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李雁秋沉默了,他身子顫抖得厲害,半晌始道:「倩兒,你聽我說……」
「為什麼不能。」樂倩冷冷說道:「反正我已經打算壞了,難道讓我把這黃花閨女身便宜楊春,他這輩子休想,拿來!」
燕玉翎道:「江湖人講求一個恩怨分明,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據我所知,李慕凡一手攪過晏家的禍事,對晏二有恩,對你兩個的恩更大,我沒想到你以怨報德,心這麼狠,手這麼辣!」
樂倩冷靜地道:「那我就親手殺了你,毀了你,我得不到的,任何人也別想染指!」
李雁秋咬牙一句:「楊春……」怕人神態倏斂,啞聲說道:「那麼,晏賈二位呢?」
話落,轉身,一聲:「老二,走!」
楊春點頭道:「是的,燕爺。」
媚娘格格一笑,道:「妹子心裏仍惦記著他,忙什麼呀!」
門簾一動,又垂下了,轉眼間歸於靜止!
把李雁秋交給她,這是她從見著李雁秋第一眼時就盼望著的事兒,雖然楊春的爽快、大方使她有點驚異,但她心裏頭,她有說不出的樂。
李雁秋臉色陡變,駭然失聲:「倩兒,你……」
燕玉翎唇邊浮起了一絲勉強笑意,道:「是老二,該拐……」
索克圖迎上去躬了身,但和郡王沒讓他說話,擺了擺手,逕自行向居中高座坐下。
在這一剎那間,她對晏二興起一種出奇的厭惡,她盯了猶爬在桌上的晏二一眼,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燕玉翎臉色微變,道:「他該不礙事,再說,他若知道咱倆是為了李慕凡,他會曲諒的,你以為對麼?」
而,畢竟,那驚慌是短暫的,榮華、富貴、李雁秋,這三種誘惑,對她來說是太大了。
「彎」字未出,他臉色陡變,道:「老二,來不及了!」
楊春嘿嘿一笑,道:「樂姑娘,總得慢慢來……」
李雁秋兩眼倏睜,道:「倩兒,你想幹什麼?」
李雁秋一搖頭,道:「倩兒,我不能要你,我願意死,我死也不足惜,但我絕不能讓你這樣……」
燕玉翎道:「事實上,她自願跟了楊春!」
楊春沒動,目閃異采,嘿嘿直笑:「好師娘,有你的,這下咱們可以放心了……」
和郡王「哦」地一聲,道:「那天下該只剩你一個了?」
楊春點頭說道:「是的,燕爺。」
可憐當世第一高手李慕凡,如今因穴道被控制,四肢不能動彈,卻絲毫躲閃不得,也無力躲閃。
和郡王道:「你是說……」
那是白花蛇楊春跟媚娘。
燕玉翎微微點了點,樂倩卻詫聲急道:「帶人?帶誰,帶到那裏去?」
樂倩嬌軀倏泛輕顫,頭一揚,聲音有點沙啞地道:「反正我已經壞了,又何必考慮那麼多,他三位痛心,我痛心的時候誰管了,誰又知道!」
李雁秋道:「倩兒,死不足懼,我也不惋惜,我怕的是上愧於天,俯怍於人,對不起祖先、朋友、子孫。」
李雁秋道:「倩兒,他日你會懊悔的,你!」
李雁秋呆了一呆,神色一黯,但他旋又揚眉說道:「倩兒,我問你一句話……」
片刻之後,門簾又動,媚娘行了出來,烏雲蓬鬆,衣襟微解,露著一角大紅的兜肚。
媚娘她仍捂著臉直發抖,沒敢回身看一眼。
媚娘聞聲一喜,人影閃動,燈花暴長,堂屋裏,已多了個「白花蛇」楊春,他一臉邪笑地瞅著樂倩。
楊春如今是一臉卑下的笑容,哈著腰,道:「燕爺,呂爺,人在這兒!」
李雁秋淡然說道:「燕玉翎,我只有一句話,你是他一名最得力的鷹犬!」
和郡王笑道:「燕玉翎,告訴他。」
樂倩道:「可是你該知道,因為你這固執,你會送了命,還有你得來不易的英名及無盡的以後!」
手拿著那小瓷瓶一晃,接道:「你瞧,這是什麼?」
他身後,有兩名親隨,有兩名親隨,有一名臉白無鬚,長得挺英俊的年輕漢子,腰裏鼓鼓的,那是一名護衛!
樂倩臉色一寒,道:「楊九,我話說在前頭,你要是逼我,我寧可死……」
樂倩霍然轉注楊春,喝道:「楊春,是你……」
突然,楊春笑了:「乖乖,好險,再慢一步就被別人拔了頭籌,我楊春只能落個二手貨了,甜頭豈能便宜他人……」
樂倩突然睜開了眼,冷然說道:「別再說了,樂家已沒有我這個女兒,我要壞,我要壞到底,做個古往今來最壞最壞的一個壞女人!」
而,突然一陣淫邪陰笑起自伸手難見五指的東廂房裏,隨即,光亮一閃,燈又被點著了。
媚娘道:「妹子,是老九讓我……咳,妹子,你不是只要他這個人兒麼?反正我總會把他交給你……」
樂倩道:「是真是假,你看著好了!」
沒聽麼,她嘴裏還帶著輕輕的詛咒!
