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乾坤一劍

他不愧是將門裔戚,猛然想到目前軍情緊急,賊人可能有為而來?心念轉動,正待向內宅奔去!
柳琪雖然自幼由三眼比丘沈師太扶養長大,盡得心法。
時間還只有初更!
這是怎麼一回事?心中驚疑,身子卻像弩箭脫弦一般,向左面飛縱過去!
「真是黃毛丫頭十八變!」
他心頭猛然一震,暗想自己身受舒老夫子五年栽培,今日此戰,關係著他一世英名,自己豈能大意?
花白鬍子老頭,好像越說越氣,語聲有點接近咆哮!
這會江青嵐發現那人輕功,並不見得比自己高明。
他對面是一個身穿玄色緊窄夜行衣靠的少女,手上執著一支明晃晃的長劍。
江青嵐一著失手,要想解釋自己此舉並非有心。
心中雖然猶疑,但瞧對方並無惡意,只好抱拳說道:「後輩江青嵐,方才蒙老丈見召,不知有何見教?」
任你江青嵐飛躍得如何快法,人家始終不即不離,永遠保持在五六丈遠近。
這崆峒絕學,確非尋常!
江青嵐伏在假山背面的一處暗陬,這裏正好面對圍牆,如果有人從牆外進來,正是必經之路,極難逃得過自己雙目。
真是奇事!這片樹葉分明有人在暗中偷襲,用重手法打出。
就在虯鬚老者躍近之際,舒老夫子——八臂劍客展元仁,也同時躍到,擋在江青嵐前面,回頭笑道:「青嵐,這位是秦嶺派公孫無忌公孫老前輩,江湖上人稱獨角獸的便是,你還不上前見過?」
長劍急揮,一面撥開射來弩箭,一面大聲喝道:「你們還不住手,我是表公子。」
從內宅到花園,一路上都有巡邏的家將丁弁,川流不息,府外四周,更是戒備得刁斗森嚴。
但此種話,又如何說明?心中正感萬分愧怍。
這時兩人已是近身相搏,距離不到三尺。
花白鬍子老頭去得好快,連想問問他名號稱呼都來不及。
唉!由此看來,舒老夫子時常說武功一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當真不錯!
兩條人影,倏然飛開。
江青嵐一見對方攻勢受挫,立即精神大震。
正當他沉思之際,忽聽東北角上,「唰」的一聲,閃起一條黑影。
「哈哈!公孫兄名滿武林,怎的和後生小輩生起氣來?」
自己時常聽舒老夫子說起,一個人內功練到爐火純青之境,隨手摘上一片樹葉,都能隨意傷人。
「嗆啷!」柳琪長劍墮地,她雙手掩面,渾身抽搐,一跤跌坐地上。
驀然大喝一聲,雙肩微晃,欺身猛撲。
江青嵐長劍一舉,左手捏了一個劍訣,大聲說道:「如此,本公子有請!」劍尖一圈,使出「一心朝天」,亮開門戶。
江青嵐又是一驚,趕緊向左一個急躍,右手長劍,順勢一招「神龍擺尾」,挾著陣勁風,橫掃過去。
可惜她只是一個弱不勝衣的女子,要是她也會武功,這該多好……
燈籠火把,把前面正宅,照耀得猶若白晝,後花園和內宅,隔著一道高大夾牆,倒反而顯得特別清靜。
你跑得快一點,他也跑得快一點,你慢下來,他也跟著慢下來。
江青嵐一想到紅線姑娘,眼前立時浮起一個苗條纖影。
他這一含憤出手,把「通天劍法」精奇絕招,源源施展。
等到發現江青嵐在身後追來,兩下裏只剩了五六丈遠。
獨角獸?江青嵐突然想起前天晚上,花白鬍子老頭的話來:「小子,你後天不是要鬥鬥那頭獨角獸嗎?憑你七八手三腳貓,只能宰狗!」
江青嵐劍尖和公孫無忌劍身相觸,「叮」的一聲,宛如擊上巨大鋼板,手腕猛震長劍幾乎要脫手飛出!
沿溪那所精舍前面的空地上,這時一排站著四五個人。
只見一點黑影,被自己劍勢撩開,撥出去兩三步外。
瞧她寫得一筆娟秀婀娜的字跡,倒真可和府中素有女才子之稱的紅線姑娘媲美!
這笑聲十分蒼涼,震得在場之人,耳鼓嗡嗡直響!
「噫!這是什麼?難道賊人還有這麼大膽?居然敢在禁衛森嚴的節度使府,放起信號來?」
江青嵐也鬧得面紅耳赤,驚慌失措!
