎君及仇兄謝罪!」
話完,取了塊烙打火印的竹牌,向對方略加展示。
東方朗道:「老弟何事驚咦?你發現了甚麼不對?」
「無影殺星」邢光宗聽完東方朗、沈宗儀的敘述,手擎酒杯,陷入了默然沉思狀態……
吳天才手指一動,使網著岳倩倩已暈嬌軀的那面巨網緩緩上升,便自拭去額間冷汗,邊自向南宮獨尊抱怨道:「南宮莊主,這是怎麼說的?吳天才初到『養天莊』寸功未立之下,你幾乎讓我闖這場無可彌補的滔天大禍?」
他們二人計議擬定,便在南山荒祠之中,靜等機會。
東方朗見他一杯一杯,默然不語地,只是喝著悶酒,遂含笑問道:「沈老弟何故眉頭深結,莫非是為令岳父此去擔心?」
南宮獨尊略一尋思,連連點頭地瞿然說道:「吳兄高明,這種推斷可能近於事實……」
東方朗又道:「老弟不要覺得此舉欠妥,要知道『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之語,是行走險惡江湖的金科玉律!」
吳天才看他一眼道:「南宮莊主,你既有此自信,不妨猜上一猜。」
一語方出,東方朗又復向他囑咐地,低聲說道:「但沈老弟請記住,你『四絕書生』的身分,暫時不能暴露,從現在開始,我叫你『仇老人家』,你叫我『東方老弟』。」
沈宗儀點頭道:「這條妙計,倒是使得,只是又要偏勞東方郎君了。」
無論是沈宗儀?或是東方朗,均乃目力極銳之人,他們一望便知,竿上所懸,正是「白水鎮」上的藥店師傅首級!
岳倩倩看在眼中,不禁秀眉雙蹙,暗忖這「五雲樓」前,既有樁卡警戒,自己卻是如何進入?
東方朗笑道:「『五行霸客』,近年來,始崛江湖,不想微名竟入清聽,可見得南宮莊主雖隱江湖,未冷江湖,耳目還靈得很呢!」
分花拂柳,過假山,渡小橋,又穿越一片小林,不禁使岳倩倩奇異爹爹岳克昌是經營了甚麼行業,竟成邊城豪富,擁有這樣大,這樣美的住宅園圃?
為首莊丁,躬身答道:「屬下不知,夫人請進入樓中,自然另外有人接待。」
這局面如何應付?這災厄如何消弭?尤其,岳倩倩已中毒煙毒水,人在神智昏迷之中!
東方朗悚然道:「對,被老弟這一提起,我承認在進入『養天莊』,看見對方於懸頭之際,確也有這種感覺……」
南宮獨尊雙眉方蹙,已有人進入大廳報道:「啟稟莊主,有兩名蒙面江湖人物,越過護莊壕,似欲侵擾後莊,與守地之人,起了衝突!」
岳倩倩之師「九畹仙子」,是當世武林中出奇高手之一,十年薰陶之下,岳倩倩人又穎悟,成就自亦不凡!
南宮獨尊道:「好,如今我來逐項答覆,第一,岳克昌是字,岳天豪是名,二者同屬一人,早年他以名行,如今卻以字行……」
沈宗儀沉吟不語,眉頭深鎖,未曾立即答話,東方朗笑道:「倘若沈老弟不以此舉為然,我還另有一種打算……」
「養天莊」中卻如火如荼,熱鬧得緊!
黃冷心道:「甚麼叫『雙管齊下』?」
辛冰冰點了點頭,退出密室,吳天才立即向南宮獨尊挑眉道:「南宮莊主,我有幾樁疑問,久亙心中,不吐不快!」
沈宗儀道:「東方郎君有何高見,儘管請講,沈宗儀洗耳恭聽。」
說至此處,目注南宮獨尊道:「岳姑娘方面……」
邢光宗道:「要想收效,必須猝不及防,我打算立刻付諸行動……」
南宮獨尊道:「東方郎君與仇兄只要看見這種『飛龍旗火』,一連兩道,飛起當空,便請立即駕臨『養天莊』…」
沈宗儀的口中,不禁低低的「咦」了一聲……
一頭冷汗,不,不是一頭冷汗,應該說是三頭冷汗……
坑底,最少插了二三十柄尖端向上的銳利尖刀,而在尖刀與尖刀的空隙之間,並豢養了不少神態獰惡的毒蛇毒蠍!岳倩倩一步踏空,身軀飛速下墜!二三十柄尖刀,飛速上迎!毒蛇毒蠍等見美食將臨,一個個地展露出獰惡神態!