樂倩臉色一寒,道:「李慕凡他人呢?」
索克圖一揮手,身後竄出了一名護衛,到車旁掀開車蓬看了看,然後回身哈腰道:「稟總管,沒有錯!」
樂倩道:「那『八大胡同』賤女人的頭!」
那至於,殺了人還怕見血?也難說,她殺晏二根本沒用刀。
李雁秋神情一震,急道:「為什麼,樂家是什麼罪名?」
樂倩一拉裹住玲瓏身軀的衣裳,道:「你別過來,我絕不讓任何人帶走他!」
和郡王「哦」地一聲,笑問道:「江湖人就那麼恨李慕凡麼?」
「不!」樂倩冷然搖頭,道:「我這個人向來說一句,算一句。」
為首的,是個魁偉高大漢子,那是和郡王府的總管索克圖。
索克圖臉上浮起一絲猙獰笑意,一點頭,道:「好,燕玉翎,你倆趕著車走吧!」
媚娘忙道:「妹子,你可不能……」
樂倩嬌軀一晃,連忙伸手扶住椅背,突然,她笑了:「那好,倒也於淨,我如今可以說無牽無掛了,沒人管我了,也沒人再罵我了,不挺好麼?」
跟著扭動腰肢出了堂屋!
李雁秋道:「你爹,你娘,還有子衛叔,他們有多痛心?」
燕玉翎道:「剛才在晏家,我已經告訴他了!」
一抬腿,「唰」地一聲自小腿上拔出了一柄匕首,跨一步逼近了床頭,伸匕首緩緩指向李雁秋那張臉!
樂倩臉色微變,道:「這麼說來,你真願意死了?」
燕玉翎臉色為之一變,姓呂的精壯漢子道:「大哥!既是她自願的,你還多管幹什麼,帶著人走吧!」
堂屋裏,只有燈花在畢剝作響。
倏地住口不言。
她,靜靜地爬在李雁秋身上,一雙腳在地上,拿瓶的hetubook.com.com那隻手,垂在枕畔,那麼柔軟……
姓呂的精壯漢子道:「我跟大哥走!」
李雁秋雙眉陡揚,道:「倩兒,解開我的穴道,快出去!」
樂倩道:「就算我錯了,我永遠是錯的,我要錯到底!」
媚娘的一雙眼,直盯著李雁秋。
姓呂的精漢子道:「大哥,你有話只管說就是!」
李雁秋面有喜色,忙道:「倩兒,你……」
索克圖帶那幾名護衛,則緊隨車旁向「正陽門」方向馳去,沒多久,人車一起消失在寒冷的夜色中!……
李雁秋道:「我明白,倩兒,不知道你考慮過了沒有!」
媚娘一懍忙道:「妹子,別著急,他在東廂房,至今仍好好兒的!」
一揚胳膊,媚娘一個不會武的女人家那吃得住,「哎」一聲,蹌踉往後退去。
樂倩突然笑道:「我也知道你絕不會願意,可是我自有辦法讓你求我……」
媚娘神情一震,道:「沒有呀,妹子……」
李雁秋道:「為什麼?」
燕玉翎和姓呂的精壯漢子在車轅上欠了欠身,道:「總管!」
樂倩微一搖頭,笑得怕人,道:「我不在乎,只能得到你的人,我已經很知足了,再說,一旦我得到你之後,我就會親手殺了你,我還怕你的心給別人麼?我當然更不會在乎能否得到它了!」
燕玉翎微控韁繩,停住了車。
媚娘這種女人,十九都是鬼靈精,有著邪魔歪道的小聰明,她焉得不懂,向著樂倩一笑,道:「妹子,你請吧,沒人打擾你!」
和郡王見燕玉翎說有下情稟報,目光一凝,含笑說道:「燕玉翎,你說!」
樂倩道:「那麼你就要我。」
牆過,有張鋪蓋齊全,錦被、紗帳、繡花枕的床。
李雁秋道:「這……樂倩可知道?」
「喲,妹子!」媚娘嬌媚地道:「我還敢誆你不成,人在東廂房,不信你瞧瞧去,我要是佔了他的便宜,隨你怎麼樣處置。」
「我怎麼?」樂倩嬌笑說道:「難道我這黃花閨女處|子身不如人?」
枕畔,有一片粉紅色的粉末,李雁秋唇邊,耳邊也有。
燈,又點上了,楊春神情一鬆,揚聲笑道:「原來是內城裏的爺們,嚇了我一大跳!」
和郡王凝目笑問道:「你的意思是……」
燕玉翎應了一聲,抖繩揮鞭,馬車馳動。
最後,他望著媚娘陰笑說道:「好師娘,我去了,在我回來之前,你最好把該做的都做完,剩下的就是我的事兒了!」
李雁秋道:「是誰把我帶來的!」
李雁秋一怔急道:「倩兒,怎麼說……」
燕玉翎冷冷說道:「我兩個出來的時候,王爺曾經吩咐過,要我倆帶個毫髮無傷的李慕凡回去,如今我不能帶他走,說不得只好麻煩你自己跑一趟內城,把人面呈王爺了。」
李雁秋道:「可是你總該問問我是去幹什麼的!」
樂倩臉色一變,一陣風般撲進了西廂房。
姓呂的精壯漢子一旁說道:「大哥!算了,別難為他了,帶著人走吧!」
燕玉翎揚聲應道:「李大俠,我,燕玉翎!」
姓呂的精壯漢子微微點了點頭,道:「話是不錯,大哥,可是你身受王爺的大恩……」
燕玉翎道:「所以我想大膽地把我的心意向你說一說!」
燕玉翎回身舉手一格,震得樂倩退了好幾步,到這時候,她才一眼瞥見李雁秋的那張臉,她大驚失色,立即怔住,半晌始顫聲說道:「他的臉是……」
燕玉翎道:「密通大盜,窩藏匪類!」