江青嵐跺腳道:「你趕快起來,我有話問你。」
這下江青嵐可吃了一驚,趕緊右腕微撤,朗聲說道:「當年令堂和展老夫子動手,不過劍傷右臂,自然不是展老夫子下的殺手。他隱姓埋名十七年,只因秦嶺崆峒,淵源極深,不願釁由此起,報仇一節,姑娘還請三思!」
但江青嵐也因奮起全力,砸出一劍,對方長劍,雖被盪開,身子驟失平衡,一個蹌踉,向前撲出。
中間一個,卻生得身材高大,滿臉虯鬚,年約五旬以上的老者,這時正負手而立。
他傳給自己的這招劍法,說什麼:「乾坤一劍,天下無敵。」
心念急轉,那敢怠慢,立即長身一躍,施展輕功,一路輕登巧縱,急向內宅奔去!
舒老夫子不!八臂劍客展元仁,卻依然穿著一襲長袍,風度沖夷。
什麼獨角獸?自己幾時要去聞獨角獸?
一分一秒,好像比平時過得特別慢,緊握著劍柄的右掌,也微微的沁出汗來!
江青嵐心中一急,慌不迭竄上近身一處房屋,由此接連,再飛躍上更道夾牆。
柳琪早已冷哼一聲,「唰」「唰」連聲,長劍像雨點般攻到!
江青嵐既有發現,那肯放過?
江青嵐越練越得意,一支長劍,翻翻滾滾。
走在榛棘叢生,亂石嶙峋的危崖陡壁之上,也著實費力。
青年hetubook.com•com人誰個不愛面子?何況在眾目睽睽之下,輸給一個女孩子?
但手上青虹,就在嬌音未落之際,一圈一震,手法輕巧無比,一大片清光,潮湧而出,滿天流動!
他心中想著,腳下不由停了下來。
柳琪又羞又怒,嬌叱聲中,欺身急上,青虹驟閃,劍如潑風般使出!
只聽舒老夫子敞聲笑道:「既然如此,柳姑娘為母報仇,老夫也毋庸多費唇舌,柳姑娘只管請罷!老夫就憑這雙肉掌,試試三眼比丘十七年心血調|教出來的高足,到底……」
「嘿!小子,你螢火之光,也敢在老夫面前班門弄斧?」
這時一見黑影是朝山上奔去,也趕緊長身一掠,躍上圍牆。
是以竭盡所能的追了一陣,漸漸感到胸口有些氣喘,額上汗水,也不禁涔涔而下!
江青嵐不待他說完,接著問道:「那道紅色匹練,你可看清是什麼樣的人?」
花白鬍子老頭猛的把目光投在江青嵐臉上,訝異的道:「你還沒正式入門?唔!人品還不錯!小子,你能和我老人家相見,總算緣分不淺!」
江青嵐略為遲疑了一下,答道:「舒老夫子乃是後輩授業恩師。」
「青嵐,這事與你無關,還不回去?」
柳琪原式不變,皓腕一震,劍尖忽然上挑,奔向江青嵐咽喉!
這時見他好像和自己說話,又好像是自言自語,一時之間,竟答不上話來。
想到這裏,立即向涵春閣走去。
柳琪眼看自己苦練多年,滿心想手刃親仇,那知連人家門下弟子都無法取勝。
「那知就在此時,半空中忽然飛來一條紅色匹練,只在屋面上轉了幾轉,那五六個大漢手上兵器,就全被捲飛,一個個滾落下來。四個賊人因身上中了不少匣弩,當場斃命。還有兩個,因箭傷不重,只是渾身動彈不得似的,被弟兄們按住。卻好大公子也帶著人,聞警趕來,就把兩人帶走,小的奉命守在這襄,不想卻把表公子當了……」
辛辣迅疾,奇詭無匹。
那知柳琪嬌軀一側,反使「穿雲摘星」,一點寒芒,直向江青嵐「心坎」穴點來。
因為那裏較為冷僻,且是他們兩度進入花園的老路,自己還是仍到那邊去守候為是。
剛躍上內宅和花園分道的一道夾牆時,猛見前面燈球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日,弓弦急響,人聲鼎沸。
心念轉動,立即一個箭步,跟著暗器震落之處,飛縱過去!
哦!不!等後天把那姓柳的丫頭打跑之後,再問不遲!