南宮獨尊笑道:「仇兄是要找誰,老夫昔日在東南武林道上頗有幾樁血腥舊怨,歸隱以來,旦夕在懷,惴惴不安,不知你們找的可是我麼?」
南宮獨尊一陣「哈哈」大笑,與吳天才挽臂同行的,走向「五雲樓」外。
南宮獨尊伸出左手食指,點了點頭,含笑道:「好這是第一問,等吳兄問完,我一併作答。」
岳倩倩藝出「仙霞嶺幽蘭谷」,是「九畹仙子」的得意弟子,一身所學,比起沈宗儀、吳天才來,並不差得太遠,但她初出江湖經驗太差,尤其有這樣同時遭逢「金木水火土」五行合運的猛烈攻擊下,不禁亂了手腳!
南宮獨尊道:「甚麼人?」
南宮獨尊起身走到廳中長幾之上,取了一物遞過。
南宮獨尊也不堅留,仍相當有禮貌的,把二人送出「養天莊」外。
「轉輪金刀」黃冷心接過「飛龍竹令」,細一察看,點頭說道:「昔日我和南宮老兒,有過一次交往,這『飛龍竹令』果然不假和圖書,正是他昔年用物。」
南宮獨尊則滿面堆笑,殷勤揖客,彷彿根本就不把東方朗意欲察人隱私的銳厲目光,和沈宗儀嫌他御下苛刻的哂薄不屑神色,放在心上。
東方朗不改姓名,照實答道:「在下東方朗,在江湖中有個『青木郎君』綽號……」
故而,她決定跟蹤辛姨娘,看看爹爹岳克昌究竟是在何處?並有何要事?不來「聽水小築」?
他們是邊說邊行,但剛剛走到那條護莊壕外,卻怪事突生。
南宮獨尊道:「交情根本就談不上,只是昔日羅浮山萬梅谷『東南英雄會』上的一面之識。」
沈宗儀雙睛之中,神光一閃,挑眉接口問道:「甚麼機會?」
一語方出,恍然似有所悟地,「呀」了一聲,目注東方朗道:「我明白了,你們要找的是『好色閻王』司徒獨霸?」
心中略一忖度,伸手折斷了三寸來長的兩段樹枝,一左一右,分往樓前打去,在這兩段樹枝之上,岳倩倩顯示了相當高的內家控制手法。
高懸吊橋緩緩放下,緊閉莊門緩緩開啟。
東方朗笑道:「勞累無妨,但願能試出南宮獨尊的真實身分,何況這件事兒作來也頗饒趣味……」
南宮獨尊點頭道:「正是!」
這幾句話兒,表面雖頗揄揚,其實也暗蘊極鋒,諷刺吳天才不過是新起當紮,並非資深人物。
南宮安躬身領命,出廳傳令。
吳天才目露精芒,凝注南宮獨尊道:「我再向南宮莊主打聽一個人。莊主認不認識一位號稱『好色閻王』的司徒獨霸?」
沈宗儀點頭道:「那是當然……」
辛姨娘笑道:「你們忠於職責,本當如是,我怎會加以怪罪,莊主是在『五雲軒』?還是在『逍遙堂』?」
南宮獨尊毫不遲疑,立即連連頷首地,應聲答道:「認識!」
沈宗儀不願向東方朗透露思念岳倩倩之事,遂順著對方的話頭,微一頷首,正色緩緩說道:「那『飛龍劍客』南宮獨尊,看來人頗陰沉,『養天莊』臥龍藏虎,絕非善地,我著實有點……」
岳倩倩尾隨辛姨娘,私探「五雲樓」,在樓前觸發五行埋伏,倚仗一身功力,勉強度過「金、木,火」三災,卻先沾毒水,再嗅毒塵,終於一足踏空,墜入陷坑!