燕玉翎應了一聲,伸手便要去解李雁秋的穴道。
李雁秋臉上變了色,道:「樂家的人呢?」
樂倩機伶一顫,隨即大聲說道:「我沒有瘋,我這是愛,愛並不是罪!」
燕玉翎應聲說道:「屬下原出身關外江湖,身為江湖人,屬下不能不為江湖同道出口抑壓多年的怨氣……」
媚娘忙把手伸了出來,強笑說道:「妹子好厲害的眼,瞧,醒酒藥!」
李雁秋沉默了,隨即也轉趨冷靜,半晌始道:「倩兒,你說說看,怎麼個重要法?」
馬車,停在了王府門口,那名武官慌忙迎上來向索克圖打扦,索克圖像沒看見,領護衛擁著抱著李雁秋的燕玉翎,快步進了王府的大門。
樂倩突然說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必瞞你,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向媚娘一遞眼色,道:「媚娘,咱倆到後頭去!」
樂倩淒厲神態倏斂,點頭說道:「不錯,我是正想殺了他,也好,這樣免得他再……」
媚娘站穩了身子,還要撲,但,倏地她驚呼一聲,雙手捂臉,連忙背過了身。
媚娘臉一紅,乾笑說道:「妹子,別怪我,誰叫他長得那麼……你知道,我比妹子你還想她,偏偏他又醉得如堆爛泥。」
李雁秋接著說道:「倩兒,懸崖勒馬,迷途回著,現在還來得及,閉上眼,冷靜冷靜,想想你的爹娘及子衛叔,還有你往日的秋叔……」
人口東廂房情景,姓呂的精壯漢子眉鋒皺了一皺,燕玉翎則臉色為之一變,霍地轉注楊春。
樂倩突然一笑,神態怕人地道:「可是我暫時還不想讓你死!」
忽地,一絲異樣神色掠過她那煞白嬌靨,她一跺腳,回身曲指遙彈,桌上如豆之燈倏然而熄。
樂倩道:「你等我過來……」
樂倩美目微睜,道:「怪你!」
樂倩神情微鬆,人微動,目光落在媚娘身上,道:「你手裏拿的是什麼?」
樂倩沒動,道:「得手了?」
燕玉翎應聲俯身打開了被子,替全身赤|裸的李雁秋披上了衣裳,和郡王突然發話說道:「怎麼回事,這是?嗯?」
「可以!」樂倩一點頭,道:「只是,你也得慢慢的等,別忘了,我要等見著人頭之後,才把自己交給你!」
而,就在這時候,一聲輕笑起自院中:「樂姑娘,沒想到你早我一步!」
樂倩道:「不相信什麼,不相信我會殺你。」
燕玉翎冷然說道:「樂姑娘,李慕凡是個官家懸賞緝拿的大盜,如今『郡王府』要他,這恐怕由不得你,楊春說得對,這是大功一樁,也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燈剛滅,院子裏沉喝又起:「楊九,我是內城裏來的,你還不快點出來!」
燕玉翎道:「有王爺的話麼?」
楊春忙賠笑說道:「樂姑娘,這是大功一樁,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你留著他有什麼用?」
李雁秋淡淡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李雁秋臉色一變,目中飛閃異采,道:「不必多說了,你打算把我怎麼辦……」
李雁秋秋道:「可以這和圖書麼說,倩兒,最令我難以相信的,是秋叔看著你長大,當時你天真無邪,如今你竟變成這個樣子來對付秋叔!」
燕玉翎陡揚雙眉,但他旋即斂態轉注楊春,道:「楊春,別在外城停留了,帶著她兩個進內城去吧,那兒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等著你三個呢。」
李雁秋道:「倩兒,假如我說不愛你,不要你呢?」
樂倩道:「你明白就好!」
索克圖那裏剛一欠身,燕玉翎突然跨前一步躬下了身:「稟王爺,屬下有下情稟報!」
李雁秋機伶寒顫,道:「倩兒,你不能……」
李雁秋道:「實際上,那沒有什麼兩樣,我跟他兄弟相稱!」
李雁秋點頭說道:「是的,倩兒,這是傳這億萬年不易的道理,我祖先遺留下來的美好德性!」
樂倩淡淡說道:「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和郡王道:「本來是,你以為我殺不了你麼?」
與姓呂的精壯漢子雙雙大步行了出去!
床前,站著一人,桌邊,也站著一個人。
然而,樂倩的羞澀不過一剎那間,是太短暫了,轉眼間她定了神,冷靜了,走到床邊,伸手在李雁秋胸前點了一指,當她那玉指觸上李雁秋肌膚時,她嬌軀為之一抖。
燕玉翎欠身應道:「屬下在!」
樂倩聽若無聞,沒動,也沒說話!