「狂徒看劍!」
劍尖向天,劍訣遙領,劍法還未展開。
江青嵐方才跑得一身汗水,這時經風一吹,微感涼意。
「不想一月之前,你又以長凌幼,掌劈宋時,難道不知道崤山鬼神是老夫門下?秦嶺崆峒,樑子已結,公孫無忌此來,就要取你頸上人頭,這小子也正好和我徒兒抵賬。」
只好停下身來,抹了抹汗珠,向前一瞧。
橫掃長劍,突化「玉龍迴旋」,又向身前反捲。
嘿!果然又有不開眼的賊子,偷放暗器,此人出手沉重,自己倒不可大意。
這可使江青嵐為難起來,分明兩處都有了賊蹤,自己該怎麼辦呢?
府中軍健眼看匣弩無功,耳中又聽到是表公子,立即紛紛住手。
而且他背後好像長著眼睛。
每個小圈劃出之時,松枝果然有著不同的變化,這種變化,是由松枝震動所發出。
幾年來,他練習輕功提縱,城隍山來回,不知跑過幾千百遍。
無聊和寂寞,暗暗襲上他的心頭,不由使他懸想著今晚要來的敵人——那姓柳的丫頭,不知長得怎麼一個模樣兒?
花白鬍子老頭見江青嵐愣愣的站著不動,怒道:「喂!小子,你後天不是要鬥鬥那頭獨角獸嗎?憑你那七八手三腳貓,只能宰狗!」
江青嵐猛的舌綻春雷,暴喝一聲:「且慢!」
柳琪滿臉飛紅,柳眉倒豎。
花白鬍子老頭又在催促了,江青嵐簡直無法違拗。
這時府中軍健,因聽說內宅有警,一批批弓上弦,刀出鞘,全數出動。
十八的姑娘一朵花!二九年華,正當妙齡!
江青嵐問道:「方才可曾發現賊人?」
劍劍俱指要害,著著全是辣手,但見銀芒顫動,寒星飛舞,奇詭辛辣,凌厲到了極致。
但江青嵐卻越是聽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還是怔怔的望著對方。
原本極其輕微,但因花白鬍子老頭推出的松枝,極其緩慢,才看得十分清楚。
這一發現,不由使得江青嵐愕然失色,那有輕功提縱功夫,竟連普通走路都趕不上之理?
花園中間,又是「嗤」的一溜火花,直沖霄漢。
何況「追魂八劍」變化迅疾,虛實互用,明明是幻影,但刺到之時,立可變為真劍。又豈是像玄衣少女柳琪這點功力之人,就能隨機應變?
但他還不肯稍歇,因為時間只剩下明天一天,後天晚上,就得把整套劍法拿出來,及鋒而試。
江青嵐聽得大為納罕,賊人敢於明目張膽,到節度使府尋仇,來的斷不會是幾個庸手。
雙足一頓,躍上假山,俯瞰園中,月光如水,煙景如畫,還不是靜謐得和平時一樣?
時間迅速,這已是留柬約定的三天之後了。
劍尖互撞,她只覺右腕一軟,長劍立被震開。
心中想到,立即抽出長劍,依著所授口訣,長劍直豎,緩緩推出。
花白鬍子老頭突然狠狠的盯了江青嵐一眼。
是以柳琪轉了幾個方https://m.hetubook.com.com位,依然被「追魂八劍」的奇幻劍勢,逼得手足忙亂。
「啊喲!不好!賊人既然放起信號,定然不止光向舒老夫子尋仇,難道還另有圖謀不成?」
敢情她自知不是舒老夫子對手,不敢來了?
柳琪一劍點到,江青嵐仍是不肯後退,大喝一聲,劍演「鳳凰點頭」,劍尖覷準對方劍尖,疾拍而出!
看方向,正是舒老夫子居住的「居仁小築」附近。
獨角獸公孫無忌,這次也不似破解先前兩招那麼容易。
此時劍尖指著舒老夫子,仇人當面,神情似乎極為激動!
噫!這是什麼暗器,入手不沉?
柳琪要想舉劍封架,不知封擋那一支好!心頭一驚,只好拼命向後方躍開。
一面惶急的道:「小的該死!冒犯表公子!」
為首一名家將,一眼瞧到來人果然是表公子,早已嚇得噗通一聲,跪了下去,口中連叫:「小的該死!」
三更!已經三更了!江青嵐驀地從沉思中驚覺。
說到這裏,手腕微微震動,一連串劃出九個小圈。
「夜遊神宋時為虎作倀,蓐惱節度使府,公孫老哥心中也許比展元仁更為清楚,毋須多說。這江青嵐,乃是薛節度使的表公子,不過相隨老夫練劍,並非展元仁正式門人,公孫老哥焉得相提並論?何況要取展元仁頸上人頭,也並非易事,憑公孫老哥,也不見得就能如願!」
公孫無忌那會把對方一個乳臭未乾的紈絝子弟,放在眼裏。嘿然冷笑,手中長劍隨手一揮,立時寒光電奔,把江青嵐劍勢,悉摒門外。
以對方身手之高,假使對自己有什麼惡意的話,十個自己,也早已完了。
江青嵐給他說得糊裏糊塗,暗自尋思,難道他又在捉弄自己?