南山的破敗祠堂中。
南宮獨尊道:「吸入『轉輪塵』之毒,有她繼母辛冰冰去解,已無問題,且等我們傾談之後,再研究怎麼邀請沈宗儀利用我庫藏朱紅雪蓮,和上好田七,替她療治萬劫漿的頰上留痕,恢復容光便了!」
以份量來說,第二點重於第一點,因為岳倩倩自幼從師,孺慕之心極濃,她想不到數千里省父歸來,所獲得「父愛」的熱烈親切程度,竟遠遠不如期望?
南宮獨尊道:「此事必須剝繭抽絲,從頭細說,吳兄才會明白。」
吳天才「哦」了一聲,眼珠微轉,揚眉說道:「此人在江湖中還頗有名頭,僅僅一面之識,怎好意思來向莊主告貸?」
南山暫時無事。
遠在半里之外,東方朗便手指「養天莊」,向沈宗儀笑道:「老弟請看,對方深溝高壘不納外客,看來我們若想拜望那位南宮莊主,還得費點手腳呢?」
吳天才接口道:「沒有了,我要向南宮莊主請教的,只有這三項問題。」
吳天才道:「果然似有同路之嫌,只可惜莊主手中白送了那黃冷心十兩黃金。」
南宮獨尊笑道:「我早知吳兄會有話問我,老夫決定開誠佈公,問無不答,答無不盡就是。」
沈宗儀聞言,知道東方朗如此說法,是想先回南山和邢光宗等細商對策,遂也不便反對。
吳天才道:「我被你重金禮聘之故,是不是打算對付那沈宗儀呢?」
沈宗儀道:「南宮莊主猜得對了,我們正是要尋人了斷恩怨!」
吳天才各種感覺無不敏銳,但也並不發作,聞言之下,只是哂然一笑,淡淡說道:「黃大俠大謙了,吳天才末學後進,比起黃大俠這等成名已久的老江湖,還差得遠呢!」
南宮獨尊拱手笑道:「久仰,久仰,東方郎君與仇兄請莊內侍酒!」
黃冷心點道:「好,此計不錯,我們於何時實施?」
吳天才點頭起身,與南宮獨尊一同回轉「五雲樓」中。
但東方朗卻立即軒眉一笑,向南宮獨尊注目問道:「我們不便打擾,自然到時再來,但不知南宮莊主給我們甚麼訊號?」
三丈深的陷坑,不一定摔得死武林好手,但坑底所植二三十柄尖刀,和尖刀之間的毒蛇巨蠍,卻足令岳倩倩骨肉成糜,魂魄飛喪!