近十條人影,沿著大街順風如飛而來。
「八臂哪吒」是個關外江湖成名的高手,李雁秋雙臂被制,而又跪在地上他那能躲。
滿臉的酡紅,這麼冷的天,她香額上帶著汗。
楊春忙道:「好,好,好,我不管,我不管!」
和郡王道:「百姓見官,沒有不跪的道理,何況你是個官家懸賞緝拿,罪該凌遲的大盜。」
話聲打住,招了招手。
樂倩道:「又是因為所謂倫常……」
接著,東廂房一片黝黑,伸手難見五指……
樂倩臉色一寒,道:「你真願意死?」
夜深沉,外城一片黝黑,整個兒地浸沉在刺骨的寒風裏,雖見幾點燈火,在內城,更顯寧靜。而在內城的這一方,「和郡王府」門前卻是燈光通明,兩盞大燈在寒風裏搖晃抖動。
燕玉翎冷笑說道:「楊九爺,你也是個你也是個江湖出身。」
楊春窘迫而不安地嘿嘿一笑,道:「燕爺,是『樂家老舖』樂長春的女兒,是她自願的……」
楊春突然笑了,揮手說道:「只能得到你樂姑娘,我楊九也該知足了,好吧,樂姑娘,你請,我跟媚娘躲出去!」
和郡王道:「不信你等看著吧,我不會拿自己開玩笑的……」
燈光下,樂倩的臉猛然又是一紅。
李雁秋陡然一驚,凝日說道:「倩兒,這是……」
燕玉翎應了一聲,道:「侍衛營出盡了高手,楊春大功一樁!」
每一樣都是她盼望的,都是她所企求的,她焉得不動心,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刺,兩者不為毒,最毒婦人心。
楊春慌了,忙抱雙手,道:「樂姑娘,沒人逼你,沒人逼你,只要你說話算數……」
李雁秋道:「我不以為我自己有什麼好擔心的!」
李雁秋厲聲說道:「你懂得什麼叫愛?」
李雁秋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衣裳已經被脫掉了,下身被子一角掩蓋著,在個大姑娘眼裏,這夠……
李雁秋道:「神手華陀樂南極!」
樂倩的臉有著短暫的一片紅暈,但剎那間又變成一片煞白,她一跺鞋,轉身披簾進了東廂房!
樂倩點頭說道:「是的,就這樣。」
樂倩嬌笑說道:「你不會不知道,最下流的淫藥!」
媚娘一驚撲過,叫道:「老九,你要幹什麼?」
匕首往被子上一伸,抹去了血漬,一抬腿,插好了匕首,然後伸手把樂倩扳轉了過來。
李雁秋臉色一變,道:「倩兒,這是計……」
樂倩道:「你謝我幹什麼?」
樂倩霍地轉注楊春,神情怕人,道:「楊春,你毀了他的臉?」
李雁秋駭然色變,道:「倩兒,你不能……」
樂倩冷笑說道:「你太固執了!」
樂倩臉色一變,道:「這是誰……你們怎麼知道……」
樂倩道:「你的確是個大英雄,大豪傑。」
李雁秋道:「私通大盜,窩藏匪類!」
楊春回目陰笑。道:「他不是靠這張臉迷人麼?嘿嘿,我今夜就毀了了他這張臉,怎麼,你心痛,捨不得?」
李雁秋道:「那不能叫得到,倩兒,或許你能得到我的人,但你永遠得不到我的心,那有什麼用?」
這時,那幾個人也掠至車前,索克圖身後是清一色的郡王府護衛,眼神十足,一流高手!
楊春則詭異目光一閃,道:「樂姑娘,你想幹什麼?」
李雁秋身形猛地一震,慌忙抬眼,凝目半晌,突然變色失聲說道:「倩兒,是你,我還當是……」
就在這時候,一聲沉喝響自院子裏:「屋裏有人麼?」
楊春滑詐,出了名的鬼靈精,他立即聽出這話不對,嚇得一哆嗦,當即囁嚅說道:「沒……沒有,燕爺您……」
楊春臉色一變,忙道:「樂姑娘,那可不行,說好了的。」
那兩扇既高又大更重的鐵門,敞開著,那烏黑的鐵門環,映著燈光發亮,看上去給人一種侯門深沉、宏偉、莊嚴,還帶著點森嚴的感覺!
當她收回手的時候,李雁秋吃力而緩慢地睜開了眼,但突然他兩眼猛睜,抬起了頭,接著他臉色一變,而旋即,他又神情一鬆。
樂倩道:「答我問話,這很重要。」
樂倩冷冷說道:「弒師殺夫,你兩個該死!」
旋即,她手撫那雪白的酥胸笑了:「喲,我當是誰哪,原來是樂家妹子,可差點沒把我嚇死!」
「為什麼?」和郡王問道:「是因為我的病還沒好。」
樂倩道:「那麼你就答應我!」
楊春道:「樂姑娘,說好了的,我把李慕凡交給你,你把你自己交給我,事到臨頭,你可別讓我……」
李雁秋道:「倩兒,你這是自暴自棄,自甘……」
霍地轉身面對李雁秋,冷然說道:「李慕凡,你還有什麼話說?」
楊春嘿嘿笑道:「那就好,那就好……」頓了頓,接道:「姑娘打算拿李慕凡怎麼辦?」
燕玉翎應了一聲,道:「李大俠,『樂家老舖』被封了……」
轉眼間,楊春帶著兩個人進了東廂房。
媚娘這時候才敢緩緩轉過了身……
樂倩道:「考慮什麼?」
她那雙有欲噴火的目光,落在了晏二身上,猛一跺繡花鞋,她咬著牙扶著晏二進了西廂房!
再說,這不是乎常的陣仗,再是要她殺人,殺夫。
嬌軀一門已到了媚娘面前,劈手奪過了https://m•hetubook.com•com那小白瓷瓶,順手一掌把媚娘推得蹌踉後退,差點沒躺下!