餘音未絕,長劍忽然疾掄反擊。
不去管他,反正既然來了,好歹也得上去瞧瞧。
笑聲甫落,舒老夫子突從長袍底下,嗆的抽出一支長劍,但見寒芒四射!他用指輕輕一彈,發出錚然龍吟之聲!
那家將又連應了兩聲「是」,道:「剛才小的巡邏到此,似乎聽到一個女子聲音,喊了一聲:『捉刺客!』
忽聽一個蒼老聲音問道:「小子,你才來?」
這娃兒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居然說什麼「割雞焉用牛刀」?
你停他也停,你追他就跑!不僅如此,江青嵐另外又有了新發現。
前面更樓上,終年懸掛著的一面大雲板,這時「嗤」的一聲,遠遠傳來。
暗想:「這花白鬍子老頭,舒老夫子一定知道他的來歷,明天問問舒老夫子,便會知道。」
兩人卻巧同時發動,同時搶攻,一個穿插遊走,一個八臂同揮,這兩套劍法,全是以快對快的動作。
「不要緊,老夫子,等弟子不敵,你老人家再上不遲。」
這是第二天晚上,時間已是初更時分,十二三的月亮,已經快圓了!
公孫無忌不由縱聲大笑!
江青嵐一連被兩次震退,對方這一大笑,不由無名火起,那管厲害。
不到一盞熱茶時光,便到達山頂。
他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心頭猛一驚,立即收住劍勢,目光所及。
自己這點微末之技,和人家差得太遠!
「嚶」!
天下武學,不管如何精奧,也決沒有只有一招的,他……
話聲才落,人就向山頂上跑去。眨眼工夫,便消失在濛濛夜色之中。
那會一瞬工夫,連人家影子都瞧不到呢?
隨身幻起七八條劍光,矯若游龍,盤空匝地,四面飛舞。
當下一連又練了幾遍,才滿懷高興的挾著寶劍回去。
江青嵐仍然不肯向後退避,猛吸胸腹,避過點來劍鋒。
他這一招用得相當神奇,妙在避攻不忘卻敵。
膽氣一壯,立即施展輕功,向前急進!
人在高處,立時看出內宅正屋,左邊第三重院落中,已被府中軍健全部包圍,但屋面上卻半個人影都沒有。
她,只比自己大了一歲,已經博通經史,替姨父掌管箋表,職司機秘了……
大白天裏,花園中追去的人,雖然不多,總還有人進出,只有挨到晚餐之後,才獨自跑到涵春閣前的草坪上,痛下功夫。
這一突變,場中諸人雖不乏高手,但此種情形之下,也無能為力。因為如果有人搶救,江青嵐只要手腕一沉,柳琪就得屍橫當地。
「咄!渾小子!真是天下最渾的渾小子!碰上了這好機會,還不求求我老人家,再說憑紅兒一個人,也擋不住十來條野狗,何況還有一頭獨角獸?」
噹!噹!噹!更樓上的大雲板,接連響起,聲震遠近。
但在這種無路可循的危巖上奔走,終究還是第一次,何況又在深更黑夜之間?
江青嵐心中一驚,循聲望去,只見離自己不遠的一方巨石上,這時突然翻身坐起一個花白鬍子的老頭。
前面那人,似乎被江青嵐追得心慌意亂,他捨了山路,卻向亂草巖石上沒命亂跑,還不時的回過頭來,向後探望。
他語中之意,含著十分感慨!緩緩的抬起頭來,目光如電,注定獨角獸公孫無忌,冷冷的道:「好!公孫老哥,這就請罷!」
雙劍並舉,四周生風,耀目精練,漫天劍影!
噫!方才上來之初,這方巨石上,分明並無人影,難道自己沒有看得清楚?
但她卻艷若桃李,冷若冰霜,始終若即若離,不可捉摸。
不!他正在回頭瞧著自己。
賊人如果要來,只有從花園東北角,涵春閣方向進來。
松風如濤和圖書,月光如水,那有人影?