東方朗雙眉一蹙,方在尋思,吊橋業已放平,莊門也已大啟。
東方朗道:「只要等看見兩道『飛龍旗火』接連升起當空,我們便立即趕去『養天莊』……」
「白水鎮」西南十里,果然有座幾乎比「白水鎮」還大的華麗莊院。
雙方相距,尚有丈許,東方朗便止住腳步,抱拳笑道:「尊駕莫非是『養天莊』主人,也就是昔年威震東南的南宮盟主?」
南宮獨尊咳嗽一聲,正待細說詳情,壁上一處小小洞穴之中,突然「嗡、嗡、嗡」,起了三聲異響。
吳天才因為礙難,不便直問,遂苦笑一聲說道:「不是有甚問題,是我突然想起了一位武林豪雄,江湖大俠……」
語音頓處,從懷中取出一面烙有火印的『飛龍竹牌』,遞向東方朗道:「老夫有面飛龍竹牌,贈與兩位,你們來時,有此一牌在手,守莊人便立即放橋開門,通行無阻。」
www•hetubook.com.com沈宗儀陡覺心弦一陣激動地,目閃神光,急急問道:「南宮莊主認識此人麼?」
黃冷心「哎呀」一聲,目注吳天才,拱手為禮道:「久仰久仰,吳大俠的『鬼斧神弓』美號,近兩年來,真可以說是威震江湖,婦孺皆曉!」
沈宗儀覺得計議既定,再坐無味,遂起身告辭。
南宮獨尊聞言,神情微震,「哎呀」一聲說道:「哎呀,失敬,失敬,原來竟是威震武林『五行霸客』之一的東方郎君!」
剛才,辛姨娘是奉召而來,又是從石級間,一步一步地,慢慢走上,自然未觸發任何埋伏。
南宮獨尊不等對方發問,便微微一笑,加以解釋道:「這是昨日黃昏,司徒獨霸派人送來給我的『閻王令』,只要此令一現,三日之內,『好色閻王』本人必到,東方郎君與仇兄,或是在『養天莊』中小住等待,或是等我訊號,到時再來,都可以與那司徒獨霸相互見面,了斷過節的了。」
話完,便側身抱拳,肅客入莊。
她的腳下本是實地,如今竟成了深達三丈的空空陷坑。
東方朗道謝一聲,接過竹牌收起,揚眉含笑說道:「我們一見旗火,立即趕來,也許能為南宮莊主略效微勞……」
吳天才勃然怒道:「這是那一路的大膽狂徒,莫非想嚐嚐我吳天才的『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滋味?」
東方朗則把兩道含電似的目光,不時閃注在南宮獨尊臉上,發現對方並未易容,或戴有人皮面具,眉心部位也缺少了「好色閻王」司徒獨霸所專有那一道細長刀疤!
南宮獨尊驚道:「我知道這事已成事實,但毀容之後,難道不能復容?」
「吸入『轉輪塵』,解毒容易,但岳姑娘頰上沾了『萬劫漿』,卻……卻恐留有缺陷……」
辛姨娘微微一笑,向那四名莊丁揚眉說道:「我是奉莊主磬音相召而來,飛龍竹令在此!」
吳天才搖頭道:「不,我雖通醫道,太以微薄,所謂『神醫』,必需精通岐黃,術追華扁,方足為功,我心目中的人選,有一遠一近……」
南宮獨尊笑道:「『養天莊』尚稱富有,十兩黃金,不算甚麼,我認為對方那陰謀集團,用盡各種苦心,只是企圖奪取一件罕世寶物!」
南宮獨尊向他深深看了一眼,雙眉微軒點頭說道:「好,有勞黃兄,但在未明其意前,不必對來人出手過重,南宮獨尊退隱邊陲,雄心早淡,不願太多事了……。」
吳天才何等角色,一聽便知這「轉輪金刀」黃冷心藝有專長,可能對南宮獨尊構成某種威脅,遂點頭笑道:「在下衛主有責,義不容辭,一同看看對方是何等來意也好。」
語音頓處,站起身形,向南宮獨尊抱拳笑道:「南宮盟主,黃冷心叨蒙厚賜無以為報,願代擒侵莊之人,交由盟主處置。」
他本想詢問藏有甚麼罕世寶物,但又覺有不便,遂倏然住口。
辛冰冰一驚道:「你是說這樣一位絕代佳人,竟……竟就此毀容?」
說至此處,手指沈宗儀說道:「這位是仇如海仇老人家,一身絕藝,嘯傲風塵,不論在那一方面,都比我東方朗高明多了。」
語音至此略頓,轉面看著沈宗儀含笑溫言說道:「宗儀,你與東方郎君在此飲酒休息,以等待『養天莊』中的『飛龍旗火』訊號,我和郭天尊等……」
南宮獨尊目光一注,洞穴中又傳來人聲道:「稟莊主,有客拜……」