樂倩抬眼逼視楊春,楊春不敢正視,微微低下了頭,樂倩卻突然一點頭,毫無羞澀之態地道:「是的,這是我自願的!」
李雁秋道:「我不以為楊春平白無故會……」
燕玉翎欠身,道:「謝王爺恩典。」
和郡王對那常人買不起,吃不到的參湯沒看一眼,伸手接過鼻煙,嗅了一嗅,然後把目光投射下來:「燕玉翎!」
樂倩冷冷說道:「自十六歲那年至今,我想過不止千遍萬遍了!」
樂倩道:「你該知道我為了什麼?又是誰逼我變的!」
媚娘拿瓶的手往身後一藏,堆笑說道:「他呀,出去了,不知死到那兒去了,樂家妹子進來坐呀,幹什麼站在門口呀!」
然後,她眉目含春,面帶淫|盪地扶起了李雁秋,在手兒抖,心兒跳,混身亂顫的情形下,吃力地摻著李雁秋進了那早就預備好的東廂房。
李雁秋嘆道:「這麼說來,我的罪孽深重了,倩兒,他日你會懊悔的,到了那個時候……唉,秋叔如今不能眼看著你鑄這大錯,誤入歧途,往下墮落……」
姓呂的精壯漢子道:「我懂大哥的意思,對他的看法,我跟大哥一樣!」
李雁秋道:「謝謝你,倩兒。」
媚娘道:「誰說的?」
李雁秋道:「倩兒,你認為這樣就能得到我?」
而,忽地,她笑聲歇止,抬手一指飛點李雁秋耳下。
楊春臉色大變,目射兇光道:「樂姑娘,你真要……」
樂倩道:「那我不管,我只知道凡是我想得到的,就不擇手段!」
樂倩道:「只是不能?」
樂倩道:「我還有什麼誤會的,你自己也承認了!」
媚娘咬著嘴兒沒再說話!
燕玉翎沒說話。
李雁秋顫聲說道:「是的,倩兒,我求你……」
李雁秋道:「就這樣麼,倩兒?」
楊春一驚收手,身形一閃,桌上燈倏然而滅。
於是,這淫盪|女人咬了牙,狠了心!
李雁秋唇邊掠起一絲輕微笑意,道:「是麼,倩兒……也許怪我,真怪我,我不該!」
樂倩道:「你假如愛我,要我,那你就是我的夫婿,我有義務不讓人傷害你,我會馬上放了你!」
索克圖帶著燕玉翎等直奔王府大廳,一名護衛卻如飛奔向那如同禁地,深不知有幾許的內院。
燕玉翎冷冷說道:「這你要問楊春!」
樂倩腳下不由一頓,一時她還真沒敢動。
不過,她一臉的煩惱恨色,那模樣兒,生似貪嘴的貓,掀不開那扣著魚的紗罩,恨得牙癢癢地!
姓呂的精壯漢子道:「自己兄弟還用客氣?只是,大哥,老三還在府裏!」
樂倩道:「你別管,把藥給我!」
手往前一伸,道:「把藥給我!」
和郡王笑道:「那不關重要,重要的是我為什麼把這事告訴你!」
燈下看,樂倩外衣已褪,褻衣緊地裹在玲瓏胴體之上,那一身肌膚誘人,也充分願露著一種成熟的美!
燕玉翎聽若無聞,視若無睹,近前便要抱李雁秋。
話落,他轉身要走!
媚娘望著楊春出了堂屋,她手足無措,一時沒了主意。
樂倩白著臉呆呆地站在那兒!
樂倩香唇邊微微抖動了一下,道:「你要知道,那不能怪我,我天生這麼個脾氣,事事走極端,我剛說過,凡是我得不到的……」
燕玉翎沒答理,望了樂倩一眼,然後凝注楊春,道:「這,適才你說她是自願的。」
和郡王陰陰笑了笑,道:「燕玉翎,把他該知道的事告訴他。」
燕玉翎道:「樂長春夫婦還有一個管家因拒捕被格殺……」
樂倩冷冷說道:「這是他的報應,他應得的下場,也是你跟楊春的事,我不管,也懶得過問,我只問李慕凡,他人呢?」
和郡王笑道:「很簡單,我打算先讓你受點刑,然後再把你處死,最後丟給我那幾隻西藏犬受用!」
樂倩大聲說道:「我做事從不懊悔,既然做了,我也絕不懊悔,只要如今能得到我想得到的,從然他日懊悔,我也心甘情願!」
李雁秋道:「倩兒,你錯了!」
抬右掌,伸兩指,閃電一般向李雁秋兩眼插去。
樂倩道:「怎麼,你捨不得?」
燕玉翎雙眉微揚,道:「我問問她……」
然而,那畢竟是一剎那,太短暫了……
燕玉翎道:「屬下願代索總管行刑。」
帶著淫邪的笑,伸手要摸樂倩那雪一樣,凝脂般的肌膚,但手到中途卻頓住了,那兒,只因為楊春看見了李雁秋那雙怕人如炬目光!
李雁秋眼一閉,道:「是的,倩兒,我願意死,而且但求速死!」
樂倩道:「不能麼?」
飛起一腿踢向李雁秋膝彎。
李雁秋一嘆說道:「好吧,倩兒,我不說,但我要告訴你,我絕不會……」
媚娘回手向西廂房一指,道:「你瞧瞧去!」
李雁秋道:「倩兒,你……」
和郡王倏然一笑,道:「是的,閣下,你是我郡王府的貴客!」
但不大響,因為風大,颳得像鬼哭,掩蓋了蹄聲輪聲,再說,那滿地的雪泥也掩住了石板路!