此時八支劍尖,已合為一,一點銀星,距離對方眉心,只有一寸光景。
舒老夫子臉色鐵青,突然仰天一陣大笑!
「追魂八劍」,雖然奇幻無比,但對付之道,能夠沉著應戰,自可不為對方所惑。尤其是這套「穿花身法」,正是針對「追魂八劍」設計,只要應用得法,便能以幻制幻,制敵先機。
舒老夫子聽得臉色倏變,雙目精光暴射,大聲笑道:「哈哈!公孫老哥,你當展元仁是怕事之人嗎?十七年前之事,老夫自問並未殺人,即使殺了,也並無不對之處。當時展元仁遵奉本門掌門人意旨,為兩派和氣,為秦嶺顏面,老夫才隱姓埋名,退出江湖,一十七年,自問對秦嶺也已有交代。
玄衣少女冷不防給他突如其來的大喝,微微一怔,嬌軀向後退出半步。
這時公孫無忌身邊,也忽然一搖三擺,踱出一個手搖摺扇的中年文士,向公孫無忌躬身說道:「區區一個後生小子,何用勞動公孫先生,還是由後輩隨便打發他回去就是!」
兩人這一動上手,快打急攻,彼此交攻了三十來招,竟然半斤八兩,攻守各半。誰也佔不到半點便宜,誰也沒法子搶得機先。
江青嵐初次出手,就失先機,眼前一片青影,森森劍氣,差不多已籠罩全身!
但這一比劃,心中又感到十分奇異,因為這招劍式,除了九個圈圈,小有變化之外,並無出奇之處。
心中一陣悲憤,目含珠淚,臉露煞氣,柳腰一挫,身法驟變,人像穿花蝴蝶般繞著江青嵐左右前後,團團疾轉。
花白鬍子老頭一手接過,瞪著江青嵐道:「乾坤一劍,天下無敵,你要用心一點!」
只見花白鬍子老頭微微搖頭,道:「來!快去折一根松枝,待我老人家教你一招劍法罷!」
她自幼跟隨三眼比丘練劍,對仇人八臂劍客的「追魂八劍」,當然耳熟能詳。而且三眼比丘也有過指示,一個人那有七八條臂膀,同時刺出七八支長劍之理?對方八劍齊發,無非手法快到極點,使敵對一方,發生視覺上的錯誤,被他幻影所迷罷了。
秦嶺派的「終南劍法」,辛辣詭異,和崆峒派的「通天劍法」,迅捷奇幻,正好各有所長。
迎著公孫無忌喝道:「獨角獸,來!讓公子爺先領教你的高招!」
四目交投,玄衣少女柳琪不由微微一怔,她春花似的臉上,不知是羞?也不知是怒?
獨角獸公孫無忌厲聲喝道:「老夫不管這小子是姓薛的什麼人,反正你們老少兩人,不想挨到天明。展元仁,來!咱們試試誰行誰不行?」
心中一氣,不退反進,長劍橫掃,使出一招「雲封五嶽」,方擬硬砸對方劍勢。
「老夫子,且慢!」
人才縱到,左手一抄,已把暗器接到手上!
「嘿嘿!小子,你有多大道行?居然教訓起人來了!來!老夫接你幾招試試!」
看來此人功力,不但遠在自己之上,可能比舒老夫子還要勝上一籌呢!
長劍揮處,銀虹乍閃,森森劍氣,業已逼人而來!
幾年來,自己一直為她廢寢忘食,刻骨相思。
這會,她可拼上了命,銀牙暗咬,劍招盡展絕學,向江青嵐滾滾攻出。
這一眼,直若兩道冷電,棱威懾人,不可逼視。
他是初次臨敵,心情自然顯得特別緊張,右手緊握著劍柄,摒息凝神,目不稍瞬!
花白鬍子老頭不耐的道:「小子!我老人家問的,你可是崆峒門下?」
他說漏了嘴,差點說出「賊人」兩字,但連忙嚥住。
這……
明月在天,萬籟漸寂,那有半點人影?
這正是「通天劍法」最後八招——追魂八劍!
花白鬍子老頭傳完一招劍式,突然把松枝一擲,朗聲笑道:「只此一劍,受用無窮,小子你好自為之!哈哈哈哈……」
難道這招劍法,就叫「乾坤一劍」?
「為長者折枝,曰不能焉,是不為也,非不能也,我老人家叫你折枝,還不快去。」
如果說她對自己無情罷?有時又淺笑盈盈,情意綿綿……
心頭這份震驚,真是非同小可。
是以操練得愈熟愈好,熟能生巧,才能制敵先機,贏得對方。
整條右臂,被震得驟然痠麻,長劍差些兒就要脫手飛出!