南宮獨尊失笑道:「吳兄,我猜得出你為何雙眉深鎖?」
南山的破舊祠堂中,轉瞬使只剩下「青木郎君」東方朗和沈宗儀兩人,面對「養天莊」方向,對坐飲酒,沈宗儀一來念及岳倩倩,二來又覺自己雖到白水鎮,卻反而仇家如謎,不禁雙眉深蹙……
吳天才道:「南宮莊主請講,吳天才有此耐心,敬聆究竟。」
岳倩倩倒臥網中,半面向下,她看見了坑底的森森刀刃,和無數毒蛇期待美食的吞吐蛇信,均已到了眼前,還有巨大毒蠍的猙獰神態,和那種腥臭難聞氣味。
南宮獨尊以一種極深沉的眼色,向吳天才看了一眼道:「這是第二問,還有……」
沈宗儀仇火煎心,怎肯放過這種機會,頗想在「養天莊」中,小住等待。
吳天才道:「無情劍客蕭揚……」
東方朗笑道:「南宮莊主,你怎麼立即肅客,不先問問東方朗與仇老人家來意?」
一位身材清臒修長的紫衣老叟,當門面立,身後並隨侍著一名白髮老僕。
紫衣老叟目光閃電一掃,突然聲若洪鐘地,發話說道:「老夫聞得有兩位武林同道,光降『養天莊』特為鼓樂相迎,怎麼還不出面,不知是不是我南宮獨尊睽違已久的天南舊友?」
南宮獨尊雙眉微蹙,默然片刻,看著吳天才道:「吳兄真是博文廣識,居然也知道辛冰冰與『無情劍客』蕭揚之間的關係……」
吳天才雙目之中,閃射出一種莫名其妙的神色道:「這事有點奇怪……」
話完,向身邊侍立的老管家,一施眼色,便由老管家取來一錠黃金,雙手奉上!
南宮獨尊已知其意,目注吳天才,含笑說道:「走,我們仍回『五雲樓』去對酒深談,南宮獨尊決定把這『養天莊』中的一切隱秘,都向吳兄開誠佈公,盡量傾訴。」
加上辛姨娘絲毫未想到岳倩倩會暗加追蹤,心中無甚戒備,遂顯得十分順利。
半盞茶時分過後,邢光宗目注東方朗,發話問道:「東方郎君,我相信你的眼力,hetubook.com.com你確實注意細看,那南宮獨尊的兩眉之間,沒有一道細長刀疤?」
南宮獨尊點頭道:「有,有,我藥庫之中,還存有半朵朱紅雪蓮和一些上好田七,關於神醫方面,定是吳兄夫子自道了…」
跟著,屏風後便轉出一位清臒老叟和一位目有威稜,神色頗為冷傲的黃衫文士。
吳天才道:「近的一位,便是與我一路同來白水鎮的沈宗儀兄……」
南宮獨尊側頭向侍立身旁的白髮老僕南宮安道:「就在廳前試放一道『飛龍旗火』!」
但岳倩倩仍不敢十分靠近,她與辛姨娘之間,至少都保持了三四丈的距離。
壁上人聲道:「『轉輪金刀』黃冷心,他說是莊主的天南舊識。」
穿過林木,已到前園,地勢更見廣闊。一座美侖美奐的三層樓閣,矗立於廣大草坪中央,樓前並有四名手橫厚背鬼頭刀的健壯莊丁,擔任護衛。
南宮獨尊不等黃冷心再往下說,便自接口笑道:「黃兄身在客中,必然多有不便,需用之處也多,南宮獨尊敬贈黃金十兩,聊作程儀,尚請黃兄不吝笑納是幸!」
「養天莊」的前莊大廳中,「轉輪金刀」黃冷心飲了半杯茶兒,便聽得屏風後有人傳語道:「莊主到……」
南宮獨尊笑道:「我曾說過,昔日在東南道上,曾結了一些血腥舊怨,『好色閻王』司徒獨霸便是我最大仇家之一。此人手黑心辣,陰毒無倫,我遂對他旦夕在懷,惴惴不安……」
南宮獨尊「哦」了一聲,略作沉吟道:「黃冷心在江湖頗有名頭,不宜怠慢,請他大廳待茶,說我因有急事在身,不克親迎,但立即便可出見……」
黃冷心搖手道:「吳大俠不必出手,常言道殺雞豈用宰牛刀,黃冷心不揣鄙陋,向南宮盟主討支將令。」
南宮獨尊邊自揖客上座,邊自指著吳天才笑道:「這位是吳天才兄,在我養天莊作客……」
吳天才道:「是岳姑娘的姑母,既能設法改變她先天重大隱疾『六陰鬼脈』,自屬絕代神醫!」
南宮獨尊搖頭道:「此人神出鬼沒,蹤跡難定,並精於易容,可以化身千萬,但卻實常會在『白水鎮』左近出現……」
吳天才苦笑道:「復容談何容易?一需神醫,二需妙藥……」
南宮獨尊見了吳天才這種神色也頗感驚奇問道:「這樁事兒之上,難道也有甚問題?」
這一聲「冰冰」,也使吳天才聽得微愕?