李雁秋道:「倩兒我以為這很夠了!」
楊春道:「樂姑娘,他人在東廂房!」
李雁秋霍然轉身,面對燕玉翎,震聲喝道:「燕玉翎,怎麼說?」
姓呂的精壯漢子點頭應道:「是的,大哥!」
和郡王陰陰一笑,道:「是麼?」
樂倩臉色一變,媚娘飛快說道:「老九,別打岔了,快讓樂家妹子進去吧,她比我還急呢。」
李雁秋道:「恐怕你是錯了……」
李雁秋悲聲說道:「倩兒,這是秋叔第一次求你……」
他雙目暴睜,威棱閃射,直逼樂倩。
媚娘大駭,急道:「老九,你也不能這麼缺德……」
樂倩道:「我看著李慕凡進了門,卻沒見他再出去!」
樂倩不得不停了步,媚娘那裏忙開了口:「老九,你可回來了……」
燕玉翎轉身一攤右掌,滿是鮮紅的右掌上,平托著兩顆帶滿血污的眼珠子,他一揚手,竟把那兩顆帶血的眼珠子吃了下去。
李雁秋道:「不錯,要殺我至少你該等到明年!」
楊春獰笑一聲,道:「姓李的,還瞪人幹嗎,楊九爺再剜了你的兩眼當炮踩!」
李雁秋混身暴顫,道:「燕玉翎這是誰?」
她一握小瓷瓶,冷冷說道:「話說在前頭,你這兒老實待著,要不然……」
李雁秋猛然睜開了眼,慘笑說道:「倩兒,你再近一步,我就嚼舌自絕!」
楊春忙道:「是我,燕爺,我氣不過……」
樂倩兩眼閃漾www•hetubook.com.com著一種怕人的光采,道:「我要先把自己給你,也要先得到你!」
楊春揚眉一笑,道:「可惜呀可惜,老傢伙呢?」
樂倩道:「你弄錯了,我要的人誰也別想沾……」
李雁秋道:「可以這麼說,倩兒,你是我的侄女兒,我不能……」
傷口的血雖然已經凝固了,但那疼痛卻使得李雁秋呻|吟了一聲,他兩眼一睜,便要躍起,但忽地,他又改為緩緩地站了起來,滿臉血污地抬眼一掃,道:「沒想到我又到了郡王府……」
適時,燕玉翎閉上李雁秋的穴道,用被子把他裹住,輕輕把他抱了起來,轉注樂倩,眼神閃射地道:「樂姑娘,李慕凡我帶走了,在我走之前,我告訴你件事,『樂家老舖』已被『九門提督』封了,掌櫃的夫婦跟管家因為拒捕被格殺,晏中跟個姓賈的人帶傷被抓走了,他們的罪名是私通大盜,窩藏匪類,至於樂姑娘你,因為有這樁大功,我想可以將功折罪了。」
樂倩臉色參變,厲聲叫道:「李慕凡,那你就別管!」
燕玉翎道:「李大俠不必顧念她了,她跟楊春還有晏二的嬌妻,如今都是官家的有功之人,馬上要進內城享榮華富貴了!」
李雁秋默然不語。
燕玉翎冷冷說道:「帶李慕凡,進內城『郡王府』去!」
東廂房裏,黑黝黝的,樂倩打著火種點上了燈,雖然燈光如豆,但是在這狹小的廂房裏,光線已然很夠了!
樂情道:「楊九跟媚娘不在這兒。」
抬掌拍上樂倩後心。
燕玉翎勃然色變,冷笑說道:「李慕凡,我先剜了你這雙眼!」
楊春道:「什麼?」
和郡王道:「給他披上衣裳,弄醒他!」
樂倩雙目一睜,道:「真的?」
李雁秋道:「至少你認為我的選擇是對的!」
李雁秋啞聲說道:「倩兒,你誤會了,我那夜去『八大胡同』……」
和郡王笑道:「閣下,算你知機,要不然你這兩條腿就別想要了!」
樂倩冷笑說道:「我不想問,懶得問,也恥於啟口,到那種下賤地方去,還能有什麼好事,當然是在那淫|盪、下賤的窰姐兒身上!」
和郡王道:「縱使你鋼筋鐵骨不怕刑,難道天下沒第三個能治我的病的高明醫者麼。」
樂倩道:「你對楊春瞭解很夠。他是世上最陰險、最奸詐、最卑鄙,狼心狗肺的冷血小人,當然他不會平白無故地幫我,可是他抵不住榮華富貴跟樂家黃花大閨女的誘惑,這話你懂不。」
李雁秋道:「那麼我的穴道……」
一輛單套輕馬車馳出了磚瓦胡同,夜色寒風裏,輾著雪泥向「正陽門」馳去,馳動得很緩慢。
樂倩道:「那麼,還有一樁呢?」
哼了一聲,掉頭便往東廂房走。
和郡王搖頭道:「我沒有那麼好的耐性,你既然已經落在了我手,我只消用點刑,還怕你不給我治病麼?」
李雁秋身形猛抖,兩眼一閉,道:「倩兒,我不願多說了……」
李雁秋道:「倩兒,我沒說怪你,但我不知道該怪誰!」
燕玉翎猛然一陣激動,道:「老二謝謝你……」
他不愧精明幹練,燕玉翎微微一驚,答應著解了李雁秋兩腿穴道,最後一掌拍醒了他!
樂倩冷冷說道:「現在我要進東廂房去,你兩個不許進來!」
樂倩有著一剎那的猶豫,一剎那的畏懼。
燕玉翎道:「好說,他這個人怎麼樣?」
楊春忙道:「的是,燕爺,楊春斗膽也不敢瞞您!」
他才落座,身後的親隨已獻上參湯跟鼻煙!