江青嵐隨手脫去長袍,「嗆」的一聲抽出長劍。
城隍山,雖算不得十分峻高,但他捨了上山正路,盡向橫裏竄躍。
江青嵐突然一反平日彬彬有禮的態度,手中長劍一挺,不退反進。
心頭一急,就放輕腳步,悄悄的掩近過去!
那知前面那人,好像知道自己心意似的,這邊身形才動,那人也早已別轉過頭去,拔腳就跑。
江青嵐低頭往手上一瞧,不由把他驚得目瞪口呆!
心中一動,猛的提了一口真氣,身形如風,向前掠去!
江青嵐哦著道:「後輩跟隨舒老夫子練武,他老人家曾說,他是崆峒派的功夫。」
只見一大片劍花,漫天灑出,向江青嵐當頭罩下。
什麼?他要自己跟他到山頂上去?這人到底是何居心?
而且憑府中這十幾名一隊的巡邏隊,又焉能把他們殺的殺,擒的擒?
公孫無忌這才橫劍當胸,向江青嵐冷冷的道:「小子!你還不發招?」
但要在這些沒有知識的下人口中,那能問得出來?
壓根兒就沒有施展什麼輕身功夫,也沒見他縱過一縱,躍過一躍。
雙足再頓,人像離弦弓箭,颼的激射出去,街尾急追!
和*圖*書不愧經八臂劍客五年陶冶,身法迅捷。
草地上,好似鋪了一層輕霜,幾處崇樓傑閣,涵虛浮影,更顯得清夜靜穆!
「老丈……」
姑娘家這個地方,又豈能容人輕易碰得?
前面那人,這會不再打橫裏跑了!
「哈哈!小子,你跑累了罷!來!跟我老人家到山頂上去。」
前面那人也沒命的亂跑。兩個人就在城隍山上,亂草叢石之間,亂兜亂轉。
手上寶劍揮舞之間,劍光流動,幻化出一片寒芒,向獨角獸急攻而出!
那黑影先前以為沒人追蹤,是以出了圍牆,腳步立時放緩。
這一招,他應變神速,雙方劍尖相擊,發出「叮」的一聲清響!
笑聲搖曳,人已破空而起。
只見他目注長劍,喃喃自語道:「十七年來,老夫未嘗一啟劍匣,今日倒又用上了!」
柳琪對「穿花身法」,固然練得純熟無比,但「追魂八劍」,乃崆峒絕學,終究無法釐測,還是第一次碰上。對方七八支劍法,同時刺到,招式又無一雷同,她心中雖明白這是幻影,但其中有一支當然是真正攻到的劍尖,要想不被所惑,又談何容易?
他求勝心切,八招劍法,舞得個風雨不透。
那家將點頭道:「是!是!一共六個賊人,除了當場被弟兄們射死了四個,另外兩個,也已擒住。」
獨角獸公孫無忌,乃是號稱天下第一高手天癡上人門下三弟子,穿簾燕聶五娘的師兄。
「小的抬頭一瞧,屋脊上果然發現了五六條人影,手中全都拿著明晃晃的單刀,在瓦上縱躍。小的心頭一驚,立時吩咐弟兄們放箭。
唔!所以他老人家要傳自己那一招「乾坤一劍」!就在江青嵐微一怔神之間,只聽獨角獸公孫無忌嘿然冷笑道:「展元仁,你還知道武林中有秦嶺派嗎?十七年前你殺了琪兒之母,還可說是為友心切,此事咱們老一輩的,只好置之不問,讓小師妹的後人,親手向你算還血賬。
月光之下,但見一團人影,滿地遊走。
江青嵐一個人埋頭苦練,把八招劍法,反覆演習,差不多已練得極為純熟。
舒老夫子心頭大駭!急忙臉色一沉,喝道:「青嵐!你還不退下?」
其中大有蹊蹺,不禁追問著道:「我問你賊人是如何發現的?」
一陣紅潮,由耳根直透上來!
晚餐甫畢,他悄悄的回轉房中,換了一身青緞勁裝,佩好長劍,外面罩了一件長袍,便向後花園而來。
舒老夫子皺著長眉,低喝了一聲。
只好依言折了一枝兩尺來長的松枝。
園內靜悄悄的,一點聲息也沒有。
一柄長劍,如怪蟒靈蛇,颼颼亂竄,前後呼應,迅速凌厲,端也不可輕侮!
遠望過去,身材曲條,敢情就是穿簾燕聶五娘的女兒,那個十八歲的姓柳的丫頭!