吳天才道:「南宮莊主對我重金禮聘,所欲抵禦之人,是不是我適才所說的沈宗儀?」
說至此處,好似想起甚事,唉了一聲,搖頭自嘲笑道:「年紀一大,記憶往往欠清,老夫幾乎忘了東方郎君與仇兄,若想找那『好色閻王』司徒獨霸,如今恰倒有機會!」
說至此處,向報信莊丁道:「為黃大俠引路,前往出事之處……」
紫衣老叟堆起滿面笑容,拱手還禮,點頭說道:「不敢當『盟主』之稱,老夫正是南宮獨尊,兩位怎樣稱謂?」
南宮獨尊哈哈笑道:「誠如東方郎君適才之言,南宮獨尊雖隱江湖,未冷江湖,對於遠道來訪的江湖同道,尤其不能有絲毫慢待,就算兩位來意,是要我這顆項上人頭,老夫也應先把敬三杯,略盡地主之誼!」
主人待客之處,不是後園中的「五雲樓」,而是前莊中巍峨華麗的議事大廳。顯然是主人得報甚早,廳中業已設宴相待。
吳天才、南宮獨尊,加上名叫「辛冰冰」的辛姨娘的頭上,全都見了汗漬!
邢光宗道:「黃兄既與『飛龍劍客』南宮獨尊有舊,便單獨明訪,我與郭天尊等,同時對『養天莊』小作擾鬧,倒看看實際上發號施令,以應付一切的,究竟是甚麼人物?」
辛姨娘笑了一笑,便向那座看來華麗非常,樓前並有七八級石級的「五雲樓」中姍姍走去。
不算最大的熱鬧,但可算得最先的熱鬧,是發生在岳倩倩身上。
沈宗儀嘆道:「東方郎君話雖不錯,但我由於親身經歷,總覺得那『養天莊』絕非頤養天年的祥和之地,莊中彷彿隱藏著一片森森殺氣!」
南宮獨尊點頭道:「對,她的姑母也就是她的恩師,仙霞九畹仙子,確實醫道極精,但仙霞太遠,難解近急,吳兄適才還說有近的一位呢?」
東方朗「哈哈」一笑,向沈宗儀連連擺手,接口說道:「老弟不必擔心,令岳足智多謀又具上乘功力,『無影殺星』之號,久震黑白兩道,我不相信他會鬥不過一個業已退休歸隱的南宮獨尊?」
吳天才黯然道:「毀容已是事實……」
南宮獨尊搖頭笑道:「一點都不奇怪,辛冰冰是先與蕭揚仳離,然後才作了我的如夫人……」
黃冷心是藉此自找臺階,當然不能不收,「哈哈」一笑,抱拳說道:「南宮盟主仗義疏財,豪情俠骨,不減當年,黃冷心謝過厚意!」
直等四外寂靜,感覺南宮獨尊、吳天才四道目光,全投注在自己臉上,方耳根一熱,霞生兩頰地,赧然說道:「倩倩大概是太寂寞了,我……我決想不到她……她會暗暗隨在我的身後,私探『五雲樓』……」
吳天才嘆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之語,果然不差,但不知南宮莊主在這『養天莊』,藏有甚麼……。」
沈宗儀心較仁厚,見狀之下,不禁把雙眉微蹙,側顧南宮獨尊道:「南宮莊主,你這是何意?」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