李雁秋道:「事實如此,不信你盡可張貼榜文去找!」
和郡王道:「那就是了,你跪下吧!」
楊春回身笑道:「怎麼!幹這回事兒還要我陪著壯膽?師娘,放開點吧,往後咱們往內城一住,甜頭多著呢,榮華、富貴,到那時候你要什麼有什麼,嗯!」
把人交給她,這使她有了驚慌,她雖然出身不正,天生的淫|盪,但到底是個女人家!
車出了磚瓦胡同,燕玉翎突然開了口:「老二,跟老三,咱們三個交情深厚,情同親手足!」
媚娘嬌笑說道:「妹子,這能算狠,算毒麼?你呀,還是個黃花大閨女,還沒到時候,要是到了時候……」
楊春臉上一陣紅,一陣青,卻未敢作聲!
楊春邪笑說道:「樂姑娘,今兒個是好日子……」
燕玉翎冷冷說道:「我不是問這,這是問李慕凡的臉。」
索克圖雙目炯炯,一擺手,道:「王爺不放心,我來接你倆,人帶到了麼?」
和郡王哈哈而笑,邊笑邊點頭道:「好,好,你來吧,你來吧。」
樂倩陡揚雙眉,一掌劈了過來。
李燕秋道:「還有一個……」
媚娘忙抬頭喚道:「老九……」
樂倩截口說道:「你把李慕凡交給我了麼?」
樂倩叫道:「你別說,我不要聽!」
大廳中,燈光輝煌,索克圖只帶著燕玉翎和姓呂的精壯漢子進了大廳,其餘的護衛則留在廳外,散佈在四周。
樂倩手往後一揚,道:「你是要我動手!」
樂倩道:「不必多說了,我只問你一句,你愛不愛我,要不要我。」
李雁秋「哦」地一聲,笑道:「原來是『八臂哪吒』燕護衛……」頓了頓,接道:「我請問一聲,我那樂倩侄女兒呢?」
如今,樂倩像酣睡未醒,仰臥在床邊,兜肚露著,酥胸白得迷人,楊春目射異采,神情一陣激動,伸手便要去扯樂倩的褻衣。
媚娘一怔,道:「妹子,你要幹什麼?」
那是兩個衣著氣派的中年漢子,左邊那名長相英武,上唇還留著小鬍子,赫然是「八臂哪吒」燕玉翎。
和郡王突然仰天大笑,聲震屋宇,道:「李慕凡,你錯了,事到如今,我不妨告訴你,我的病情,我已經瞭解了。而且我也有了能治我的病的人!」
香汗更多,人也顯得嬌偏無力,手裏多了個小白瓷瓶,那張臉好紅,她停也未停地便要往東廂房走!
楊春這時候並不在乎她樂倩,嘿嘿笑道:「樂姑娘,你不正想殺了他?」
李雁秋道:「是的,倩兒,但能保全倫常、人格,死何足惜,只是我不相信……」
李雁秋緩緩轉過了身,淡然說道:「聽見了,這成什麼世界。」
樂倩道:「這個你放心,我向來說一句算一句。」
李雁秋道:「我如今落在你手,毫無抵抗之力,有什麼殺不了的,只是,我不以為你該殺我!」
但,旋即,她又紅著臉,神色中還帶著驚駭地退了出來。一雙眼緊緊地盯著媚娘,一眨不眨,道:「我沒想到你這麼毒,這麼狠……」
另一個,則是hetubook.com•com個眼神十足的精壯中年漢子。
楊春忙道:「燕爺您高抬貴手幫幫忙,楊春永不會忘記!」
燕玉翎點頭說道:「那就好,老二,京城我待膩了,對這份差事,我也幹煩了,我想回到關外去,你呢?」
楊春回目笑道:「樂姑娘,李慕凡也是你的長輩!」
饒是他鋼筋鐵骨也禁受不住這剜眼之痛,大叫一聲,砰然倒地,身形劇顫,滿地滾地滾翻。
樂倩道:「是楊九點的。」
燕玉翎道:「事實如此,屬下不敢欺瞞王爺!」
樂倩一震而醒,翻身躍起,臉色陡變,連忙抓起衣裳擋住了自己的身子,燕玉翎這時說道:「樂姑娘,我是郡王府的燕護衛,聽楊春說,這是樂姑娘你自願的,是麼?」
姓呂的精壯漢子雙眉微揚,道:「那麼,大哥,別往前走了,拐彎吧!」
燕玉翎道:「楊九爺,你說這件事怎麼辦?」
李雁秋身形一顫,道:「倩兒,那我就不便再說什麼了……」
這時,楊春帶著獰笑,手中匕首如風而落。
樂倩道:「為什麼不行,說好了什麼,我只說我把我自己交給你,我可沒說把這黃花閨女處|子身交給你!」
樂情突然仰天格格狂笑:「你求我?李慕凡,你也會求我……」
李雁秋道:「我為什麼要跪?」
燕玉翎道:「他二人已帶傷被捕收監囚禁了。」
燕玉翎道:「這你最好問楊九爺!」
李雁秋威態一斂,顫抖而嘆,悲笑說道:「這就是愛,這就是你所知道的愛,蒼天何其殘酷,倩兒,秋叔苦口婆心再勸,你要多……」
樂倩冷冷說道:「不幹什麼?」
燕玉翎臉色再變,但旋即他淡淡說道:「我替他幹了這多事,勉強也算扯平了!」
和郡王道:「你聽見了,樂家是什麼罪名?」
媚娘媚眼兒一轉,格格笑道:「妹子好心思,他呀,在房裏呢!」
姓呂的精壯漢子苦笑說道:「是的,大哥,咱們不該說那麼多,盡至如今才拐彎!」
樂倩咬牙說道:「好楊春,你竟……不行,我不能讓任何人帶他走!」
樂倩大聲叫道:「我就是這個樣子,任何人也改變不了!」
旋即他縮回了手,嘿嘿陰笑說道:「姓李的,到了這時倏你還發狠,好吧,看看是你這當世第一高手李慕凡狠,還是我這無名小卒楊春狠。」
然後,她又在李雁秋「太陽穴」上揉了一揉。
樂倩道:「為什麼不能?唯有這樣我才能把自己給你,也才能毫不困難地得到你,我認為這挺好!」
樂倩道:「本來是,這時候還說什麼。」
李雁秋道:「擇善而固執,何妨?」
樂倩陡挑雙眉,但倏又斂去威態。
樂倩道:「我答應他了,一旦他把你交給我後,我就跟他!」
樂倩站在堂屋門口,冷冷地開了口:「楊春呢?」
而楊春的一雙目光,卻貪婪而淫邪,更放肆地投射在樂倩那胴體嬌軀之上。
燕玉翎剛把李雁秋放在地上,廳後步履響動,一臉陰鷙的和郡王身著便服已走了進來!