舒老夫子崆峒派名宿,武功淵博,區區毛賊,何足道哉,自己還是先趕赴內宅要緊!
江青嵐心頭一愣。
接著長劍微顫,一招「三星入戶」,向公孫無忌「咽喉」及左右「將臺」點去!
江青嵐心意一決,立即還劍入鞘,施展輕功,向峰頂縱躍而上。
是以江青嵐八劍猝發,腳下早有了準備。柳琪一退,他已如影隨形,跟蹤急撲!
這可害得自己平白地耗了兩個更次!
江青嵐聽得十分好笑,暗想這道紅色匹練,可能是一位身法奇快的高手,隱身相助。
猛的吸了口氣,雙腳一點,一個身子,緊跟著往假山上縱去。
在江湖上聲名久著,舒老夫子自己能否贏他,還在未定之數。
正在心與神會,意與劍通之際,驀地裏「嗒」的一聲,似有一股極大潛力,撞上劍身。
猛聽一聲梆子響處,軋軋連響,箭如飛蝗般射來。
這條路,江青嵐是最熟不過。
變化之多,威力之大,簡直不可思議。
要知這種匣弩,內裝機篁,可以連珠齊發,威力之強,無人能擋。
家將想了一想,臉容一正,躬身答道:「小的看得十分清楚,那紅色匹練,只在空中轉了幾轉,便自不見,咱們督帥洪福齊天,府中自然有神祇保佑,這恐怕就是金甲神!」
江青嵐盡量施展出輕功提縱,急起直追,咬牙飛躍。
動作敏捷,面向玄衣少女卓然而立,越發顯得英姿勃勃,俊逸不群。
正好江青嵐也因久戰無功,驀地一聲長嘯,身形晃動,立時從他身上,漾起七八條臂膀,各掄長劍,向四外揮出。
玄衣少女攔著舒老夫子話頭,一聲嬌叱,正待欺身而上!
一陣陣的西風,吹到熱騰騰沁出汗來的身上,微有寒意!
原來這一陣急奔,自己盡力施展出輕身提縱功夫,一個起落,少說也有三兩丈遠近。
江青嵐突然閃身而出,向公孫無忌打量了一眼,道:「割雞焉用牛刀?還是讓弟子來罷!」
江青嵐不知他引自己上來,到底為了何事?
江青嵐攻出劍勢,又吃他劍光全數封開!
這晚天上風定雲淨,大半輪皓月,寒光十分皎潔。
就在這略一沉思之際,眼前寒光如電,像驟雨般灑來。
聲落人落,一團精光,頓時向簷前飄落。
舒老夫子的聲音剛叫出口,柳琪後退之勢,也突然停住。
兩人距離,這會不到兩尺,他求勝心切,身軀切近。
口中一聲大喝,驀一振腕,八支劍影,飛起一串寒星,疾灑而出,宛若奔雷掣電,直奔對方身前!
他搖頭搖腦,連連後退,依然站到原來位置上去。
說完,把手上松枝,向天直豎,緩緩推出,和-圖-書口中說道:「看著!這一招劍法,共有九個變化,每個環節,必須記清,才能把這一劍的威力,發揮無餘。」
心中這份高興,也到了極點!
汀青嵐氣憤憤的罵了一句,直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
那一雙覆著長長睫毛的大眼睛,和宜嗔宜喜的兩個小酒窩,使人瞧著有不能自已之感。
難道就是那個十八歲的黃毛丫頭不成?
江青嵐這氣可大了,難道我當真追不上你?
江青嵐因距離過遠,聽不清他們說些什麼?
花白鬍子老頭瞇著眼睛,「唔」了一聲,問道:「你是展元仁門下?」
其色紺碧,宛似正月元宵節放的花炮一般!
「青嵐!」
但仔細想想,又好像確實蘊藏著奇奧絕倫的變化。
那麼他這樣逗著自己,亂跑一通,又是為了什麼呢?
手掌所及,乍覺按上了一個圓滾滾,軟綿綿的東西之上!
但女孩兒家限於天賦,內力較弱。
這一推,驀地發覺這招劍法,果然博大精深。
「不!老夫子,憑她十七八歲的一個女孩兒,那配和您老人家動手過招?有事,弟子服其勞,今天正好讓弟子試試。」
說畢,就雙足一點,依然躍上屋脊,一路如飛的向「居仁小築」奔去!
「住口!老賊你認為姑娘勝不了你?」
江青嵐乍逢強敵,心頭一凜,向後退出半步。
怎奈獨角獸內外功夫已達爐火純青之境,隨手一擊,潛力無窮。
剛翻遇一重樓脊,身未站定。
心頭大驚,立即向後退出兩步!
江青嵐在這一瞥之間,只覺那人似乎是個花白鬍子的老頭。
柳琪身形閃動,原想乘隙進招,不料對方好像四面八方,全長著眼睛,任你移宮換位,向對方任何部位刺出,都被一支長劍擋住,而且同時立有六七支長劍,跟著反擊。
只見他身子突卻半步,長劍疾轉,在身前劃起一道銀虹。
他心念才轉,人卻依舊十分鎮定,一面暗暗戒備,兩道目光,卻向四周黑暗之處掃去!
她鳳目緊閉,顫聲喝道:「小賊,你殺了我罷!」
噫!那姓柳的丫頭,不是留燕寄柬,約好三天之後嗎?怎地還不來呢?
那知他身形才動,公孫無忌早已大踏步跟了進來。
所謂飛花摘草,傷人於百步之外,看出此人功力,已非尋常。
晃眼工夫,不但封開了柳琪的一輪猛攻,而且振腕揮灑,神速絕倫的攻出了七八劍。
花白鬍子老頭一面比式,一面講解。
江青嵐還沒喊出,人家早已走得影子也不見了。
一時沒想到對方是男是女?左手「青龍探爪」,業已當胸|推出!
當下擺了擺手,道:「好!你們就守在這裏,我還要到花園中去瞧瞧!」
江青嵐對敵經驗雖然不足,但舒老夫子在授劍之初,早已詳為解說。遇到八劍同出,敵人封架無功,只有逼得向右後方躍退,捨此之外,別無他法。
只聽又是叮然一聲,江青嵐一個身軀,直被踉踉蹌蹌的向左震退了兩三步!
等人,本來是最心焦的事兒,何況等的又是敵人。
柳琪花容失色,身形還在後退。但她退一步,江青嵐就逼進一步,劍尖和眉心,依然只有一寸距離!
江青嵐心頭一震,微感寒慄。
一前一後,差不多就只有五六丈距離。
江青嵐驟不及防,險被射中,心知這是府中的匣弩手,錯把自己當成了賊人。
手上長劍,銀蛇亂閃,迴環出擊!
抬目一望,那條黑影,已在圍牆外面,十丈來遠,是往城隍山方向去的。
江青嵐出生富貴之家,雖然跟著舒老夫子,學了五年武功,在輕功上,已有三四分火候。
黃鸝新聲,呢呢如囀,尤覺珠落玉盤,聲音兒好聽已極!
公孫無忌一擺手勢,攔著說道:「白兄且慢!展元仁殺了小徒宋時,老夫正好手刃這小子抵賬!」
江青嵐凝神細聽,一面舉手比劃。
不由驚得「咦」了一聲,拔腿就跑。
這天,江青嵐度日如年,眼巴巴的由天明望到天黑。
比閃電還快,由假山上直往圍牆外面飛去。
驀地,柳眉一挑,杏眼一瞪,面泛殺機,嬌聲叱道:「小賊!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姑娘!」
這會江青嵐可聽清楚了,原來這花白鬍子老頭說了半天,要傳自己一招劍法。
只見前面那人,也在五六丈外停住身子。
中年文士哦了一聲:「原來如此,後輩計不及此!」
那家將又磕了幾個響頭,才戰戰兢兢的站起身來。
獨角獸公孫無忌,瞧著江青嵐這份狂態,早氣得喋喋怪笑:「紈絝子弟,才學得展元仁幾手劍法,便不知天高地厚!」
洪鐘般聲音末落,滿臉虯鬚的老者,業已一閃身向江青嵐飛來,身法之快,使得江青嵐悚然一驚!
接著便向玄衣少女喝道:「來!柳姑娘,你留燕寄柬,口氣不小,先讓小生領教幾招。」
一念及此,雄心陡起。柳琪一片銀虹,堪堪逼近江青嵐身前,只聽「叮叮」「鏘鏘」幾聲,他早已揮劍還擊,「通天劍法」源源出手!
這一著快攻突起,借勢取敵,快若電光石火!
原來他接在手中的,只是一片枯黃樹葉,那裏是什麼暗器?
江青嵐在這聲大喝之餘,又是全力一擊。
正當此時,忽見「嗤」的一道火花,從前面房屋頂上,鑽天而起。
長身一躍,憑空縱起,向場中落去!
可是前面那人呢?卻只和普通人走路一樣,兩隻腳,一前一後的跨著。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