和郡王雙眉連皺最後搖頭而笑:「沒想到他的確人見人迷,寧願捨身,弄醒他,弄醒他!」
李雁秋陡揚雙眉,倏又一皺說道:「倩兒,你真的變了,真的令人難以相信……」
李雁秋道:「原來你要殺我!」
樂倩道:「可是你跟我爹並不是親兄弟!」
轉身出了堂屋。
樂倩道:「什麼話,你問吧!」
燕玉翎道:「回總管,人在車裏!」
說著,伸手就去搶那柄匕首!
西廂房內起了一陣騷動,片刻後砰然一聲輕響,一切歸於寂靜,轉眼間,媚娘從西廂房裏掀簾走了出來。
姓呂的精壯漢子道:「大哥,他那三個字,我是如雷灌耳,天下也沒有不知道李慕凡的。」
說著,那犀利的匕首尖直向李雁秋那身肉模糊的左眼扎去,李雁秋眼一眨不眨,而楊春刀到中途卻又收了回來,嘿嘿一笑,道:「不行,楊九爺差點忘了,該讓你留著這雙眼瞧著楊九爺跟你這千嬌百媚的好侄女兒樂一陣子!」
李雁秋淡然一笑,道:「我李慕凡只跪父母!」
索克圖突然插了一句:「別動他雙臂穴道!」
燕玉翎連忙直身把經過報告了一遍。
樂倩臉色一變,道:「別忘了,我爹是當世神醫,對於藥,我沒有不認識的,你想拿這種下流藥對付他?」
李雁秋上身向後一仰,砰然跪了下去!
楊春連忙跟著走了出去。
床上,李雁秋身形劇顫,臉上,由左額到左頰添了一道刀痕,皮肉外翻,血流如注,混了枕頭,濕了被褥。
樂倩冷冷地喚了一聲:「秋叔!」
李雁秋道:「榮華富貴我懂,誰要是拿住了李慕凡,那種榮華富貴可想而知,可是後者我卻不明……」
適時,燕玉翎閃身上前,喝道:「李慕凡,你有幾條命,幾顆腦袋,跪下。」
「好主意!」樂倩冷笑說道:「誰叫你……當初我是怎麼說的?」
燕玉翎平靜地道:「李大俠又何必讓我再說一遍?」
李雁秋微一搖頭,道:「倩兒,你知道,我不能愛你,也不能要你!」
一招手,索克圖大步逼向李雁秋。
李雁秋臉上變了色,道:「倩兒,你……」
楊春一笑說道:「你往旁邊閃閃,別礙事,也別讓血濺你一身!」
「楊九,這是……」
媚娘又急又恨,但卻拿樂倩莫可奈何。
樂倩道:「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李雁秋雙目暴睜,喝道:「倩兒,你瘋了!」
但,李雁秋一雙眼仍逼神著楊春。
楊春轉目嘿嘿一笑,道:「師娘,得償著了麼?」
楊春嘿嘿一笑,轉身出了堂屋!
樂倩竟當真地閉上了眼,兩排長長的睫毛一陣眨動。
燕玉翎道:「你氣不過?」
說著,她邁步逼近床邊。
然而,好事多磨,堂屋門口多了個人,由頭到腳一身黑,臉蛋兒被寒風凍得發白。
李雁秋淡然道:「是麼?」
媚娘一驚,差點摔了手中的小瓷瓶。
李雁秋道:「那她還會跟楊春……」
車轅上,「八臂哪呼」燕玉翎趕著車,他身旁,坐著那姓呂的精壯漢子,蹄聲輪聲,劃破了夜空寂靜!
燕玉翎沒說話。
背後和郡王笑道:「閣下,你聽見了?」
媚娘手往後一縮,道:「妹子……」
樂倩聽若無聞,只是格格狂笑……
燕玉翎沉默了一下,道:「老二,你知道李慕凡這個人麼?」
李雁秋微愕叫道:「倩兒……」
楊春嚇白了臉,忙道:「燕爺,您開個恩,我不知道……」
媚娘「嘩」地一聲,道:「他呀,醉得像堆爛泥!」
閃身走出了東廂房!
邁步向床邊行去!
上一頁